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15章 说你喜欢,新的传奇(三更合一)

第715章 说你喜欢,新的传奇(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凌轩离开之后,钟子昂没走。

    他还约了人。

    一刻钟后,江扶月推门进来,坐到对面。

    钟子昂叫来服务员:“一杯冰美式,一份芒果千层。”

    她喜欢的,他都记得。

    江扶月:“谢谢。”

    钟子昂沉默一瞬:“……我明天要走了。”

    “嗯,我知道。”

    得知他入伍的消息,江扶月也不免惊讶,钟子昂这样的超级富二代根本不需要去吃这份苦。

    但隐约她又猜到他是为了什么。

    “我舅告诉你的吧?”少年扯着嘴角,目光沉静。

    江扶月也没忸怩,大方点头:“嗯。”

    他嘴角一紧,目光落在女孩儿脸上:“你……喜欢他吗?”

    江扶月微怔,撞进他执拗的眼里,轻声道:“不喜欢不会在一起。”

    对于这个答案钟子昂并不意外。

    她本就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拒绝是因为不喜欢,那答应肯定是因为喜欢。

    但“喜欢”不等于“爱”。

    至少江扶月在回答那个问题的时候,眼神是冷静的,表情也相当理智。

    钟子昂轻舒口气,倏地嘴角扬起一抹笑:“其实我老舅这个人吧,毛病特多!”

    江扶月:“?”

    “咳……首先嘴硬,情商低,不爱说话;其次,不懂浪漫,也不会哄女孩子开心,科研宅男一个;最后,他脸那么冷,笑都很少,被他抱着能冻成冰棍儿,你信不信?”

    钟子昂掰着手指,一条一条数过去,黑他亲舅黑得真情实感、不遗余力。

    江扶月听到一半,不由挑眉,目光落在钟子昂身后,笑容意味深长。

    钟子昂大有继续叭叭的架势,“我跟你讲,这还只是概括描述,具体细节三天三夜都数不完!不说远了,就说他上次相亲——”

    就在这时,身后冷不丁响起一句:“原来在你眼里,我这么多毛病?”

    钟子昂背影一僵,笑容凝固。

    他不敢回头。

    谢定渊却径直上前,走到江扶月身边,冷峻的目光居高临下打量着他,面无表情:“怎么不说了?”

    “……”

    “三天三夜?”

    钟子昂噌一下站起来,椅子腿划过地板,发出呲啦一声。

    他没看谢定渊,只匆忙对江扶月丢下一句:“我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

    然后,逃得比兔子还快。

    谢定渊:“……”

    江扶月再也忍不住,笑出声:“哈哈哈……不愧是甥舅,行事作风一模一样?”

    “谁跟他一样?我不是,我没有。”否认三连。

    “那是谁在出门前给我发消息说,钟子昂脾气急、性子倔,没大没小、不着四六?”

    “……”

    “哦,那个人还让我把见面地点发给他,结果一声不吭就找过来了。”

    谢定渊:“……”只要我保持沉默,那人就不可能是我!

    江扶月心情大好地就着咖啡吃完了那份芒果千层。

    “……有这么好吃吗?”

    “好吃啊,钟子昂点的都是我喜欢的。”

    男人嘴角一紧,又不说话了。

    江扶月故意逗他:“想吃什么?喏,我请客。”

    “……不吃。”气都气饱了。

    江扶月也不勉强,抽出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擦嘴,“刚才听钟子昂说,你去相亲?”

    男人表情一僵:“别听他胡说。”

    “那到底是相了还是没相啊?”女孩儿笑意盈盈。

    谢定渊虽然摸不准她的意思,却也没想过撒谎:“……相过。但只见了一面,我就拒绝了!”

    “急什么?”江扶月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唇畔笑意未改,“我又没怪你。”

    “……”

    “说起来,你都快三十了,相亲也很正常。”女孩儿眨眨眼,“为什么拒绝呢?是长得不够好看?还是身材不够火辣?又或者智商不够高?”

    “……都不是。”

    “那因为什么?”

    “因为,”四目相对,男人喉结轻滚,音色低沉,“我那时满脑子都是你。”

    “!”就、突然有被撩到。

    ……

    第二天江扶月无视某人幽怨的眼神,还是去了机场。

    昨天钟子昂离开的时候,留下航班时间,无非就是想让她去送送他。

    果然,见到江扶月,少年整张脸都亮了——

    他挠挠头:“你是特地来送我的吗?”

    “嗯,”江扶月抬手拍拍他肩膀,“一路平安。”

    “等部队休假,你也在帝都,一起吃饭啊,我请客。”

    “好。”

    “那、我走了……”

    “再见。”

    少年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转身折返,飞快抱住女孩儿,下一秒又迅速退开:“江扶月,我会变成一个很好的人!”

    她一愣,旋即莞尔笑开:“那我就等着看究竟有多好。”

    你会看到的——

    钟子昂内心默默发誓。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安检口。

    直到背影消失不见,江扶月才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

    钟子昂上了飞机,开始闭眼睡觉。

    可脑海里全是与江扶月有关的记忆,教室,操场,学校大门,小街后巷……

    一股淡淡的惆怅与失落将他包围。

    怎么偏偏是谢定渊呢?

    换成其他任何人他都能不管不顾地把她抢回来。

    但谢定渊就……

    好吧,他必须承认现在的自己抢不过。

    “您好,您的座位在这里。”空姐甜美的声音传来。

    钟子昂没有睁眼,只感觉身旁的位子被人坐了。

    十点,航班准时起飞。

    等钟子昂睡醒,空乘人员已经开始派送餐食,刚好轮到他。

    “这是餐牌,您看需要什么?”

    然后,同样的话又对隔壁座位重复一遍。

    钟子昂挑了几样喜欢的,然后把餐牌递给隔壁,头也下意识转过去,这才看清对方的长相。

    然后,他傻眼。

    “……怎么是你?!”

    易辞嘴角一抽:“我还想问怎么是你呢?丫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雷达?”

    “切,就你?也配?”

    易辞轻啧一声:“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哈,好歹也是同床共枕过的兄——唔!”

    “你给我闭嘴!公共场合注意影响!”钟子昂额上青筋暴跳,咬牙低咒。

    空乘为难地看着两人,欲言又止,“要不……您先点餐?”

    易辞也不看,直接开口:“跟他一样。”

    “……抱歉,金枪鱼寿司只剩最后一份了。”

    钟子昂得意挑眉:“我的我的我的,你没有!嘿嘿,活该!”

    易辞笑眯眯:“那简单啊,把他那份给我。”

    钟子昂:“没睡醒吧你?我的凭什么给你啊?”

    “就凭我们好歹也是同床共——唔!”

    “闭嘴!”

    “那金枪鱼给不给?”

    “……给!”钟子昂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易辞:“美女,那就麻烦你把最后一份金枪鱼给我,至于他——看着上吧,能吃就行。”

    空乘小姐隐晦的目光逡巡在两个小帅哥之间:“……好的,二位请稍等。”

    转身瞬间,眼中光芒大盛:妈妈呀!嗑到了!kswl!

    很快,餐食送上来。

    易辞故意把金枪鱼拿到他面前晃了一圈,贱兮兮道:“这个一看就很新鲜,味道应该也不错,我尝尝……嗯!好吃!太好吃了!”

    钟子昂:“……”傻X!

    “喂,你要不要来一口?”

    钟子昂冷哼,扭头看窗外,蓝天晴空,白云朵朵。

    “真不吃啊?其实我也没那么喜欢金枪鱼,唉,浪费了。”易辞摇摇头,余光却锁定隔壁。

    钟子昂倏地转头,怒目直视:“你他妈做个人吧!”

    易辞摸摸鼻子,把金枪鱼放到他面前的小桌板上:“我就吃了一口,干净的。”

    钟子昂瞥了眼,表情不屑:“拿开。”

    “你不要就扔了。”

    “……”

    最后,钟子昂还是吃了。

    嗯,只是因为他很想吃金枪鱼而已。

    用餐结束,空乘收走垃圾。

    钟子昂准备继续睡,突然想起什么,问易辞:“你去帝都干嘛?”

    “体检啊。”

    “!”

    “你为什么这种眼神看我?”

    “体检?!”

    易辞下巴一扬,还挺骄傲:“没错,入伍体检,嘿嘿……我要当兵了。”

    钟子昂:“……”不会这么巧吧?

    易辞:“我记得你刚从帝都到临淮没两天啊?怎么又要回去?”

    “哦,体检。”

    易辞:“?”

    钟子昂呵呵两声:“不好意思,我也要当兵了。”

    “!”

    ……

    八月中旬,盛夏酷暑。

    江扶月在征得江达和韩韵如同意之后,决定提前去帝都。

    明大开学是九月中,还有一个月时间,她已经跟徐开青说好,借用一下他的实验室,预计一个月内完成手里的论文。

    韩启山知道这个消息后,高兴得成天在家哼小调,唱的是:“月月要来喽……我的小月月……锵锵锵锵……”

    韩恪:“我看咱爸要疯。”

    韩慎:“没大没小。”

    韩恒:“不是要疯,是已经疯了。”

    韩启山:“月月房间打扫好没有?衣服鞋子这些都添了新的吧?如果不够装,再把隔壁房间打通,单独做成一个衣帽间。”

    韩廷面无表明提醒:“爷爷,隔壁是我在住。”

    “哦,你搬到三楼也一样嘛。”

    “……”这日子没法过了!

    但第二天他又默默拿出零花钱给江扶月房间添了块全身镜。

    嗯,F国著名家居设计师的收山神作,可以拿到拍卖行叫价的那种。

    为了江扶月的到来,韩家爷孙三代忙前忙后,乐在其中。

    但某些人就没那么开心了。

    “……提前?为什么提前?”谢定渊动作一顿,手里的实验报告也顾不上看了。

    江扶月靠在实验台边,和他面对面,“我跟老徐说好要借他的实验室用,正好暑假期间,人少,设备又齐……”

    “我也有实验室,可以借给你。”

    江扶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你明明知道生化实验室跟我的研究课题牛头不对马嘴。”

    男人一默,半晌:“……什么时候走?”

    “后天。”

    谢定渊扣住她的手,十指相握:“能不能推迟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后,现在进行的项目差不多可以结束,收尾工作交给老金和丁羽。

    如此一来,谢定渊就可以陪她一起去帝都。

    江扶月摇头:“晚一个星期会耽误实验进度,必须在开学之前完成。”

    谢定渊把头抵在她肩窝,低眉敛目,像条丧气的大狗:“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那……我再多留两天?”

    两天已经是极限。

    男人倏地抬眼,嘴角上扬:“一言为定。”

    江扶月:“……”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谢定渊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声音很轻:“我看网上说,热恋时的分别就等于一场酷刑。”

    江扶月哭笑不得:“你在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谢定渊:“恋爱博主。”

    不是……

    “你怎么会看这种东西?”

    “我想跟他们学怎么谈恋爱。”

    “哦?”江扶月挑眉:“那你学到什么了?”

    “我学到……”男人一只手从她腰间离开,缓缓抚上女孩儿脸颊,黑眸沉邃,泛起神秘,像一坛陈年佳酿,还未开启便已散发出醉人的醇香,“这个时候应该接吻。”

    目光相接,呼吸交缠,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神也愈渐迷蒙。

    眼看马上就要贴到一起,突然——

    “卧槽!我看见了什么?!”老白一脚踩进来,下一秒,立马转出去,还边走边说,“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哈……”

    老金跟老白原本是走在一起的,可刹车不如后者及时,就这么措不及防一脚踏入了旖旎之中。

    走已经来不及,他只能自欺欺人地捂住双眼,默念:“我是空气,我是空气……”

    丁羽和刘关落在后头,老白赶紧把人拦下,往外推:“别进去!有炸弹!”

    “哈?”

    “粉红炸弹!”

    “?”

    老白见两人憨成猪了,情急之下突然嘟嘴,打出一个响亮的空气啵儿,“教授和小月月……咳!懂了吧?”

    丁羽赶紧点头,迈出的脚也猛然收回:“懂了懂了,我不进。”

    刘关反应慢半拍,看完一脸茫然:“教授和小江什么了?还有,老白,你好骚啊!哈哈哈哈……是不是穿了品如的睡衣?”

    老白:“……”珍爱生命,远离白痴。

    半分钟后,刘关:“!”擦!撞到现场了?!

    丁羽抓抓脸:“那什么……我们总不能一直不进去吧?”

    老白:“你先!”

    丁羽摇头:“刘关去。”

    “不是……为啥是我啊?”

    老白:“因为你帅。”

    丁羽:“因为你酷。”

    刘关:“哦,谢谢,但我不帅也不酷。”

    “……”

    这时,老金站在门口朝三人招手:“教授让你们进来。”

    然后这天下午他们累成了死狗。

    至此,四人心中暗暗决定,以后只要江扶月在,他们进实验室之前一定先敲门。

    因为,教授是可怕的,教训是惨痛的。

    ……

    既然答应了谢定渊多留两天,江扶月就不急着收拾行李了。

    谢定渊有项目在手,如今又进行到关键阶段,实验室离不了他,自然也就不可能陪江扶月出去逛街约会看电影什么的。

    大部分时间,都是江扶月待在实验室陪他。

    不过,她自己也没闲着,就地取材,写程序,做研究,出数据,令老白几个叹为观止。

    “看到没有?这就是传说中磨刀不误砍柴工,双管齐下,爱情事业两手抓!”

    “学到了。”

    “不愧是教授看上的女人,一个字——牛!”

    谢定渊一个眼神飘过来,几人瞬间鸟兽散。

    这样一待就是一天,从旭日东升到夕阳西下。

    虽说两人同处一个空间,但交谈并不算多。

    谢定渊在忙,江扶月也没闲,只在偶尔抬头看向彼此的瞬间,一个眼神交汇,就已是莫大满足。

    老白:“总觉得他们教授和小月月之间有另外一个世界,谁也进不去,除了他们自己。”

    老金:“啊——这个世界叫‘爱情’!”

    众人:“……”

    丁羽:“总之,他们很般配。”

    “唉,”刘关轻轻一叹,目露艳羡,“什么时候我也能像教授这样找到喜欢的女孩儿就好了。”

    老白轻哼:“你以为还有第二个江扶月啊?”

    年轻,漂亮,身材好,关键还巨巨巨聪明!

    天才少女哪那么多?

    老白心说:我都还没有呢,丫真敢想!

    ……

    江扶月和谢定渊每天六点准时离开,迎着傍晚的火烧云,先开车去吃饭,吃完之后散步,然后披着月光相伴归家。

    “就在这里停吧。”江扶月突然开口。

    “还没到……”

    “几步路,我走过去。”

    自打两人在车里卿卿我我差点被下课回家的江小弟撞个正着以后,江扶月就不敢让他把车停得太近了。

    “我这么见不得人?”男人语气幽幽。

    “怕你吓着小孩儿。”

    哦,还有江达和韩韵如。

    至少目前高考毕业还没上大学这个阶段,父母是不愿意看到她谈恋爱的。

    倒也没多大的“不愿意”,但至少短时间内不太容易接受。

    “等开学以后,正式成为大学生……”江扶月凑过去亲了亲他嘴角,“再给你正名。”

    谢定渊眼底深处闪过笑,但眨眼便消失得干干净净,表情依然保持沉凛与紧绷:“……就这?”

    “不然?”

    他点了点嘴唇正中:“亲这里。”

    江扶月:“……”

    “也罢,反正我不配有名分……”

    下一秒,女孩儿柔软的唇贴上来,男人眼中闪过得逞的笑,反手将她搂进怀里,肆意亲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

    江扶月:“我走了。”

    “嗯,明天见。”

    ……

    出发去帝都的前一天,谢定渊提前结束工作,带她去市中心商圈。

    江扶月:“做什么?”

    男人已经找到队伍,排在后面:“看电影。”

    谢定渊特意挑了部爱情片《氧蝶》,听名字就很文艺。

    进场之前,他还特意跑去买了桶爆米花塞给江扶月:“……我看电视剧都这么演。”

    江扶月:“……”还能怎么办?自己男朋友买的当然只能接着喽!

    谁知两人进场不到半小时,就被无病呻吟、晦涩难懂的剧情劝退。

    谢定渊:“……走不走?”

    江扶月:“撤!”

    然后两人又买了另外一场,是部高智商犯罪悬疑片,剧情烧脑,内在逻辑十分强大。

    据说编剧是一位同时研究传统刑侦和犯罪心理学的教授。

    在业内十分有名。

    江扶月压着嗓子,凑到他耳边:“你说凶手是谁?”

    谢定渊眼珠一转:“猜对有奖吗?”

    “你想要什么奖?”

    “今晚留下来过夜。”

    “啧……美得你!反正最后都会揭秘,我犯得着?”

    男人目露遗憾,“那换一个。”

    “换什么?”

    “说你喜欢我。”

    “成交!”

    不出意料,谢定渊猜对了。

    出去电影院,江扶月停在音乐喷泉边,叫住他。

    男人回头。

    在水柱冲天的那一刻,江扶月莞尔勾唇,望着他漆黑的眼睛,一字一顿:“谢定渊,我还挺喜欢你的。”

    比想象中,更喜欢一点。

    ……

    第二天江扶月带上行李,出发前往帝都。

    新的征程就此开启。

    一段新的传奇也即将诞生……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帝都篇即将开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