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20章 一家铁窗,校长道歉(三更合一)

第720章 一家铁窗,校长道歉(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迟建被公开通报的第三天,Q大校园论坛出现了一则匿名帖——

    “爆料!细数那些年迟舒媛曾做过的恶!”

    1L(楼主):最近Q大最污教务处主任翻车,警察局好走不送,可谓普天同庆,但你以为这就完了吗?No,太天真了!知名推理小说家楼十三曾说:“犯罪常以共谋的形式出现,而更大的犯罪则需要集团化合作。”

    迟建被查,是因为他有罪;但没有被查的,就一定无辜吗?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迟舒媛肯定不是!

    一个小学就嫁祸同桌,中学带头扒班花衣服的人,你能指望她上了大学幡然醒悟、痛改前非吗?

    少年人的恶,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接下来,就由我,这个曾经的受害者,如今也一直活在阴影中的可怜虫,来为大家表演一个现场扒皮!

    楼主用长达千字的篇幅详细描述了她在大一期间,被同寝舍友迟舒媛霸凌的经历。

    从一开始在她床上洒水、故意打翻东西、砸坏她的电脑;到后面把她拽到厕所,强行按到马桶里;再到最后污蔑陷害加匿名举报,联合迟建,父女双管齐下,成功将她劝退。

    第2L(楼主):当时的惶惶无措、惊恐惧怕,如今再回头看,依然无法面对,更做不到释然。看过心理医生,如今的状态比刚退学时已经好了太多太多,但仍然轻度抑郁。

    当年我怀着多大的热情踏进Q大,走的时候就有多绝望悲伤。

    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够好,才招致舍友的针对与欺凌。

    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有些人外表光鲜,但内心丑陋。

    不是我不够好,而是她太坏!

    今天终于鼓起勇气把一切说出来,我解脱了。

    其他那些被迟舒媛伤害过的人,你们,解脱了吗?

    最后一问,直击灵魂!

    3L:【篇幅很长,每个字都沾着血和泪,很想抱抱楼主】

    4L:【突然好心疼,谁在家不是父母的掌心宝?到了外面却被这样欺负。】

    5L:【迟舒媛?呵,大二文学院臭名昭著的关系户】

    6L:【寒窗苦读十多年好不容易考上Q大,原本以为光辉灿烂的人生即将开启,却发现自己掉进了深渊,没有希望,只剩绝望。】

    7L:【很讽刺,不是吗?普通人寒窗苦读才实现的目标可能人家只需有个当主任的爸和一个当教授的妈不用努力就能赶超。】

    ……

    12L:【据说,当年迟舒媛是通过外籍学生加分政策,自主招生进来的,免高考,免笔试,面试的时候拿了第一,这里面有多少水分,大家细品!】

    13L:【难怪一个连明月几时有下一句都答不上来的人,却可以去文学院,这拼爹的社会啊,可真特么操蛋!】

    14L:【关键她还年年都拿奖学金,平时逃课,期末分巨高,好家伙,当时就给我惊呆了!】

    ……

    32L:【平时看见她,我都主动绕开,惹不起,躲得起。】

    33L:【同寝一妹子就因为被迟舒媛的男神表白了,第二天被泼了大粪】

    ……

    92L:【听说这里很热闹,迟舒媛的小学同学也来凑个热闹!她曾经带着一帮小姐妹把一个女同学的长发剪掉,还不准她再留。就因为班主任夸了那个女同学一句头发又黑又顺,真漂亮。】

    93L:【这是什么阴间故事?听得头皮发麻。】

    ……

    211L:【我也是受害者。在看到这个帖子之前,我没有勇气告诉任何人,迟舒媛曾经让三个社会流氓猥亵了我。事情发生之后,我想过报警,可爸妈收了她家一笔钱,拼命阻止。这三年里,我每天都被噩梦惊醒,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今天,终于解脱了。】

    212L:【我也是受害者。五年前,我读高一,跟迟舒媛同校不同班……】

    不断有受害者现身控诉,再加上知情者爆料,迟舒媛的罪行一条接一条被摊开在阳光下,凶残到令人发指!

    345L:【这是犯罪!】

    ……

    迟舒媛发现周围同学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从猜忌到惊恐,最后避之不及。

    她就像瘟疫,所到之处,人人躲开。

    “快看!她就是迟舒媛!”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啊?还混迹在我们身边,万一哪天她突然发疯,大开杀戒怎么办?”

    “别说,还真有可能!毕竟,害过的人不少了,想做点什么轻车熟路。”

    “赶紧滚吧!这种人怎么配上Q大?”

    “对!滚出学校——”

    “滚出学校——”

    很快,围拢的人越来越多,讨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迟舒媛被困在中间,指责与谩骂铺天盖地袭来,她曾经做过的那些亏心事也被重新提起。

    她懵了。

    这些人怎么会知道?!

    不是早就已经花钱摆平了吗?

    小学那些事,久远到连她自己都想不起了。

    “你们干什么?!让开——”她试图冲破包围,有人伸手推了她一下,然后无数只手开始阻止她。

    “想走?没那么容易!”话音刚落,一个矿泉水瓶从人群中扔出来,不偏不倚砸到迟舒媛脸上。

    这个举动就像开关,一旦打开,事态就变得有些不可控了。

    加上这个位置靠近食堂,大家基本都是刚打了饭出来,然后——

    无数饭团、菜叶都朝迟舒媛飞去。

    至于为什么没有肉?

    哦,荤菜大家舍不得,一会儿还要吃呢!

    饭盒什么的,就更不能砸了。

    如此一来,没有硬物,既不会伤到迟舒媛,侮辱性又满分。

    不愧是Q大学子,连“砸人”都有讲究。

    “啊——你们干什么?!是不是疯了?!”迟舒媛一边尖叫,一边抱头逃窜。

    很快,这边的动静引来了学校保卫队,众人鸟兽散,而迟舒媛浑身上下已经没法看了。

    ……

    傍晚,Q大校园论坛,还是那个匿名帖。

    1267L:【最新消息!迟舒媛被警方带走调查了[图片][图片]】

    1268L:【卧槽!真的假的?】

    1269L:【据说是受害者联合报的警。】

    ……

    1711L:【只能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1712L:【愿所有被她伤害过的人都能得到解脱,活出精彩!】

    第二天有关迟建的公告还没来得及撤下,又有新公告贴出来——

    《关于本校大二文学院当代文学专业学生迟舒媛的相关事件通报及处理办法》!

    内容大致如下:首先细数警方和校方已调查到的罪状,包括但不限于赌博、欺凌、造假等等。

    然后,根据罪名,宣布处理办法。

    校方选择直接开除迟舒媛,不仅因为她卷入多起刑事案件,还因为她当初的入学流程存在猫腻,运作的痕迹不要太明显,谁在里面为她提供了便利,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最后,校方诚意致歉,为自身的失察和纵容,并表示会全力配合警方工作,还校园以平静。

    ……

    是夜。

    季欣欣从警局走出来,夜风吹在她脸上,莫名寒凉。

    耳边再次响起警察的话——

    “由于性质恶劣、影响太大,上头下了指令,这两人一概不能保释,你走吧。”

    丈夫、女儿接连被捕,饶是她再强大,也经不起这样的打击。

    漫无目的地开着车,最终鬼使神差地停在韩家别墅外。

    “怎么又来了?”听完佣人的话,韩恪拧眉,余光不动声色瞅向一旁。

    韩慎:“你那什么眼神?有话就说。”

    韩恪清了清嗓:“真不是你让她来的?”

    “我又没疯。”

    韩恒突然插话:“那她为什么来了?”

    是啊,为什么?

    很快,三兄弟就知道了答案。

    韩恒把公告内容直接截图发到群里。

    几分钟后——

    韩恪轻啧出声:“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心狠手辣、泯灭人性吗?”

    韩恒立马接话:“个例而已,我家月月就不是啊!”

    “对。”韩慎点头,以示赞同。

    “所以,外面那个该怎么办?”

    韩慎:“不用理会。”

    这晚,季欣欣的车在别墅门口停到凌晨,期间连个佣人都不曾出来招呼她,更遑论别墅的主人?

    她内心仅存的一丝希望也被磨得一干二净,最终愤然驶离。

    开到某小区外,她停车上楼。

    保姆见她这么晚了还过来,有些惊讶:“季教授?”

    “她呢?”

    “在看电视,白天睡太多,这会儿正精神。您先进来吧……”

    室内。

    瘦骨嶙峋的女人坐在轮椅上,背对进门处,正看电视。她后背佝偻弯曲,不复年轻时的窈窕模样。

    季欣欣走过去,喊了声:“妈。”

    女人充耳不闻,两眼讷讷地盯着电视屏幕。

    半年前,季兰月被诊断出老年痴呆,精神状况时好时坏。

    闹起来谁都不认识,不闹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安静坐着,不说话,甚至连眼珠也转得很少。

    季欣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说了,季兰月也不会回应。

    她突然觉得很无力,转身朝客房走去。

    “张妈,我睡会儿,明早再走。”

    “好。那我给您换床新被单吧?”

    “不用了。”

    说完,拖着疲惫的身体往里走。

    突然——

    “欣欣啊……”一声呢喃自女人口中逸出。

    季欣欣猛地转身,走回去:“妈?你认得我了?!”

    “作业写完了吗?”女人苍老的手抚上她脸颊,“上次没有考好,这次一定不可以再松懈了,知道吗?你爸爸他喜欢聪明的小孩,如果考不到第一名,咱们娘俩都会被嫌弃的……”

    “妈!你看清楚,我早就毕业了,不需要再写作业!而且,他不会管我们,甚至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这么多年,你图什么啊?到现在还对他念念不忘,那种人不配!也不值得!”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下。

    女人表情狰狞:“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他是你爸爸!”

    “可他根本不认我!也不认你!倒贴很贱的,你知不知道?!”

    女人目光怔忡,眼底一片混浊。

    突然,一抹笑意自她嘴角晕开,声音也变得温柔:“启山,你来啦?你终于愿意来看我了,我好高兴……”

    “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该骗你喝酒,也不该在你不清醒的时候,装成时青栀……你讨厌我没关系,但是你看看欣欣啊!她可聪明了,每次都考一百分,跟你一样优秀……”

    这些话,季兰月每次发病都要说一遍。

    以前季欣欣要么不理,要么就顺着她说,但今天她突然不想了——

    “妈,他不是喜欢聪明的小孩,而是喜欢韩韵如的聪明。”

    “韩家从来没有打算接受我们。”

    “就算你死了,他也不会主动来看你一眼。”

    “如果当初你不当小三,我是不是会出生在一个平凡却幸福的家庭?健康快乐地长大?”

    “你为什么要招惹韩启山?为什么要偷偷生下我?你想麻雀变凤凰?可人家就算窝空着,也不会让你住进去!所以你还是只麻雀。”

    “啊——你闭嘴——”女人开始抱头尖叫。

    季欣欣嘴角挂着残忍的笑,一字一顿让她听清:“你、活、该!哈哈哈……”我也活该!

    啪!啪!

    两个耳光,女人开始扯她头发。

    “张妈——”季欣欣面无表情退开,扬声叫人,脸颊红肿着,可她却好像感觉不到,“我走了,你带她去睡觉。”

    “诶!”

    离开前,季欣欣深吸口气,重新打起精神。

    当务之急是给丈夫和女儿找一个靠谱的律师。

    可惜,不等季欣欣找到,她自己也出事了……

    迟舒媛被警方带走的第二天,又一则公告发出——

    《关于我校物理学院教授季欣欣学术不端行为的通报以及相应处罚》:

    近日,校方接到举报,物理学院季欣欣季教授存在论文造假、抄袭、伪造实验数据等多种恶劣情况。

    我校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专家成员展开秘密调查,发现季欣欣名下已发表论文中查重率高达百分之二十!

    抄袭清单如下……

    此行为影响恶劣,损坏Q大形象,败坏科研风气,我校决定解聘季欣欣,并且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当天傍晚,警察在Q大门口将她带走。

    “咦?现在学术不端也要进局子吗?”

    “这下季教授算是彻底臭了。”

    一个科研人员一旦被打上学术不端的标签,那就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也就到头了。

    “老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家三口还真是坏到一窝子去了!”

    “当爸的假公济私,当妈的造假抄袭,女儿恶事做尽,一家三口实力演绎现代版高知家庭‘铁窗泪’。”

    “校方干得漂亮!只有清除这些害群之马,才能真正还学校以安宁。”

    “讲真,校方这次的反应速度简直让人刮目相看。”

    “……”

    其实,季欣欣被警方带走并非因为学术不端。

    而是——

    经过对父女二人的审问及调查,警方发现无论是迟建的假公济私,还是迟舒媛的心狠手辣,背后竟然都有季欣欣的推波助澜和默许纵容!

    其中涉及两笔百万以上的贪污受贿,还有一桩猥亵案。

    那不好意思,只能请去喝茶!

    特别是收受贿赂,由于金额庞大,一旦坐实由夫妻二人共同收取,量刑至少五年起,甚至更久!

    派出所。

    迟舒媛:“妈?你怎么来了?!”眼中分明是惊喜。

    “是来陪我和爸爸的吗?”

    季欣欣:“……”如果可以,她才不想来!

    ……

    与此同时,Q大校长办公室。

    “老徐,你现在满意了吧?”

    徐开青冷笑,老眼无波无澜:“什么叫我满意?说得像我捡了多大便宜一样!”

    校长:“……”难道不是?

    “老周,你搞清楚,这是在为Q大拔除毒瘤,不是为我。”

    “但要求彻查的人是你。”

    “所以,你觉得不该查吗?”

    校长一默:“……我没这么说。”

    徐开青:“还有一件事,明天早上,你跟我走一趟。”

    “去哪里?”

    只听徐开青缓缓开口,一字一顿:“我要你亲自上门,向江扶月道歉!”

    校长瞬间瞪圆了老眼,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亲自去给江扶月道歉!然后把她请回来,继续使用实验室,听懂了吗?要不要再重复一遍?我记得你耳朵也不背啊?”

    周校长内心咆哮:这是耳朵的问题吗?!这是尊严和面子的问题!

    他堂堂Q大校长去跟一个小辈赔礼道歉?

    “老徐,你真敢想!”

    “为什么不敢想?做错了事道歉,难道不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素养?”

    校长:“……”不想说话。

    “去还是不去,现在就决定!”徐开青瞬间强势起来。

    “……去!”校长咬牙切齿。

    有句话他说对了,做错事的确应该道歉。

    只是对于周校长这个位置的人来说,当仰头成了习惯,低头实在艰难。

    不过第二天,他还是老老实实跟徐开青一起去了韩家。

    对于两人的到来,韩家三兄弟略觉意外。

    但也仅仅只是意外而已,什么受宠若惊、手足无措,不存在的。

    佣人上了茶,放到两人面前。

    韩慎:“不好意思,月月出去跑步了,麻烦二位等一下。”

    徐开青笑眯眯:“没关系,没关系!”

    校长一脸郁闷:“?”敢情老徐只对他凶?对其他人倒是和蔼得很!

    韩恪下楼,见客厅多出的两人,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淡定地走进饭厅,吃早餐。

    韩恒就更随意了,一边打呵欠,一边挥挥手:“嗨,您二位可真早。”

    三兄弟态度随意,完全没有因为两人的身份而小心翼翼,可能这就是……资本家的底气?

    徐开青倒是无所谓,周校长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之前跟韩慎谈捐楼的事时,他对自己说话还客客气气的,这会儿却不咸不淡。

    没错,韩慎就是故意的。

    在周校长为了息事宁人,选择对迟建小惩大诫,实则包庇纵容的时候,韩慎就在心里默默记了他一笔。

    不管Q大还是B大的校长,多么德高望重,欺负他家月月就是不行!

    相对而言,徐开青就受待见得多!

    连茶水都是韩慎亲手放到他面前的——

    “听月月说,您喜欢喝绿茶?这是今年的碧螺春,味道还不错。”

    徐开青眼前一亮,愁居然还记得他喜欢喝绿茶?!

    顿时受宠若惊。

    周校长喝茶的动作一顿,突然觉得不香了。

    “咳——”徐开青正色,“她有心了。”

    韩慎:“虽然之前经常听月月提起您,但一直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韩恪和韩恒同时望过来。

    周校长也悄悄竖起耳朵。

    徐开青:“很早以前就是朋友。”

    他竟然用“朋友”来形容和江扶月的关系,要知道,这可是对平辈的称呼!

    众人心下暗惊。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