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34章 月姐动手,寸步不让(三更合一)

第734章 月姐动手,寸步不让(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没再重复。

    直接伸手扣了厉辰后颈,把人往外押。

    不在课堂上动手,这是原则。

    她动作太快,谁也没看清楚具体细节,便见厉辰像虾米一样躬起上半身,在她的挟持下被迫往外走。

    “卧槽——”

    “月姐发飙了!”

    霍繁锦迅速拔腿,追出去。

    岑乔乔后知后觉,也跟着往外走,突然,她脚步一顿,折回来,拿出手机对着满地碎玻璃渣咔咔拍了几张。

    那厢,柳丝思见江扶月出手,眼神骤暗,攻势愈发凶狠,只想速战速决。

    保镖原就后继不足,露了颓势,眼下根本招架不住,被柳丝思一脚踹在胸口上,后仰倒地,砸出砰一声闷响。

    她却连看都没看一眼,转身追了出去。

    路过满眼惊惧的厉岩时,柳丝思只做了个抬手的动作,还没挨到他,对方便如同惊弓之鸟,自己把自己绊倒,一屁股坐在地上,表情发懵。

    “怂包!”

    两个字随着女孩儿从他身旁擦过,硬生生化作两记耳光,抽得他双颊火辣。

    梁竞洲从眼前一系列惊变中回过神:“坏了——赶紧出去看看老厉!”

    就刚刚江扶月那拽人的架势,堪比屠夫拖猪。

    晚一秒可能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顾淮予也跟着反应过来,咬牙:“都说了见好就收!见好就收!一个个不听我的,现在舒服了?”

    说完,大步离开教室。

    程敛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嘴角笑意未改:“放心,死不了。”

    顶多脱层皮,而已。

    顾淮予回头狠狠盯了他一眼:“做个人吧你!”

    程敛耸肩。

    ……

    教学楼外的空地上,厉辰像条沙皮狗一样被人揪着脖子提出来,期间全然懵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后颈被松开,他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转眼又被掀翻在地。

    手肘擦过水泥路面,刹那间钻心的疼痛袭来,低头一看,皮破了,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

    他头皮发麻。

    “你是不是疯了?!”

    江扶月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眼神冷得像冰。

    这时,里面的同学一窝蜂涌出来,外面路过的也纷纷止步。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什么情况?”

    “那不是辰少吗?”

    “谁?”

    “校董的儿子啊,新生里最有话题度的几人之一!这是在干嘛?”

    “呃……传说中的继承者都是这、样的吗?”

    从里面出来围观了前因后果的同学就冷静得多,至少不会因为厉辰的身份大惊小怪。

    “啧,我就说月姐要发飙,还不信。”

    “辰少以为喊两个保镖来困住柳丝思,他就能把月姐搓圆捏扁?呵,天真呐!”

    “月姐:不出手就不出手,一出手分分钟玩儿死你!”

    “敢揍辰少,她怕是不想在明大混了吧?”

    “这是哪来的憨包?请叉出去谢谢!”

    “发言之前麻烦先搞清楚月姐的背景,不然你会因为无知而受到嘲笑。”

    “明大校董算个鸡毛?我月姐本身闪闪发光就不说了,背后还站着一个韩家、一个江记、一群德高望重的教授们,以及百万月家军,就是十个校董一字排开也不带怕的!”

    “就是!继承者天团未免有些不识好歹了。”

    被当做猴子一样围观,还听到很多针对他的言论,厉辰脸色一黑。

    他忍痛,想站起来,结果刚有一点动作就被江扶月抬脚踹回去。

    屁股着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厉辰咆哮。

    江扶月却充耳不闻。

    他再起,她又踹。

    他继续起,她接着踹。

    来回几次,厉辰窝火到极点,却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嘲笑,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崩溃。

    “住手!”梁竞洲扒开人群冲上前,第一时间扶起来好兄弟,然后开始对着江扶月狂喷:“你疯了?这是学校!谁给你的胆子打人?!”

    江扶月:“跟你们学的啊?”

    说着,拿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正是两个保镖围堵柳丝思、双方动手的全过程。

    梁竞洲一噎:“……你果然居心不良,有备而来!正常人会随时随地录像吗?”

    江扶月笑了:“你们打人的事不提,却来追究我拍视频?呵……”

    梁竞洲眼神一虚。

    他没想到江扶月这么犀利,且软硬不吃。

    “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动手,否则——”

    江扶月双眸一眯:“如何?”

    梁竞洲仿佛瞬间找回底气:“明大校规不是摆设。”

    “拿校规压我?没问题啊,你们怎么罚,我就怎么罚,一个也逃不掉,这样才公平。”

    “你!”他眼睛差点瞪出来。

    今天厉辰先出手,就势必意味着他们处于下风。

    江扶月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这时,摆脱保镖的柳丝思也赶到,以守护的姿态站在江扶月身后,与厉辰和梁竞洲两两对峙。

    气氛紧张,一触即发。

    梁竞洲咬牙:“你们到底想怎样?”

    江扶月凉淡的目光扫过厉辰,“道歉。”

    后者闻言,一脸屈辱,接着冷嗤出声,以示不屑。

    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的!

    何况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丢不起这个脸!

    梁竞洲太了解厉辰,要他低头比登天还难:“能不能换一个?我们可以赔钱。”

    江扶月:“我不缺钱。”

    梁竞洲一噎。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她不说话,俨然默认。

    “江扶月,你别得寸进尺!”终于,几番交涉无果,梁竞洲沉不住气了。

    但她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把对方堵得哑口无言——

    “不是你们先来招惹的吗?”

    正所谓,先撩者贱。

    “更何况,”女孩儿眼神骤冷,“他还摔了我的杯子。”

    “赔你一个不就好了?”说得轻松,不甚在意的口吻。

    梁竞洲想法很简单,不就是个杯子吗?能有多金贵?值得她像疯狗一样死咬不放?

    无非就是价格不到位。

    “或者,你开个价,只要不太离谱,我们尽量满足。”

    说得好像他还很吃亏一样。

    江扶月冷笑,“不好意思,那个杯子,无价。”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梁竞洲觉得她在故意为难,原本脸上撑起的笑容也逐渐收敛,最后只剩一片冷沉。

    “还是那句话,道歉。”

    “如果我们拒绝呢?”

    江扶月似乎并不意外这种叛逆式的回答,相反,她处理起来游刃有余,连威胁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都带着那么一丝不疾不徐的从容——

    “那就不要走了。”

    梁竞洲冷笑,他还偏不信这个邪,扶着厉辰就要离开。

    江扶月莞尔,有种高深莫测的玄妙。

    这时,柳丝思上前,堵住两人去路:“想走?”

    “滚开!”说着,伸手去扒拉她。

    柳丝思直接一记重拳捶在梁竞洲腹部。

    他后退两步,因疼痛而躬起上半身。

    脸色刷一下苍白如纸,表情还带着一丝懵傻。

    梁竞洲怎么也没想到,大庭广众之下,她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动手。

    却忘了之前在教室,那两个保镖是怎么当众和柳丝思大打出手的。

    有些人,只许自己放火,不让别人点灯。

    可惜啊,江扶月和柳丝思两人从来想的都不是“点灯”,而是——“烧山”!

    现在才知道“惹不起”、“压不住”,打算收手,无奈为时已晚。

    “你、你们太过分了——”梁竞洲一只手捂住腹部,另一只手颤抖着指向柳丝思和江扶月。

    然后扯着嗓子大喊:“顾淮予,程敛!你们俩都是死的吗?!”

    “咳……”顾淮予上前,越过柳丝思,打算直接跟江扶月交涉。

    下一秒,面前伸出一只手,阻拦了他。

    顾淮予顺着那只手往上,最终望向柳丝思,语气几分危险:“让开,我只是想跟她谈一谈。”

    柳丝思面无表情,出口的话也一板一眼,像台莫得感情的暴力机器:“先道歉,否则一切免谈。”

    顾淮予望向江扶月,见她并未反驳,不由泄气,转头朝梁竞洲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梁竞洲:“……”要你何用?废柴!

    顾淮予退了回去,“老程,要不……你去试试?”

    程敛双手插在裤兜里,像个十足的看客。

    闻言,轻轻挑眉:“怎么试?”

    江扶月摆明是要厉辰服软,可厉辰那个狗脾气,这道题根本无解。

    “总不能一直这么僵持下去吧?或者……”顾淮予眼珠一转,“咱们给家里打个电话?让校方出面干预?纵使她江扶月再嚣张,也不敢和学校对着干吧?除非她不想毕业!”

    程敛:“你觉得她在动手之前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

    “那倒不至于。毕竟论坛上挂了我们几个的照片,再加上周围人的议论。”

    除非她是瞎子、聋子,否则不可能不知道。

    程敛:“既然她知道还敢这么做,你凭什么以为她会忌惮来自校方的压力?”

    江扶月太有恃无恐了。

    当众打人,毫无顾忌,不是脑子短路,就是手里还握着大牌没出。

    “你觉得她是哪种?”

    顾淮予拧眉:“莫非是因为背靠韩家?”

    程敛摇头:“韩家只是在商场上有些地位,但在教育领域毫无根基。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也只能用‘利诱’的方式,并不能直接插手。”

    “倘若江扶月手里真的有牌,那必定是能够直接影响校方决策的大牌,甚至……”

    顾淮予:“甚至什么?你倒是把话说完啊!”

    程敛眼中掠过一抹深色:“甚至她的影响力能够直接绕过校董会。”

    “嘶……你开什么玩笑?除非她是明大校长,拥有绝对话语权,否则怎么可能绕过校董会?!你是不是把她想得太神了?”

    程敛耸肩:“不然怎么解释她对我们的身份无动于衷?”

    要知道,他们四个人就代表了四席校董位,将近二分之一的决策权。

    “那、说不定她就是个傻大妞?不高兴就蛮干,其实一点章法都没有,是我们过度解读了?”

    程敛轻哼,抬起眼皮没什么情绪地扫了他一眼:“你喜欢自欺欺人别带上我。我的智商它不允许。”

    顾淮予:“……”草!

    那厢,对峙仍在继续。

    霍繁锦站在人群里,听着周围议论纷纷,心里也有点着急:“要是对方一直不道歉,就一直僵下去?”

    一旁岑乔乔却没想这么多,她只知道:“嗷嗷!月姐好帅!”

    霍繁锦:“……”

    这时,林书墨走到两人身边:“我之前看到有人给教务处和校长办公室打电话了。”

    “谁打的?厉辰那边的人?”

    “不是。是围观的学生。”

    霍繁锦皱眉:“月姐不会挨处分吧?”

    林书墨:“应该不会。”

    “你怎么这么肯定?”

    “电话是一刻钟前打的,到了这个时候校方还没来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按理说遇到这种情况,并且双方还动手了,校方肯定会第一时间派人过来协调处理。

    但眼下,除了一堆学生在围观,能够代表校方的人,包括老师一个都没出现。

    与其说反应不及时,不如说是一种暗搓搓的纵容。

    “是啊……”霍繁锦轻喃,“为什么呢?”

    林书墨朝江扶月的方向看了眼,她到底有什么来历?报考明大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

    ……

    那厢,强行突围的梁竞洲又挨了一脚。

    只是这次柳丝思踹的不是他腹部,而是……屁股墩儿。

    轰!

    梁竞洲双颊爆红。

    “你……”他盯着柳丝思,眼神凶狠,嘴唇颤抖,“不要欺人太甚!”

    而柳丝思回应他的始终只有一张冷脸。

    任你狂啸、任你吠叫,我自漠然相看、无言以对。

    梁竞洲快疯了,同时还有一股莫大的委屈不断发酵。

    呜呜呜……他太惨了!

    原本不关他的事,结果一头扎进来,现在想走走不了,还得挨踹,他最近出门踩过屎吗?怎么这么倒霉啊?

    就在这时,“够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厉辰冷不丁开口。

    江扶月朝他望去。

    他亦冷冷抬眼,迎上她凉淡的注视:“不就是道歉吗?好啊,我说!”

    “老厉!”

    不远处,顾淮予和程敛目露惊讶——

    “他竟然妥协了?!”

    “这还是我认识的老厉吗?啧,不可思议。”

    两人心里都不约而同对江扶月产生了忌惮——

    能把厉辰逼到这个份上,她算是头一个了!

    只见厉辰拍拍梁竞洲肩膀,示意他松开,然后深吸口气,缓缓站直。

    而后,上前两步,停在江扶月面前,一字一顿:“对、不、起!”

    江扶月满意了。

    眼底浮现出笑:“早这样不就好了?又何至于浪费大家这么长时间?”

    “……”厉辰只觉一口老血卡在喉头,吐不出来,也咽不回去。

    只能憋死自己!

    “好了,走吧。”江扶月叫上柳丝思,扬长而去。

    霍繁锦和岑乔乔赶紧跟上。

    “月姐,月姐!你刚才好酷啊~”

    “丝思,我能跟你学拳击吗?按小时付钱的那种!”

    “你们不知道你们刚才有多燃,幸好我都拍下来了。”

    “……”

    一路充斥着岑乔乔的彩虹屁,四人背影渐远。

    围观众人也鸟兽散,但议论的声音却没停,甚至一个传一个,让那些原本不知道的人也知道了。

    厉辰和梁竞洲被带到附近酒店,顾淮予叫来家庭医生给两人做全身检查。

    “我没事,不用查。”厉辰避开听诊器,走到落地窗前,神情冷郁。

    梁竞洲已经在床上乖乖躺好:“那先给我查吧。”

    医生点头:“也好。具体伤在哪个部位?”

    “肚子。”

    “梁少,麻烦衣服卷起来。”

    他照做,下一秒,几人同时倒抽凉气。

    只见梁竞洲腹部出现淤青,隐约可见是个脚印的形状。

    “嘶——”梁竞洲低头一看,自己都被吓到了,红着眼,咬牙切齿:“那妞儿也太狠了!”

    程敛走过去,只一眼便笃定:“她肯定是练过的。”

    “废话!”没练过能把他踹成这样?!

    医生一番检查:“……除了有些淤青,暂时没有其他问题。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建议去医院做个腹部CT扫描,排除内部脏器出血的情况。”

    顾淮予走到窗边:“老厉,该你了。”

    “我说了,不查。”

    “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身体为重,要发泄也等检查完,确定没事之后再说。”

    厉辰不说话,也不动。

    程敛上前:“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对付江扶月还得从长计议,别仇没报,身体就先垮了。”

    厉辰眉眼微动。

    程敛招手,把医生叫过来:“给他看看。”

    这次,厉辰没再拒绝。

    当他上衣脱掉,露出擦痕斑驳泛着血丝的后背,以及呈酱紫的后颈时,所有人包括医生在内都齐齐一默。

    厉辰身上的伤比梁竞洲严重多了!

    尤其是后脖颈被江扶月揪过的那个位置,淤紫不说还肿起来一大包,像被大马蜂蛰过一样。

    手肘、脊椎、前臂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草!江扶月搞什么?这……下手也太毒了!”

    厉辰转过去,方便医生给另一侧上药,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她手劲很大。”

    掐住他脖子的瞬间,他感觉浑身都脱力了,只能任由对方拉拽,毫无反抗之力。

    “这个江扶月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上去窈窕纤瘦,弱不禁风,结果出手比柳丝思还重。

    柳丝思是练过的,那她呢?是不是也练过?

    程敛拿出手机,转身拨通一个号码:“帮我查一个叫江扶月的人……嗯,尽快。”

    “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反正我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梁竞洲拉好衣服,从床上坐起来。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由于腹部用力,痛得他龇牙咧嘴。

    “从小到大我爹妈都没动过我一个手指头,她她她……凭什么?!”

    顾淮予皱眉:“但明显江扶月并不好惹。”

    “有什么不好惹?!这次是因为我们准备不够,才让她占了上风,绝对没有第二回 !”

    程敛没说话,习惯性保持沉默。

    有时候话太多,并不是件好事,一旦flag倒下,就容易啪啪打脸。

    但显然梁竞洲不怎么想——

    “下次她要是犯到我手上,我绝对让她痛哭流涕,跪下来喊爸爸!”

    “……”

    没人理他。

    这时,医生开口:“好了。药每天三次,按时擦,不要间断。如果情况恶化,出现晕厥、发烧等症状,一定要去医院。”

    厉辰穿回上衣,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清醒地提醒他今日所遭受的侮辱。

    “老厉,你打算怎么做?”

    厉辰腮帮僵硬,逐字逐句:“我要让她——滚出明大!”

    “你是说……通过校董会?”

    “我已经跟我爸打过电话了,最迟后天,江扶月就可以彻底滚蛋!”

    “可是她背后有韩家……”

    厉辰冷笑:“韩家又如何?他们的手再长也伸不进明大。”

    梁竞洲眼前一亮:“对啊,厉董是除校长之外,持股比例最多的董事,他如果发话,江扶月绝对不可能留下来。我也让我爸去说,还有老程和老顾,你们也给家里打电话啊!”

    “哼!我还不信四席董事赶不走一个江扶月!”

    顾淮予和程敛对视一眼,看上去并不如两人那般乐观。

    但谁也没想到,打脸会来得那么快,那么措不及防……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