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37章 藏着照片,奶狗出没(两更合一)

第737章 藏着照片,奶狗出没(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她傻了。

    只见视频中,小舅出席各种公开场合的镜头被剪到一起,西装革履、劲腰长腿。

    每一个镜头切换都完美踩在音乐节拍上,宛若明星个人大秀。

    接着一段配音出来:“他是华夏学术金字塔顶端的大佬,智商卓绝、高冷矜贵,但也严厉苛刻、不苟言笑。”

    岑乔乔不由点头,这个形容还挺准确。

    谢定渊的快闪镜头结束,就是江扶月的。

    相比前者,她的“戏份”就重了很多。

    有日常片段,校园剪辑,还有站在国际赛场力压群雄、为国争光的画面。

    其中有好几个穿着球衣上篮的镜头,看得岑乔乔口水直流。

    啊——

    月姐好帅!

    配音:“她是华夏天才少女,青春肆意,聪明美丽。当他遇上她——”

    视频画面一闪,两人个秀结束。

    然后最震撼的来了,谢定渊和江扶月被剪到一起。

    他在世界抗击诺瓦病毒表彰大会上讲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江扶月就在IPhO比赛中面向全世界高喊:“我泱泱华夏,礼仪之邦!”

    谢定渊:“全球抗疫,人人有责。”

    江扶月:“犯我者,虽远必诛。”

    谢定渊:“我辈少年,自当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

    江扶月:“我是学生,我爱学习。”

    ……

    几个交叉剪辑的效果一出,两人仿佛隔空喊话。

    配上激昂动感的背景音乐,每一帧画面都踩在CP粉的爽点之上。

    视频结尾,“天生一对”四个字出现。

    接着又弹出“请原地结婚”!

    【啊啊啊——kswl(嗑死我了)!kswl!】

    【他们真的好配,一个学术大佬,一个天才少女,我能脑补两千本教科书】

    【如果有他们真正同框的视频就好了,我能舔一万遍】

    【感谢啵啵仔的放糖,甜到炸裂@渊月的大啵啵】

    【啵啵大神请收下膝盖,整个加工厂的产出KPI就靠你了!嘤!】

    【视频仅限群内播放,可私存自嗑,谢绝外传】

    【是时候祭出我的神图了】

    一张图片发到群里,岑乔乔瞪大眼。

    这这这……画的不就是小舅跟月姐吗?!

    只见画中,女人靠在男人肩上,男人微微低头,两人戴着同一副耳机,分享同一首歌。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为两人镀上一层浅金色。

    宛若童话。

    可能是拍照的人手抖,也可能是焦没对准,照片看上去像素不太好,略微带点糊。

    渊月的小桥桥:【小姐姐,这张图哪里来的?是渊渊和月月吗?】

    内心:小舅,原谅我大逆不道给你取了个如此……嗯……的昵称。

    渊月的小肚几:【很像对吧?是一个专门给游客画画的美术生的作品,可惜不是真的渊渊和月月……】

    岑乔乔疯狂呐喊:这就是!绝对是!不可能错!

    对于不熟悉他们的人来说,可能会怀疑;但对于岑乔乔来说,一个是她亲小舅,一个是她好舍友,就算像素糊出天际,也能认出来好嘛!

    所以,这俩人已经约过会,逛过景区,说不定还……

    Pia!

    她往自己脑门儿上一拍,赶走那些不可描述的想法。

    但是……真的好香艳啊!

    岑乔乔躺在床上,举着手机,又把视频看了一遍,再一遍……

    唇畔姨母笑彻底关不住了。

    群里没说错,就是配一脸!

    原本只是个假粉儿,现在倒成真的了。

    【渊月的小桥桥】:锁死!

    ……

    F洲,苏威坦军事基地。

    “谢教授,一期临床试验报告出来了!”

    密闭的实验室内,外面的人只能通过对讲机与里面沟通。

    一阵电流的咝咝声后,里面回应:“知道了,放在桌上。”

    助手依言而行。

    两小时后,实验室封闭门从里面打开,已经做过消毒的谢定渊走出来,虽说步伐依然镇定,可眼角眉梢却有掩盖不住的疲态。

    他没有休息,径直走到桌旁,拿起上面的纸质报告,低头翻看。

    已经第九天了。

    从他被一通急电叫走,临时决定出发前往F洲,已经过去整整九天。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跟江扶月好好告别。

    不过……

    信和杯子她应该已经收到了。

    奈及利亚那边跟华夏有专门的机要通道,按理说要比上次快得多。

    思绪一一闪过,浏览报告的速度却不慢。

    这时,助理进来,见状,下意识放轻脚步,“教授,您出来了?”

    “嗯。”谢定渊没有抬头,手上迅速翻页。

    助理倒了杯水,默默放到桌上。

    “谢谢。”

    直到翻完最后一页,谢定渊才放下报告,喝了那杯水。

    助理:“一期临床试验有3个人出现不良反应,那……疫苗还算成功吗?”

    谢定渊:“问题不大。这3个人本来就患有基础病,出现反应不奇怪。还是要看整体样本情况,不能以偏概全。”

    “我懂了。”

    谢定渊把报告递给他:“告诉大家,一期临床试验成功,二期那边加快进度。”

    “好!”

    等助理出去一趟回来,实验室门前的提示灯亮着。

    谢定渊又进去了。

    助理洗干净杯子,收进消毒柜,开始整理桌面。

    其实并不乱,甚至有些过分整洁,只不过有些资料需要重新整理,该粉碎的粉碎,该归档的归档。

    把一份重要文件收进抽屉的时候,助理动作一顿。

    只见最里面扣放着一张照片,是胶卷相机冲洗出来的那种,有点复古的味道。

    助理也没多想,以为是谢教授在F洲的合影纪念,毕竟现在华夏已经很少看到交卷相机,倒是F洲某些落后国家相当盛行。

    他翻过来,正面朝上,准备放好,却狠狠一怔。

    照片确实是合影纪念,却跟F洲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上面是谢教授和一个年轻女孩儿!

    两人应该是在某个景区,蓝天白云,青山连绵。

    谢教授身形挺拔,女孩儿高挑纤细,两人背对镜头,在快门按下的瞬间同时回头,然后被抓拍到。

    都只留下侧脸。

    照片右下角右下角写着时间:2051.9.3,于青雾山。

    就在前不久!

    所以……万年单身狗的教授是谈恋爱了吗?!

    然后被急召,不得不与女朋友分开,索性带着照片,睹物思人!

    啊啊啊啊——

    助理激动了。

    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女主角只露了一个侧脸,看不清具体长相。

    不过从侧脸就足以看出这是个大美女,身材也好到爆。

    其他人估计还不知道……

    无意中掌握了一手八卦的助理此刻很纠结:是说出去,大家一起高兴;还是闷着,一个人暗搓搓偷笑?

    ……

    周末两天很快过去,转眼就是周一。

    培雅班上午没课,完全可以延迟半天返校。

    但神奇的是,上午九点大家几乎全部到齐。

    为什么?

    当然是来看厉辰当着全校师生做检讨了!

    根据上周校方发布的处罚决定——

    厉辰:记大过,通报批评,公开检讨。

    “你也来啦?”

    “嘿嘿,大家不都是?继承者们的至暗时刻,千载难逢啊。”

    “还是月姐牛X,轻轻松松就干掉一个。”

    “那必须的!想当初我月姐硬刚小R本的时候,那叫一个飒!管他什么继承者不继承者,到了月姐面前,通通都是辣鸡。”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粉丝那么多,还一个比一个死忠了。”

    “为、为什么?”

    “因为强啊!强就是王道,就是天理,就是爸爸~”

    “……”

    江扶月也来了,柳丝思站在她身后,面无表情。

    很快,操场上的人越聚越多。

    有的是抱着吃瓜看戏的心态,而有的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单纯扎堆儿凑热闹。

    无论如何,效果是达到了。

    梁竞洲只一眼,就呆住:“这、什么情况?哪来这么多人?”

    顾淮予也不由愣住,但很快反应过来:“公开检讨的意思是,全校师生只要愿意,都可以围观。”

    “草!那老厉一会儿往台上一站,脸不全丢光了吗?”

    顾淮予看他的眼神很复杂,半晌,挤出一句:“……你觉得咱们现在还有脸吗?”

    梁竞洲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这不还在?

    “我知道了!这些人肯定都是江扶月叫来的,故意给我们难堪!”

    程敛:“她没那么无聊。”

    “不是……你怎么老帮她说话?看人长得漂亮,怜香惜玉啊?”

    程敛看都懒得看这个二货:“我就事论事。”

    “放屁,你——”

    “够了!”厉辰出言,制止两人。

    然后拿过话筒,走到台上。

    梁竞洲有点懵:“他、还真去了啊?”

    程敛:“不然?等着被校方劝退?”

    “这……也太憋屈了……”

    “技不如人就要承担后果。”程敛语调冷硬。

    这下,梁竞洲不说话了。

    ……

    厉辰站到台上的瞬间,人群一寂。

    江扶月抬眼,恰好与他望过来的视线碰到一起。

    一个淡漠,一个冷沉。

    “我是2051级培雅班学生厉辰,上个星期由于……”

    他心平气和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在此,我要向江扶月道歉。”

    “道歉”两个字被他咬得又重又沉。

    哗——

    “怎么听起来有点威胁的调调?”

    “我觉得更像恐吓,潜台词是:要我道歉,你丫等着!”

    “检讨还能这么搞?表面上看挺诚恳,实则从骨子里透出嚣张,标准的上位者傲慢……”

    “他算个屁的上位者,还不是被我月姐压得死死的?嘴硬罢了。”

    “毒打没挨够,估计想再来点?”

    当然,也不是全都在讨伐厉辰,他也有支持者——

    “辰少就是帅,连检讨都这么霸气。”

    “某位天才的追随者是不是太过分?还得理不饶人了?”

    “辰少好惨,心疼!”

    “……”

    不管众人如何议论,厉辰一口气说完,转身离开。

    梁竞洲几人追上去。

    “你等一下……走那么快干嘛?”

    “不走难道留在里面继续丢脸?”厉辰咬牙。

    他不是不生气,也不是不愤怒,相反,他远没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无所谓。

    只是不想在江扶月面前那么狼狈而已!

    突然,厉辰脚步一顿。

    梁竞洲刹车不及,撞到他背上:“你干嘛啊……”

    抬头就对上厉辰幽邃的目光,像在酝酿什么。

    梁竞洲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上次那个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

    “什、什么提议?我怎么不记得?”

    “别装傻。”

    恰好这时,顾淮予和程敛也追上来。

    “老梁,上啊!怕什么?”

    “你不是说自己整人第一名?怎么,遇到江扶月就怂了?”

    程敛微微一笑:“算了,他害怕,还是另作打算……”

    “放屁!”梁竞洲脑子一热,脱口而出,“谁怕了?”

    “你不怕吗?”

    “十个江扶月我都不放在眼里!”

    “Good!”程敛拍手,“那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说完,笑着离开。

    厉辰拍拍他肩膀,表情感动:“好兄弟。”

    顾淮予叹了口气,心里默默骂了声傻缺,嘴上还是说:“仔仔,祝你好运。”

    梁竞洲:“?”

    我说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接话?

    啪一声,他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

    让你贱!让你飘!让你不把门儿!

    然后,撒丫子狂追。

    一边追,还一边喊:“我不行的——”

    然后,校园论坛上又一次疯传梁少不行,嗯,亲口承认的那种。

    ……

    江扶月准备回宿舍。

    没走两步,一个男生双手插兜,踱步至她面前。

    柳丝思瞬间警惕。

    她周末去执行过任务,从刀山火海里回来,眼中沾染的血腥气还未褪尽。

    冷冷一扫,对面楚青珩便忍不住皱眉。

    一个女生怎么会有那种眼神?

    比怪物还恐怖,轻轻落到身上,一种强烈的窒息感围裹而来,刹那间仿佛被人掐住脖子。

    江扶月不动声色挡在她面前,制止柳丝思的同时,也间接阻断了对面男生惊疑的打量。

    “你先回去。”她对柳丝思说。

    后者也知道自己状态不对,低低应了声,大步离开。

    楚青珩打量的目光还没来得及收回,便听一道清泠的嗓音传来——

    “有事?”

    他的目光重新回到江扶月身上,轻轻一笑:“我叫楚青珩。”

    少年英俊,肤色比女生还白,展颜瞬间,奶到不行。

    可惜,美貌无法打动眼前人。

    江扶月表情不变,没接话,静静看他。

    “我也是培雅班的学生。”他继续道。

    “所以呢?”

    “我们是同学。”

    她微微颔首:“你好,同学,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作势越过他。

    “礼尚往来,难道你不该介绍一下自己?”

    江扶月脚下一顿,回头望去。

    只见少年无辜,眼神清澈,她突然就笑了:“不知道我是谁,那你上来打什么招呼?”

    楚青珩一噎。

    见江扶月要走,他追上去,挡在面前:“你等等……”

    “有事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咳……你要小心厉辰,他不会那么轻易就算了。”

    “谢谢提醒。”

    “你不信?”少年皱眉。

    “信啊。”

    “可你的表现……不像信了。”

    江扶月反问:“那你觉得我应该什么表现?惊恐?害怕?瑟瑟发抖?”

    楚青珩:“……倒也不至于。”可忌惮和忧虑总该有吧?不然他接下来的戏还怎么唱?

    然而,江扶月脸上却不见半点惊慌,淡定得过分。

    “还有其他事?”

    “……没、没了。”

    “嗯,那麻烦你让一下。”

    楚青珩:“……”

    “你不要小看厉辰的手段,他这个人心眼忒小,睚眦必报。”

    “哦。”

    “除此之外,跟他关系最铁的顾淮予、梁竞洲、程敛这次都受到波及,挨了罚,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哦。”

    楚青珩额上青筋猛跳,腮帮咬紧:“……你除了哦,就不会其他话了?”

    江扶月看小奶狗跳脚,讲真,还挺有趣。

    “你说这些我都知道,实在给不了什么大的反应。”

    “……你就一点不怕?”

    “比起害怕,我更好奇你来找我的真正目的。”

    楚青珩眼神一闪。

    她冷冷开口:“最后三十秒,不说我走了。”

    ------题外话------

    两更,五千字。没有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