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38章 灵魂拷问,收服其一(两更合一)

第738章 灵魂拷问,收服其一(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说!”

    江扶月勾唇,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

    他轻咳一声:“我跟厉辰不对付。”

    “猜到了。”

    楚青珩微怔,半晌:“……你很厉害,能让他吃瘪。”

    “这就叫厉害了?”

    “……”你还能让我吃瘪。

    江扶月开门见山:“说你的目的,找我做什么。”

    “谈合作。”

    “合作什么?对付厉辰?”

    楚青珩没说话,等于默认。

    这让江扶月想起当初的易辞,因为她收拾了凌轩就主动找上门来,要跟她做朋友。

    她突然开口——

    “你跟厉辰有血海深仇?”

    “……那倒不至于。”

    “他抢了你女朋友?”

    “怎么可能!”楚青珩受惊地瞪大眼,“我没有女朋友!”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补后面这一句。

    江扶月:“既然没有深仇大恨,那你对付他干嘛?明大是后宫?需要你们天天勾心斗角?还拉帮结派、抱团针对?”

    楚青珩傻眼。

    江扶月又问:“你高考多少分进来的?拿过哪些奖?”

    “啊?”

    “啊什么啊?问你就答。”

    “……150。”

    “我问你总分,不是单科。”

    “就、就是总分。”楚青珩脸上火辣辣。

    江扶月:“……”

    “奖项呢?”

    “……扶贫捐赠第一名算不算?”

    江扶月嘴角一抽:“不砸钱的那种。”

    “……消消乐全区排名第五?”

    本来他想说LOL(英雄联盟)的,不过他装备大全套,都是砸钱买的,好像不太符合。

    江扶月:“……”

    “没了?”

    “没了。你问这个干嘛?”他有点懵,节奏全被打乱了。

    如果他足够警惕就应该察觉这已经不是节奏的问题,而是被江扶月牵着鼻子走了。

    “楚同学,”她嗓音骤沉,表情也霍然严肃,“你的人生追求是什么?你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影响?能为我们国家做出什么贡献?”

    楚青珩:“?”

    “你会因为无所事事而愧疚吗?混吃等死是你的标签吗?你会因此感到尴尬吗?”

    楚青珩:“?”

    “为什么不说话?我这样问你会抗拒吗?”

    “……”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再问你了吗?”

    “……”

    “想清楚怎么回答再找我。”

    说完,丢下已然懵圈的楚青珩扬长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双眸才重新聚光,好像又活过来。

    他是谁?

    他在哪儿?

    他想干什么来着?

    “楚少——”有个小跟班走过来,见他脸色不好,目露关切:“你怎么了?没事吧?”

    楚青珩:“现在几点?”

    “啊?上、上午十点半。”小跟班看了眼他手腕上的“绿水鬼”,这不是有表吗?

    “你高考多少分?”

    小跟班:“哈?”

    “哈什么哈?问你就说!”

    “……300。”

    楚青珩:“?”居然比他多一倍?!

    “楚少?”

    “别说了,我想静静。”

    “?”

    “也别问我静静是谁……”

    说完,转身离开。

    悲伤的背影渐行渐远。

    小跟班一脸大写的问号:“撞邪了?”

    不,他只是撞到江扶月了。

    ……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

    厉辰不再逃课,连带梁竞洲、顾淮予、程敛几个都安分不少。

    “月姐,我发现梁竞洲老看你。”岑乔乔小声告状,“你看你看,他又朝这边望过来了!”

    江扶月侧头,恰好把他抓个正着。

    梁竞洲:“!”草,汗毛竖起来了。

    他逃也似的避开江扶月的目光。

    “老梁,你干什么?做贼呢?头快埋到桌子里去了……”

    “正好!你帮我挡挡……”说着,扯过顾淮予的衣服,往他后面躲。

    “擦!你别拽我啊!”

    “别动,江扶月在往这边看!”

    顾淮予:“?”

    他下意识朝那个方向望去,下一秒,陷入了和梁竞洲同样的尴尬中。

    躲都躲不及。

    岑乔乔忍不住笑出声:“嘻嘻,两个怂蛋。”

    江扶月收回目光,继续听课。

    她发现明大师资确实不怎么样,除了之前的王克全还有点水平,其他老师当真一言难尽。

    反正她听了这么多堂课,没有一个能让她眼前一亮。

    学生摸鱼,老师水,再好的学校也会完蛋。

    之前萧山就多次提过师资问题,但都没有亲身体会来得直观震撼。

    没有好师资,就很难出科研成绩;没有科研成绩,那学校排名就上不去;学校排名差了,名声就不好;名声一毁,就不可能有好的生源,也无法吸引优秀的教资。

    如此恶性循环,越来越糟。

    这种情况只有等小六那边新实验楼建好,各领域研究专家成功入驻后,才能从根本上得到改善。

    可短时间内,却无法实现。

    难道只能干等?

    中间空出来的这段时间什么都不做?

    江扶月陷入沉思。

    叮——

    下课铃响。

    老师第一时间端起水杯,出了教室。

    走得那叫一个干脆。

    但班里学生不能走,因为接下来还有两节课。

    霍繁锦:“有没有人去洗手间?一起啊!”

    岑乔乔摇头:“我去小超市买水。”

    江扶月也不去。

    柳丝思:“我跟你一起。”

    “还是老公最好~”

    柳丝思一僵。

    岑乔乔瞬间恶寒,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你能不能正常点?”

    霍繁锦丢下一声轻哼,直接挽着柳丝思走了。

    啊,老公的手臂有肌肉!好有安全感哦!

    柳丝思:“……”能、不乱摸吗?

    谢定渊送的水杯摔了,“事发现场”的照片还在岑乔乔手机里存着,江扶月又重新买了一个,也是黄蓝相间,浓墨重彩,却无半分前者的神韵,甚至连形似都很勉强。

    不过买都买了,价格还不便宜,只能将就用。

    她拿着水杯,出去走廊。

    每层楼尽头都有一个开水房,专供学生日常饮用。

    等她接完水,回到教室,岑乔乔已经坐在位子上咔嚓咔嚓嚼着薯片。

    没一会儿,上洗手间的霍繁锦和柳丝思也回来了。

    上课铃适时响起,江扶月从抽屉里拿书,冷不防摸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她动作一顿。

    “肯定摸到了!”梁竞洲双眼放光。

    顾淮予眉心一跳:“你放了什么?”

    “嘿嘿……秘密。”

    岑乔乔最先发现江扶月不对劲。

    只见她整个身体僵住,手放在桌洞里保持不动,半晌都没拿出来。

    “月姐,你怎么了?”

    “听我说,你们几个站起来,退远点。”

    “现、现在?”岑乔乔目露惊怔,“可是已经上课了……”

    “听话!”

    岑乔乔心跳一滞:“……哦!”

    她立马弹起来,不忘拉上一头雾水的霍繁锦和不明所以的柳丝思。

    “小乔乔,你干嘛呀?”霍繁锦被迫退开后,不由惊道。

    柳丝思同样投以询问的目光。

    “月、月姐让我这么做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两人同时朝江扶月望去。

    四周吃瓜群众也一秒上线。

    “啥情况?”

    “她们怎么都站起来了?”

    “月姐在干嘛?”

    “卧槽——”

    在这一声巨大的嘶吼中,只见江扶月猛地从桌洞收回手,飞快起身,一条东西也随之出现在众人眼前,弯弯曲曲,软软唧唧。

    “蛇啊——”

    顿时,整个班级犹如同地震一样,尖叫声此起彼伏。

    “教室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爬进来的吗?”

    “太恐怖了!”

    “月姐被咬到没有?”

    “我我我马上打120……”

    “咦?等一下!”

    “还等什么?再等出人命了都!”

    “不是……你自己看吧。”

    “嗯?”

    有些胆小的鼓足勇气望过去,好家伙,江扶月正拎着那条蛇花式乱甩。

    也不丢开,就这么攥在手里。

    “她她她……在玩蛇吗?”

    “蛇:我好惨!救命!”

    “她不怕吗?光看着我就腿软了。”

    “请问还有什么是我月姐不会的?答对有奖!”

    “抖小叽叽?”

    “……”

    江扶月拎着那玩意儿,径直朝梁竞洲走去。

    所到之处,众人让道。

    “好玩吗?”她站定,微微一笑。

    梁竞洲两眼发懵。

    下一秒,不等他反应过来,江扶月已经把蛇塞进他后领口。

    “嘶——”梁竞洲登时坐直,倒也不慌不乱。

    毕竟,蛇是假的,路边小摊上五块钱一条的玩具而已。

    所以,他也没急着捞出来,面对江扶月的质问,笑嘻嘻点头:“还行,可惜没吓住你。”

    “没关系,”江扶月勾唇,“吓不住我,吓住你也挺好。”

    “嗤——吓我?”梁竞洲好像听到什么有趣的笑话,“就凭一条假蛇?”

    “你确定它是假的吗?”

    “不是假的,难道还能是真的?笑话!”

    “没准儿呢?”

    梁竞洲第一反应是“这人在开什么国际玩笑”,第二反应是“开玩笑的人不是别人,是江扶月”,然后,心猛然一沉。

    恰好这时,后背传来蠕动的触感——

    冰凉,湿润,还有点痒。

    他瞬间僵在原地,如遭雷劈。

    顾淮予离得最近,听罢,出于本能地起身,退后,避开。

    整套下来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等大脑反应过来,动作已经完成。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嗯,有点尴尬。

    厉辰跟顾淮予几乎同步动作,又同时完成,最后脸上浮现出同样的不自然。

    饶是淡定如程敛,也即刻起身远离。

    梁竞洲:“?”

    原本四个人坐一排,如今座位上只剩他一个。

    如果要配BGM,那一定是:小白菜,地里黄,没了娘。

    最最关键的是——

    蛇还在他衣服里兜着啊!

    那种冰冷蠕动的触感让他头皮发麻,后颈拔凉,想动不敢动,想叫叫不出。

    万一咬他怎么办?

    万一直接从皮肤撕个口子钻进去?

    万一……

    想到这些,再结合平时惊悚电影里看过的某些画面,梁竞洲瞳孔震颤,快哭了。

    “老、老顾?”

    顾淮予飞快扭头,不看他:“别叫我,我也怕!”

    “……老程?”

    程敛:“我打电话通知保安了,很快就到。”

    梁竞洲抱着最后的希望看向厉辰。

    谁知这家伙居然……跑了?!

    梁竞洲绝望到枯萎。

    突然,他余光瞥见站在一旁的江扶月,双眸重新燃起希望。

    “月、月姐……”可怜巴巴。

    “我像以德报怨的人吗?”她笑。

    梁竞洲冒着冷汗,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你是女神,心地善良,体贴周到……”

    “当我是圣母玛利亚?”

    “没……我只是打个比方,你不是圣母……”这话好像也不对。

    “总之,我求你了,赶紧把我衣服里这玩意儿给弄出来吧!要死了!”

    江扶月双手负在身后,一字一顿:“凭什么?”

    梁竞洲快急死了:“凭……凭……我长得帅!对,你忍心看帅哥被蛇咬吗?”

    “忍心啊。”

    “……”操!

    “唉哟!咬了咬了!”梁竞洲惊跳起来,面色惨白。

    他缠到江扶月面前,想伸手又不敢伸手,最后只能绕着她左右打转,像条哈巴狗:“你赶紧给我弄出来啊!我被咬死了!”

    江扶月居高临下,不为所动:“求我。”

    “求你,我求你,一百万个求你。赶紧的吧……妈呀!又咬了!”

    “以后还敢不敢?”

    “不敢了不敢了,往后你是大爷,我是孙子!总之,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衣服撩起来。”

    梁竞洲想也不想,立马照做。

    衣服撩上来的瞬间,立马有东西掉出来。

    就是那条蛇!

    等等——

    梁竞洲还来不及松口气,又猛地瞪大眼:“这不是我买的那条吗?”

    江扶月勾唇。

    “草——你讹我?!”梁竞洲难以置信,看看玩具蛇,又看看江扶月。

    活脱脱被夺走清白的黄花大闺女一枚。

    而江扶月就是那个负心汉!

    “讹你什么?我有说蛇一定是真的吗?”

    “你——”梁竞洲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江扶月红唇轻扬,缓缓吐出三个字:“小、蠢、蛋。”

    梁竞洲气得头顶冒烟,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看了眼地上弯弯曲曲的假蛇,突然——

    “不对啊,我刚才明明感觉被什么东西咬到。”

    江扶月弯腰捡起地上的玩具蛇,捉住蛇头,举到他面前,上面赫然插着一根……牙签?

    所以刚才扎在他身上的,是这玩意儿?

    梁竞洲:“你弄的?”

    “刺激吗?”

    梁竞洲表情郁闷:“……”不想说话。

    江扶月:“别忘了你刚才答应过什么。”

    往后你是大爷,我是孙子……总之,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能反悔吗?”

    “当然可以……”

    梁竞洲还来不及高兴,便又听她说:“下次就是真蛇了,我仁慈点,眼镜蛇、竹叶青这类就算了,可食用的那种菜花蛇怎么样?又大条,又花哨,关键牙齿没毒,咬多少口都死不了。”

    梁竞洲菊花一紧!

    “不不不,大丈夫怎么能出尔反尔?你放心,我认账的。”

    为了强调自己说的是真话,他还点了点头,重复:“嗯,我认账!”

    江扶月笑了,伸手拍拍他脸颊,跟哄狗一样:“那就好。”

    梁竞洲:“……”我忍!

    “咳!”顾淮予轻咳一声,坐回去。

    不咸不淡地开口:“恭喜你啊,老梁,多了一爷爷。”

    江扶月:“你俩同辈,那你是不是也该算我孙子辈?”

    顾淮予:“……”还真敢想!

    然后她又将目光落到程敛身上,莞尔一笑:“还有你。”

    “……”程敛很少有这么无语的时候。

    不一会儿,溜走的厉辰应该是收到风声,警报解除,又大摇大摆折返回来。

    他在萧山那儿立了军令状,逃课是万万不能的。

    “你还有脸回来?!”梁竞洲伸手就去掐他脖子。

    厉辰灵活避开,抻了抻衣领:“发什么风?没被真蛇咬,皮痒是吧?”

    “你个叛徒!怂蛋!逃兵!不配当我兄弟!”

    “哟,这是吃枪子儿了?说个话噼里啪啦,要打死人。”

    顾淮予:“枪子儿吃没吃我不知道,但爷爷倒是多了一个。”

    “谁?”

    “江扶月。”

    厉辰嘴角猛抽,四大继承者,阵亡数+1。

    惨兮兮!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没有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