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26章 与月相关,谁是盗贼(三更合一)

第726章 与月相关,谁是盗贼(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餐厅。

    谢定渊:“还要吗?”

    江扶月放下叉子,作为饭后甜品的提拉米苏被她吃得干干净净。

    闻言,她摇头:“够了。”

    “那走吧。”

    “我去洗手间。”

    谢定渊点头,替她拿上外套,“我先去结账,外面等你。”

    “好。”

    前台。

    服务员:“您一共消费……”

    谢定渊把卡递过去。

    “麻烦您签下名。”

    付完账,他推门出去,恰好这时外面有人进来,两人擦肩而过。

    谢定渊目不斜视,楼明深径直往前。

    突然,他脚下一顿。

    “怎么了,楼总?”负责人心下咯噔,战战兢兢擦了把汗。

    楼明深回头,只见餐厅旋转门在动,却不见那道人影。

    “没什么。”他收回视线,继续往前。

    负责人松了口气,连忙跟上:“卫总那边又联系我了,一直吵着要见您,这……”

    江扶月从洗手间出来,穿过大厅,径直出门。

    途中经过某张餐桌,服务员正恭恭敬敬收回菜单,“好的,请稍等。”

    说完,转身离开。

    楼明深将擦手纸丢开,余光瞥见一道高挑纤细的背影从旋转门离开,他也不在意,只看着对面负责人,轻描淡写:“明天我没空,不见。”

    负责人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内心狂呼:天啊!谁来收了这祖宗吧!

    ……

    谢定渊听到脚步声,回头,果然是她。

    “把衣服穿好,别着凉。”说着,手里的外套抖开,提起来。

    江扶月就着他的动作,伸手。

    男人配合地替她穿上,还亲手系好纽扣。

    “谢谢。”

    两人沿着花园闲逛散步,江扶月看着前面那条挂着灯笼的复古回廊,一时兴起:“过去看看?”

    “好。”

    穿过花园,踏上回廊,一股檀木清香隐隐飘来。

    江扶月抬手摸了摸一旁廊柱,“紫檀木?”

    难怪这么香。

    只是这么大一条回廊,几十根柱子,都用紫檀,还真舍得下血本。

    “二位要进去吗?”守在外面的工作人员问道。

    谢定渊点头。

    江扶月:“里面是什么?”

    “一个介绍酒店历史的展览厅,设有茶室和咖啡屋,每周安排两场表演,刚好今天就有,二位如果有空的话可以进去看看。”

    “什么表演?”

    “今天是魔术,还有半小时开场。”

    “好,谢谢。”

    工作人员分别递给两人一张面具,谢定渊是狮子,江扶月是狐狸。

    还挺配。

    “因为是魔术主题,为了增加神秘感,营造魔术气氛,要求大家戴面具入场。”

    江扶月戴好之后,又伸手替谢定渊调整了一下角度。

    “正了吗?”他问。

    “特别正!”差点忘了他这该死的强迫症。

    谢定渊满意了,两人牵着手往里走。

    廊道两边是巨大的陈列架,架子上有这家酒店的相关经营牌照和各种荣誉奖杯。

    不过江扶月发现酒店的历史并不长,才短短二十年,不知道为什么要学那些百年老店整这么一个展厅。

    而且还不是敷衍了事,随便整一整,从布局和装修来看,明显花了大价钱。

    居然还有讲解员——

    “……其实我们月桂山庄以前还有一个名字,叫瑶台镜墅。大老板觉得‘墅’字太西化,不适合我们酒店的整体风格,就改成了现在的月桂山庄。月桂雅致,山庄古典,寓意刚好。”

    有人问:“为什么要叫‘月桂’啊?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讲解员:“因为‘瑶台镜’和‘月桂’都是一个意思。”

    “啊?什么意思?”

    “都代指月亮。”

    “哦——原来如此!难怪外面那些花灯不是嫦娥奔月,就是玉兔捣药,还有吴刚伐桂。你们老板是对月亮有什么特殊情结吗?哈哈哈……”

    那人玩笑道。

    讲解员微微一笑,显然没少遇到类似的调侃:“这我就不知道了,得去问大老板。接下来我们再看这张照片……”

    一个大门,一块石碑,上面有字,什么什么公园,由于拍的时候有些反光,“公园”前面两个字没拍下来,只有一团白茫。

    讲解员:“酒店前身其实是一个温泉公园,由于建在山上,人迹罕至,所以建到一半就荒废了。二十年前,被老板盘下来,建成酒店,这才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月桂山庄。”

    江扶月停在那张照片前,所以反光的两个字应该是“温泉”。

    温泉公园……

    目光扫过照片上的大门和石碑,这个地方……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突然,脑海里闪过白天站在山顶俯瞰酒店的画面,那个角度……

    江扶月目光骤凛,她想起来了!

    当年,她、楼明深,还有楼明心来过这个公园,也到过山顶!

    当时从山顶往下看,就是这张照片里的大门和石碑。

    月桂山庄……

    江扶月唇畔浮现一抹冷笑。

    而这时,讲解员已经带着大家来到厅中唯一一个展柜前。

    透过玻璃柜面可以清楚看到里面摆放的东西。

    一幅题字,一张合照。

    题字写的是:良辰美景,赏心悦目。

    右下角落款没有人名,也没有印章,只有一个时间——2027年夏。

    而合照则是用胶卷相机拍出来的。

    虽然已经开始褪色泛黄,但依然能够看清上面的人和景。

    温泉公园大门前,两个年轻女孩儿靠在石碑上,左边那个身材高挑、肤色白皙,虽然嘴角浅浅上扬,可眉眼间却始终凝着一股难以亲近的疏淡,却偏偏气质出众,随便一个斜靠的动作就透出优雅的味道。

    相较而言,右边那个就要逊色几分了。

    身材比例不如前者,五官也不够精致,好在笑得天真无邪,也算朝气蓬勃。

    镜头里还出现了一个背影,就在两个女孩儿旁边,应该是按下快门的瞬间,他突然转过去了,所以只拍到一个背影。

    少年身形挺拔,长腿窄腰,往两个姑娘身边儿一站,活脱脱一棵小白杨。

    有人问:“照片上谁啊?长得真漂亮……”

    “也不是漂亮,就气质美女,冷冷飒飒那种。”

    “看见停在后面的三辆超跑了吗?当年能开拉法、大牛和迈凯伦p1,绝对是超级豪门。”

    “这身家在帝都肯定排得上名号,会是谁呢?”

    “诶,讲解员你跟大伙儿说说呗?”

    “对啊!这题字,还有这照片,封得这么严实牢固,又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到底有什么深意啊?”

    呃!

    讲解员:“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据说这两样东西对大老板有非同一般的意义,是他建这家酒店的初衷,所以才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以示不忘初心。比如大家看到的这个展柜玻璃,全是防弹的,还有这个密码锁,运用了一套全新的加密算法……”

    “走吧,故作神秘,没什么好听的。”江扶月拉了谢定渊绕过展台,往里面走。

    里面是个小型演播厅,座位呈阶梯分布,两人坐下没多久,外面的人也陆续进来。

    因为,魔术表演即将开始。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魔术师在一片掌声中走到台上,开场就是一个近景魔术,赚足眼球。

    接着又是牌类魔术。

    最后压轴的是“大变活人”,魔术师现场挑人,“灯光打到谁,谁就上来配合我一起完成好不好?”

    众人:“好——”

    白色探照灯从高处射下,在反复游移、吊足胃口之后,终于定住。

    江扶月在全场瞩目下缓缓起身。

    魔术师惊讶:“看来今晚运气不错,挑到一位美丽的小姐当我的临时拍档。可惜,男朋友好像就坐在旁边……”

    顿时引来现场一阵哄笑。

    有观众高声调侃:“没关系!你可以把她变走,然后她就是你的了!”

    魔术师大吃一惊:“朋友,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呀!”

    “哈哈哈哈哈……”气氛更嗨了。

    江扶月凑过去,小声对谢定渊说:“放心,我不会被他骗走的。”

    说完,离开观众席,朝台上走去。

    谢定渊目光一刻不离她,心道:谁都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江扶月按魔术师说的,站到桌子上,一块黑色布料撑开,挡在两人面前。

    魔术师:“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三,二,一!”

    布料落地,魔术师还在,桌子也在,但江扶月却不见了。

    谢定渊瞳孔一紧。

    众人惊叹——

    “真的消失了?一个大活人呢!”

    “妈呀!太神奇了!怎么做到的?”

    “会不会有什么机关啊?”

    “我怀疑那个漂亮妹妹是托,反正人不可能真的不见了。”

    “托?这、不是随便挑的吗?”

    “你还真信啊?”

    叽叽喳喳,七嘴八舌。

    魔术师在台上绕了两圈,为了证明没有机关,还随手挪动了那张作为道具的木桌。

    然后两手摊开,展示给观众看。

    “真没了。”

    “话说接下来是不是该把人变回来了?”

    “肯定啊!都是套路。”

    果然,魔术师重新捡起地上的黑布,扯开抖了抖,然后身手敏捷地跳上桌面,布料垂坠,挡住观众视线。

    “接下来,又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三,二,一!”

    布料落地,下一秒全场哗然,魔术师脸上的笑容也骤然僵滞,因为——

    江扶月并没有出现!

    黑布遮挡前是什么样,如今落下之后还是什么样,一点没变。

    “靠!翻车了?”

    “幸好,我手机一直录着,全拍下来了,发到网上肯定红!”

    “人呢?不会学电视剧里看个魔术还附带来点凶杀案吧?可怕!”

    “我觉得魔术师自己也慌了,打开黑布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傻掉有没有?”

    “看来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觉。魔术师瞳孔都写着震惊,哈哈哈……他当时肯定在想:人呢?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啥?”

    “翻车比魔术更有看头。”

    “来,开一局,赌人还变不变得出来。”

    “十块,肯定变得出来!”

    “二十,变得出来。”

    “一百,我赌变不出来了。”

    “……”

    台下议论不休,台上魔术师捡起黑布,准备做第二次尝试。

    只不过嘴里没了那些花里胡哨的台词,眼神也少了几分自信,不如之前那般游刃有余。

    “看——开始变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特么现在眼睛都不敢眨。”

    当黑布提起又落下,舞台还是诡异如初,不见江扶月出现时,台下瞬间默然。

    台上魔术师也再难掩眸中的震惊。

    就在这时,观众席上突然站起来一道身影,灯光立马打过去,不是被变走的江扶月还能是谁?

    哗——

    “居然在台下,不在台上!”

    “牛了牛了,这操作,让人措手不及。”

    “差点就被魔术师的小表情给骗了,装得还挺像。”

    “不会演戏的魔术师不是好演员。”

    “吓我一跳!还真以为变不出来了!”

    “我去,这这这……怎么弄的啊?”

    “给爷看傻了。”

    “……”

    魔术师请江扶月重新回到台上,两人面向观众,同时鞠躬,完成谢幕。

    至此,表演结束。

    谢定渊和江扶月随人流走出去。

    回到住处,各自洗漱,互道晚安后,便沉沉睡去。

    两人都累了,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才知道酒店展品被盗,而不见的正是被放在展柜里的那副题字和照片!

    当晚警察就来过了,查看监控,分析现场,可惜一无所获。

    展厅报警系统并未触发,展柜防弹玻璃完好无损,就连密码锁也是通过正常途径打开,现场没有任何暴力破坏的痕迹。

    警方:“你们确定是被偷了?而不是被哪个员工拿出来,放到另一个地方?”

    “又或者,你们内部信息不对称,被有密码权限的人拿走也不知道?”

    酒店负责人大半夜被叫醒,头发乱糟糟,衬衣邹巴巴,表情又烦又躁,异常焦虑,脚边一堆烟头。

    闻言,斩钉截铁地回道:“警察同志,不可能的!密码只有老板才有,我刚才已经问过了,他没拿。”

    “而且如果是您刚才说的那几种情况,为什么查不到监控记录?”

    警方也沉默了。

    “如果真的被盗,那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会很高,建议你们内部先对员工进行排查,然后我们这边也会持续跟进,双管齐下。”

    “好!我马上安排!”

    这晚整个酒店人仰马翻。

    “所以,查出来了吗?”江扶月放下勺子,用纸巾擦了擦嘴,问隔壁那桌正吃早餐的中年大妈。

    “哪这么容易啊?监控没了,估计到最后又是一桩悬案。”

    同桌的另一个大妈:“不过我就纳闷儿了,这题字也不是什么名家作品,能拍个几百上千万的,照片就更不值钱了,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听说昨晚酒店负责人一宿没睡,瞧那阵仗比丢个活人还大。”

    “其实把这两样东西锁在那样一个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展柜里本来就很奇怪,你们不觉得吗?”

    “昨晚讲解员说过啊,是因为老板觉得意义重大。”

    “这里面也有问题!你想啊,对自身来说意义重大的东西,难道不该贴身保管?或者放在家里好好保存?为什么要展览出来给这么多人看?还防弹玻璃、密码锁……生怕贼不惦记。”

    “嘶!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就连江扶月也忍不住点了点头:“招摇过市,不偷才怪。”

    “其实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小偷知道这两样东西对老板来说意义非凡,所以偷走了准备敲诈勒索?”

    “还真有这种可能!反正说来说去都是为了钱,为了利益,总不会有人脑子发热不为钱、不为其他,就单纯只为偷这两样东西吧?那还不如偷点其他的,走廊上随便砍根柱子都比这值钱!”

    江扶月一边听,一边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

    嗯,又是美好的一天。

    吃过早餐,她就和谢定渊出门逛街去了。

    酒店如何鸡飞狗跳一概影响不到他们。

    ……

    房间内,气压低沉。

    侯昊垂手站在中间,低眉敛目,大气不敢多喘。

    随着沉默时间越久,他头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后背早已打湿,衬衫贴在肉上,冰凉一片。

    就像他此刻的内心,宛若沉到冰水里。

    终于——

    那人开口了,只是声音冷沉,透着一股死气:“查到没有?”

    “警、方还在跟进,目前……”侯昊咬牙,“暂时没有收获。内部排查没发现问题,现场员工的嫌疑全部排除。”

    “所以你的意思是,东西自己飞了?!”

    侯昊两腿发软,差点趴下:“我不是……”

    “没用的东西!”

    骂完,男人起身走出房间,侯昊反应过来,连忙跟上。

    很快楼明深来到展厅。

    此时大门已经拉起黄色警戒线,四周空无一人。

    廊上的花灯灭了,有种萧索的苍凉感。

    楼明深走到展柜前,正如警方所说,防弹玻璃完好无损,密码锁也没发现任何被撬的痕迹。

    “所有监控都坏了?”

    侯昊:“只有展厅这几个。”

    “把走廊的监控调出来。”

    “现在?”

    楼明深冷冷抬眼。

    侯昊神经一绷:“我马上去!”

    十五分钟后,走廊三个摄像头拍到的监控画面发到楼明深手机上。

    他三倍快进,迅速看完。

    画面显示,昨晚人流量最大的时候是九点到十点半之间,十一点关闭展厅发现东西被偷。

    也就是说,那个贼就混迹在这群参观的人里!

    楼明深:“昨晚什么节目?”

    “是魔术表演。”

    “上座率如何?”

    “非常高。现场气氛也相当活跃。”

    楼明深:“把演播厅门口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侯昊:“昨晚警察已经看过。”

    “怎么说?”

    “在东西被盗期间,没有人出去过。”

    “一个也没有?!”眼神犀利,气势逼人。

    侯昊笃定地点了点头:“昨天警方查看监控的时候,我也在场,表演期间,确实没有人出过演播厅,就连去洗手间的都没有。”

    锁定了那群人里有贼,可也是这群人在东西被盗期间,一个都没出过演播厅。

    那还怎么偷?

    楼明深走到展柜前,抬手抚上玻璃柜面,冰凉的触感透过指尖传到胸口。

    突然,他蹲下查看密码锁,输入一串数字后,咔哒一声,柜门弹开。

    “你说,怎样才能在不破坏密码锁的前提下打开柜门?”

    侯昊脱口而出:“当然是有密码了。”

    “有密码……”楼明深若有所思。

    侯昊一个激灵,后知后觉,知道密码只有楼明深自己,他这么说不是在捋虎须吗?!

    顿时冷汗如注。

    “楼总,我没有怀疑您的意思,我是说,可能那个贼知道密码……也不是知道……就、可能他蒙对了?或者是个老手,知道破解方法?又或者通过什么途径,偷看偷听什么的……”

    算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侯昊一脸放弃拯救、视死如归的样子。

    谁知楼明深居然没冲他发火?

    只低头看着密码锁,喃喃轻语:“知道破解方法吗?”

    这套加密规则是那个人发明的,这个世上除了她和自己,还有谁会知道呢?

    男人眼里闪过茫然,像个迷路的孩子。

    侯昊以为自己看错了,等他眨眨眼,想要再看清楚的时候,却发现楼总还是那个楼总,冷面无情,性格乖戾。

    什么茫然,什么孩子,通通都是错觉……

    “侯昊,你去查一查这个人。”楼明深指着监控画面上某处。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