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17章 被逼离开,还捐不捐(三更合一)

第717章 被逼离开,还捐不捐(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只见一个女生背对进门处,站在实验台上,正转动设备按钮。

    她应该什么都不懂,只是单纯出于好奇,调参毫无章法,逮着哪个转哪个,没头没尾。

    “你在干什么?!”江扶月冷冷出声。

    女孩儿回头,面容姣好,一双小鹿眼看上去无辜又无害,但挑高的眉头却带着几分矜骄和傲气,平白破坏了这份清纯感。

    “你是谁?”女孩儿不答反问,“我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江扶月面无表情:“你在我的实验室,乱动我的设备,你觉得有没有关系?”

    “你的实验室?!”女孩儿音调陡然拔高,看她的眼神像看一个神经病,“拜托,你怎么不说整个Q大都是你的?”

    “说不定呢?”

    “什么?”

    江扶月:“学过唯物辩证法吗?一切事物都在发展变化,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

    “我的天!”女孩儿翻了个白眼儿,“你是刚从医学部的精神病科跑出来的吗?太搞笑了!”

    还唯物辩证法……

    这时,范琳琳匆匆跑来,完了完了,她就抽空打了个电话,两人就杠上了?

    “江学妹,迟学妹,你们在聊天啊?”

    迟舒媛上前,亲昵地挽住她:“琳琳姐,这个人擅闯实验室,叫保卫把她赶出去吧,怪吓人的。”

    范琳琳表情一尬:“那个……媛媛啊,你可能误会了,她不是擅闯。”

    “误会?怎么可能误会?你知道这个人刚才说什么吗?她居然让我从实验室出去?还说实验室是她的?呵,猴子派来的逗比啊?吹牛也不知道先打草稿!”

    呃!

    范琳琳:“……就目前来说,这片实验区的确是江学妹在用。”

    迟舒媛皱眉:“怎么可能?!这间实验室明明是我妈的!”

    “额……严格说来,这里的实验区都不存在归属问题,如果非要说是谁的,那只有一个主人——就是徐老。不过平时徐老用不着这么大的地方,就划分成各个区域,只要申请排期,并且经过同意,都能使用。”

    所以,没有哪间实验室,或哪片实验区属于某个人的说法。

    之前,A3一直是迟舒媛的母亲季教授在使用,而迟舒媛经常会跑来这边玩,和实验室很多博士生都混熟了。

    今天她过来的时候,范琳琳不在,是一个师兄拿钥匙帮她开的门。

    那个师兄也不知道A3换人了,想着反正都是季教授的地盘,放她女儿进去应该也没什么。

    结果,就被江扶月撞个正着。

    迟舒媛听完,上下扫视江扶月两眼,抱臂环胸,好整以暇:“这人应该不是我们Q大的吧?”

    范琳琳:“……不是。”

    “那我们Q大的实验室凭什么给一个外人用啊?”

    范琳琳觉得她太咄咄逼人,不由蹙眉:“是徐老亲自吩咐的。”

    “那也不行!虽然这个实验室是挂在徐老名下,但说到底也是学校的资源,咱们自己人用都还要排队排期,没道理紧着外人啊,琳琳姐,你说是不是?”

    范琳琳:“……”不想回答。

    迟舒媛见她无话可说,顿时目露得意,大手一挥:“让她收拾东西走人吧,这片实验区我妈还要继续用。”

    “……抱歉,”范琳琳摊手摇头,“我只是一个博士生,没有这个权力。”

    “而且,我也不觉得徐老会同意。凡事总有先来后到,A3之前确实是季教授在用,但一个星期前项目结束之后,她就还了钥匙,做好一系列交接工作,把这片区域空出来了。”

    迟舒媛脸色一黑,眼神骤冷:“这么说,琳琳姐你要站在她那边喽?”

    范琳琳简直头大,她试图讲道理:“媛媛,这不存在站谁的问题,我们就事论事,不要钻牛角尖。”

    “呵,你的意思是我没就事论事?我钻牛角尖?!”

    范琳琳一脸无奈:“……”真的,跟听不懂话又强词夺理的人沟通好心累。

    “我没这么想,我要表达的是江学妹借用A3的流程完全符合规定,如果季教授要用,可以等九月份江学妹用完了再交接给她。”

    “一口一个学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我们Q大的学生。就算是Q大的学生也没道理让教授等她用完再用吧?哪来的脸?我要是她早就主动让出来了,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琳琳姐,我今天就问你一句,你是帮我妈,还是帮这个人,选吧!”

    范琳琳也恼了:“你怎么就讲不听?我……”

    “帮谁!你说啊!”迟舒媛声音尖细,刻薄不自知。

    “……行,如果非要选,那我站有道理的那方,A3本来就是江学妹在用。实验室有实验室的规矩,不是我帮谁,或者单靠某些人一两句狠话就能打破既定规则。”

    迟舒媛没想到范琳琳居然真的敢站到江扶月那边。

    她目露震惊,表情错愕:“你别忘了,我妈也上博一的课,还有那么多赚钱的好项目……”

    范琳琳:“所以呢?因为我站江扶月,季教授要让我不及格吗?”

    “我可没这么说……”迟舒媛四下张望,还好没有其他人。

    这种话不能随便讲。

    现在因为一时失言曝到网上而被撸掉的大学教授可不少。

    她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话虽不能说,但事能做啊,要卡一个博士生不要太简单,分分钟延毕好吗?

    “琳琳姐,看不出来你还挺讲义气。行,今天算是领教了,咱们走着瞧!”

    说完,恶狠狠朝江扶月瞪了一眼,气急败坏离开。

    范琳琳:“没事吧?”

    江扶月摇头,第一时间走到实验台上,检查设备参数。

    幸好打乱的不多,很快就能复原。

    范琳琳忧心忡忡:“迟舒媛简直就像个被惯坏的小孩儿,以前没发生冲突的时候,还觉得她挺文静,没想到居然这么……泼。”

    江扶月:“她父母是Q大教授?”

    “嗯。她母亲是我们物理学院的博导,父亲好像在行政处那边工作,具体职位就不知道了。”

    “姓季?”这个姓,倒让她想起一个人。

    范琳琳点头:“对,叫季欣欣,我不攻超声波领域,所以对季教授不是很了解。”

    江扶月眸色一深,啧,季欣欣啊……

    没想到还真有这么巧的事!

    老爷子跟季兰月的那个私生女不就叫季欣欣吗?

    也是当年引爆时青栀和韩启山婚姻的导火索。

    出轨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一个跟韩韵如差不多大的孩子,老太太忍无可忍,怒提离婚。

    韩启山慌了,疯狂想要挽回这段婚姻,为此不惜放出狠话——这辈子都不认季月兰和季欣欣母女。

    可惜,最后还是离了。

    但说出去的话,韩启山却不打算收回。

    这些年除了为母女俩提供一处栖身之所外,再无其他。

    还是韩慎偶尔背着老爷子接济一下这对母女。

    韩恪不明白:“爸都不认了,你还上赶着做什么?有病!”

    说这句话时,他的表情既愤恨又痛快,那对母女本来就是活该!

    韩启山不认她们就是最大的惩罚。

    韩慎却说:“孽是爸造的,好歹给他积点德。”

    但是等季欣欣成年以后,韩慎也不再给钱。

    他仁至义尽。

    这些年韩家都下意识避开了那对母女,从无往来,也不刻意打听。

    无视就是他们的态度。

    要说不久前唯一一次接触还是关艺玲找人绑架秦远琛,牵扯出当年韩韵如失踪的真相,季兰月作为同伙,在秦家决定报警处理之后,还被多次带到警局问话。

    由于她年事已高,本身患有严重心脏病,下半身也已经瘫痪,最终决定不追究她的刑事责任。

    这件事就算完了。

    但当时季欣欣肯定出面了,自然无可避免会见到韩家人。

    “你怎么突然问起她?”韩恒表情怪异。

    “哦,季欣欣在Q大任教。”

    “是吗?这我倒不清楚。”

    “二舅呢?”

    韩恪放下杂志,推了推眼镜:“我看上去很闲吗?”

    需要知道这些无聊的事。

    江扶月:“……”

    “你们在说什么?”老爷子从楼上下来。

    几人同时噤声,不再提那对母女。

    这个家,最讨厌季兰月和季欣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爷子!

    讨厌到什么程度呢?

    一听到“季”字就会立马翻脸,不管是谁。

    然后,躲起来一个人翻看时青栀的照片,有时一看就是一个通宵,跟中邪一样。

    接下来几天脾气都会非常暴躁。

    韩启山曾说,这对母女是他此生最大的污点,自我厌弃到极致的时候,他恨不得亲手解决这个错误,然后再解决自己。

    韩慎:“在说Q大实验室,月月经常去,我们要不要捐点钱、搞搞资助什么的?”

    老爷子眼前一亮:“这个好!不过捐钱太俗气了,有没有其他东西?”

    韩恪:“那捐个实验室?”

    韩恒:“实验设备也可以。”

    老爷子沉吟一瞬:“……还是感觉小气了点,要不……捐栋实验楼?”

    韩慎想了想,觉得可行:“我明天就去找校方谈细节,另外再以月月的名字设个奖学金吧?”

    韩恪:“我可以免费帮忙打理。”

    韩恒觉得自己好像没起作用,绞尽脑汁思索半天,“那我帮忙打广告?”

    他一条微博广告就是百万起价,怎么着也得多打几条凑够八位数吧?

    不然多寒碜?

    他韩老三可不缺钱。

    江扶月:“?”

    ……

    第二天江扶月照常早起出门,前往Q大。

    为了方便,她现在都是自己开车,也省得每天老爷子来接,有时在校门口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

    大夏天怪受罪的。

    对此,三个舅舅举双手双脚表达赞成。

    韩慎:“还是自己开车方便,不过要注意安全。”

    韩恪:“早就该这样了,不然车库那几辆新车迟早变旧车。”

    韩恒:“开大牛啊!油门一轰,回头率保证百分之百!”

    前一晚,家里佣人就把车库那几辆吃了不少灰尘的新车冲洗干净。

    第二天江扶月想开哪辆随便挑。

    大牛底盘太矮,而且是两座,出去炸街比较合适,正常通勤就过于装逼了。

    选来选去,最终江扶月挑了一辆白色玛莎,颜值过关,车内空间也够。

    她到实验室的时候,范琳琳和她的搭档已经在了。

    “早。”江扶月主动招呼,“吃过早餐了吗?”

    “还没有,准备一会儿处理完这堆数据再去食堂。”

    “我多带了两份,干净的。”不等范琳琳拒绝,她已经放到桌上,然后抬步朝A3实验区走去。

    “哇,可颂三明治配寿司,还有抱抱卷,这也太丰盛了叭!”搭档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接着竖起大拇指,这段日子以来第N次重复:“月姐真好!”

    “常欢!脸呢?还要不要啦?!你可比江扶月大,这声‘月姐’怎么喊出口的?”

    然后,等范琳琳一口咬下去,香气席卷味蕾,填满了胃部空虚,她忍不住喟叹出声:“完了,月姐带的早餐都比我们自己买的香,女神滤镜日渐浓厚……”

    常欢当即长哦一声:“还说我,你自己不也叫得挺顺口?双标狗!”

    吃完这些,袋子里居然还有两瓶樱花白葡萄气泡水。

    “嗝——好好喝!”

    “今天又是快乐的一天~”

    距离迟舒媛闹事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周,她再也没来过实验室。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她临走前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也慢慢被淡忘,谁知这天上午行政楼突然一通电话打过来。

    范琳琳接的:“您好,这里是徐开青实验室……江扶月?她在……教务处?为什么?具体有什么事吗?这样啊……好,我会转告她。”

    等电话挂断,常欢迫不及待开口:“怎么了?”

    “行政楼那边请月姐过去教务处一趟。”

    “啊?月姐又不是Q大的学生为什么要去教务处?还有,他们怎么知道月姐的?还打来实验室?有没有说具体因为什么事啊?”

    范琳琳摇头:“那边什么都不肯说,越是这样就越有问题。”

    “嗯!明摆着来者不善,难道……是迟舒媛告状去了?”

    “不能吧?她顶多回家跟季教授抱怨几句,她不讲道理,难道季教授也不讲道理?这件事谁对谁错,一目了然,就算迟舒媛想闹,季教授也不会坐视不理。”

    “那到底为什么?总不能请月姐过去喝茶聊天吧?”

    范琳琳也想不通,她走到A3区,透过对讲机把这个消息告诉江扶月。

    十分钟后,已经脱去实验袍的江扶月开门出来,大步离开。

    常欢语气激动:“妈呀!真的有人走路带风,简直酷毙了!”

    范琳琳忧心忡忡:“月姐真去教务处啊?学校不会为难她吧?”

    “应该不会。再说,你看月姐什么时候被为难过?只有她为难别人的份儿!”

    “对哈,说得也是。”

    ……

    江扶月进去行政楼,找到二楼教务处。

    敲门,对方喊进之后,她才推门而入。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个子不高,有些发福。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老师,都在各自工位上,盯着电脑,却悄悄竖起耳朵。

    “请问,找我什么事?”江扶月开门见山。

    男人清了清嗓,见她镇定自若,不由眼神一凛,试图在气势上压倒:“是这样的,我们接到举报,说你违规使用Q大实验室,今天请你来就是配合调查的。”

    “可以。”江扶月表情平静,好像被举报这件事在她看来稀松平常。

    而男人想要在气势上压倒她的打算,也彻底落空,因为江扶月根本不受影响。

    甚至还主动询问:“您想让我怎么配合?”

    男人:“……”

    其他老师:厉害了,这才是高手啊!

    “举报人说你作为校外人士却优先我校教授,得到了A3实验区的使用权,是不是有这件事?”

    江扶月:“据我所知,在我正式使用A3实验区前一个星期,贵校教授,哦,也就是季欣欣季教授已经使用完,把这片区域空了出来,然后我按照流程申请,最后也通过了,请问这里面哪个步骤出现了问题?”

    男人:“……”这学生也太能说了,这种时候还能保持清晰的逻辑思维。

    顿时打起精神,不敢小觑。

    “既然事已至此,再追究也没有任何意义。当务之急是请你今明两天之内把A3实验区空出来。”

    江扶月挑眉:“空出来?为什么?如果我没记错,使用期限是到九月一号为止。”

    男人笑了:“我知道,你的申请表我看过,确实是到九月一号。不过有个前提,那就是本校师生不申请使用的情况下,才能满足校外人士的申请需求。可一旦本校师生要用,就有绝对的优先权。”

    确实有这样的规定,江扶月没办法否认,不过……

    “如果我没猜错,那个突然申请要用A3实验区的‘本校师生’应该就是季欣欣季教授吧?”

    男人面色一黑:“你别胡说!”

    “啊,迟……主任对吧?我这样说是不是冒犯到您妻子了?”

    “你!”男人余光扫过四周的同事,带着一种被戳穿的心虚。

    在江扶月说出“季欣欣”三个字的时候,迟建就已经无法避嫌,怎么都会引来猜忌,说他假公济私等等。

    好在,这些人都归他管,就算给十个胆子,谅他们也不敢出去乱传。

    想明白这点迟建那点心虚彻底烟消云散,在江扶月面前的伪装也彻底褪下,凶态毕露:“你不是Q大学生,实验区让你用了这么多天已经很够意思。我要是你,根本没脸跟本校师生抢,可你不但抢了,还抢得理直气壮。”

    “这回就当是个教训,告诉你什么叫寄人篱下该有的自觉!”

    原本教务处和招生办就因为江扶月拒报Q大而选明大的事,心里存了疙瘩,高考满分而已,拽什么?竟敢公然羞辱百年老校?!

    迟建作为教务处主任,加之女儿这段时间在他耳边反复叨念江扶月有多坏多恶劣,导致他先入为主,在见到这个人和她交流前,就已经有了偏见。

    当下,迟建讲话愈发不客气:“总之,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Q大不是救济站,也不是福利院,什么人都可以来薅一把!”

    江扶月听完,却不见半点恼怒,相反还莞尔一笑:“既然校方都出面赶人了,那我也不能赖着不走啊?也不用等明天了,我一会儿回去就收拾东西。还有其他要求吗?你可以一次说完。”

    迟建:“?”她为什么这么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委屈,让人无端端心里发毛。

    “没有的话,那我先走了。”江扶月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刚出去,到了走廊上,却见韩慎和一个两鬓微白的老人说笑着迎面走来。

    哦,差点忘了,今天大舅来找校方谈捐实验楼和设奖学金的事。

    所以,还捐不捐呢?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下章虐渣,是时候让渣渣们见识一下金钱的力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