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27章 嗑到糖了,背她一路(三更合一)

第727章 嗑到糖了,背她一路(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楼明深指着监控,让侯昊去查一个人。

    后者定睛一看,是个男的,身形挺拔,混在一众人里犹如鹤立鸡群,一眼就能看到。

    “是。那楼总您……”

    “你去吧,我再待会儿。”

    侯昊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只见楼明深蹲在展柜前,失神地抚着密码锁,好像透过这个东西,在看别的什么。

    他不敢多待,麻溜地办事去了。

    ……

    出了酒店,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山脚小镇。

    这个镇子是因为月桂山庄才兴起,所以又叫“月桂镇”。

    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干净整齐,两旁商铺林立,有卖特产小吃的,也有卖手工艺品的,还有咖啡厅、餐馆、甜品店等等。

    城市的繁华与山林的质朴在这里得以融合。

    前面围了一堆人,江扶月有些好奇。

    谢定渊牵着她:“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结果是卖冰糖葫芦的。

    谢定渊买了一串递给她:“尝尝?”

    江扶月看周围都是小孩儿不太好意思,没想到谢定渊直接把外面那层软薄膜一揭,塞到她手里。

    这下,没办法拒绝了。

    江扶月咬了一颗,“好甜……”

    “是吗?”男人看着她笑。

    下一秒,就被塞了一嘴。

    江扶月:“你也尝尝。”

    谢定渊:“……”

    最后,两人分吃一串,往下一个店铺走。

    “妈妈,妈妈,你看那个叔叔和姐姐,他们这么大了还要吃糖葫芦!”

    “吃糖葫芦不分年龄大小。”

    “那我以后长大了也可以继续吃,对吗?”

    “可以,只要你在幼儿园好好听老师的话。”

    “嗯!我会的!可是他们为什么两个人吃一串呢?老师说,你一口,我一口是不卫生的。不讲卫生容易生病。”

    “呃……因为他们是情侣。”

    “什么是情侣呀?”

    “情侣就是……可以你一口我一口。”

    “那我要和飞飞姐姐当情侣,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分享好吃的了!”

    “这……也行吧。”

    “那我跟飞飞姐姐可以亲嘴嘴吗?”

    “什、什么?!”

    “我看到叔叔亲了姐姐,嗯……一二三口!还说好甜呀。”

    “……”

    “妈妈,你捂住我眼睛,我看不见了。”

    ……

    吃完,江扶月丢了竹签。

    谢定渊递过纸巾让她擦手。

    两人走走看看,停在一家画馆前。

    “私人订制肖像画,一百一张,现画现取。”年轻小哥坐在门前,脚边放了块宣传牌,正吆喝揽客。

    看到谢定渊和江扶月他眼前一亮,“帅哥、美女,画画吗?”

    谢定渊看了眼他身后摆出来的作品,还不错。

    “要多长时间?”

    “放心,很快的!半小时搞定!”

    他询问的目光投向江扶月:画不画?

    女孩儿点头。

    两人进去店里。

    小哥:“这里有椅子,那边还有咖啡座,你们随便摆个pose什么的。”

    说着,还把其他情侣肖像画指给两人看。

    有抱在一起的,有抚脸将要接吻的,还有从身后拥上来,泰坦尼克号的经典姿势等等。

    江扶月一个都没选。

    她和谢定渊坐在长椅上:“画吧。”

    小哥:“?”就这?

    可是当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柔和地洒在两人身上,即便他们什么姿势都没摆,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氛围感和画面张力。

    刹那间,年轻小哥脑海里只有两个字——

    般配!

    他迅速落笔,眼神专注。

    坐了五分钟,江扶月已经开始掏出手机在玩。

    谢定渊问她:“想喝什么?”

    “不渴。”

    说着,将一只耳机放到他耳朵里。

    舒缓的音乐传来,男人一顿。

    江扶月戴好另一只。

    盛夏午后,男人和女人亲密地靠在一起,分享同一首音乐。

    天空湛蓝,阳光明媚,风轻轻拂过,卷起纱幔的同时,也撞响风铃。

    叮——咚——

    半小时后,年轻小哥停笔,从画板上取下纸,递到两人面前。

    “怎么样,还满意吗?”

    只见画中,女人靠在男人肩上,男人微微低头,两人戴着同一副耳机,阳光从窗户照进来,为两人镀上一层浅金色。

    谢定渊:“还不错。”

    江扶月:“挺好。”

    年轻小哥咧嘴笑开:“不是我吹,这是我画过最满意的作品。”

    那种快要溢出纸面的甜蜜,看得他这种万年单身狗都心动不已。

    谢定渊付了钱,又多给一百块,留下地址,让他把画裱好之后寄过去。

    小哥连忙答应下来。

    两人离开。

    小哥看着那幅画,左右端详,越看越觉得好。

    他忍不住拿出手机,想拍一张留作纪念。

    找角度的时候,嘴上还小声嘀咕:“撞脸明星吗?越看越眼熟……”

    恰好这时,美院的同学发微信问他今天生意怎么样,他存了几分炫耀的心思把照片发过去。

    却也没忘要保护客人隐私,所以选了张拍糊的,但看清整体构图和画面内容足够。

    只是两位主角的脸没那么清晰罢了。

    小哥:【今天第一单,还不错吧?】

    同学:【你确定不是模特好?这高糊画质都抵挡不住的美丽和英俊,怎么叫你给撞上了?】

    小哥:【羡慕吧?】

    同学:【滚】

    小哥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开始装裱。

    那厢,同学也在摆摊,不过是在隔壁街。

    刚好女朋友给他送饭来,“你去吃吧,我看着。对了,手机借一下,我的没电了。”

    女朋友拿到手机,开始轻车熟路地查短信、聊天记录,最后连相册都没放过。

    忽然,她动作一顿,“帆帆!你相册里最新那张简笔什么时候画的?”

    “哦,那张啊,不是我画的,是何凯接的单。我看挺好,就顺手保存下来了。”

    “我的天!这也太像老谢和月姐了叭!”

    “谁?”

    “我嗑的CP啊!渊月CP!”

    “你以前不是嗑那什么浪浪钉?还有啥博君一笑的吗?圆月?这又是哪个明星?”

    “不是圆月,是渊月,深渊的渊!这回我换口味了,不是明星,也不是歌星。”

    “嗯?那是谁?”

    “嘿嘿……两个天才中的天才,智商爆表那种。”

    “这可不像你。”

    女朋友轻哼:“这对是我本命,那些明星CP通通都要靠边。”

    说着,麻溜地把那张照片发到自己手机上。

    “……你不介意的嚯?”

    “发了才问,能不能有点诚意?”

    “不能!图片我盗了!”

    “等等……你手机不是没电了吗?”

    呃!

    “我刚才又充上了嘛!”

    “……”算了,说不过,惹不起,认怂。

    女孩儿点击原图保存,图片出现在相册,她看了又看,两眼痴迷,嘴角自带姨母笑。

    这种好东西,怎么能独吞?

    她点开一个名为“渊月糖精加工厂”的群聊——

    [图片]

    【集美们!高甜警告!都出来给我疯狂地嗑!】

    【天哪!终于又出粮了!@渊月大旗永不倒小姐姐是专业画手吗?】

    【我不是,但我男朋友是。不过这是他同学画的】

    【OMG!我们的渊月大军已经有男同胞加入了?】

    【其实这是我男朋友同学帮一对情侣画的肖像画,但是真的太像老谢和月姐了】

    【所以这是对照真人画出来的?!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像的情侣?一个还好说,两个都像,这种概率低到近乎没有,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我也有。】

    【+1】

    【所以,我嗑的CP要成真了?!草啊!】

    【虽然画质有点糊,不是特别清楚,但我内心已经认定他们在一起了!谁都别劝,劝也不听,不听不听不听……】

    【没错,我也相信他们在一起了,阿门~】

    【画里老谢看月姐的眼神好宠啊!】

    【余光一直锁定月姐,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kswl!kswl!请原地结婚!】

    【等着,我去把民政局搬过来】

    男孩儿一边吃饭,一边看自己女朋友拿着手机叫得像土拨鼠一样,眼里闪过无奈。

    ……

    长街走到尽头就是一片河岸,再往前,有一条小河。

    旁边石碑上用红字写着:青雾河。

    岸边有不少大人带着小孩儿在玩沙子,或者捡鹅卵石。

    江扶月也要下去。

    “你慢点……”谢定渊看她颤颤巍巍提着裙摆的样子就忍不住皱眉。

    干脆自己先翻下去,然后伸手把她抱下来。

    江扶月原本没那么弱叽叽,只是今天刚巧穿了条长裙,到脚踝那种,正常走路没什么,如果像这样翻上翻下,就不方便了。

    “去河边看看?”

    谢定渊向来对她有求必应,自然不会拒绝。

    河水清澈,倒映出两人的模样。

    江扶月对着水面莞尔一笑,谢定渊也跟着笑开。

    为了配裙子,江扶月穿了一双带跟的凉鞋,踩在岸边碎石上,深一脚浅一脚,不免吃力。

    突然,男人走到她前面,半蹲下来。

    “你干什么?”

    谢定渊反手拍了拍自己后背:“上来。”

    江扶月抿唇,只犹豫了半秒,便贴上去,双手圈住男人脖颈。

    随后,谢定渊稍稍用力,轻松将她背起来。

    还故意掂了掂,说:“太轻了。”

    江扶月:“我这是标准身材。”

    “再长点肉会更好。”

    “哪里好了?”明明有肉就等于胖。

    他沉吟一瞬:“……手感好。”

    江扶月:“……”

    不远处有小孩儿看见他们,转头扯着大人衣袖,“要背背!背背!”

    “自己玩儿就行,背什么背?”

    “要背背嘛!”

    “你看其他小孩儿谁背了?乖,听话。”

    “那边——叔叔背姐姐!”

    家长顺势望去,呃!

    “他们是大人,大人可以背,但小孩子不可以哦。”

    “为什么?”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闭嘴!自己玩儿!”

    “……呜哇!呜呜呜!”委屈巴巴。

    双方距离不算远,那位妈妈训斥小朋友的话,江扶月听得一清二楚,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都怪你,把人家小孩儿都惹哭了。”

    “怎么就怪我了?要怪也是怪我们。”

    “我才不背这口锅。”

    谢定渊:“你耍赖。”

    江扶月轻哼:“明明是你要背的,那你现在把我放下来。”

    男人沉默一瞬:“……不放。”

    “那小孩儿还在哭。”

    “让他爹妈去哄,不关我们的事。”

    “……”谢教授狗起来,无人能比。

    走出一段距离,岸边碎石逐渐变少,面上铺着一层细细的软沙。

    江扶月示意谢定渊放她下来,然后走到河边,脱了凉鞋,往水里去。

    河水在阳光照射下有了温度,面上是暖的,一脚踩到深处,才感觉到清凉。

    谢定渊站在旁边看着,偶尔伸出手让她借力,不忘提醒:“你慢点,石头容易划伤脚。”

    等江扶月玩够上岸,裙摆已经被打湿。

    即便拧干了水,也还是润的。

    “走吧,回去了。”谢定渊再次献出温热的后背。

    江扶月从善如流,贴上去,让他背起来。

    走回酒店要十多分钟,江扶月怕他会累,便提议说:“去外面打车吧?”

    男人没说话。

    江扶月以为他没听见,又说了一遍。

    谁知——

    “看不起谁呢?”

    就这几步路还要打车,他觉得自己有被内涵到。

    江扶月:“……”

    呵,男人!

    就这样,谢定渊背着她一路回到酒店,中途没有休息,也没喊累,甚至连一声粗气都没喘。

    也不知道是真的体力好,还是在硬撑。

    进去酒店,谢定渊背着她径直回房间。

    殊不知这一幕正被某人看在眼里。

    楼明深收回视线,转头往相反方向走。

    侯昊一脸不明所以——

    不是去餐厅吗?怎么又不去了?

    “哦,对了,您让我查的那个人查到了,是谢家那位没错。”

    侯昊也没想到他这小庙竟然会迎来那样一尊大神。

    楼明深闻言,面上并无意外。

    显然,已经猜到结果。

    早在餐厅擦肩而过的时候,楼明深就认出来了,只是不确定,所以才让侯昊去查。

    “没想到啊,谢教授居然有女朋友了,两人还一起来度假。网友要是知道肯定炸开锅,分分钟上热搜。”

    楼明深:“……还没找到那个偷东西的贼?”

    侯昊笑容一僵,不提还好,一提他就冷汗直冒,说话也要再三斟酌、小心翼翼:“……警方那边我打电话问过,还在追查。酒店内部,我已经派人暗中搜寻,负责打扫客房的阿姨也递了话,看能不能发现点蛛丝马迹。”

    对此,楼明深还是不满意。

    整天他脸都是黑的。j

    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急也没办法。

    “加大人手,务必把他给我揪出来!”

    找回丢失的题字和照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想亲自问问对方,怎么破的密码。

    而且,盗走那两样东西的目的是什么?

    ……

    入夜,月色凄迷,蝉鸣声声。

    江扶月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往家里打了通电话——

    “姐姐!”是江小弟接的,“你在哪里呀?吃过晚饭没有?”

    “在外面,已经吃过了。”

    江扶月关心了一下他的学习,江小弟就跟献宝一样把他这段时间学会的东西挨个儿数了一遍:

    “吉他老师说我现在已经能独立弹完一首歌,不用再对照五线谱了。”

    “架子鼓老师说我乐感好,节奏也好。”

    “奥数老师有点凶,但是他讲题特别厉害,一遍我就会了。”

    “吴叔叔最近有点忙,我都是自己去补习班,然后再坐公交回来。”

    江扶月只夸了他几句,那头江小弟就美得不行。

    估计脸又是红彤彤的。

    然后电话交到韩韵如手上,“月月,在帝都还习惯吗?那边气候不好,空气干燥,你平时要多注意,出门一定记得戴口罩。”

    “好。”

    轮到江达,他还是那句万年不变的:“月月啊,差钱吗?”

    “……”

    “爸给你转账?”

    “不用,暂时还有钱花。”

    “那你缺钱花了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嗯,好。”

    接受完父母、小弟的关心,江扶月又转手打去韩家——

    “是月月吗?!”老爷子接的电话,声音兴奋。

    她叫了声“姥爷”。

    “诶!玩得开心吗?”

    江扶月这趟出来,说的是毕业旅行。

    他们都默认她跟同学或朋友一起,知道她有主见,便也没多问。

    所以,就这样让放任谢定渊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暗搓搓把家里的小公主给叼走了。

    不久的将来,当得知一切后,韩家四个男人那叫一个悔啊!

    韩启山:“……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江扶月:“好。”

    通话结束。

    突然,温热的大掌抵住她后背,稍稍用力,秋千荡起来。

    江扶月回头,见谢定渊站在她身后,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别看我,坐稳,抓牢。”

    江扶月真就转回来,不再看他。

    谢定渊加大力道,秋千越荡越高,女孩儿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月光,花园,秋千,一个坐,一个推。

    江扶月只觉风声猎猎,擦过耳畔,眼前的景物也在瞬间往前,再猛然向后。

    “够高了……”

    谢定渊收了力道,秋千逐渐慢下来,最后停稳。

    江扶月双脚落地,站起来,示意他坐上去。

    男人每个毛孔都在拒绝:“我就算了吧?”

    “你恐高?”

    谢定渊摇头。

    “容易眩晕?”

    “……没有。”

    “那为什么不坐?”

    “咳!这不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吗?”

    他一个大男人坐上去像什么样?

    偶像包袱还挺重。

    江扶月:“这里又没别人,不会有人知道的。”

    谢定渊:“……”还是不想。

    “那我们一起?”

    他这才勉强同意。

    秋千是用厚木板搭的,长度和宽度完全可以容纳两个人。

    谢定渊将近一米九的个子,肩宽腿长,瞬间把整个秋千架都衬得小了两个号。

    江扶月偏头靠到他肩上,秋千轻摇慢晃,荡起的弧度并不大。

    两人静静依偎,风过无声。

    一切都显得静谧而美好。

    突然,“阿嚏——”

    江扶月揉揉鼻子。

    下一秒,谢定渊脱了外套,披到她肩上。

    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暖意将她包围。

    “你不冷吗?”江扶月转头看他。

    男人穿着单薄的短袖衬衣,摇了摇头:“不冷。”

    话虽如此,但最后江扶月还是分了一半衣服过去,两人挤在一起,她上半身几乎完全贴到男人怀里。

    热意扑腾而来,熏红了她双颊,也让谢定渊耳根泛红,难以自持。

    江扶月刚抬头,就看见男人喉结上下乱滚。

    她鬼使神差地摸了一下。

    谢定渊身形巨震:“你——”

    江扶月眨眼,一脸无辜,她怎么了?

    下一秒,男人噌地站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先进去洗漱!”

    说完,落荒而逃。

    江扶月也不待了,起身往里走。

    男人止步回头,额上可见突出的青筋,像在极力忍耐什么:“你……跟着我干嘛?”

    音调沙哑。

    江扶月:“?”

    “我没跟着你啊,我也要回房间,都是一条路……”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