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14章 修罗场来,为她变好(三更合一)

第714章 修罗场来,为她变好(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仅是抱在一起。

    男人襟口大敞,一只手扶在女孩儿腰间,另一只手则按在她后背上。

    由于太过用力,女孩儿半身前倾,几乎贴在他怀里。

    两人好像刚分开,谢定渊眸色幽沉、呼吸带喘;江扶月唇色发亮、双颊绯红。

    做过什么,一目了然。

    “……你们?”

    钟子昂有那么一刹那觉得自己还没睡醒,而眼前所见也只是梦境罢了。

    但一秒,两秒……

    随着时间推移,他并未惊醒,“梦”也没散。

    所以,一切都是真的。

    他喜欢的女孩儿此刻被他亲舅舅搂在怀里,又摸又亲。

    两人嘴角还有未及褪去的笑意。

    钟子昂从来没见过他舅舅跟女人有牵扯,可第一次见却是把自己喜欢的女孩儿搭进去了。

    他眼眶一热,鼻尖发酸,“你们……是在谈恋爱吗?”

    少年眸光破碎、脸色苍白,出口的每个字都透着委屈。

    江扶月看着甥舅俩,平静地从谢定渊怀里退出来:“你没告诉他?”

    “还来不及说……”就被撞破了。

    谢定渊曾预想过最坏的情况,如今都发生了。

    他目光轻动,抬眼看向钟子昂:“是,我们在一起了。”

    “你回来那天我本来想说,但你走得太急……”

    钟子昂浑身颤抖,但语气却异常平静:“什么时候开始的?”

    谢定渊:“……我从F洲回来那天。”

    所以,江扶月在拒绝他、易辞,还有凌轩之后,选择了他舅?!

    为什么?

    少年眼底浮现出空茫。

    是他不好吗?

    谢定渊上前:“子昂,我们去书房单独谈。”

    “不用了!”少年陡然拔高音调,眼神也忽地凌厉起来,表情从震惊变得桀骜,却难掩深处的受伤,“没什么好谈的,输就是输!不用你安慰!”

    说完,转身跑出家门。

    谢定渊眉头狠狠一拧,他拿出手机:“一鸣,派人跟着钟子昂……不用带回来,确保他安全就好……”

    钟子昂跑出小区,拦了一辆出租。

    司机:“去哪里?”

    他捂住眼睛,声音哽咽:“……随便。”

    司机透过反光镜看了他一眼,得,又是个失恋的小年轻。

    现在这些孩子啊,在最好的年纪不想着努力奋斗,反倒沉溺谈情说爱,果然还是饭吃得太饱,没受过真正的苦……

    司机载着他往临江边上兜了两圈,据说,失恋看海会让心情好一点。

    临淮没海,但有江。

    反正都是水,效果应该差不多吧?

    第三圈的时候,司机忍不住开口询问:“小帅哥,计价器已经跳到三百了,你钱够吗?”

    钟子昂立马掏手机:“小爷我缺什么也不缺——”

    呃!

    一个“钱”字卡在喉咙,他傻了。

    两边裤兜都没有!

    再一掏,摸出三百来块,还是之前网吧老板退他的定金。

    两分钟后,钟子昂下车。

    三百块给了司机,最后还剩二十三块,是他如今所有家当。

    沿着滨江路一直往前,江风徐徐,为盛夏送来几丝幽凉。

    路灯将整条马路照得十分明亮,来往行车,擦出猎猎风声。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清楚是往哪个方向,等钟子昂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网吧门口。

    原本是他先跟老板打了招呼,说要包场的,连定金都交了,可最后老板还是把场子借给了他的好哥们儿,甚至不惜赔他三倍定金。

    就像明明是他先遇到江扶月,也是他先表明心意,可最后她却选了谢定渊。

    钟子昂突然觉得自己像条丧家之犬,场子场子包不到,女孩儿女孩儿追不上。

    最后都成了别人的。

    他嘴角一紧,蹲在角落里,低头看地板。

    这下更像条狗了。

    网吧老板穿着拖鞋、大裤衩出来买烟,突然脚下一顿,调转方向朝拐角处走去。

    “……钟少?”

    钟子昂不搭理他,往里面挪了挪,想离对方远点。

    老板忍不住笑起来:“还真是你啊!今天这事儿对不住了,以前一起扛过枪的好兄弟,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啊!”

    谁知原本悄无声息、独自颓丧的钟子昂噌一下站起来:“你他妈一句对不住就行了?我先来的!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什么叫诚信经营?!你以为我失去的是一次包场吗?”

    老板:“……那不然?”还能失去什么?

    钟子昂撕心裂肺:“我他妈失去的是爱情啊——”

    老板拼命忍住想抖鸡皮疙瘩的冲动,试探道:“你、不会失恋了吧?”

    就这么短短几个小时?

    钟子昂顿时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当场炸毛:“你才失恋了!你全家都失恋了!”

    老板:“……”

    “我他妈就没恋过!”

    江扶月从来都没接受过他的表白。

    一直都是他在自作多情、自欺欺人!

    老板目露同情:“看你也挺惨的,要不进来坐坐?”

    钟子昂冷哼:“场子不是借给你哥们儿了?”

    “那我也还是老板啊,带个人小意思。”

    “……我没钱。”

    “放心,不收你钱。”

    “这还差不多。”钟子昂越过他,往里走。

    老板:“……”

    “哦,对了,你是不是要去小卖部买烟?”

    “所以?”

    “给我带两盒方便面。”他摸了摸肚子,还没吃晚饭呢。

    老板:“你不是没钱吗?”

    钟子昂理直气壮:“你请我啊!”

    “……”草。

    最后老板还真给他带回两桶方便面,还不同味儿,一个老坛酸菜,一个红烧牛肉,外加两根烤肠和一包辣条。

    钟子昂坐在专门给他腾出来的包间里,面前三台电脑开着,屏幕显示不同游戏页面,“开水呢?没水怎么泡面?”

    “嘿……我好心收留你,丫还真拿自己当祖宗了?!”

    “不是你请我进来的吗?”

    老板:“?”

    “如果不是你爽了我的场,我能跑回家?不回家我能撞破……咳……那种事?不撞破那种事我能跑出来,连钱包和手机都忘了带?所以——”

    钟子昂好大声:“都是你的错!你要对我现在的遭遇负责!”

    老板:“?”今天真是撞了鬼了!

    “热水是吧!行,等着!”

    “热水还不行,要开水,面才泡得好。”

    “……”日哦。

    十分钟后,钟子昂成功吃上泡面,一手叉子,一手烤肠,吃得稀里哗啦。

    干完老坛酸菜,接着干红烧牛肉,吃到最后:“嗝~饱了。”

    老板就穿着个大裤衩子,冷笑看他。

    钟子昂:“有牙线吗?”

    老板:“……”

    钟子昂:“没有的话,牙签也行,帮我拿根儿。”

    “……”

    剔完牙,钟子昂又指挥他把方便面盒子扔掉:“味儿太大,不利于保持空气清新。”

    老板已经没脾气了,等扔完垃圾回来,眼看钟子昂又要开口,他赶紧制止:“你可打住吧!祖宗!”

    少年翻了个白眼儿,“瞧把你怂得,过来,一起玩两把。”

    老板:“不玩,我得看店。”

    “假不假啊?场子都借出去了,看个毛的店!你给我过来,坐下,登录账号,玩也得玩,不玩也得陪我玩!”

    老板咬牙切齿:“……你就仗着自己惨!”

    “放屁——明明是你害我这么惨!”

    “……”帅哥无语。

    老板只能坐下来陪他开黑,期间,钟子昂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逮着人就开打,还枪枪爆头,血腥得很!

    “不是……咱们没车,结盟一起走啊!你杀人家干嘛?”

    钟子昂一个冷笑加蔑视:“小爷需要结盟?要车直接抢过来就是了。”

    老板:“……”你牛!

    玩了两把,把把都吃鸡,准备开第三把的时候前台过来敲门:“老板,松哥叫你呢!”

    钟子昂:“松哥谁啊?”

    “我哥们儿,”说完,丢开鼠标,起身往外走:“你先玩着,我出去会儿。”

    钟子昂盯着屏幕,一顿操作猛如虎,又成功收割大片人头,“滚吧。”

    “嘿,你这少爷祖宗……”老板胡胡咧咧走了。

    一时间,包房里只剩键盘和鼠标的声音。

    钟子昂腮帮咬紧,死死盯着电脑,敲击的力道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响,终于忍无可忍摔了鼠标,噌一下站起来,又踹翻椅子,嘶吼出声——

    “我去你妈的!”

    有时候,崩溃只在一瞬间。

    老板听到响动,推门进来,见状,整个人都不好了:“少爷,你特么发疯出去炸街去,别霍霍我东西啊?”

    钟子昂发泄完,心头那口闷气总算顺畅了,他问老板:“有酒吗?”

    老板反问:“你给钱吗?”

    钟子昂直接跳过这个问题:“拿两瓶过来,不,四瓶,你得陪我。”

    老板:“……”得!不仅出钱,还得出人。

    五分钟后,哐——

    易拉罐罐身相撞,啤酒从拉开的瓶口荡出来,滚满内里一圈儿。

    钟子昂仰头狂饮,只能看见喉结一直在动,不断吞咽。

    “不是……哪有你这么喝酒的?”老板赶紧给他扯下来,好家伙,大半罐就这么去了,还剩不到十分之一。

    钟子昂轻哼,挥开他的手,斜眼相看:“你懂个屁——爷喝的不是酒,是寂寞!知道什么叫寂寞吗?”

    老板摇头。

    “寂寞就是,喜欢的人得不到,想做的事做不成,只能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路过的人不会多看你一眼。”钟子昂竖起食指,强调:“哪怕一眼!”

    “呵,失恋的男人都是哲学家,这话真没说错。”老板喝了口啤酒,轻笑摇头。

    “都说了不是失恋!不是!”

    “那是什么?你说说,我免费给你当垃圾桶。”

    到底什么事能把眼前这位富家小少爷打击成这样?

    钟子昂咬牙,一字一顿:“是、横、刀、夺、爱!”

    “哦哟,谁还能从少爷你手上抢妹子啊?不应该,太不应该了,你看你有钱、有颜、有身材,泡妞绝对一泡一个准……”

    “我舅。”

    “……谁?”老板眨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亲舅舅!”钟子昂低吼。

    “卧槽——”

    “你也觉得不应该对吧?我……”

    老板咂咂嘴:“那难怪了。”

    钟子昂:“?”

    “虽然我不知道你舅舅是谁,但你都是富二代了,你舅再怎么也是个富一代吧?都说外甥像舅,你长得帅,那你舅肯定也不差,没准儿更帅……”

    老板点点头,给自己的推理能力打满分:“你想想,一个比你有钱比你帅,还成熟稳重的男人,妹子会怎么选?”

    钟子昂不服:“可他比我老!”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的年轻小妹妹都喜欢年纪大点的,一口一个大叔~跟演电视剧似的,能满足她们所有对于浪漫的幻想。”

    “她才没那么肤浅。”钟子昂撇嘴,语气十分笃定。

    他眼中的江扶月,优秀到让人自惭形秽,坚强得可以扛下所有,单枪匹马,勇敢无畏。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选择依附他人?

    老板:“……那照你这么说,既然不是依附,就只有比肩了。”

    “比肩?什么意思?”

    “优秀的人往往更容易被同样优秀的人吸引,他们三观一致、想法统一、行动默契,能在灵魂上产生共鸣。通俗点说,就是般配。”

    般配的人,才能比肩而立。

    不存在谁依附谁,谁追逐谁。

    钟子昂目光怔忡,半晌,才轻声低喃:“所以,她不喜欢我,是因为我不够优秀?”

    老板:“也不能说你不优秀,只是你的‘优秀’吸引不了她,但是你舅舅可以。”

    “那我应该怎么办?!”钟子昂突然坐直,两眼放光。

    “不是吧?人家都已经成你舅妈了,你还想抢?”

    “那她还差点成我舅的外甥媳妇了也没见我舅不抢啊?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谁抢得过!”

    钟子昂突然支棱起来了,他觉得自己没输,至少在江扶月和他舅结婚之前,他都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老板上下打量他几眼:“就你现在这副样子,还想横刀夺爱呢?放弃吧,没机会了。”

    “我现在哪副样子?”

    “喏,镜子在后面,你转过去看看。”

    钟子昂扭头,下一秒差点被镜中的自己吓到——

    神情萎靡,眼白充血,眉眼之间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丧气。

    衣服皱皱巴巴,头发也乱成鸡窝,牙齿缝里还有没剔干净的葱。

    “看清楚了吧?之前你还算正常的时候抢不过,现在就更抢不过了。”

    钟子昂:“那我该怎么办?”

    老板沉吟一瞬:“其实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优势。”

    “?”

    “刚才你自己也说了——年轻!年轻就意味着你有无数的机会与可能,有努力的时间和余地,未来没有被限制,你完全可以变成能和她比肩的样子。到那时,你才有资格跟你亲舅一争高下。”

    钟子昂眼神滚烫,没错,他要变好,比谢定渊更好,到那时他才有资格把江扶月抢回来!

    “谢谢你,我知道了!”说完,他猛灌一口啤酒,起身往外走。

    属于少年的意气和自信又重新回到他脸上。

    突然,脚下一顿,钟子昂又折回去,摸出兜里仅剩的二十三块钱,“酒,我请了,不用谢!”

    说完,风风火火离开。

    老板:诶?你这钱不够啊!

    等等……

    他居然有钱?!

    草,大意了。

    ……

    钟子昂回到家,已经过了零点。

    客厅灯还亮着,谢定渊坐在沙发上。

    一起住了快一年,这还是钟子昂第一次看到谢定渊这个点了还坐在客厅,没有上楼。

    听到他开门的响动,男人侧头看过来。

    灯光下,黑眸冷邃,宛若寒星。

    这次钟子昂没有躲避他的视线,换好拖鞋,平静地走到谢定渊面前。

    “老舅,你别得意,你只是暂时赢了。”

    谢定渊准备好的话这下一句也不必说了,看他满眼斗志,脸上又恢复了神采,想来已经调整好心态,不再钻牛角尖。

    男人轻轻勾唇,眼神笃定:“放心,我会一直赢下去。”

    钟子昂攥紧拳头:“有我在,不可能!”

    “好啊,我等着那天。”说完,转身上楼。

    ……

    钟子昂并没有赌气跑回帝都,反倒安安心心、踏踏实实在别墅住下了。

    他一改往日不着调的生活方式,什么网吧包夜、球场约架、赛道飙车、酒吧疯玩等等,愣是再也没有过。

    谢定渊挑眉,不动声色予以关注。

    刘妈也结束休假回来,负责甥舅俩的生活起居,把人照顾得妥妥帖帖。

    钟子昂把自己关在卧室整整三天,期间只让刘妈送一日三餐进去。

    “小少爷怎么了?平时那么好动的一个孩子,怎么突然安静下来?我这心里毛毛的,老不踏实。我离开这段时间有发生什么事吗?”

    谢定渊保持沉默。

    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总不能说:我跟他喜欢的女孩儿谈恋爱了,他受的打击太大,一时接受不了?

    谢教授也要脸的。

    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钟子昂打开卧室门,主动走出来,宣布了一个决定——

    “我要当兵。”

    谢定渊愣住。

    当天,远在帝都的老太太和谢云藻,以及那六个宠他的姨妈全都知道了。

    “昂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想去当兵?”

    “当兵很苦的,像咱们家这样的条件,没必要去奔那份前程,你听话,别冲动。”

    “是不是看中什么东西你妈不给买?没事儿,三姨拿钱,想要什么买什么!”

    “限量款兰博基尼怎么样?我早两个月就订好了,下个星期运到,当做四姨送你的毕业礼物,好不好?”

    谢云藻:“国外学校都申请好了,你闹什么?”

    老太太:“昂昂啊,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告诉姥姥,姥姥踢你出头!”

    所有人都当他一时兴起,又或是一种威胁人要什么东西的新手段,只有钟子昂自己知道,这一刻他有多坚定。

    “我已经递交了入伍申请表。”

    老太太狠狠怔住。

    谢云藻目光呆滞。

    几个姨妈得知消息,也纷纷噤声。

    “我明天回帝都,后天就去体检。如果没问题,九月份正式入伍。”

    如果说前一刻她们还心存怀疑,那么当钟子昂在群里发出通知体检的短信截图时,谢家的女人集体失声,半晌无语。

    傍晚,钟云益给他打来电话。

    如果换成以前,钟子昂一定会毫不犹豫挂断,甚至发条短信去捋老虎须。

    但这次,他平静地接听:“喂。”

    “你要去当兵?”

    “嗯。”

    那头沉默了很久,久到钟子昂以为他已经挂断:“……决定好了?”

    “决定好了。”

    “……别哭着回来就行。”

    “呵。”

    父子俩同时挂断。

    钟子昂入伍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凌轩得知这个消息,把他约出来见了一面。

    “是因为她吧?”

    钟子昂没说话,沉默地看向窗外。

    少年的成长或许只在一瞬间,如今这个是他,却又不是以前的他了。

    凌轩看在眼里,轻轻一笑,突然:“我要出国了。”

    钟子昂微怔:“我以为你会为了她留在国内读大学。”

    “没用的。”凌轩摇头,“空间上的靠近,并不能拉近我和她的距离。只有站得更高,才有可能被她看到。”

    所以,他选择出国。

    等回来那天,就是江扶月重新认识他的时候。

    四目相对,关系一般、交情普通的两人竟然在此刻读懂了彼此。

    要成为更好的人——

    这就是他们喜欢她的方式!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少年的喜欢就是变成更好的自己,只为吸引她的目光,哪怕一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