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31章 被群嘲了,路遇表白(三更合一)

第731章 被群嘲了,路遇表白(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咦?人呢?”霍繁锦打量一圈。

    还真没了?

    江扶月好像并不意外,只一眼,便收回目光,拿着手机出去阳台。

    这时岑乔乔也回来了,放下课本就去抓零食。

    “喏,吃吗?”

    霍繁锦伸手拿了一块,“青瓜味的?”

    “不是。青柠。”

    “郁凯欣床空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岑乔乔“哦”了声,“她早上跟我说要换宿舍,没想到动作这么快……”

    霍繁锦皱眉:“学校允许随便换宿舍吗?”

    “应该不允许。”

    “那她怎么……”

    “但可以交换,如果双方都同意,宿舍其他成员也不反驳的话,在宿管阿姨那里登记就能换了。”

    霍繁锦:“你怎么知道?”

    岑乔乔:“开学典礼上,教务处老师说的呀!”

    “你不是在下面偷偷吃零食吗?”

    “对啊,你推荐的那个巧克力棒超好吃,比我以前喜欢的那个牌子口感好太多……”

    霍繁锦嘴角一抽,这是重点吗?

    “你偷吃零食还听得这么清楚?”

    “啊?你不是吗?”岑公主一脸呆萌。

    霍繁锦:“……”

    “我还可以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和《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都会。”

    霍繁锦:“……”

    “小锦锦,你说如果我要是穿越到这些小说里,是不是也能当武林高手啊?”

    “……”

    郁凯欣就这么搬走了。

    床位空出来。

    临睡前,霍繁锦小声嘀咕:“如果明天没人接盘,我真用来堆杂物了啊……”

    她的东西比江扶月还多,光衣服就装了五个大号行李箱,柜子根本放不下,索性一股脑堆在床上。

    如此一来,睡觉的地方变小了,才一个晚上,就开始腰酸背疼。

    ……

    第二天上午有课,江扶月早早起床洗漱。

    原本赖床的霍繁锦听见响动,噌一下坐起来:“几点了?去上课吗?”

    江扶月抬腕:“还早,八点一十,距离上课还有一个钟头,我想去操场跑步,一起吗?”

    霍繁锦打了个呵欠,却难掩眸中亮色:“好啊!”

    “五分钟。”

    江扶月说五分钟,就真的只有五分钟,时间一到,她就不等了,径直往外走。

    霍繁锦发誓,她起床、换衣服、外加洗漱就从来没这么快过。

    “我换运动鞋呢!马上就好!你等等我呀——”

    靠!她连鞋带都没系,赶紧追了上去。

    ……

    等两人跑完,霍繁锦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反观江扶月,气定神闲,清清爽爽。

    “走了。”

    “啊?还要去哪?”

    江扶月:“回宿舍。”

    “……哦。”

    霍大小姐出来的时候有多兴奋,回去的时候就有多丧。

    岑乔乔跟两人不同专业,课程也不一样。

    两人出门前,她就赶着去上第一节 课了。

    “什么情况?宿舍有人?”

    霍繁锦轻轻一推,门自己开了。

    只见原本郁凯欣的床位上,有一道身影正弯腰铺床单。

    听见开门的响动,她下意识回头望来。

    江扶月挑眉。

    霍繁锦已经走到床边,“你是跟郁凯欣换床位的同学?”

    “嗯。你好,我叫柳丝思。”

    霍繁锦端详一瞬:“我们……是不是见过啊?总感觉你有点面熟。”

    “见过的。我跟月姐同班,你来我们班上交换过。”

    “哦——”霍繁锦恍然大悟,“想起来了。你哪个专业啊?”

    “数学。不过我已经申请换到培雅班,明天就跟你们一起去上课。”

    “那太好了!”霍繁锦觉得眼前这个柳妹妹比郁凯欣讨喜多了。

    具体什么原因她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感觉不一样。

    “月姐……”柳丝思叫她。

    江扶月莞尔:“欢迎加入4-3。”

    “谢谢。”她跟着笑开。

    等岑乔乔回来,柳丝思和她相互介绍,两人交换了零食,很快就打成一片。

    岑乔乔:“你们都去培雅班了,我也好想去……”

    然后,第二天四个人就真的一起去了培雅班。

    霍繁锦后知后觉:“明大换专业这么容易了吗?”

    她是让家里出面才最终办下来的。

    那柳丝思和岑乔乔……

    嗯,谁都不简单。

    今天的培雅班还是一如既往的喧嚣闹腾。

    江扶月一行四人找位子坐下。

    为了方便听课,所以略靠前排。

    在培雅班,后排才是一座难求的黄金位子,通常留给那些能被叫“哥”的人。

    比如昨天,周京泽就是坐的最后一排。

    而前排大家都是能不碰就不碰,在靠后区域还有位子的情况下,谁也不会主动去选前排。

    所以,江扶月一行成了怪咖。

    不少打量的目光隐晦地落在四人身上。

    霍繁锦皱眉:“这个班的学生怎么跟蚱蜢一样?”上蹿下跳。

    柳丝思到底受过训练,对周围的窥伺更为敏感,不经意抬眼就已经捕捉到好多偷看的目光,她忍不住皱眉。

    “这些蚱蜢还喜欢盯着人看。”

    “蚱蜢?”正专心舔糖的岑乔乔冷不丁抬眼,表情紧张,脸色发白:“哪里?我怕昆虫……”

    霍繁锦逗她:“喏,周围到处都是。”

    “……啊?”岑乔乔快哭了,蹭到江扶月身边,寻求保护。

    又怂又可爱。

    霍繁锦忍不住rua了把她的小肉脸。

    岑乔乔:“!”

    顿时看霍繁锦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大流氓,“你……”

    “我怎么?”霍繁锦双臂一抻,搭在她椅子后背,远远看去就像把她揽在怀里。

    这下更像流氓了。

    岑乔乔下意识靠江扶月更近,小嘴一瘪,开口就是撒娇的语气:“月姐,你看她!”

    岑乔乔有点天然呆,反应也慢半拍,但并不意味着她傻。

    短短几天的相处中,她发现江扶月对霍繁锦有着天然的约束力。

    甚至昨天来的新舍友柳丝思,也这样。

    所以,她才会第一时间靠在江扶月身边,找她给自己撑腰。

    事实也的确如此,江扶月一个轻飘飘的眼神过去,霍繁锦的手就默默收了回来。

    岑乔乔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说得好,干得好,都不如大腿抱得牢。

    只要腿够粗,永远不会输。

    至此,岑小公主在“抱大腿”的野路子上一去不回头。

    很快,上课铃响,一个男老师走上讲台。

    也不知道是吸取了昨天那位老师的教训,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老师干脆连花名册都没翻。

    点名?

    不存在的。

    只见他打开PPT,开始四平八稳地讲课。

    也不管台下有没有人听,只管闷头讲自己的。

    只偶尔台下发出异响,比如桌子腿划过地面,或是有人讲话声音太大,才会抬头看过来。

    但也基本不会开口批评谁。

    把“中庸之道”和“明哲保身”贯彻到底。

    江扶月仔细听了课程内容,发现这个老师不仅言之有物,还习惯从学术角度出发去引导学生思考。

    虽然,台下并没有几个学生真的在听,思考就更不可能了。

    但即便如此,他在讲课的时候也没有糊弄打折、敷衍了事。

    王克全站在讲台上,全身心沉浸在课程内容里。

    他喜欢上课,热爱讲台,每顺利完成一节课,就会产生莫大的成就感。

    即使没人听,他也能讲得很起劲。

    “……有没有人听过庞加莱猜想?”讲到思考点,他脱口而出。

    等说完才反应过来,不会有人回答。

    就在他准备圆回来,想直接公布答案的时候,台下突然出现一道声音——

    “任何一个单连通的,闭的三维流形一定同胚于一个三维的球面。”

    王克全怔住,而后循声望去,两眼放光:“这位同学,你能不能站起来再说一遍?”

    江扶月也不忸怩,大方起身:“庞加莱猜想简单地说,一个闭的三维流形就是一个有边界的三维空间。单连通就是这个空间中每条封闭的曲线都可以连续的收缩成一点,或者说在一个封闭的三维空间,假如每条封闭的曲线都能收缩成一点,这个空间就一定是一个三维球面。[1]”

    从站起来那一刻,全场目光就集中到她身上。

    王克全满脸激动,那表情就像突然在一堆屎里挖出了一坨金子,欣慰与狂喜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内心。

    霍繁锦默默竖起大拇指,月姐不愧是月姐,到哪都能slay全场。

    岑乔乔双眼直冒小星星,啊,她抱的大腿又粗了,开心~

    相较而言,柳丝思是最平静的。

    那种平静之下,藏着看穿一切、早知如此的泰然和笃定。

    好像江扶月不做点什么,那才奇怪。

    不过,其他人的评价就没这么友好了——

    “我的妈!居然真的有人会干在课堂上回答问题这种蠢事。”

    “小学生吗?老师提问还带接话抢答那种?”

    “哈哈哈……太搞笑了。”

    “就突然有被尬到。”

    “脚趾已经为她抠出三室一厅,很快就要变成别墅了。”

    “真的好中二哦,现在这年头已经不流行这种装逼方式了。”

    “……”

    一顿群嘲,且声音还不小。

    江扶月都听到了,无动于衷。

    王克全又问了她几个比较专业的问题,她耐心回答。

    直到下课铃响,这位老师还有些意犹未尽。

    “……你很不错,叫什么名字?”

    “江扶月。”

    莫名耳熟。

    下一秒,王克全瞳孔地震,他想起来了。

    这不是那个高考满分最后却报了明大的学生吗?!

    难怪……

    难怪这么厉害!

    “你的学术思维很好,我手里有个研究项目,还在筹备阶段,网上有备案资料,你先了解一下,如果感兴趣的话给我打电话,我带你进组。”

    说完,留下一串手机号码才离开。

    “啧啧,不得了,站起来回答几个问题就成功搞到老师的联系方式,大家都学着点啊!”

    “只怕回答问题是借口,长得漂亮、身材好才是重点。”

    “这么牛逼咋不去隔壁,跑来明大装什么好学生?”

    “这就叫学术思维了?那学术的门槛也太低了点。”

    “以为演电视剧呢?硬给主角凹智商,结果感动自己,尴尬别人。”

    霍繁锦听不下去了,砰的一声,拍桌而起:“都闭嘴,叽叽喳喳烦死了!”

    柳丝思已经攥紧的拳头,默默松开。

    “不是……你谁啊?我们说话关你什么事?”

    霍繁锦:“吵到我了,不行吗?”

    “那你滚远点啊!”

    “呵,”霍大小姐冷笑一声,气势瞬间就不一样了,“让我滚?你特么谁啊?长眼睛了吗?”

    这话不是一般嚣张。

    对方见她趾高气昂的样子,竟然生出忌惮之意。

    恰好这时另一个人凑到他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隐约漏出“帝都霍家”这样的字眼。

    那人看霍繁锦的眼神立马就变了。

    “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说完,大步逃开。

    之前有多凶,现在就有多怂。

    霍繁锦撇嘴,又是一个欺软怕硬的。

    江扶月已经收好东西,拿上包:“走了。”

    ……

    去食堂的路上,郁凯欣迎面走来。

    突然,她脚步一顿,瞪大眼,看见她们跟见鬼一样。

    霍繁锦还想打招呼来着,结果郁凯欣转身就走,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这人怎么了?当不成舍友,也没必要躲吧?”

    岑乔乔摇头:“不知道……”

    江扶月对郁凯欣从始至终都不关心、不在意,自然也不会投入太多关注。

    只有柳丝思,目光闪了闪,很快又恢复如常。

    吃过午饭,霍繁锦打算出去逛个超市。

    正好岑乔乔零食吃完了:“我跟你一起。”

    江扶月就和柳丝思一起回宿舍。

    途中,一个男生突然从后面冲上来,堵在两人面前。

    “江扶月是吧?”他长得不错,人也高,笑起来透着几分邪气,有股痞帅劲儿。

    也是培雅班的学生,江扶月过目不忘,自然记得。

    “有事吗?”

    “你长得挺漂亮的,”他说,“当我女朋友吧。”说完,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束玫瑰花,捧到她面前。

    花束中间,还有一款T家经典款手链,价格在五位数。

    不远处有几个男生正探头探脑——

    “岩少能行吗?这个江扶月一看就很难搞。”

    “能有多难?咱岩少的脸可不是白长的。再说,还有玫瑰和手链,几个女生能招架得住?”

    “就是!岩少出马,一个顶俩。”

    “咱们赢定了!”

    “手机拿好,拍清楚点,要留证的!不能让楚青珩他们挑出丁点儿毛病,万一输不起,跟咱耍赖怎么办?”

    “放心吧,我弄了个隐形无人机,直拍、航拍双管齐下。”

    “行啊浩子!”

    “嘿嘿……”

    那厢,江扶月平静的目光落到男孩儿脸上。

    虽然竭力表现出真诚,但他眉间的傲气,眼中的得意,还有那笑容里透出的恶劣,都让这场表白看起来像极了恶作剧。

    “你们赌什么?”江扶月突然开口。

    厉岩愣住:“……什、么?”

    “跟我表白,赌注是什么?”她又重复一遍。

    男孩儿目光一闪,选择装傻:“说什么呢?什么赌注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你先把花收下吧,还有这条手链,一看就很衬你!”

    江扶月笑了,抱臂环胸:“这种老掉牙的游戏,连小学生都不玩了,你们……”她话音一顿,“是不是太落后了点?”

    厉岩面色微变,但还是干巴巴挤出一句:“我真的很喜欢你……”

    只是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骗不了。

    终于,在女孩儿唇畔浮现出一抹讥讽的时候,他不装了,压着嗓子恶狠狠道:“识相点就乖乖收了玫瑰花,然后答应做我女朋友,否则——”

    他双眸一眯,危险之色稍纵即逝。

    “否则如何?”

    “信不信我让你在明大混不下去!”少年咬牙发狠,原本俊朗的面容全然被恶劣所取代。

    “啧,真丑……”江扶月别过眼,嫌弃不加掩盖。

    厉岩:“?”

    丑?!

    她居然说他丑?!

    “江扶月!你是不是眼瘸?”

    她淡定否认:“没有啊。”

    言下之意,你就是丑。

    厉岩活了十几年,不说众星捧月,但好歹也是天之骄子,从来!从来没有一个人用“丑”来形容他,当然也没有人敢。

    江扶月是第一个!

    “你、很、好。”

    她从善如流:“谢谢。”

    厉岩一噎,差点背过气。

    不远处——

    “怎么样?岩哥的玫瑰花送出去没有?”

    “好像还没……”

    “怎么回事啊?磨磨蹭蹭大半天,不会不成吧?”

    “没道理啊,就凭岩哥那张脸,刚开学就有那么多女孩儿扑上去,搞定一个江扶月不在话下!”

    “航拍画面弄出来看看。”

    “等等,我在调……诶!有了!有了!”

    “我记得新款KT带隐身功能的无人机新增了在线直播功能?”

    “好像是,怎么了?”

    “直接转给楚青珩,让他们看直播,这下还不心服口服?”

    “这、不好吧?万一岩哥失败了……”

    “呸呸呸!管好你的什么乌鸦嘴?岩哥不可能输!赶紧转播,链接发到群里,越多人围观越好,当着这么多同学,看楚青珩他们还怎么耍赖!”

    “这主意好,快点。”

    “行吧,我马上弄!”

    同一时间——

    厉岩见江扶月迟迟没有动作,脸色难看到极点,语气不免染上几分威胁:“这么说你是不接喽?”

    “不接。”语气淡淡,表情漠然。

    “呵,”他冷笑一声,“那还真不好意思,今天这花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是吗?”江扶月面不改色,后退半步,“今天我还真不接了,你要如何?”

    “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眼神一狠,伸手就朝江扶月抓去。

    后者朝柳丝思微抬下颌。

    转眼间,只听砰一声闷响,厉岩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柳丝思一个利索的过肩摔,放倒在地。

    从这人拿出玫瑰花,说喜欢江扶月那一刻起,她就想这么做了。

    若非月姐一直暗示她忍耐,柳丝思紧攥的拳头早就呼到他脸上。

    什么玩意儿?

    灰尘也敢觊觎明月?!

    厉岩整个人都摔傻了,两眼发愣,表情呆滞——

    我是谁?

    我在哪?

    半晌没能反应过来,直到柳丝思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上方,居高临下看着他,就像俯视一只蝼蚁。

    “威胁月姐?你也配?”

    说完,她又冷冷朝不远处那几个偷看的男生望去,几人当场呆愣,只觉后颈阵阵发凉。

    江扶月没什么情绪地扫过远处,又落到厉岩身上,然后,踩着满地的玫瑰花瓣:“走了。”

    柳丝思抬步跟上。

    而这一切,恰好被无人机拍得清清楚楚,又恰好同步传送到直播间。

    “哈哈哈哈……厉岩好惨!”

    “卧槽!惊天猛料啊!赶紧搬运到校园论坛,大家一起嗨皮!”

    “啊!这碎了一地的不是花瓣,是岩少支离破碎的心~”

    “我的妈!笑死了!那谁……江什么来着?”

    “江扶月!”

    “对对对,她身边还有高手潜伏啊?这他妈比电影还刺激,有不有?”

    “楚少?”众人笑够了,这才想起去看楚青珩。

    他应该也笑过了,眼尾还残留着一丝上扬的弧度,少年英俊,肤色雪白。

    “这么有趣的视频,怎么能独享?调成高清画质,发给厉辰。”

    ------题外话------

    下午出了个门,回家才发现补的部分没更新上!!!!当时直接点了上传就没管了,结果宽带欠费,直接断网了(吐血!)发现之后赶紧充了钱,立马重新上传,很抱歉给大家造成不便。

    参考文献:[1]胡作玄.庞加莱猜想100年[J].科学文化评论,2004,1(3):86-9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