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33章 谢狗礼物,厉辰挑衅(三更合一)

第733章 谢狗礼物,厉辰挑衅(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谁是江扶月?”宿管阿姨敲开4-3的宿舍门。

    “我。”江扶月合上电脑,起身走过去,“有事吗?”

    “门岗那边打电话来说有你的国际件,带上身份证和学生卡去取。”

    国际件?

    江扶月挑眉。

    霍繁锦:“代购吗?买的啥?衣服?包包?香水?我记得不用身份证啊,直接去菜鸡驿站报电话号码就行了。”

    江扶月:“不知道,我去看看。”

    “月姐,我跟你一起!”岑乔乔突然开口。

    “你也有快递?”

    “没……我零食吃完了,出去买点。”

    霍繁锦:“……”

    “你要什么吗?我帮你带啊!”

    “三包薯片,两包辣条,再来几块儿巧克力。”霍大小姐脱口而出。

    “……”

    门岗亭。

    岑乔乔去对面超市了,江扶月站在窗口问保安大叔:“是不是有我的快递?”

    “拿快递去菜鸡驿——”突然,他顿了一下,“你是江扶月?”

    “嗯。”

    “哎呀!你可算来了,这都两天了……等一下啊,我给那边打个电话!”

    说着,拿起座机,开始拨号:“您好,这里是明大西门,江扶月来拿快递了……对,是本人……好,那我问问……”

    大叔捂住话筒,抬头看她:“身份证和学生证都带了吗?”

    “嗯。”

    他如实告知,“……好,我知道了,再见。”

    通话结束,大叔放下座机:“江同学,麻烦你在这等一会儿,那边要过几分钟才到。”

    江扶月轻嗯一声:“现在取个快递都这么麻烦吗?”

    “普通快递简单,直接去菜鸡驿站拿,全在那儿堆着,扒拉出来就好了。但你这个不一样,因为走的是机要通道,所以手续会繁琐一些。”

    机要通道,全称“机密重要文件专用通道”,一般是国家或国企部门之间的邮寄方式,由于加密管控,所以寄和送都非常严格。

    比如,明大每年录取工作结束后,对学生档案的调取就必须走机要通道。

    只是……

    她怎么会收到?

    江扶月皱眉,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

    “诶!来了来了!”保安大叔招手,“这里!”

    来人身穿制服,上面却没有任何一家快递公司的logo。

    手里一个拉杆箱,箱体四四方方,用不锈钢做成,正面有指纹感应区和锁扣,双重保险加持。

    “你是江扶月?”他停在一步开外,站姿笔挺。

    “嗯。”

    “能看一下你的身份证和学生证吗?”

    江扶月递过去。

    男人仔细核对后还给她,然后打开箱子,取出一个写有她名字的包裹:“麻烦在这里签名,还有日期。”

    江扶月照做。

    对方检查无误后,又进门岗亭里签了一张单子,这才拖着拉杆箱如来时那般离开。

    江扶月看着手里的纸盒,其实跟普通快递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上面的文字信息全部非中文!

    且寄件地址是——奈及利亚。

    “月姐!我回来了!”岑乔乔拎着两大包零食,“快递拿到没有?就是这个呀?奇怪……怎么会送到门岗亭来了?”

    “咦?这上面是泰文吗?一串一串的,跟画画一样……”

    江扶月摇头:“是阿拉伯语。”

    “月姐,这些你都看得懂吗?”

    “一点点。”

    岑乔乔随便指了上面一串,问什么意思。

    江扶月扫了眼,替她翻译。

    然后岑公主就懂了——姐的“一点点”,我的“十万八千里”。

    “什么东西需要在使用阿拉伯语的地区代购……”她盯着盒子,小声嘀咕,眼里尽是好奇。

    江扶月失笑:“不是代购,有人送的。”

    ……

    回到宿舍,岑乔乔和霍繁锦凑一块儿分零食。

    “我要这个曲奇!”

    “诶,这是我的,你刚才又没说带曲奇,就没给你买。”

    “可我现在看到了,好想吃怎么办?”

    岑乔乔一脸纠结,“要不……分你一半?”

    霍繁锦笑了:“成交!”

    “丝思,请你吃巧克力,我放桌上了~”岑乔乔喜欢分享,有什么好吃的从来不会忘记大家。

    用她自己的话说:独胖胖,不如众胖胖。

    砰——

    柳丝思一拳捶在沙包上,大汗淋漓,闻言,抽空朝她道了声谢。

    自从摔了厉岩之后,她会功夫的事就藏不住了,同楼层其他宿舍的女生都跑来看她。

    那几天,宿舍门前,时不时就有人假装路过,然后偷偷朝里张望。

    柳丝思自己也没想到小露拳脚竟然会造成这么大的轰动。

    起初,她是惊讶的,还有些无所适从。

    毕竟当惯了小透明,从来没想过会被如何关注。

    后来是烦,因为那些女的看到她就尖叫,还有人喊她“老公”?

    柳丝思索性减少出门的次数,只要没课,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宿舍,连拳馆都不去了,只弄了个简单的沙包每天练一练,不至于手生。

    岑乔乔把巧克力放下,转头就看见她挥汗如雨的样子,一拳下去,手臂肌肉紧绷,A到炸!

    眼中不由冒出小星星。

    那厢,江扶月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拆包裹。

    纸盒打开,周围塞满了填充物,中间还有一个盒子。

    江扶月拿出来,掂了掂,还挺有份量。

    打开之后是一个杯子,花纹繁复,色彩斑斓,仔细一看,上面的图案都是用几何图形构成,中间一个圆,莹白色,周围好似泛着光晕,犹如明月初升。

    整体风格透出一种罗马-拜占庭式的华贵富丽,又有几分宗教的庄严与神秘。

    江扶月放到一边,拿起里面随附的信件,拆开——

    字体板正,笔锋凌厉。

    果然是他。

    而行文风格也一如既往的简洁凝练——

    月月:

    很抱歉事出紧急,不告而别。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商店,老板说,必须买他的杯子才能卖给我信纸和信封。

    我选了一个,觉得你会喜欢。

    一切安好,勿念,等我回去。

    ——渊。

    “哇!这个杯子好漂亮!”岑乔乔原本是过来给江扶月送零食的,结果看见桌上的水杯,顿时移不开眼了。

    她从来没见过色彩那么饱满的杯身,大片黄色和蓝色,各种几何图形交叠,几乎铺满整个画面,没有任何留白。

    看上去满满的异域风情。

    霍繁锦闻言,忍不住凑上来,打量一瞬:“……是挺好看。找的哪家代购?还有其他花纹吗?我也买一个。”

    岑乔乔:“不是代购,是有人送月姐的。”

    “好吧……”霍繁锦叹了口气,默默走开:“我不配。”

    岑乔乔抿唇:“我也不配。”

    江扶月:“……”

    这时,练完拳的柳丝思像刚从蒸笼里逃出来,浑身湿透:“我开一下空调。”

    出风口恰好对着江扶月,电源打开的瞬间,倒扣在桌面的信纸被吹到地上,岑乔乔离得近,顺手替她捡起来,冷不丁看到末尾那个“渊”字,她眼皮一颤,心跳噗通。

    江扶月:“谢谢。”

    “不客气!月姐,零食给你。”说完,东西放下,麻溜地走开。

    ……

    下午,有课。

    江扶月四人到的时候,教室空荡荡,哪有半点学习的氛围?

    霍繁锦轻啧一声:“真够荒凉的。”

    几人找位子坐下。

    没一会儿,走过来一个人。

    “林书墨?”霍繁锦抬眼,“别告诉我,你也在培雅班。”

    “有问题?”少年身形挺拔,表情是一贯的疏淡。

    “你报的不是数学系吗?”

    “所以?”

    霍繁锦嘴角一抽,得,跟她一样,中途改道转来的。

    “能问一下原因吗?”

    林书墨看了她一眼:“你什么原因,我就什么原因。”

    霍繁锦余光下意识偷瞄江扶月。

    却见后者头也没抬,只顾拿着她那个新水杯把玩。

    再看林书墨,余光几乎和她同步,都在瞄那人。

    啧……

    “坐吗?”霍繁锦拍拍旁边的座位。

    林书墨没有拒绝。

    上课前一两分钟,教室里的人才多起来。

    很大一部分都是踩着铃声冲进来,坐下之后立马掏出手机玩。

    这节课是微积分,老师走上讲台,下面依然闹哄哄。

    他也不管,跟之前的王克全一样,自顾自开讲,台上和台下被分割成两个互不相干的世界。

    一切都被江扶月不动声色看在眼里。

    突然,教室门从外面推开,由于力道过大,直接撞到墙上,发出砰一声巨响。

    台上,老师顿住。

    台下,一瞬死寂。

    众人纷纷回头,只见四个男生迎面走来。

    为首那人一袭篮球服,手里抱着一颗篮球,身形修长,五官俊朗,眉眼之间藏着倨傲,表情冷淡。

    江扶月听见旁边有人说了个名字——厉辰。

    她一瞬了然,原来是厉岩那个倒霉蛋的堂哥,明大某校董的儿子,传说中的“继承者”之一。

    再看他旁边那人,牛仔服破洞裤,脖子上一根骷髅头项链,不知是品味如此,还是单纯为了炫富,链身居然是小手指粗细的黄金,原本嘻哈的风格愣是被他整出几分土味。

    旁边居然还有女生尖叫,说他帅——

    “啊!痞酷坏男孩儿,是我的菜!”

    “他谁呀?”

    “校园论坛上的照片你没看吗?梁竞洲啊!家里有矿!”

    “那后面两个呢?看上去蛮低调的。”

    “左边穿白衬衫,看上去温润儒雅的那个叫顾淮予,右边黑衣黑裤,面无表情的是程敛。”

    “他们不是逃课度假去了嘛?听说走之前还放话,说不玩个半学期不回来,怎么突然出现在学校了?”

    “你说为什么?厉岩挨揍,厉辰坐得住?”

    “嘶……所以他们回来是给厉岩撑腰的?!”

    “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理由。”

    “那月姐不是很危险?!”

    “你是月粉儿?”

    “咳……不可以哦?”

    “没,我想说我也是!看厉岩挨揍简直不要太得劲,月姐和柳老公分分钟在我爽点上跳踢踏舞!”

    “现在怎么办?月姐不会被欺负吧?”

    “那你就太小看月姐的智商和柳老公的战斗力了。等着看好戏吧。”

    ……

    “哥,你终于回来了!”厉岩看到厉辰,立马从位子上站起来,冲过去。

    他昨天办的出院,今天第一天上课,看见江扶月和柳丝思双腿就不听使唤地躲远了。

    他坐在角落里郁闷地想,难道以后都只能躲着这两个女的?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厉辰就这么措不及防地出现。

    厉岩顿觉这个世界又重新亮堂起来。

    “没出息!”厉辰冷斥。

    厉岩站直,被骂了也不恼,嘿嘿一笑带着几分讨好:“哥,你是不是回来帮我出气了?”

    “谁是江扶月?”

    厉岩立马指给他:“左边第四排,靠边上那个。”

    厉辰双眸微眯。

    江扶月敏锐地察觉到来自身后的目光——冷冽,锋利,且不怀好意。

    下一秒,她忽然偏头,身体也往一边侧开。

    与此同时一颗篮球擦着她的脸飞过,直接砸到讲台上,咚的一声,又在地面弹跳了几下才终于不动了。

    可想而知抛出来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力。

    而若非江扶月那一偏一侧,按篮球原本的运行轨迹,必定会砸到她的头。

    这个准度,这个力道,一旦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教室陷入一片死寂。

    老师呆愣,同学傻住。

    就连厉岩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是不是玩太大了?”顾淮予握拳,抵住唇边,小声道。

    程敛不以为然:“既然要找回场子,一开始就不能输了气势。”

    梁竞洲咽了咽口水,“虽、虽然要那什么先声夺人,但也不用这么暴力吧?人家好歹也是女孩子……”

    厉辰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脸上还有几分遗憾:“没中,可惜了。”

    而此时,江扶月已经站起来,缓缓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厉辰笑开,语气轻松:“不好意思啊,这位同学,是不是吓到你了?”

    哐!

    柳丝思拍桌而起,清秀的脸上爬满凶狠,说出来的话也与她纤细娇软的气质格格不入——

    “你他妈找死!”

    说完,直接冲了出去。

    厉岩面色骤变,他是吃过亏的,“哥!小心!她有两下子!”

    厉辰早有准备,在柳丝思冲上来的瞬间,外面进来两个黑衣大汉,把她堵个正着!

    “我去——这是传说中的私人保镖吗?”

    “看来辰少早有准备,果然是来找茬儿的。”

    “不惜血本啊这是!”

    “完了完了,我柳老公要挨揍了吗?”

    “我月姐也要完蛋?别啊……”

    柳丝思看着眼前宛若两座小山的大汉,眼神冰冷,音调泛凉:“滚开!”

    两人纹丝不动。

    厉岩站在不远处,见状,从惊慌变得有恃无恐只用了零点一秒。

    最后还得意洋洋地笑出声:“哟,又想打人啊?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

    “是吗?”柳丝思勾唇。

    厉岩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就见她出其不意地放倒一个保镖。

    另一个迅速出手与她缠斗起来。

    看着倒地不起、表情痛苦的保镖,厉岩瞳孔震颤。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那一摔根本不算什么。

    ……

    有人打架,伴随着周围学生的尖叫与惊呼,课堂瞬间大乱。

    老师在讲台上拼命招呼,嗓子都吼哑了——

    “住手!你们干什么?!这是学校!是课堂!都想被开除吗?!”

    可惜,没人听他说话。

    打架的打架,围观的围观,录像的录像。

    程敛定定看了几秒,摩挲着下巴,没头没尾吐出一句:“……确实不错。”

    这样的身手,对付一个厉岩绰绰有余。

    顾淮予嘴角一抽:“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风凉话?现在怎么收场?”

    程敛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急什么?好戏才刚开始,胜负都没分你就急着收场,说不过去吧?”

    梁竞洲看得兴致勃勃,闻言忍不住点头:“就是!还没打完呢!”

    顾淮予:“……”

    他转头想劝厉辰见好就收,给点教训就行了,别闹得太出格。

    却发现人不见了!

    “老厉呢?”

    梁竞洲:“不是在我旁……诶?人呢?”

    程敛笑着朝某个方向抬了抬下巴,看热闹不嫌事大:“喏,亲自算账去了。”

    江扶月看着厉辰一步步靠近,最终站定她面前,端出一脸似笑非笑、故作高深的表情:“听说你很叼?”

    江扶月:“比不上你。”

    他笑容更深,却不达眼底:“厉岩是我堂弟,你下他面子,就等于下我面子。”

    “所以?”

    “当着现场所有人,向他道歉!”

    江扶月笑了,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小丑:“如果我拒绝呢?”

    少年双眸半眯,危险之色一闪而过:“我劝你不要不识好歹!”

    “那我也劝你,不要自以为是。”

    “呵……”厉辰冷嗤,“你算什么东西?无权无势,唯一的打手也被我的人缠住,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嘴硬?”

    江扶月懒得理他,径直看向柳丝思那边。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沙袋没白打,她的拳脚功夫又进步了。

    厉辰却被这样的无视惹恼,伸手就去抓她胳膊:“你他妈——”

    结果被江扶月避开,冷声警告:“别动手动脚。”

    “呵……我偏要动!你能拿我怎样?”

    话音未落,再度向她伸手。

    江扶月反扭住他右手食指,狠狠一掰。

    只听惨叫乍起,厉辰脸色苍白。

    “你——”

    江扶月眼神漠然:“别惹我,你也惹不起。”

    厉辰恼意骤起,撒气般踹翻江扶月面前的课桌,刹那间,重物倒地的声音伴随着玻璃摔碎的脆响,以及周围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他终于舒坦了。

    “是吗?我这个人不信邪,你说惹不起,那我偏要试试看!”

    他放完狠话,却见江扶月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以为她怕了,心下愈发得意:“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么当众道歉,要么喊我一声爸爸,这事儿就算完了,否则……”

    对方说了什么,江扶月充耳不闻,只盯着那满地的碎片,黄色和蓝色四分五裂,几何图形也残边缺角,什么异域风情、什么庄严神秘都在这一摔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霍繁锦瞪大眼,“杯子……”

    岑乔乔如梦初醒,“碎、碎了?”

    江扶月只觉一股压制不住的暴虐油然而生。

    或许一分钟前,她还只是冷眼相看,漠然以对,但此时此刻——

    她生气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哑巴吗?别说我欺负女人,道歉还是叫爸爸,我给你过你选择的机会了!”

    厉辰见她看都不看自己,一个劲儿盯着地板,恼意更甚,语气也愈发恶劣:“你再装傻不说话,信不信我——”

    “好玩吗?”江扶月遽然抬头。

    女孩儿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五官精致,肤色雪白。

    黑色长发衬得唇色愈发嫣红,之前离得远,看不清,如今两人之间仅一步距离,才发现她漂亮得有点过分。

    厉辰面上无可避免浮现出惊艳之色,下一秒,就被她眼底涌现的冷意冻得一个激灵:“什、什么?”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有人要倒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