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30章 都是熟人,继承者们(三更合一)

第730章 都是熟人,继承者们(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霍繁锦穿着简单的T恤短裤,一双大长腿露在外面,走路带风。

    五官妍丽,黑发披肩,俨然一朵盛放的人间富贵花。

    江扶月看她的同时,她也看过来,然后,一声卧槽——

    “我跟你分到一个宿舍了?!真是一个宿舍啊!”

    霍大小姐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江扶月从床上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问她:“要不要?”

    霍繁锦点头:“要!外面热死了,晒得我口干舌燥。”

    突然,岑乔乔抱着薯片,呆萌抬头:“能给我一杯吗?我也有点渴!”

    “……”

    江扶月给两人各自倒了水,转眼看向霍繁锦:“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霍繁锦眼神一闪。

    “以你的高考成绩不至于来明大吧?”

    更何况,她还有IPhO竞赛奖牌加持,完全可以保送B大、Q大。

    再不济还有S大、复大、H大保底。

    怎么会来明大?

    霍繁锦反口相诘:“那以你的成绩更不至于,你怎么也来了?”

    江扶月一噎。

    “其实明大挺好啊!你看这宿舍,放眼整个帝都,哪所大学能比?”

    不仅空调、电视、洗衣机、烘干机全部备齐,还有大露台、活动区,上床下桌,床位和床位之间有隔断,私密性极好。

    霍繁锦:“咱们学校食堂也是一绝,那个味道简直不要太好!跟外面那些网红餐厅有得一拼,关键还比人家便宜。”

    “而且校园又大又漂亮,干净还整洁,什么公共设备、活动器械都是新的,夏天还有大泳池免费开放……”

    霍繁锦自己都不知道她能一口气数出明大这么多优点。

    越说越来劲,引得岑乔乔疯狂点头,小鸡啄米:“嗯……对……没错……就是这样……我也觉得明大好!”

    江扶月嘴角一抽,对上霍繁锦嘚瑟的小眼神儿:“说人话。”

    额!

    “……好吧,原本家里想送我出国来着,学校都申请下来了,结果我跟我妈说本科不想出去,可是又错过高考志愿填报了,所以就只能选明大喽!”

    说完,还点了点头,加强肯定。

    明大作为“野鸡之首”,野到什么程度呢?

    有些专业根本不看高考成绩,只要钱到位,就能读。

    江扶月挑眉:“你父母也同意?”

    “原本是不同意的,后来我把你满分报明大的新闻拿给他们看,他们就同意了。”

    “……”

    别看霍繁锦现在说得轻描淡写,当时差点没把整个霍家给掀了。

    亲戚朋友轮番上阵,劝的劝,骂的骂,可惜都不管用,她一口咬死不出国。

    起初,霍父不同意,女儿的路他早就安排好了,学音乐、弹钢琴、参加物理竞赛等等,都是按部就班,只要走下去,未来必定光辉灿烂。

    却没想到顺风顺水十几年,临门一脚竟出了这么个幺蛾子——女儿不乐意了!

    好在霍母本就不舍把女儿送去国外,这下母女联手,一哭二闹,她爹根本招架不住,最后只能含泪点头。

    江扶月:“学校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选明大?”

    霍繁锦笑了,直勾勾盯着她:“你觉得呢?”

    如果不是江扶月在这儿,她闭着眼睛随便挑一个学校都比明大好。

    “因为——”霍繁锦笑眯眯,“你眼光好啊。”

    你选了,所以我也选。

    就这么简单。

    江扶月一时哑然。

    霍繁锦转头看岑乔乔:“你呢?为什么来明大?”

    “啊?我的分数只够报明大。”说完,她腼腆一笑。

    霍繁锦:“……”

    江扶月:“……”

    “哦,对了,我爸妈会同意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

    霍繁锦嘿嘿一笑:“因为林书墨也这么干。”

    林书墨高考分比她还高,虽然不是状元,但在帝都也能排前五。

    家里早早给他安排好了国外的大学,他自己也是愿意去的。

    结果……

    “他家老太太听说国外申克沃病毒泛滥,愣是不让他走。”

    林父、林母想了想,命比读书重要,最后还是决定让他留在国内。

    等全球疫情过去再说。

    “林书墨多贼啊?不吵不闹,撺着老太太出面,最后如愿以偿,还不得罪人,问就是‘我想去读书,可家里有别的考虑’,一句话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霍繁锦当时听他说完,现场表演了一个“目瞪狗呆”,“还能这样?”

    林书墨反问:“为什么不能?”

    啧,理直气壮。

    江扶月缓了两秒:“所以,林书墨也来明大了?”

    “是啊。”

    “……”

    同一时间,校长办公室。

    萧山看着新增入校名单,满眼错愕。

    高考排名帝都前五和前三十,都来了?

    一旁助理也觉得不可思议,别说前五了,前五万名都不可能报他们学校的。

    “这……会不会搞错了?”

    萧山沉吟一瞬,翻看过入校通知书后,“……学生本人签名和家长签名齐全,不可能有错。”

    所以,这样的优质生源真的落到明大头上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助理高兴得差点晕古七。

    萧山也不由勾唇。

    助理:“今年全国唯一一个高考满分在我们学校,帝都前五和前三十也在,生源质量瞬间拉拔起来了。”

    总感觉明大不声不响,要搞大事……

    助理隐晦地偷觑了萧山一眼。

    ……

    傍晚,4-3宿舍还没来齐。

    空出一个床位,无人问津。

    霍繁锦:“这谁啊?不来的话,床位给我堆杂物算了。”

    话音刚落,门从外面推开。

    一个身材纤细、模样清秀的女孩儿拖着行李箱进来,开口含笑,声音甜美:“你们好,我叫——”

    目光却在扫过江扶月的瞬间,猛然一滞,声音也戛然而止。

    霍繁锦催促:“叫什么啊?”

    “……郁凯欣。”

    是的,又一个熟人。

    “你们认识?”霍繁锦目光逡巡在江扶月和新舍友之间。

    郁凯欣勉强维持住笑:“我们是高中同学。”

    “难怪我觉得你挺眼熟,之前我去临淮当过交换生,当时就在你们班上,应该见过你。”

    郁凯欣点头:“我记得。”

    “挺好,兜兜转转都是熟人!”

    “那我呢?”岑乔乔冷不丁出声,两眼呆萌,嘴角还有薯片残渣。

    “你嘛……混着混着就熟了。”

    “嗯嗯!”

    江扶月转身拿上手机,走到门边换鞋,随口一问:“吃晚饭,去不去?”

    霍繁锦:“去!”

    岑乔乔也跟着点头,虽然她已经吃了三包薯片。

    郁凯欣:“我还要收拾东西,就不跟你们一起了。”

    霍繁锦也不勉强,转过头,却见江扶月已经出门了:“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呀……”

    岑乔乔:“还有我。”

    三人走后,郁凯欣站在原地没动,双手却逐渐攥紧。

    她知道江扶月报了明大,也想过两人迟早会碰面,却不料成了舍友。

    抬头不见低头见……

    郁凯欣咬牙。

    她其实有点怵江扶月。

    下一秒,拿出手机,打给郁家泽。

    拨出去的前一秒,突然想起两人已经闹掰,彻底分道扬镳。

    郁凯欣猛地收手,甩开电话。

    ……

    食堂。

    三人辅一踏入,便收获齐刷刷的打量。

    江扶月和霍繁锦,一个冷傲疏淡,一个明艳动人。

    如果说前者是皎皎月光,那后者便是烈日骄阳,各有各的美,还都是大长腿。

    人群中不知是谁倒抽了一口凉气,接着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响起。

    “我的妈!咱们学校什么时候来了这种大美女?”

    “大一的?以前没见过。”

    “这腿确定是正常人有的?”

    “那腰……我一个女的看了都羡慕。”

    “不仅身材好,长相也绝了。”

    “气质!还有气质!拿捏得死死的。”

    “新一届校花评选是不是要开始了?嘿嘿……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我也有个想法。”

    “……”

    江扶月对那些或好奇、或审视的打量无动于衷。

    径直点菜,然后端着餐盘找到空位坐下。

    霍繁锦同样见怪不怪,平静如水。

    大小姐什么场面没见过?就这?

    根本不够看。

    至于岑乔乔……

    可能是因为天然呆,反应总要慢半拍,她对周围一切好像自带屏蔽功能,什么打量、惊艳、倒抽凉气,都不如她盘子里那份红烧肉。

    “啊!真香~”

    “……”

    吃过晚餐,三人结伴去校外超市逛了一圈。

    韩启山面面俱到,什么都替她准备好了,所以江扶月就只买了两卷垃圾袋和三箱矿泉水,让超市负责配送到宿舍。

    霍繁锦今天也是带了佣人来的,虽然没有江扶月连跑步机都搬来那么夸张,但穿的用的样样不缺。

    所以,她也只买了水。

    “五箱,我堆在宿舍慢慢喝。”

    岑乔乔就不一样了。

    她看见零食就走不动路,最后装了满满两大购物车,还意犹未尽:“反正可以免费配送,要不再买点?大家一起吃啊!”

    这应该也是个家里不差钱的主,钱包里厚厚一沓现金,还有张黑卡。

    逛完,几人空手回宿舍。

    没一会儿东西就送来了。

    岑乔乔开心地给大家发零食:“这个曲奇特别好吃……这个燕窝是可以直接喝到燕窝丝的,不是那种饮料水……还有这个波波肠……”

    江扶月和霍繁锦大方收下。

    郁凯欣抿唇婉拒:“谢谢,我吃过晚饭了。”

    岑乔乔:“吃过晚饭也不影响吃零食的,这个真的超好吃!”

    “……”

    “乔乔。”霍繁锦突然开口。

    “啊?”她茫然回头,手里还捧着一堆零食。

    霍繁锦:“你过来,我想吃那个。”

    岑乔乔一听,高兴地扑过去:“哪个?这个吗?我还有好多……”

    郁凯欣沉郁地扫过两人,却在转头瞬间,被江扶月的眼神抓个正着。

    她后跄半步,目光微闪。

    ……

    入夜,万籁俱寂。

    灯已经关了,寝室陷入一片黑暗。

    霍繁锦:“都睡了吗?”

    岑乔乔的床位传来一阵零食袋的咔咔声。

    “……”

    江扶月已经闭上眼睛,闻言,又睁开:“怎么?”

    霍繁锦:“月姐,你哪个专业啊?”

    “培雅。”

    全室一寂。

    黑暗中不知是谁倒抽一口凉气。

    霍繁锦轻喃:“你居然报了培雅……”

    岑乔乔不明所以:“培雅怎么了?”

    培雅,全称培雅班,并不具体指某个专业。

    建班初衷是为了让资质超群、天赋优越的学生能够全面发展,多向选择,所以这个班不框定具体专业,而是什么都学,从政治、经济、文化到数理、天文、哲学,涉猎广泛。

    原本是想进行通识教育,打破学科界限,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和预想中差了十万八千里。

    首先,明大生源一年不如一年,能指望这些高考都稀巴烂的学生全面发展?

    其次,明大师资每况愈下,人才大量流失。培雅班理念超前,却没有与之相配的师资力量,还怎么指望能教好学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风气太差。校风影响班风,进而影响学生个人。

    不说别的,就是“野鸡之首”这个名头,就能让明大学生直不起腰,进而导致归属感和集体荣誉感的缺失。

    而一所没有凝聚力的学校,人心不齐,你还指望它能有多好?

    这就是个恶性循环。

    霍繁锦:“……听说培雅班里尽是一群混吃等死、白嫖学分的刺头。”

    在精力有限的情况下,科目越多,那势必意味着每科不精。

    如此一来,考试内容就相对简单。

    渐渐地培雅班就被那些不爱学习、一心混吃等毕业的富二代占据。

    近年,还一度成为人气最高的专业(班级)。

    在富二代中抢手得很,普通人想进还进不了。

    “培雅班不仅乌烟瘴气,还非常排外,月姐,你图什么?”霍繁锦看不懂了。

    依江扶月的高考成绩,明大专业任选,可她却偏偏挑了最差的那个。

    还真是……

    最高的分,上最差的学,读最辣鸡的专业。

    除了一声“牛X”,霍繁锦找不到其他更贴切的语言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这时,江扶月轻描淡写,玩笑似的来了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霍繁锦嘴角狂抽。

    郁凯欣在黑暗中默默翻了个白眼儿。

    只有岑乔乔:“好厉害哦!”

    “……”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开学典礼在报告大厅举行。

    偌大的阶梯教室,可容纳上千名学生。

    校长萧山上台讲话。

    学生代表……呃!由于江扶月的拒绝,没有。

    整个仪式不过半个钟头,九点就结束了。

    “说真的,这是我见过最短小的开学典礼,没有之一。”

    “挺好啊,干脆利索。”

    “我才懒得听什么领导讲话,啰里八嗦一大堆,烦都烦死了。”

    “以前没这么简洁,跟其他学校一样,又臭又长。听说是新校长规定的,仪式从简,拒绝繁琐,开会从真,别搞弯弯绕绕。”

    “啧,看来这个萧山还真有两把刷子。”

    ……

    江扶月对照课程表找到接下来上课的教室。

    培雅班总共120名学生,平时上课以班级为单位,这点和其他专业自主选课有所不同。

    换言之,培雅班是固定学生,进了这个班级,不管什么课你周围的同学都一样,有点高中班级内味儿。

    江扶月进去的时候,人不算多,但声音却特别大。

    她扫视一圈——

    有聊天讲话的,有声音外放玩游戏的,还有追剧、看综艺、刷短视频的,以及小撮人疯疯癫癫、追追打打。

    江扶月找了个略靠前排的位置坐下,随着上课时间越来越近,人也逐渐多起来,喧闹更是成倍增加。

    江扶月目露厌烦。

    这时,身旁的位子有人坐下。

    她抬头:“……你怎么来了?”

    霍繁锦勾唇,单手撑着下巴,优哉游哉:“我跟教务处申请换到培雅班了。”

    “你图什么?”

    昨天她问江扶月的问题,此刻被原封不动还回去。

    霍繁锦笑眯眯:“图你。”

    她来明大不就是冲着江扶月吗?

    分开两个专业,那还有什么意思?

    霍繁锦从小第六感就很强,她有种预感,跟着江扶月混,大学生活肯定丰(惊)富(险)多(刺)彩(激)!

    上课铃响,专业课老师走上讲台,第一件事——

    点名!

    江扶月还是小看了这个班学生的猖狂程度,一通点名下来,竟然缺席一半!

    老师也有点生气:“……开学第一天就这么多人逃课,我看你们培雅班是无法无天了!”

    说完,哐当一声摔了书。

    教室一瞬死寂,然后——

    “老师,大学逃课不是很正常吗?”最后一排有个男生歪歪斜斜地坐着,一声嗤笑逸出唇边,“更何况还是明大?我以为你早就见怪不怪了,没想到承受力还是这么差劲。”

    这人应该是个“头”,他一开口,立马引来一片附和——

    “就是!读明大,不要怕,逃课炸,老师校长随便骂。”

    顿时哄笑乍起。

    “哈哈哈……”

    讲台上,老师脸都绿了:“你是谁?破坏课堂纪律,给我滚出去!”

    “老师,你确定要让泽哥滚?那可能要麻烦你去趟校董会,先问过周董。”

    老师一愣。

    台下已经议论开——

    “这男生好叼,班里男同学都叫他泽哥,毕恭毕敬的!还有,周董是谁啊?为什么要先问他?”

    “那男的叫周京泽,他爸是明大校董会董事之一,家里有矿,能横着走那种。”

    “听说今年好几个校董的儿子都进了明大,真的假的?”

    “我看校园论坛也这么说。”

    “刚才点名的时候听到有梁竞洲、厉辰、顾淮予,还有吗?”

    “程敛!”

    “对对对,就是他!”

    “这几个都逃课了吧?刚才没听他们答到。”

    “我去——现实版《继承者们》啊?”

    “就是缺个女主角。”

    “死心吧,不会有的。还真以为豪门公子、富豪二代都喜欢灰姑娘啊?还争来抢去……偶像剧都是骗人的,好嘛?他们只会喜欢同等地位、同样优秀的女孩子。”

    “是啊,这年头高冷恶魔少爷喜欢矮冬瓜傻白甜女主的戏码只可能在小说里出现了。”

    “……”

    “所以老师,您还坚持让泽哥滚出去吗?”

    讲台上,老师奇虎难下——

    硬气到底,他不敢,人家有背景;可就此服软,还当着这么多学生,他的面子往哪儿搁?以后的课还怎么上?

    最后,周京泽没滚,老师却拂袖而去。

    “好了,大家该散的散吧,免费逃课,不要太感谢我们泽哥哟~”

    说完,一堆人拥着中间头戴鸭舌帽的男生扬长而去。

    霍繁锦轻啧:“还真是嚣张啊……”

    说话的同时,余光偷瞄江扶月,见她面无表情,不由深深遗憾。

    “走了。”江扶月起身。

    “哦。”霍繁锦跟上。

    回到宿舍,却发现原本郁凯欣的床已经空了……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