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23章 校长脸疼,捧花而来(三更合一)

第723章 校长脸疼,捧花而来(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只见不远处的平地上隆起一座半圆形的建筑,墙体是灰色,顶部呈弧形,外罩一层钢化玻璃,以交错外露的钢架为支撑,有种简约冰冷的现代科技感。

    进门处采用最先进的虹膜加指纹双识别技术,自动感应。

    进到里面,空间比想象中大,各个区域做了细致划分,既有界限感,又保持了整体的和谐性。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最令人惊讶的还是设备!

    大量实验设备,其中不乏国外最先进的专利产品,价格高还是其次,关键购买渠道隐秘,没点人脉有钱也买不到。

    徐开青不动声色扫视一圈,有几台大家伙,他的实验室都还没配呢!

    馋啊!

    老彼得没徐开青绷得住,他先是惊叹一番,然后直接上手开摸——

    “噢!COD47,XV99,FD21……全是限量型号,简直不可思议!”

    “天哪!还有‘巨鲸’!为什么我每次打电话去预定都说暂时没货?”

    “这个……有点像syp仪表?但结构好像又不太一样?”

    江扶月:“因为这是改良版。”

    “嘶!斯洛特工厂出来的东西居然还有改良款?!”老彼得瞪大眼。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

    斯洛特工厂以销售成品设备为主,由于对产品质量和性能充满自信,他们不接受任何客户反馈。

    换言之,想让他们根据客户需求改动仪器设备,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老彼得暗搓搓朝窗外瞥了眼,也没有啊……

    “怎么做到的?”他小声问江扶月。

    “很简单,让他们相信设备有问题,自然就愿意改了。”

    关键是怎么让这群固执的家伙相信啊?

    说了当白说。

    不过他必须承认:“你牛。”

    这两个字,他是用中文说的。

    江扶月听罢,淡淡一笑。

    严振峰、秦立斌等人的反应更夸张。

    先傻愣,再震撼,而后惊叹不已。

    孙群环顾四周:“这实验室,绝了。”

    秦立斌:“这面积能抵咱们学校五个A1实验室了吧?、”

    严振峰摇头:“不止。这里设备更全。”

    “我滴个乖乖,”袁本涛连啧几声,“这得花多少钱?”

    李昭比了个数字:“最少都要这么多。”

    何龙昌突然感慨:“有钱真好。”

    而周正奇从站在外面,隔着一段距离看到这座实验室起,就彻底失了言语。

    等进到里面,看见规划清晰的实验分区,配备完整的实验仪器,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小丑。

    脸疼得像被打肿一样,还不能哼唧,因为——

    都是他自找的。

    “老周,”徐开青笑眯眯朝他走过来,“怎么不说话?”

    “……有点累了。”

    “如何?这实验室不错吧?”

    何止是不错!比A3实验区强了不知多少倍。

    甚至连徐开青的主实验室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那些话——

    “你以为搭个棚子,弄点仪器摆上就叫实验室了?”

    “高端设备通常需要在海外工厂预定,且运输途径特别,你上下嘴皮子一碰倒是简单,反正吹牛也不用负责。”

    ……

    “江同学啊,人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能逞强。”

    “那些飘在半空的,迟早要摔下来。”

    ……

    此时此刻,周正奇只想把当初说过的话全部咽回去。

    参观结束,大家都不太想走。

    徐开青在征得江扶月同意之后,已经坐到实验台上,开始捣鼓那几件“大家伙”。

    老彼得也兴致勃勃凑过去。

    严振峰和秦立斌则是被独特的分区方式所吸引,正讨论和传统分区方式相比,谁更有优势。

    袁本涛和李昭几个不愧是数学大佬,比起实验室,他们对江扶月那篇论文更感兴趣,已经从搜索引擎上下载了全文,迫不及待开始分析了。

    之所以不走,是想趁江扶月还在,以便随时深入探讨。

    萧山见状,适时出面:“不如留下来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是简单的食堂饭菜,大家随便吃点。”

    这个提议瞬间得到附和。

    “那敢情好。”

    “早就听说明大食堂是一绝,今天总算可以亲眼见识见识了。”

    “那就麻烦萧校长了。”

    等一群人浩浩荡荡进去食堂,吃上特别供应的小炒之后,大伙儿才知道刚才那句“早就听说明大食堂是一绝”并非恭维。

    明大的饭菜真的、真的——好好吃啊!

    周正奇酸了。

    原本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推辞,婉拒,然后果断离开,但不知道为什么他鬼使神差地就跟着大伙儿一起过来了,又迷迷瞪瞪地吃上了小炒,如今又莫名其妙地添了一大碗饭,继续吃。

    嗯,他可能真的疯了吧。

    ……

    吃过午饭,一群老教授重新回到实验室。

    这会儿,参观已经参观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便自觉分散到不同区域,开始摩拳擦掌,准备上手。

    当然,在这之前,他们都会先询问江扶月,得到应允后,才去碰那些实验设备。

    萧山目光扫过:“看得出来,教授们兴致都很高。”

    江扶月满意地点点头,意味深长:“高才好。”

    不高怎么把这些人拐进未来的实验楼呢?

    她可是让小六规划了整整22层,每层至少一个实验室,不把他们拉进来怎么填得满?

    此时,江扶月看这群教授的眼神就像在看一笼小鸡苗。

    等养大了,就可以放进鸡圈里围起来,介时下蛋、孵蛋,不断产出……

    光想想,就美得很!

    萧山默默将女孩儿唇畔那一抹笑看在眼里,明明是大夏天,他后背却凉飕飕。

    等到夕阳西下,实在不能再留,大家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萧山负责送客。

    江扶月留下来检查电源,初始化设备,最后关好门窗,准备离开。

    突然,她脚下猛滞,看着不远处沐浴在夕阳余晖中的男人,一时怔愣。

    男人身形挺拔,相貌英俊,眉眼间透着与生俱来的冷淡,却在望向她的瞬间,漆黑的瞳孔泛起深邃的光,最后化作一片诱人深陷的温柔。

    江扶月眨眼,再眨眼,最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活生生的谢定渊就这么措不及防出现在眼前。

    仿佛从天而降,身披夕阳霞光。

    她倏地扬起笑容,小跑而去。

    谢定渊也大步往前。

    两人好似在完成一场双向奔赴,夕阳下,美得宛若童话。

    “你怎么来了?”

    “恭喜实验室落成。”

    两人同时开口,四目相对,又各自笑开。

    谢定渊:“喏,送给你。”

    一束玫瑰出现在两人中间,鲜红似血,娇艳欲滴。

    江扶月接过来,低头闻了闻,“很香,谢谢。”

    “喜欢就好。”

    “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吓我一跳。”

    “想给你个惊喜。”

    “临淮那边忙完了?”

    “嗯。”

    江扶月牵起他的手,往里走:“带你看看我的实验室。”

    谢定渊含笑跟上。

    “怎么样?”

    “外观很有辨识度。”夕阳下,灰色的墙体因为外罩玻璃的缘故折射出橘红色,远远望去,就像太阳落至地平线,只留一个半圆。

    江扶月:“没了?”

    谢定渊环顾四周,打量内部结构,片刻才开口:“分区方式好像跟一般实验室不太一样。”

    “嗯,我按自己习惯来分的。还有其他评价吗?”

    男人目露无奈,干脆问她:“你想听什么评价?”

    江扶月勾唇:“跟你的实验室比如何?好还是差?”

    “要听实话?”

    “当然。”

    他沉吟一瞬:“如果单从硬件条件分析,你的实验室刚刚建成,肯定会更新;不过从使用的角度出发,我还是更偏向自己的实验室。”

    “这么说如果我邀请你一起使用,那岂不是委屈你了?”

    谢定渊表情一讷:“……什么意思?”

    江扶月不答,自顾自叹道:“既然如此,那就不邀——”

    下一秒,男人抓住她手腕,“话还没说清楚,就不邀请了,你故意的。”

    故意想看他着急。

    “你现在重新说。”

    江扶月一脸无辜:“好话不讲第二遍。”

    话音刚落,就被男人一双大掌掐住了腰,再往上提,一个转身,直接让她坐到实验台上。

    而谢定渊就站在她两腿之间,手还放在女孩儿腰侧没舍得拿走。

    他威胁:“说不说?”

    江扶月双眸一眯,嘴角上扬:“就、不。”

    “我听见了,你邀请我一起。”

    “那你还非让我说?”

    “……”

    谢定渊一字一顿:“我接受你的邀请。”

    “可我现在又不想邀请你了,怎么办?”

    “你敢——”他双手轻轻用力。

    “嘶!再掐腰断了!”

    虽然知道她是装的,但谢定渊还是乖乖收手。

    江扶月勾唇,带着几分小得意。

    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男人的手正抚上她下颌,轻轻一扣,没怎么用力,但就是叫她挣脱不开。

    接着,慢慢靠近……

    一个吻落下,带着男人独有的体温。

    江扶月只觉一股淡淡的松木香将她包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肌肤相贴,呼吸交缠。

    过电般的酥麻令她指尖轻颤,双臂下意识圈住男人脖颈。

    谢定渊眼中泛起幽光,却并不急着深入,而是稍稍退开,留出说话的空间:“这段时间,想我吗?”

    江扶月点头:“嗯。”

    “有多想?”

    “一点点。”

    “只有一点点?”他凑近,呼吸滚烫,几乎要咬到她,双手也不自觉用力。

    江扶月含笑的目光对上他沉凛的双眸,好像春风吹过冰冷的湖面,漾开层层涟漪:“每天一点点,加起来就不是一点点了。”

    “那是什么?”

    “很多。”

    男人低声笑开,眼角眉梢都透出愉悦,他不再废话,重新吻上那朝思暮想的唇。

    不知过了多久,当江扶月开始呼吸不稳、捶他肩膀的时候,谢定渊才将她松开。

    原本樱粉的唇色变得绯红,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含嗔带雾。

    谢定渊差点把持不住,再度亲上去。

    江扶月却别过头,喘息不定:“你……好歹让我歇口气……”

    明明第一次接吻,她还提醒某人换气,这才过多久,某人就已修炼得炉火纯青,开始反杀了。

    啧……

    谢定渊:“再给你一次机会,邀不邀请我?”

    江扶月躲过他的手,忙不迭开口:“请!我请还不行吗?”

    说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东西,交到男人手中。

    “?”

    “实验室的大门钥匙。”

    虽然有虹膜识别,但传统方式也很有必要,所以江扶月在设计的时候特地保留了钥匙开门的习惯。

    “总共两把,你一把,我一把,想用实验室,随时可以过来。”

    谢定渊心口一暖,直接伸手将她抱进怀里。

    “……谢谢。”

    钥匙明显是提前就准备好的,所以,就算他不开口,她最后也会主动给他。

    江扶月侧头靠在男人肩上,小声嘟哝:“还说谢谢……一点男朋友的自觉都没有。”

    “嗯?什么自觉?”

    “理直气壮的自觉啊。”

    谢定渊笑了:“月月……”

    你真好。

    ……

    江扶月带他大致逛完一圈,天已经黑了。

    两人离开实验室,走在校园林荫道上,路旁是明晃晃的路灯。

    谢定渊牵住她的手,慢慢调整成十指紧扣。

    “走,去吃饭。”

    校门外马路对面就有一家火锅店。

    进去之后,谢定渊轻车熟路点好她喜欢吃的菜,全程提供夹菜服务。

    反正,江扶月面前的盘子,就没缺过肉。

    直到最后,“……不行了,吃不下了。”

    谢定渊这才停下来,开始填饱自己的肚皮。

    他吃的时候,江扶月就托着下巴看他。

    一开始还好,时间一久,男人开始有些不自在了:“你看我做什么?”

    江扶月:“你好看啊。”

    谢定渊:“……”直男害羞,耳根通红。

    吃完,结了账,两人离开火锅店,沿着马路散步。

    由于几所高校都集中在这一片,虽是暑假期间,但留校的学生不少,入夜之后随处可见手牵手出来闲逛的小情侣。

    谢定渊和江扶月混迹其中,除了外形过于出色之外,和普通情侣也没什么不同。

    尤其是周围那腻死人的粉红泡泡,简直跟热恋中的大学生一模一样。

    ……

    徐开青离开明大之后就回了Q大,一直在实验室待到天黑才离开。

    值得一提的是,周正奇回来路上那叫一个安静,和去时抱怨诸多、牢骚满腹的模样截然不同。

    徐开青都懒得问他脸疼不疼了。

    因为事实都写在他那张神色不虞的老脸上了。

    出了校门,徐开青打算随便买点吃的,等回到家,就有热菜热饭等着他了。

    突然,脚步一滞,他愣在原地,瞪大眼,目光落在前方不远处。

    只见江扶月和一个男人手牵手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姿态亲密。

    而那个男人的背影……莫名眼熟!

    “到底是谁呢?”他小声嘀咕,“肯定见过的……”

    就在这时,正在散步的两人突然停下来,男人侧身,抬手将女孩儿发间一片树叶拂去。

    周围其他人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出双入对的情侣太多,当街亲吻的也不是没有,但徐开青却狠狠一愣,整个人像被钉子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此刻,他惊讶地张大嘴,老眼溜圆——

    谢定渊?!

    居然是谢定渊!

    他跟江扶月?

    这两人……

    什么时候的事?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还是说……老眼昏花看错了?

    徐开青甩甩头,再往那方向一看,嗯,是真的,没眼花。

    为了确保看得足够清晰,他还往前走了几步。

    突然——

    “徐教授!徐老!”有人大喊一声,不仅成功让周围所有目光朝徐开青聚拢,江扶月和谢定渊也下意识回头望去。

    老爷子僵在原地,躲也躲不开,一阵尬笑上脸:“嗨!好巧,你们吃饭了吗?我请客啊!”

    实则心里已经暗搓搓把叫他的那人骂了个底儿朝天。

    江扶月:“?”

    谢定渊:“……”

    两人对视一眼,松开手,朝他走过去。

    等到了跟前,徐开青忽地正色:“你们继续牵啊?松开干嘛?”赶紧牵上牵上!”

    江扶月嘴角一抽。

    谢定渊直接无语。

    徐开青:?

    他有说错什么吗?

    “咳!你们俩……”老眼一转,目光逡巡在谢定渊和江扶月之间,“这是谈上了?”

    谢定渊:“……嗯。”

    虽然早有所料,但真正得到证实,他还是不免一惊。

    徐开青打量谢定渊的眼神开始变得挑剔起来。

    原本他心中对这人的评价还挺高:华夏新一代学术领军人物,目前国内学科综合能力最强的研究学者,其从事的生化领域关乎国情民生,更不用说前段时间他还带领团队亲赴F洲对抗申克沃病毒……

    总之,这是个青出于蓝胜于蓝的优秀青年科学家。

    所有夸赞的词几乎都可以用在他身上。

    可为什么当他变成“愁”的男朋友时,徐开青会如此……难以接受呢?

    在他看来,“愁”就是天上的白月光,凡夫俗子只能抬头仰望,而不可伸手触碰的存在。

    他都只能远远敬着,悄悄望着,谢定渊何德何能居然可以捕捉月光?

    虽然徐开青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他非常不平衡!

    酸到极点了!

    谢定渊:?

    为什么徐老看我的眼神想要吃人一样?

    “我想,我需要静静……”丢下这么一句,老爷子大步离开,头也不回。

    江扶月皱眉:“他怎么了?”

    谢定渊:“不知道。”

    ……

    夜色渐深,十点钟的时候,江扶月接到韩慎打来的电话——

    “月月,什么时候回家?需要我过来接你吗?”

    “不用,我开了车的,很快回去。”

    “好。”

    结束通话,江扶月收起手机,“我要回去了。”

    男人扣住她手腕,满眼不舍:“今晚……能不走吗?”

    旁边就是一家快捷酒店,配上这样的台词,暧昧横生。

    恰好有对情侣从两人身旁经过,闻言,露出一个“都是同道中人”的玄妙微笑。

    谢定渊:“咳!我的意思是,可以到我家住,不是去酒店……”

    江扶月:“有区别吗?”

    “当然有!我家房间多!”

    “酒店房间也不少。”

    “……”

    “那我送你回去。”语气闷沉。

    上了车,江扶月抱着男人送的那束玫瑰,指尖轻抚花瓣,一下又一下。

    男人双目平视前方看路,余光却时不时飘到副驾驶,喉结轻滚。

    “你今天一下飞机就来明大找我了?”

    “嗯。”

    难怪一身风尘仆仆。

    “花很漂亮,惊喜也很喜欢。”

    谢定渊嘴角微微上扬,好像也没那么郁闷了。

    虽然还是舍不得……

    三十分钟后,车停在别墅门口。

    江扶月松开安全带,准备开车门,下一秒,被男人拽回去,一口亲上来。

    “唔!”

    刹那间,江扶月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疯了!

    这是在韩家门口,大舅还在等她回家,随时都可能被发现!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