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32章 收拾渣渣,自打嘴巴(两更合一)

第732章 收拾渣渣,自打嘴巴(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下有好戏看了!”

    厉岩是厉辰堂弟,虽说都姓厉,可厉辰是嫡系,厉岩是支脉。

    说好听点,两人同出一家,说得不好听,厉岩就是厉辰的狗腿子!

    因为楚青珩和厉辰关系恶劣,厉岩没少找他麻烦,从高中开始,到现在大学也不消停。

    包括这次打赌也是双方意气之争。

    如果厉岩对江扶月表白成功,那他就是楚青珩大爷,楚青珩从今往后见到他就得跟孙子一样绕着走。

    反之,厉岩就得喊楚青珩一声“爸爸”。

    幼稚到极点的游戏,偏偏从高中到大学,两人乐此不疲。

    底下一帮哥们儿也跟着瞎起哄。

    至于为什么选中江扶月……

    就因为她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楚青珩随口夸了句“身材不错”。

    “楚少,已经发了。”

    “嗯。”楚青珩跷着二郎腿,指间把玩着香烟,笑入眉眼,“家养的狗闯了祸,我倒要看看厉辰这个狗主人面子往那儿搁……”

    ……

    某海岛酒店。

    阳光明媚,风吹皱无边泳池水面,漾开粼粼水波,泛起淡淡金辉。

    一道修长的人影躺在凉椅上,衣着清凉,墨镜遮脸,手边还放着一个插了吸管的椰子。

    此刻正闭眼小憩,闻着腥咸的海风,悠闲度假。

    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说笑与交谈——

    “还真是厉岩啊?啧啧……狼狈得可以。”

    “估计又跟楚青珩那个家伙打赌赌输了。”

    “这回玩儿挺大,连无人机都用上了,有意思。”

    “好像是刘浩的无人机?怎么会拍到厉岩出丑的画面?还发出来了?”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句话总结:脑子不够用。”

    “噗!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话说厉辰知道吗?”

    “不清楚,回去问问……”

    就在几人准备进去别墅的时候,突然,梁竞洲脚下一顿。

    “你干什么老梁?”

    “喏,人在那儿。”说着,朝泳池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顾淮予和程敛顺势望去。

    “嘿,还真是。”

    “走,过去招呼招呼。”

    三人来到凉椅前,梁竞洲抡过椰子,不客气地抱进怀里,换了根吸管,开喝。

    顾淮予把脖子上的毛巾丢到他身上:“行了,别装了,知道你没睡着。”

    厉辰嘴角一抽,摘掉墨镜,反手就把毛巾扔回给他:“一股汗臭,拿开。梁竞洲,谁他妈让你动我椰子了?”

    “嘿嘿……不好意思,喝完了已经,嗝!”

    “……猪啊你?”

    程敛没废话,开门见山问道:“视频看了吗?”

    厉辰一头雾水:“什么视频?”

    几人对视一眼。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干嘛?”

    梁竞洲:“……要不你先看看消息?”

    厉辰将信将疑地捞起手机,之前为了免打扰,他开了飞行模式,解除之后,各种提示音疯狂响起。

    “得!不用我们说了,你自己看吧。”

    三人离开泳池边,往里面走。

    厉辰随手点开一条微信,然后……

    他看到了那条视频,看到了厉岩是怎么让一个纤瘦的女孩子摔成狗的。

    再看那个发消息的人,居然是楚青珩哥们儿!

    “草!”

    这下丢脸大发了。

    不仅如此,对方还分享了一个链接。

    厉辰点进去,发现是明大校园论坛,然后直接跳转到“岩少鬼畜大乱斗”的热帖。

    厉岩挨摔的画面别人剪成了鬼畜视频,配上搞笑音乐,传到论坛上。

    留言区盖起了高楼,晃眼一看,几乎全是哈哈哈——

    【妈的!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

    【我也先笑为敬hhhh】

    【事实证明,过肩摔是万能的】

    【五秒钟我要知道这个女生的名字!】

    【培雅班柳丝思,跟江扶月一个宿舍】

    【果然我月姐身边都是强人】

    【楼上月粉儿吗?】

    【同月粉】

    【+1】

    【表白吗?倒地不起那种。】

    【岩少不愧是岩少,胆儿真大,连月姐都敢戏弄】

    【那一下看着都疼】

    【听说后面救护车都来了,真的假的?】

    【真的,我看到了。】

    【我在想辰少知道以后会是什么表情,嘿嘿……】

    【厉岩出的丑跟厉辰有什么关系?能别混为一谈吗?】

    【唷!楼上还有继承者粉儿出没啊?那祝你天天都被表白,然后人家再告诉你,假的,我就是玩儿!】

    【只有我担心两个小姐姐会被报复吗?】

    【打狗还要看主人,确实有点冲动,厉辰可没厉岩这么好对付。】

    【那又如何?臭流氓就是该收拾!摔得漂亮!】

    ……

    厉辰一边往下翻,一边忍不住冷笑,最后两眼冒火。

    他点开通讯录找到厉岩手机号,拨过去,语气冷沉:“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哥……”那头,厉岩躺在医院,打着石膏,动弹不得,委屈得想哭。

    那个柳丝思下手也太狠了,直接摔他一个骨头错位。

    住院之后,又是抽血,又是检查,最后还要在一阵鬼哭狼嚎中被迫接受正骨。

    “哥,我跟你讲……简直不要太嚣张,尤其是江扶月,她居然还有打手……等你度假回来,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不然咱们厉家的面子往那儿搁?”

    厉辰听他不带喘气地说了整整十分钟,最后一句话直戳痛点。

    无论前因后果,也不管谁对谁错,反正厉岩出了丑,就等于他出了丑,进而等于厉家没脸。

    就算为了挽尊,这场子也是一定要找回来的!

    厉辰:“你说那个女的叫什么?”

    厉岩:“哪、哪个?”

    厉辰:“冤有头债有主,当然是让人摔你的那个。”

    “哦哦!她叫江扶月!”

    江——扶——月!

    厉辰咂摸一瞬,冷笑自唇畔漾开。

    当天下午他就嚷着岛上待腻了,要回帝都。

    梁竞洲放下手里咬掉一半的奶油草莓:“不是吧老厉,这才出来几天,你就要回去?别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

    当初几人说好了逃课,立马订机票、订酒店,打定主意要浪它两三个月再回去。

    “开学不到一个星期,现在回去逃的哪门子课?”

    厉辰已经开始麻溜地打电话叫管家过来替他收拾东西:“你们不回,我自己回。”

    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厉岩都住院了,再不回去只怕有人要爬到厉家头上来拉屎!

    程敛摇晃着面前的高脚杯,看红色的酒液在里面摇晃轻荡,不由笑出声:“玩腻了是假,回去找场子是真吧?”

    “还是老程了解我。”

    顾淮予拿出手机把那个视频又看了一遍,原谅他不敢点开鬼畜版,怕笑喷。

    “这女孩儿一看就是练过的,厉岩这回摔得不冤。”

    但更吸引他的却并非出手那个女生,而是那个从头到尾都异常冷静的女孩儿。

    纤腰长腿,五官精致,关键是身上那股冷冷淡淡的气质,一看就让人移不开眼。

    “江扶月?”他微微勾唇,“听说很有名啊……”

    厉辰冷哼:“我管她有名无名,到了我这里通通不好使!”

    “行,”顾淮予放下手机,站起来,“那我也回吧。”

    “不是……”梁竞洲急了,草莓还没吞下去就忙不迭开口,“老厉回去找场子,那你回去干嘛啊?”

    顾淮予:“看热闹啊。”

    哐——

    程敛放下高脚杯,杯底嗑在大理石台上,发出清脆一声。

    “一起。”

    说完,拿出手机开始订机票。

    梁竞洲难以置信地瞪大眼,半晌憋出一句:“……你们是不是有病?!”

    可惜,没人理他。

    过了一会儿,他吃完盘子里所有草莓,闷闷道:“那我也回去算了……”

    明大,校长办公室。

    江扶月敲门,萧山喊进。

    她大摇大摆走进来,一屁股坐在对面椅子上:“找我?”

    “咳……”萧山清了清嗓,“听说昨天你跟厉岩发生了一点冲突?”

    “小事,没关系。”江扶月不甚在意地摆摆手。

    “……”你倒是没关系,可人家还在医院躺着!

    “怎么,萧校长今天叫我来是追究责任的?”

    萧山嘴角一抽,“放眼整个明大,谁敢追究你的责任?”

    如今他手里的股份只是代持,而江扶月才是真正的大股东。

    换句话说,整个明大都是她的,想干什么干什么,想开除谁就开除谁。

    “也不能这么讲,毕竟你才是明大的校长嘛!”

    萧山苦笑摇头。

    江扶月:“还有其他事吗?没有我走了。”

    “嗯。去吧。”

    今天这趟只是走个形势,毕竟举报电话都打到他这儿来了。

    但萧山也很清楚,江扶月不是主动惹事的人,她既然要收拾厉岩,就肯定有她的理由。

    或者说,厉岩他欠收拾。

    校长办公室外,几颗脑袋鬼鬼祟祟藏在柱子后面。

    “看!出来了!”

    “没道理啊……怎么这么快?确定校长在办公室吗?不会出去了吧?”

    “肯定在!我刚才路过的时候,还特地往里面看了两眼。”

    “那她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不知道……”

    “嘶!看她那副样子也不像挨了批评,这……怎么回事啊?”

    “你举报电话打了吗?”

    “打了啊!校长亲自接的,还说他们非常重视,一定会妥善处理。”

    这叫妥善处理?

    确定不是进去喝了口茶又出来了?

    这前后还不到两分钟!

    突然,有人手机铃响。

    “谁的?”

    “我……是岩少,怎么办?接还是不接?”

    “接吧,反正迟早都要说。”

    那头,厉岩躺在病床上,浑身难受,自然脾气也不太好:“怎么样?学校给了什么处罚?”

    “呃!岩少,其实……”

    “是不是罚得很重?!退学了?!或者直接开除?”他举着手机,两眼放光,难掩兴奋。

    “……都不是。”

    “嗯?”

    “就、江扶月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谈话……”

    厉岩大笑,满眼得意:“那可真是太好了!臭丫头,我还不信制不服她!然后呢?你接着说。”

    “然、然后她又走了。”

    厉岩轻哼,浑身都变得舒坦起来:“是不是哭着跑走的?”

    “……倒也不是。”

    “啧,还挺倔,不肯哭。不过越憋着,就越伤心,活该!”

    “呃!也没、没有很伤心。”

    厉岩笑容一顿:“什么意思?”

    “就江扶月进去校长办公室待了不到两分钟,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又走了。”

    “不到两分钟?”他有点懵。

    这么短的时间,能挨什么批?

    “草!你他妈怎么不早说?!”

    狗腿子快哭了:“我想说的,可是您……”一直不停接话,还各种美妙幻想,我特么也很难的,好不好?

    厉岩只觉脸上火辣辣,内心凉飕飕。

    “怎么会不到两分钟呢……不应该啊……”

    那头小心翼翼猜测:“是不是直接对她宣布了处罚结果,一切板上钉钉,所以她也懒得去狡辩了,才会这么快?”

    “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厉岩镇定下来,笑意重回脸上,“那我就等着处分结果公布了,一有消息立刻打电话通知我,听见没有?!”

    “是,岩少放心,我们一定留意。”

    谁知,一天过去,两天过去,眼看第三天也要过去了,厉岩还是没等到所谓的“处分结果”。

    他打电话给手底下几个小狗腿:“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江扶月的全校通报和处分决定哪去了?!”

    “岩少,我们也不知道啊!学校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江扶月每天按时上课下课,现在已经跟各科老师混熟了,班里很多同学都成了她粉丝,成天‘月姐’长,‘月姐’短的。”

    “靠——老子住院,她屁事儿没有!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吗?”

    “那岩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厉岩眸中掠过冷光,“上次投诉,校长没管可能是因为只有一人站出来说话,声音还不够大。”

    “那您的意思是?”

    “多少找几个人,轮流给校长办公室打举报电话,我就不信这么多人反映,学校还能坐视不管!”

    人找了,电话也差点打爆,可他们做的这些却如同石沉大海,一点水花儿也看不到。

    厉岩有点懵,以致于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校长办公室的座机号码记错了,才会搞成这样?

    他当即拿出手机,拨过去。

    “是萧校长吗?”

    “对,我是。你哪位呢?”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问你,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接到举报电话?”

    “是的。”

    “那为什么不处理江扶月?”厉岩一想就满肚子气,“你这是纵容包庇!”

    受到这样的质疑,那头依然不疾不徐:“你是厉岩同学本人吧?”

    “!”不敢开腔。

    “不是也没关系,那我就再解释一遍。你们反映的问题校方已经派人调查了,有录像为证,是厉岩同学不怀好意地接近,企图对江扶月进行恶作剧,最后还先动了手,错在他,而不在江扶月和另一位女生,所以校方决定给厉岩同学一个警告处分,视这学期表现再决定是否撤销……”

    晴天霹雳,莫过于此!

    是他被人摔成骨裂,结果对方屁事儿没有,他不仅住院,还背了警告?!

    萧山:“其实校方一开始并不打算深究这件事,当事人双方私下协商解决就可以了,没必要闹这么大。可是后来没办法,举报电话太多,校方不得不重视起来,派人调查前因后果。”

    “既然调查了,最后结果也明明白白,那该处分的就必须处分了。希望这个结果能让你们满意,再见。”

    那头已经挂断,可厉岩却举着手机,像根木头一样呆住。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放下手机,然后……

    一记门拳砸在枕头上,悔得场子发青!

    “早知道我他妈还举报个球啊举报?”

    自己给自己整了个处分背着?

    呜呜……蠢哭了!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今天没三更。

    刚才看了下评论区,好家伙,都在说我要换男主,其实不是的(捂脸),我是要给月姐换舍友来着,换成丝思妹儿,大家注意血压,别激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