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40章 薅翻隔壁,哀兵策略(四更合一)

第740章 薅翻隔壁,哀兵策略(四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谁第一个来?”教务处工作人员开口询问。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人接话。

    他们倒是想答,奈何题目都看不懂,溜了溜了……

    霍繁锦眼珠一转:“我来。”

    岑乔乔举起浴花球,混在人群里疯狂打call:“锦锦勇敢飞,乔妹永相随!”

    她还是拿了。

    不过只拿了一朵,绑在手腕上,乍一看像缎带装饰品,倒也不会太突兀。

    霍繁锦嘴角狂抽,恨不得倒回去捂住她的嘴。

    “同学,你选哪一题?”

    “3。”

    这是一道物理题,不算难,但其中某些关键概念并没有给到具体解释,换言之,需要充分的知识积累,才可能做出来。

    霍繁锦没带草稿纸,问了一圈,有人站出来,主动借给她。

    “谢谢啊。”

    傅成嘉:“不客气。”

    “咳……那个纸都借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再把笔给我用一下吧?”

    “……不介意。”

    “谢啦!用完就还你!”

    霍繁锦用了八分钟时间,当场算出答案,交给工作人员。

    后者看完:“答案正确,恭喜!”

    霍繁锦接过奖品,转手就连同草稿纸和笔一并塞给傅成嘉:“谢谢。”

    “你的东西……”

    “送你了。”

    傅成嘉摇头,还给她:“不用,我想要自己会答。”

    霍繁锦挑眉,似乎在怀疑他真的能答题,还是在讲大话。

    傅成嘉没再多说。

    霍繁锦耸耸肩:“不要算了。”她转手递给岑乔乔,“赏你了,啦啦队。”

    “嘿嘿……”岑乔乔一点也不客气,当即收下,“果然,白嫖的才香。”

    “……”

    工作人员:“谁第二个来?”

    霍繁锦立刻帮江扶月举手:“我月姐——”

    刹那间,所有目光集中到两人身上。

    “谁?月姐?江扶月吗?”

    “卧槽!原来她就是江扶月啊?”

    “真人比照片还漂亮。”

    “身材也超级好啊!长腿逆天了要!”

    “……”

    岑乔乔:“我怀疑你故意的。”

    霍繁锦下巴轻抬:“是又怎样?”

    “月姐,你看她——”公主跺脚。

    “同学,你选哪题?”

    霍繁锦继续越俎代庖:“随便,她哪个都能答!”

    工作人员还真随便指了一个:“那就最后一题吧。”

    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当事人江扶月:“……”

    围观众人:听出了凡尔赛的味道。

    江扶月看完题,张嘴就说答案的操作把工作人员给惊到了。

    围观众人也一脸错愕。

    “我怀疑她偷看过答案。”

    “笔和草稿纸才几个钱?其实不用这么省……”

    “感受到了世界的参差。”

    “……”

    只有霍繁锦一脸意料之中的淡定,对比其他人或惊讶或愕然的表情,稍微有那么点欠打了。

    “还没说正不正确呢!万一是错的……”

    话还没讲完,工作人员便微笑开口——

    “答案正确。”

    全场一寂。

    随后,爆发出惊天掌声。

    你月姐,还是你月姐。

    相比前两者的高调,傅成嘉谦虚又内敛地上前:“我选这题。”

    是之前那道“一种基于张量网络的严格求解组合优化问题最优解和零点熵的方法”。

    霍繁锦见他答题,不由挑眉,眼底流露出端详与审视。

    傅成嘉:“这是将张量网络收缩中的加乘运算替换为定义在极大-加法半环上的‘热带’代数,通过收缩热带张量网络,可以计算自旋玻璃模型的基态能量和熵……”

    工作人员:“回答正确!”

    有前面三人开头,答题看上去如此轻松容易,不少人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下一个谁?”

    “我来!”

    “我!”

    工作人员:“你俩一起。”

    接下来又有几人选题,答题。

    可惜,都没再答对。

    “不是挺简单的吗?”

    “那要看对谁来说。对他们仨来说当然简单,可对这些人——难咯!”

    还有不信邪的,屡败屡战,然后屡战屡败。

    工作人员:“目前为止,答对了三题,还剩七题,大家还有谁要尝试的?”

    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又谨慎起来。

    突然——

    “不是明大的学生能参加吗?”人群里有个声音在问。

    工作人员顺势望去:“你不是明大的?”

    “昂,我隔壁来的。”

    刘宇飞今天是特地过来蹭明大食堂的,叫上几个熟悉的饭友,撒腿狂奔。

    几人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学院,因为经常过来蹭饭,遇到的次数多了慢慢变成朋友。

    原本今天也应该像往常那样,买饭,干饭,吃完走人,但在奔赴食堂的路上,经过某处时,发现围了好多人。

    刘宇飞一时好奇,忍不住上前看了眼,然后就走不动路了。

    明大居然在搞答题游戏?!

    野鸡大学突然发奋为哪般?

    还不等他想明白,就又看到奖品内容——

    食堂随便吃一天!

    夜宵三折!

    五千面包代金券!

    对他这种吃货来说,吸引力不要太大。

    再看具体题目,涉及各个专业领域,难度不低。

    其他学科刘宇飞不好说,但那两道化学题,他是可以做出来的。

    思量的当口,已经有三人顺利完成答题。

    两女一男,据说都是明大的学生。

    “明大也有人能做这种题?真的假的?”同伴中有人调侃。

    “矮子里面总能拔高个儿。”

    “也是哈,宇哥,上吗?”

    “给明大的富贵学渣们上一课?”

    刘飞宇心下思量,其实刚才那三人的实力并不差,尤其是那个不要草稿纸的,连他都无法保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准确无误地完成一系列计算。

    工作人员:“还有谁要尝试的?”

    刘飞宇站在人群里:“不是明大的学生能参加吗?”

    工作人员好似愣了两秒。

    他指着一旁明大校方发布的文字版公告:“学科不定,难度各异,答题人不限。这个‘不限’是不是也包括不限学校?”

    周围已经有人开始议论——

    “Q大啊?肯定是过来蹭咱们食堂的。”

    “怎么,现在还想蹭题?薅奖品?”

    “应该只限明大本校学生参与吧?不然十道题分分钟被隔壁包圆儿。”

    “不是……咱们能不能有点自信?Q大也没那么了不起好伐?”

    “你必须承认学霸和学渣的区别,就像承认明大和Q大的差距,中间隔了N个野鸡大学和M个重本高校。”

    “……”

    几名工作人员一番商量后告知:“不限学校,都能答题,奖品也一样。”

    刘飞宇两眼放光:“我选第七题!”

    他也是没用草稿纸,直接心算出的答案。

    “正确!”

    拿到奖品后,刘飞宇直奔食堂。

    先用嗨吃卡饱餐一顿,然后带着几个好朋友直奔面包店,结果被告知用券需要提前预约。

    刘飞宇打了个响亮的饱嗝,空气中便散开一股芥末味儿,哦,中午食堂限量供应澳龙。

    这该死的嗅觉!

    “预约好了,那……明天再来?”

    几个朋友疯狂点头,早就听说明大的面包店绝绝子,很早之前就想尝尝了,结果人家是会员制,想买面包先办卡,入会费用还不低。

    如今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怎么能错过?

    第二天一大早,刘飞宇就带着几个小伙伴前往面包店“提货”。

    五千块代金券一口气用光,得到的东西却不多,可胜在精致美味。

    云朵蛋糕蓬松柔软,丹麦串烧咸香四溢,就连普通的蛋挞都比外面那些店大了一圈,蛋心部分颜色分层,渐次加深,看上去胖胖乎乎、可可爱爱。

    “卧槽——这个味道!”

    “我想当场表演吞舌头。”

    “不行!我得拍个照发到群里嘚瑟一圈!”

    群是蹭饭拼单专用群,里面百来号人全是Q大学生,日常就是分享明大食堂出了什么新菜,小卖部里又多了哪些进口零食。

    口号也非常响亮:把明大薅到秃!

    【什么玩意儿?吃个蛋挞就把你嘚瑟成这X样儿?】

    有人开口就嘲。

    【这好像是明大面包店出的蛋挞吧?】

    安静两秒。

    【卧槽!】

    【还真是!有logo内标】

    【你办卡了?土豪啊!能不能借我用用?】

    【我不借卡,挪个面包给我就成,我花钱买】

    【大哥,赏一口?】

    那男生一边美滋滋嚼着蛋挞,一边飞快打字回复——

    【没办卡,薅的】

    然后,群炸了——

    【求攻略!】

    【求带飞!】

    满屏的奉承和跪舔让男生有些飘,然后他就把答题送美食礼包的事说了。

    结果第二天刘飞宇又去答题薅券的时候,就看到了很多熟面孔。

    一个两个三个……

    全是Q大的!

    里面还有不少学霸大佬。

    “靠——”谁他妈走漏了风声?

    这天,十道题有七道都被Q大的学生答了。

    剩下三道,一道被海洋大学学生拿下;一道由于难度太大,没人选;最后剩下那道才被明大学生答对。

    刘飞宇好不容易抢到一题,还险些算错,幸好最后灵光一闪反应过来。

    到了第四天,Q大过来的人更多,几乎全是学霸。

    各个专业,各个学院,各个年级。

    交叉学科研讨会都没这么热闹。

    放题不过半小时,基本就会被抢光,而这些人里Q大学生占了绝大多数。

    “明大校方也太好了叭~”

    “贴心一百分。”

    “知道我们吃不起明大食堂,平时只能来打打牙祭,就给我们整这么多福利。”

    “虽然外面都叫明大野鸡,但是这只鸡真的好好哦!”

    “听说明大新任校长本科是咱们Q大毕业的,你说会不会有这层关系在里面?”

    “走!今天中午去明大食堂吃自助!”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

    Q大学生是高兴了,个个神采飞扬,吃得满嘴流油,可明大这边却颇有微词。

    “现在是怎样?花明大的钱养Q大的人?”

    “仗着智商高,学习好,来薅咱们学渣的羊毛,要点脸好吗?”

    “以前来咱们食堂吃饭还知道低调点,现在恨不得把好吃的全往盘子里装。”

    “那有什么办法?”幽幽一叹,“人家答题赢的卡和券,光明正大消费。谁让我们在这方面比不过呢?”

    “唉,要是明大也这么多学霸就好了……”

    “学霸不是凭空来的,先抓学习再说吧。”

    “没有好老师,哪来好学生?还是等咱们学校的师资力量追上人家Q大,再来比较吧!”

    “切——说得好像Q大教授过来上课就能把你教成学霸一样。咱们缺师资,但又不只是师资,懂吗?”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千里马生来就是千里马,不是因为遇到了伯乐才变成千里马的。”

    “草——你骂人!”

    “哦,原来你听得懂啊,朽木不可雕,与工匠无关,是本身质量太差。”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质量又有多好?!”

    “没多好,但不妨碍我觉得你不好。”

    “丫再说一句试试?!我他妈揍死你——”

    “说就说,你资质差得一匹……”

    砰!

    登时,尖叫乍起——

    “打架了!”

    “快去找主任!”

    ……

    二十分钟后,当事学生被带到校长办公室。

    两人脸上都挂了彩,一个鼻青,一个脸肿,站在办公桌前,耷拉着头,一语不发。

    萧山冷静地询问事情经过。

    听罢,竟也不动气,只怔愣一瞬,便让两人离开。

    没批评,没责备,也没处罚。

    “就这?”

    “我怕是来了个假的校长办公室?”

    两人一头雾水,却也无比庆幸。

    “我才懒得跟你争,反正Q大教授永远也不可能来我们明大上课,假设不成立,讨论任何结果都没有意义。”

    “哼!”

    殊不知,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不可能……

    当天下午,萧山去了趟Q大,找到校长周正奇。

    “……去明大上课?!呵……”周校长听完就忍不住笑了,看着眼前眉目严肃的年轻人,不知道这种要求他是怎么说出口的。

    “是,两家离得这么近,资源共享也在情理之中。”

    “萧校长,你也说了,是共享。”他Q大能“共享”明大的什么?

    学术学术不行,名声名声不显,底蕴底蕴不深,师资师资不厚,他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同意这种合作?

    说好听点,叫帮助。

    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扶贫!

    这就好比男女婚姻,门当户对是强强联合,可如果男强女弱那就成了“攀高枝”和“傍大款”。

    其他人周正奇不管,可他自己是不愿当这个冤大头的。

    但萧山似乎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他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对方却好像根本听不懂——

    “周校长,想必您也知道,明大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其他方面都还好说,可师资这种东西绝非一朝一夕可以积累起来的,所以才需要Q大伸出援手。”

    “是啊,”周正奇悠悠一叹,也不正面回答,只说:“师资这种东西是一个学校自然发展、不断积淀的结果,而非揠苗助长就能一蹴而就,坐享其成更是不可取。”

    萧山微微一笑,他不蠢,对方这话什么意思,他心里一清二楚,可面上却不动声色:“揠苗助长固然不可取,但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

    周正奇:“饭还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也要一步一步地走。”

    萧山点头:“是这个道理。”

    周正奇喝了口茶,放下杯子,顺手扣了茶壶盖,这是送客的意思。

    萧山厚着脸皮,只当不懂:“我明白合作的基础是互利互惠,Q大已然华夏顶级学府,想要什么优质资源没有?实在不必自降身份与明大有所牵扯。”

    周正奇没想到对方竟然把话说得这么透亮,之前觉得他没自知之明,现在又觉得他太通透。

    换成任何一所高校校长,都不会在他面前说出这番话。

    毕竟要脸。

    而萧山似乎并没有面子上的顾虑,双目清明,表情温和,一眼就让人看到他的真诚。

    这下,周正奇反倒不好意思了,“萧校长这是哪里的话?高校之间虽然有排名,但教育不分三六九等。想当年明大也是很不错的,只不过后来阴差阳错……”

    萧山也不由叹气:“过去的事无力改变,但现在我作为明大校长,自然要尽力而为。所以今天才会出现在您面前。”

    周正奇有那么一瞬被他打动。

    却也仅此而已了。

    Q大师资与明大共享?

    听起来就很不现实。

    萧山见“动之以情”差不多了,眼神微闪,下一步打算“诉之以实”——

    “虽然明大教育资源不比Q大,但在某些方面还是能有所助益的。”

    “哦?”周正奇挑眉,好奇的同时也有些不以为然。

    Q大能有什么助益?

    萧山温和一笑:“据我所知,Q大的学生很喜欢我们明大的食堂、篮球场、游泳池、健身房、电影院……”

    学生喜欢去明大食堂吃饭,这个周正奇是知道的。

    只是……

    “篮球场?游泳池?”

    “是啊,明大有三个泳池,夏天的时候全部开放,还免费提供洗澡的地方。篮球场那就更多了,大大小小、室内室外,林林总总算下来少说也有七八个,平时都无偿提供给学生使用。”

    明大本校学生大多家境优渥,都是不缺钱的主儿,别说一个小小的泳池,有些学生家里还有整座滑雪场、游乐园什么的,根本不稀罕学校提供的这些场地。

    但对Q大的学生来说,这简直就是神仙级别的待遇好嘛?

    游泳池又大又干净,游完还免费提供冲澡的地方,连洗发露、沐浴乳、一次性毛巾都是备齐的。

    也不怕你顺走,反正想用就拿,想顺也行,只要不被发现,不怕丢脸。

    还有篮球场,室外的就不提了,篮网是名牌,篮球随便借,大多九成新。

    室内的夏天开空调,冬天通暖气,还有独立更衣室和洗澡间,而且矿泉水免费,偶尔还提供运动饮料。

    至于健身房和电影院……

    想不到吧?

    学校里面居然还有这种场地,然而明大不仅有,还比外面的更大更豪华!

    健身房器械多样,还时常换新,最重要的是天天打扫,没有臭味。

    电影院是巨幕,能坐下上百人,而且座椅还是带按摩功能的电动椅。

    明大学生不稀罕,所以去得也少,天长日久,几乎快成Q大学生的地盘了。

    对此,校方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不在乎。

    谁让明大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呢?

    周正奇没想到,这群小崽子不仅去蹭人家食堂,还把其他东西都蹭了个遍。

    顿时老脸火辣。

    但也没忘了萧山今天过来的目的,老眼微眯:“所以,萧校长这是要跟我算账?”

    萧山摆摆手:“您这是哪里的话?明大一向校风开放,敞开大门欢迎友校学生交流沟通,还不至于小气到这种地步。”

    周正奇面色稍缓。

    下一秒,便听萧山话锋一转,沉沉叹了口气:“只是最近因为答题的事闹得……实在不愉快。”

    “答题?”

    萧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语气中立,措辞客观,“……其实这也说明Q大学子的优秀,明大学生技不如人,实在没什么好抱怨。”

    周正奇原本火辣的脸颊,此刻更是滚烫。

    好啊!这群小崽子不仅蹭人家食堂,现在居然还仗着智商优势去参加那个什么答题,想白嫖人家的大餐跟代金券!

    没出息!

    太没出息了!

    不过几个菜,一顿饭,口腹之欲罢了,居然脸都不要。

    萧山:“原本这也没什么,毕竟校方当时公布规则的时候就没有限定只能本校学生参加,Q大的孩子们积极参与是好事,毕竟……”说到这里,他停顿一瞬,表情微窘,“那些题目拿给我们自己的学生,也答不出什么名堂。”

    话虽如此,周正奇也只是尴尬地笑笑,并未全信了。

    人家这么说只是客气而已。

    当真就没意思了。

    萧山:“这些都是小事,不至于摆到台面上来说,可怪就怪明大的学生不争气……”

    没给周正奇反应的机会,萧山又把两个同学发生争执的事说了。

    “……他们一个觉得回答不出这些题目是老师没教好,另一个又认为是本身资质不行、天赋有欠……就这么争起来了,劝都劝不住,打了一架送到我办公室,让我来解决……”

    萧山忍不住叹气,“您说我能怎么解决?像这种问题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难道我能说谁谁谁资质不行?或者一口咬定明大的老师一定不如Q大的?”

    周正奇也忍不住皱眉。

    替萧山犯难。

    “其中有个孩子被气狠了,脱口而出如果能给他提供与Q大同等的教育条件,那他一定不比Q大的学生差。”

    “这番话当时就把我震惊到了,也给了我当头一棒。作为明大校长,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学生都这么要求了,我也不能不顾,这才腆着脸找上门来。”

    周正奇拧眉,眼中闪过为难。

    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内疚。

    他学校的学生不仅去别人哪儿使劲薅羊毛,还搞得人家内部矛盾重重,实在过意不去。

    萧山捕捉到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动容,继续道:“原本明大和Q大隔壁邻居,相安无事,这些年一直都很亲近,但经过这次的事……恐怕要伤情分了。”

    周正奇一时无措。

    本来他就理亏在先,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软,Q大这群不争气的小崽子不仅吃了,还拿走不少。

    加之萧山今天这番话说得可谓情真意切,字字掏心,他突然为之前对明大的看轻感到羞愧。

    是以,拒绝的态度便再也摆不出来。

    萧山把他这般神态以及脸上的纠结看在眼里,便知此行已成功大半。

    而现在他只需要摆出“哀兵”之态,周正奇那些推脱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

    果然——

    在萧山第N次叹气的时候,周校长心软了。

    “其实,两家资源共享也并非坏事,我个人是很想帮忙的,可你也知道大学不比中学,气氛开放得多,校长也不再是一言堂,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

    尤其是Q大这样的顶级名校,随便一个教授走出去,那都是领域内响当当的人物,更别说像徐开青这样的超级大佬。

    就连给本校学生开课,也要看心情,排时间,又怎么可能买明大的账?

    就算周正奇本人出面说项,这事儿也没那么简单。

    “所以,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

    萧山点头,表示理解:“我也不为难您,教授们那边具体由我出面来谈,只要您这边点头允许就行。”

    周正奇狠狠松了口气,爽快同意:“没问题!”

    不过心里却道:哪有这么容易?

    哪些老家伙连他的面子都不给,会给一个野鸡大学的校长?

    难!

    不过看萧山这个态度,不让他去试试恐怕不会死心。

    这样也好,等他吃了闭门羹,就该明白很多事情不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那么简单了。

    在周正奇这里得了准话,萧山愉快走人。

    刚出Q大校门,就控制不住激动拨通江扶月的号码——

    “成了!”

    那头,清泠的嗓音似乎并不意外,从容依旧:“签了协议没有?”

    萧山一愣:“……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口头承诺比不上白纸黑字,随时都能反悔。”

    “这我倒没想过。”

    本来让周正奇点头就已经很不容易,他也不敢表现得太急功近利,怕引起对方不满。

    江扶月:“你考虑得很周到,但如今他既然同意了,短时间内就不会出尔反尔,所以你可以再找他补充一份协议,不需要搞得太正式,但白纸黑字要确定下来。”

    “好。”

    “答题比赛那边,奖品加码,明大所有地方都对Q大学生开免费放,尽快落实并通知下去,务必让对方看到我们的诚意。”

    既然吃人嘴短,那就多吃点;拿人手软,那就多拿点。

    吃得越多,拿得越多,对方才越好说话。

    江扶月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炮兵,一颗颗糖衣炮弹射过去:我不炸死你,但我甜死你!

    萧山是个行动派,第二天就去找周正奇把协议落实下来。

    他一脸窘迫,看上去十分不好意思:“抱歉啊,又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是校董会那边,唉……有时候还是觉得公立大学更好,至少做决策的人都是懂教育的,不像商人,利益至上。”

    周正奇表示理解,无非就是过个明面,协议也不是什么正规合同,充其量就是一张承诺书。

    他大手一挥,痛快地签了。

    萧山郑重地收起那张A4纸,紧紧握住对方的手,隐隐的颤抖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激动:“您是个好人。”

    很久之后,周正奇才明白过来,这个世上好人最难当!

    可那时,已经晚了……

    Q大如珠似宝捧着的教授们,也成了明大的共享资源。

    送走萧山,正好赶上饭点,周正奇索性直接去食堂。

    排队打饭的时候,隔壁队伍里有几个本科生,嗓门儿超级大——

    “卧槽!那几个都去明大了?!怎么也不叫上咱们?”

    “好像是在那边打了球,懒得回来。”

    “要不咱们现在赶过去吧?”

    “可别……这个点明大食堂全是人,排队都要排好久,而且就算排到了,好吃的菜也没了。”

    “这么抢手啊?”

    “你是没看到上午最后一节课完,几百号人冲到隔壁抢饭的场景,那叫一个壮观!”

    “其实咱们学校的食堂也不难吃……”

    周正奇闻言,忍不住暗暗点头。

    上次江扶月实验室挂牌,他作为嘉宾受邀前往观礼,留在明大吃过一餐,是,他承认,的确美味,可也没到那种程度吧?

    几百号人抢饭?

    饿鬼出笼呢?

    这时,有个学生突然接话:“是不难吃,但也不好吃啊!食堂大叔炒菜,永远水油掺半,阿姨打饭,习惯性手抖,这些都不说了,关键食材本身也不够新鲜,什么烂菜叶子都往锅里怼,喂猪呢?”

    “咳……倒也没那么夸张。”

    “才怪!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菜式,我甚至怀疑那些硕博都在本校读的师兄师姐这些年是怎么活的。”

    “蹭明大食堂活啊!我跟你讲,硕博的师兄师姐鸡贼得很得!他们跟着导师做项目,活动时间超级自由,想什么时候去明大蹭饭就什么时候去,错开高峰,不用排队,而且都是挑最好吃的菜。”

    “嗷嗷!羡慕!我也想每天都去明大吃饭!”

    “可别……我去年长了二十斤,全是明大食堂养出来的。你还是且行且珍惜,且瘦且开心吧。”

    “对了,今晚去明大游泳吧?据说最近还有免费可乐提供。”

    “好啊!去几号池?”

    “一号和二号都可以。”

    “那就二号吧,够大,划得开……”

    周正奇越听,脸色越黑。

    直到窗口打饭阿姨喊了两声,他才回过神来,赶紧点菜:“要一个番茄炒鸡蛋、鱼香茄子……”

    打饭的时候,周正奇特地多看了两眼。

    手的确很抖。

    “好了,下一个!”

    周正奇端着盘子离开,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

    正准备动第一筷子,耳边又忍不住响起那几个本科生的吐槽——

    大叔炒菜,永远水油掺半……什么烂菜叶子都往锅里怼……

    以前没放在心上,所以并不关注这些细节;如今一深究,才发现哪哪儿都是坑。

    周正奇啪一声放下筷子,顿时胃口全无。

    恰好这时,隔壁桌又传来几个女生的谈话——

    “啊!好想念明大的藤椒鸡腿。”

    “我想喝明大的招牌珍波椰。”

    “可是下午有课……”

    “要不咱们逃掉最后一节?”

    “这个可以!”

    “我看行!”

    周正奇坐在旁边,听得牙齿都快咬烂了,腮帮僵硬如铁。

    这些小崽子居然为了一口吃的,不惜逃课?!

    气闷的同时,心头也不由添了一丝沉重。

    “老周——”

    一个人影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

    “诶,老徐,你也来吃饭啊?”

    “没,刚吃过了。这不是看你在这边,过来打声招呼嘛!怎么,胃口不好啊?剩这么多,就撂筷子了。”

    周正奇平时不习惯浪费,这会儿气消了,摆摆手,又重新捡起来。

    “没事,刚才被几个学生气到。”

    “为了什么事?”

    “不提也罢。”

    徐教授点点头,目光落到他餐盘里,脸上飞快闪过一抹嫌弃,“你午饭就吃这个?”

    “这个怎么了?”周正奇拧眉。

    今天好像很多人都对Q大的午饭有意见。

    其实不是今天有很多人,是平时也不少,但他都没注意。

    “我说老周,你好歹也是一校之长,不对自己好点,中午就这么马虎?看看这荤菜,全是肥的,都快被油淹完了。”

    “……”

    “来来来,尝尝我这个。”说着,从袋子里取出一个打包盒。

    盖子揭开的瞬间,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

    周正奇生理性地咽了咽口水。

    够着脖子往里一瞅,好家伙,焦黄澄亮,油光灿灿。

    居然是烧烤!

    “吃吧。”徐教授往前一推。

    周正奇拿了一串,下嘴就忍不住眼前一亮。

    “味道如何?”

    “好吃!”三两口解决,又拿了一串。

    徐教授笑呵呵看着,“吃吧吃吧,我下午再去买。”

    “谢了!”周正奇也不跟他客气。

    整整一大盒很快被吃光,咂咂嘴,满意地打了个饱嗝。

    “你不是吃了饭吗?还买这个?”

    “家里的喜欢呗,特地让我给她带,害我实验没做完就撒腿往外跑。”

    “哟,那不好意思了,你在弟妹跟前不会没法儿交代吧?那我可成罪人了。”

    “小事!反正离得近,下午提前过去买。”

    周正奇擦干净嘴,随口一问:“在哪买的?我也去买点。”

    “隔壁明大,三食堂二楼,打头那家就是。同一楼层的马蹄糕也不错,据说男的吃了壮阳,女的吃了美容。”

    “明、明大?!你去明大买的?!”周正奇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啊,咱们食堂能有这水平?外面那些小吃摊也赶不上。你平时都不过去吃饭吗?”

    “你还经常过去吃饭?!”

    “不是……你这么惊讶干嘛?大家不都这样?!”徐教授不以为意。

    突然,他顿了顿,“老周,别告诉我你没去明大食堂吃过饭啊?”

    周正奇一噎:“……吃过,不多。”

    就一顿。

    这是第二顿。

    “诶,我跟你讲,最近又出了新菜式,改天咱们多叫几个老伙计,过去点它一桌!再喝个小酒!优哉游哉地聚聚,想起来都美滋滋。”

    周正奇:“……”

    所以,嫌弃本校食堂的不仅是学生,还有教授?!

    而且不是一个,是一群!

    周正奇这辈子都没觉得这么失败过,因为别家食堂太好吃?

    他嘴角一紧,嘴里还残留着烧烤的孜然香,浓郁却不辣口,咸甜也适中,关键吃完一点不燥。

    香,是真的香。

    ------题外话------

    万更。

    下一次更新是在明天晚上,具体时间评论区通知。

    所以大家看完这章不用等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