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25章 楼明深来,合影抓拍(两更合一)

第725章 楼明深来,合影抓拍(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谢。”

    男人又亲手替她拢紧。

    “这里有温泉,要不要泡?”

    江扶月摇头:“今天就算了,明天再说吧。”

    “好。”

    逛了半小时,两人折返。

    江扶月又开始打呵欠。

    “困了?”

    她点头:“这个地方太适合睡觉了。”

    谢定渊低声笑开。

    江扶月猛地反应过来:“好啊,你故意的,故意带我来这里。”

    男人温热的大掌摸摸她头发:“只是想让你清清净净休息两天。”

    ……

    洗完澡,江扶月把头发吹至半干,又在睡衣外面披了件外套,然后一边抓头发,一边往阳台走。

    结果发现谢定渊也在,他已经洗过澡,换了睡衣,靠在扶栏上吹风。

    江扶月走过去,和他并排站着,而后美腿一并,往后一抵,也靠到扶栏上。

    她穿的是短裤,长度只到大腿中间,这一靠,本就笔直纤细的双腿在视觉上再度拉长。

    脚踝精致小巧,趾头雪白可爱。

    男人像被烫到,飞快移开目光,喉结却不安分地上下乱滚。

    “不是困了吗?怎么不睡?”

    “洗完澡又精神了,出来吹吹风。”

    话音刚落,像是为了应景,一阵夜风拂过,吹起她披在身后的长发。

    发丝轻轻擦过男人手臂,还带着几分湿润的触感。

    香气浮动,是她身上独有的味道。

    谢定渊垂放于身侧的手指微微蜷起,指尖轻拈。

    “那我先去睡了……”丢下这么一句,男人作势离开。

    “等等。”

    谢定渊回头,目露询问。

    江扶月勾唇,月光洒在她白皙的脸上,自带清冷气质。

    像明净的白瓷,又似剔透的水晶。

    嗓音也透着一股淡淡的凉:“你躲什么?”

    谢定渊下意识否认:“我没……”

    谁知江扶月根本不听:“我是猛兽吗?又不会吃了你,跑什么?”

    男人一阵苦笑。

    “你不是,我是……”

    “嗯?”

    “咳!你头发没干,我去拿吹风机。”

    说完,落荒而逃。

    江扶月一脸莫名。

    很快,谢定渊拿了吹风机出来,插上电源,递给江扶月。

    后者摇头,没接,只转身背对他。

    男人心领神会,开始任劳任怨替她吹头发。

    动作仍算不上熟练,但他做得很细致,认真的侧脸在灯光下该死地迷人。

    江扶月透过不远处的全身镜,将一切尽收眼底。

    嘴角上扬。

    “……好了。”男人关掉吹风,为了确保彻底吹干,还摸了摸她头发各处,细致到发根。

    粗粝的指腹无可避免擦过细软的头皮,令江扶月浑身一僵。

    “怎么了?是不是扯痛了?”

    “……没有。”她退开半步,“我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额!

    “……好。”

    江扶月:“晚安。”

    “晚安,月月。”低沉的嗓音,莫名缠绵,尤其那声“月月”,像藏着一把钩子,无端撩人。

    这下,落荒而逃的人变成她。

    ……

    第二天江扶月睡到自然醒,开门出去的时候,谢定渊已经穿戴整齐。

    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

    两人互道早安。

    江扶月:“要出门吗?”

    谢定渊:“今天去爬山。”

    早餐后,两人出发。

    山就在酒店后方,距离很近,地势也不算陡峭,由于经常有住客上山,酒店索性把这片承包下来,做旅游开发。

    谢定渊脚程快,江扶月也不慢,两人很快来到山顶。

    一眼望去,竟然是平的。

    江扶月:“去观景台看看。”

    谢定渊陪她一起。

    两人站到台上,脚下是透明的玻璃,踩上去,仿佛悬空。

    远处是山岭草木,盛夏时节开得郁郁葱葱。

    在这一片绿色掩映下,露出中式瓦檐、雕花房顶的地方正是酒店所在。

    从某个角度望下去,江扶月竟然觉得有那么一丝眼熟。

    奇怪……

    她很肯定在此之前,自己没来过这样一家酒店,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没有。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走神,谢定渊轻声询问。

    江扶月摇头,甩开那种感觉:“没事。”

    谢定渊:“从这个方向望出去,视觉效果最好,你试试?”

    说着,双手扶住女孩儿肩膀,调整位置。

    江扶月任由他动作,最后站定抬眼……

    “好漂亮。”

    只见这个方向看出去,山岭连绵,草木颜色从浅到深,层次分明。

    山腰位置有两户人家,屋顶正升起袅袅炊烟。

    江扶月看景,谢定渊看她。

    闻言,轻轻附和:“确实很美……”

    这时江扶月冷不丁转头朝他看来,四目相对,男人眸中怔忡逃不过她的眼睛。

    噗——

    “让你看风景,你看我做什么?”

    “……你比风景好看。”他讷讷开口。

    江扶月耳朵一酥,心尖微麻。

    “两位看这边——”

    突然自身后传来一声。

    江扶月和谢定渊同时回头,只听快门咔嚓一声,两人站在观景台上,一齐含笑回首的画面被就此定格。

    拍照的人是“山间照相馆”的老板,兼员工、摄影师。

    店面就在斜后方不远处。

    他原本正坐在店里吃早饭,透过窗户看见一对外貌出色、极其般配的男女站在观景台上,一时手痒,便忍不住拿了相机出门。

    这才有了刚才抓拍的一幕。

    江扶月发现他手里拿的居然是胶卷相机。

    五十年前流行的东西,之后逐渐被数码相机和拍照手机所替代,如今市面上已经没有卖了。

    “……对,胶卷的,看你年纪轻轻,见识倒不少。”

    按理说十多二十岁的人,应该见都没见过这玩意儿,没想到她一口就说出来了。

    “咳!书里看的。”

    老板不疑有他,只说:“二位如果暂时不下山,可以等我把照片洗好,直接拿走,连带底片一起。”

    出于对客户隐私的尊重,他一般不留底片。

    “好。”

    ……

    却说山下,酒店大门前,一辆莱斯莱斯停稳。

    立即有工作人员上前打开车门,躬身做请。

    一只锃亮的皮鞋率先出现在众人眼前,视线往上,是直若刀裁的西装裤,男人下车站定,身形挺拔,一双大长腿格外惹眼。

    酒店负责人上前,语气恭敬:“楼总。”

    楼明深目不斜视,径直入内,负责人亦步亦趋跟在后头。

    “人呢?”

    “安排在顶楼小会议室。”

    楼明深点头:“很好。”

    “那现在……”

    “东三院,房卡给我。”

    负责人一愣:“您不先去见见卫总吗?”

    楼明深面无表情:“既然他喜欢等,那就等着吧,我先睡一觉。”

    负责人:“……”

    最后,他只能乖乖递上房卡,目送这位爷去了平时专用的东三院。

    没一会儿,助理打电话来,语气焦急:“侯总,会议室这边已经坐不住了,楼总什么时候到啊?”

    “到不了了。”

    “什么?!那、现在怎么办?卫总已经开始发飙了。”

    话音刚落,那头就传来摔东西的声音。

    “侯总,您赶紧过来吧,我这……顶不住啊!”

    “你别急,我马上到。”

    这一个个都是祖宗!

    ……

    山顶有家浮云餐厅,建在高空之上,原本江扶月以为就是个噱头,不见得味道有多好。

    但是当菜端上来,吃进嘴里的时候,她真香了。

    可能是爬山消耗了体力,江扶月这一顿吃得比平时多。

    谢定渊受她影响,也胃口大开。

    吃完午饭,两人稍作休息,继续往另一侧山峰而去。

    这座山有西峰和北峰,上山和下山只能从西峰,北峰当然也可以走,不过距离酒店太远,所以没有开放出口,开发程度也不如西峰。

    既然来了,当然要去北峰看看。

    相馆老板:“别忘了回来取照片!”

    江扶月没回头,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

    北峰果然荒凉得多,地势也不如西峰平缓,不到半小时,江扶月就感觉有些吃力。

    谢定渊还好,脸不红,气不喘,游刃有余。

    “坐下休息会儿。”他找到一块光滑的岩石,铺上外套,让江扶月坐。

    然后从包里取出水杯,递过去:“喝点。”

    她抬手接过:“谢谢。”

    北峰的气温也跟西峰不太一样,后者是迎风坡,温暖湿润,而这里……

    风吹在脸上,又干又涩,温度也低了很多。

    十分钟后,两人再次出发。

    不过没走太远,有些林木葱郁、挂了禁止牌的地方,两人都尽量避开,或止步折返。

    毕竟,天罗山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下午四点,两人开始调头往回走。

    不一会儿,原本还阳光明媚的天突然阴沉下来。

    一片乌云罩过来。

    谢定渊:“要下雨了。”

    江扶月:“走快点。”

    两人紧赶慢赶,但还是没等回到山顶,雨就落下来了。

    江扶月找到一块岩石,招呼谢定渊:“这边——”

    两人便缩在岩石下,看着雨幕潇潇,如珠帘垂坠。

    “不是背风坡吗?”江扶月小声嘀咕。

    男人闻言,嘴角漾开浅笑:“谁说背风坡一定不下雨?凡事总有例外。”

    “偏偏被我们赶上……”

    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

    凉风刮过,江扶月往里缩了缩。

    下一秒,就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男人从身后用衣服把她裹进去,如此一来,纤细的后背紧贴精壮的胸膛。

    热度传递的同时,暧昧也在发酵。

    更别说谢定渊的双手还缠在女孩儿腰上,那么紧,那么燥。

    “月月……”

    他叫她。

    呼吸就在耳边,灼热撩人。

    “嗯?”

    “咱们这样像不像一对野鸳鸯?正好鸳鸯在水里,我们在雨里。”

    江扶月哭笑不得:“能不能换个好点的比喻?”

    “只羡鸳鸯不羡仙,这还不好?”

    “寓意是好,不过……鸳鸯总感觉像鸭子。你想当鸭?”

    咳咳!

    谢定渊差点呛到,半晌:“……不能说男人像鸭。”

    江扶月:“不是你说的吗?”

    谢定渊:“……”

    雨还在下,江扶月窝在男人温暖的怀里,还有心情赏景。

    “你看那边……还有那边……”她指给谢定渊。

    男人却无心细看,每每只粗略扫过,因为所有感官都集中到怀里这具身体上。

    她后背单薄,曲线却很完美,该圆润的地方绝不扁平,该平坦的地方也不外凸。

    纤秾合度,窈窕有致。

    谢定渊稍稍垂眸,便可见一截雪白的脖颈,顺势往下,还有两片精致的锁骨,再往下……

    他触电一样移开目光。

    视觉可以阻断,但嗅觉却不行。

    一股清冽的柑橘香,夹杂着几分雨水的潮湿,逐渐在他怀中漫开,最后无可避免飘进鼻孔。

    刹那间,便犹如钻进了小虫子,爬得他浑身发痒,却无可奈何。

    只能几次深呼吸,强行按捺。

    两人虽然只开了一间房,但庭院结构的套间,有双卧双浴,其实是分开住的。

    夜深人静,月色凄迷,他被身体的燥热折磨得难以入眠,不是不馋。

    相反,他惦记得不行。

    却又怕自己那样一面会吓到她,便只能躲在房间一遍遍冲冷水澡。

    可偏生她毫无防备,心大胆肥,居然好几次在他换衣服的时候闯进来,大摇大摆,理直气壮。

    每当那时,谢定渊就恨不得把她扑到床上,身体力行,狠狠教训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

    以她的反骨,肯定会说敢,正好,那就再“教训”她一遍。

    “嘶……你好热啊,谢定渊。”

    江扶月觉得他在出汗。

    “没事吧?”

    男人别开眼,嗓音略哑:“……没事。”

    很快,雨停了,阳光重新出现,一扫全部乌云。

    天光大明。

    “看,彩虹。”江扶月伸手,轻轻触碰。

    七色光晕映着她漂亮的侧脸,谢定渊再也忍不住,低头在她耳畔落下一吻,辗转游弋至脸颊,然后是鼻梁,最后唇瓣……

    江扶月先是被他从外套里放开,下一秒,大掌扣住双肩,强势不容拒绝地把她扳过来,两人面对面,接着,一只手从肩头抚上她后颈,往前一扣,加深这个吻。

    不知过了多久,彩虹都已经消失不见,谢定渊才放开,然后牵住她的手。

    “咳……走吧,一会儿太阳下山了。”

    按捺不住的是他,现在害羞的还是他。

    江扶月嘴角一抽。

    这男人还有两副面孔……

    四十分钟后,两人回到山顶,相馆老板正准备关门:“你们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已经下山,准备直接把照片送去酒店前台了。”

    “抱歉。”

    “喏,照片加底片,无加洗,无备份,五百元整。”

    谢定渊大方付了钱,把信封交给江扶月,两人手牵手下山。

    老板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词:“……还是觉得很眼熟,到底在哪儿见过呢?怎么想不起来了?”

    都搁这儿琢磨一下午,还是没什么收获,算了,不想了……

    老板也关门下山,一路乐滋滋,今天又赚五百。

    看来以后得多做小情侣的生意。

    ……

    赶在太阳落山前,谢定渊和江扶月回到酒店。

    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饥肠辘辘的两人出门觅食。

    酒店里有三处餐厅,酒店外有夜市小摊。

    由于今天太累,两人都不准备出去,准备就近解决,便去了酒店的西餐厅。

    琴声悠扬,灯光明亮。

    由于非自助,不包含在酒店赠送的餐券之内,所以消费的人不是很多,环境相当不错。

    谢定渊和江扶月各自点好餐,这才有空打开信封,取出里面的照片。

    只见蓝天青山之下,一男一女站在观景台上背对镜头,男人身形挺拔,女人高挑纤细,两人同时回头。

    男人只露出半张侧脸,轮廓分明。

    女人回头角度比他大,所以能看见全部五官,长发在一瞬间被山风吹起,两人面部表情都无比自然。

    一张很完美的抓拍,胶卷相机独有的复古韵味,仿佛自带滤镜。

    右下角写着:2051.9.3,于青雾山。

    ……

    东三院。

    楼明深一觉睡醒,接到酒店负责人电话——

    “楼总,您醒了?卫总那边好不容易安抚下来,已经开了间房让他暂时住下,估计明天还会继续闹着要见您。”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我饿了,让人送餐过来。”

    “是。”

    “等等……不用送了,我还是去餐厅吃吧。”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大家久等了。

    有点卡文,肚子也不太舒服,所以没有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