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42章 人间疾苦,月姐仗义(四更合一)

第742章 人间疾苦,月姐仗义(四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简单集合完毕,安排各校领取军训迷彩服,然后分配宿舍。

    “我怎么觉得这衣服有股怪味儿?”霍繁锦抖开刚领到的迷彩服,差点被熏晕。

    “是吗?”岑乔乔没注意,凑近一闻:“呕——这味道太上头了!”

    柳丝思拿在手里,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你不觉得臭吗?”

    “还好。”

    “……”

    那厢,江扶月已经收拾完东西,把香皂、洗发露、防晒霜通通塞进柜子里,最后将行李箱合拢,一脚踢到床下。

    然后开始换迷彩服,倏地动作一顿。

    确实不太好闻。

    霍繁锦坐在床边,见状嘿笑一声,“香不香?”

    江扶月:“……”

    岑乔乔小嘴努得能挂酱油瓶,“怎么能这样啊?拿这种衣服给我们穿。”

    “要不我们去找工作人员换吧?”霍繁锦嫌弃地看了眼被她扔在地上的外套,“臭脚丫味儿,谁受得了?”

    岑乔乔有些犹豫:“这……能行吗?”

    突然,楼下传来口哨声,一道洪亮的声音乍响:“集合!”

    随后走廊响起声势浩大的脚步声,偶尔还夹杂着女生兴奋的尖叫。

    江扶月:“臭也忍了,赶紧换好,下去集合!”

    柳丝思向来唯她马首是瞻,听罢,以最快速度套上迷彩服。

    霍繁锦和岑乔乔愣在原地,一时无措。

    “傻着干嘛?!换啊——”江扶月一吼。

    ……

    五分钟后,宿舍楼下。

    四人踩点汇入队伍,站到明大的方阵里,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在这之后跑下来的人都被教官拦在外面,不准入列。

    岑乔乔拍着胸脯,满眼后怕:“差点就被拦下来了……”

    霍繁锦点头,直喘粗气:“吓死宝宝!”

    柳丝思示意江扶月:“看——”

    江扶月抬眼望去,果然,很多同学都没来得及换上迷彩服,又或是不愿意换?

    “时间到!”教官洪亮的声音犹如在人群中炸出一枚响雷。

    大家不由安静下来。

    “剩下的人,通通算迟到,现在给我绕操场跑十圈!”

    哗——

    “十圈?!”

    “这这这也太狠了吧?”

    “魔鬼教官,鉴定完毕。”

    “我的妈!这么热的天,跑完十圈会死人吧?”

    “反正我一圈也跑不了,十圈想都不用想……”

    “呼~幸好不是我们。”

    “这些人会不会怄到吐血?明明再快一点点就不用跑圈……”

    “看来下次集合得跑快点!太恐怖了!”

    “……”

    后怕庆幸的人居多,幸灾乐祸的也不是没有。

    那些冷不丁被罚跑十圈的人懵了,木头一样杵在原地,面面相觑。

    教官:“还愣着干嘛?!跑啊——”

    这一吼,仿佛惊雷巨响,一堆人早就吓傻了,还跑个屁?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叫你们跑啊——现在立刻跑起来——”

    说着,猛冲过去,一脚踹在其中一人臀上,那男生登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但总算反应过来,面颊红得滴血,拔腿开跑。

    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像鸭群一样,陆续赶上。

    有些磨磨蹭蹭的无可避免受到教官“皮靴问候”,跑远了屁股上还留着大脚印,好笑得很。

    但下一秒,众人就笑不出来了……

    “你们的衣服呢?为什么没换?”教官冷峻的目光扫过台下。

    “时间太赶了,根本来不及!”

    “还有还有,教官,这些衣服上有股臭味,我能不能换一件啊?”

    “我的也是!我也想换!”

    “还有我!”

    “加身份证号码!”

    “……”

    七嘴八舌,聒噪不已。

    为本就炎热的夏季,更添一丝烦躁。

    “安静!”教官扬声,洪亮如雷,顿时镇住所有人,“现在没穿迷彩服的全部站到左边。”

    大家高兴地跑过去,以为这是要统计人数,给他们换干净的衣服呢!

    岑乔乔眼巴巴看着,突然有些后悔穿上了:“要不……我们也申请换一件?”

    真的太臭了。

    霍繁锦想了想:“那行,我们也站过去。”

    “可……咱们都穿上了呀!”

    “这还不简单?”霍繁锦狡黠勾唇,“脱了呗!”

    说着,快速解开纽扣。

    大部分没穿的人都是拿着迷彩服跑下来的,可能是嫌味道太大,一直没往身上套,这会儿都拎在手里,哗啦啦站到左边去了。

    霍繁锦是打算脱掉之后,混在其中,好神情换干净衣服。

    可——

    “你要是不怕挨罚,尽管脱。”江扶月凉凉开口。

    霍繁锦动作一顿,岑乔乔惊吓地瞪大眼。

    “月姐,别吓我……”

    “不信尽管试试看。”

    两人瞬间不敢动了。

    那厢,教官大吼,颈部青筋突起:“……动作快点!”

    阎王催命一样。

    “好了!左右两边听我口令,全体立正!”

    队伍瞬间整齐,没穿迷彩服的站在左边,穿了迷彩服的留在右边。

    一边参差不齐,一边整齐划一。

    对比不要太明显。

    “左边的,每人五百个深蹲,做完跑十圈!”年轻教官立于高台之上,身形挺拔,风姿卓绝,出口的话却冷得不近人情。

    淡淡扫过那群没穿迷彩服的学生,眼神如冰。

    左边那些同学刷一下——

    全懵了!

    五、五百个深蹲?

    外加跑十圈?

    是他们听错了,还是教官口误了?

    可教官却说:“不用怀疑,罚的就是你们——”

    霍繁锦后怕地拍拍胸口,一脸惊疑:“幸好……”听了江扶月的。

    不然……就是另一个悲惨故事了。

    莫名其妙挨罚,自然就有人不服。

    更何况明大的学生个个都是金疙瘩。

    梁竞洲也在没换迷彩服的那批人之列,嘴角一扯,直视教官:“凭什么罚我们?”

    “你不服?”教官居高临下。

    “不服!”

    “行,那你再加五圈。”轻描淡写。

    梁竞洲冷笑:“你丫是不是有毛病?”

    “十圈。”

    “你特么别给脸不要脸!”

    “二十圈。”

    “……”

    江扶月别开脸,太蠢了,实在没眼看。

    岑乔乔没什么见识地咽了咽口水:“二十加十,三十圈啊?不会累死吧?”

    “啧,有些刺头要遭殃喽。”霍繁锦看热闹不嫌事大。

    教官明显就是趁此机会给大家来个下马威,好方便以后管理,这个时候冒头,那就是送上门的靶子。

    他不完蛋,谁完蛋?

    “你们在外面是谁家的少爷,谁家的小姐,公主还是王子,我管不着。但是在这里,我的话就是命令,除了服从,还是服从!有味道?时间不够?这些都不是你们藐视命令、不穿迷彩服的理由!再恶心,再臭,让你穿你就必须穿!不要跟我讨价还价!”

    “到了部队,就必须按部队的规矩来!现在,该蹲的蹲,该跑的跑,除非你想像这位一样被加码。”

    霎时,所有目光集中到梁竞洲身上。

    梁少爷:“……”突然脚趾抓紧,莫名羞耻。

    厉辰和顾淮予对视一眼,抱歉了兄弟,他们也爱莫能助。

    很快,原本不服气的大多数人开始做深蹲。

    梁竞洲见状,忍不住撇嘴,到底还是屈服了,老老实实开始跑圈。

    料理完没穿迷彩服的,教官凌厉的目光落到右边。

    霍繁锦下意识昂首挺胸。

    岑乔乔也站得笔直。

    江扶月和柳丝思没动,她俩一直都站得挺规范。

    教官目光扫过:“立正!向右看齐——稍息!立正!”

    整个队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调整位置,对照整齐。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郝大志——”

    “噗——”有人忍不住笑出声。

    郝大志?

    好大只?

    看着英俊挺拔、帅气逼人的教官,没想到竟然叫了这么个村炮土气又莫名喜感的名字。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众人噤声。

    不过,确实挺好笑。

    “来自陆军驻西永第三军团侦察处,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的军训教官。先说说纪律要求,不多,就三个:第一服从,第二服从,第三还是服从!”

    “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大声点!”

    “明白了!”

    郝大志:“记住,以后但凡集合列队,说话之前先喊报告!”

    “是!”

    “好,现在开始列队训练。你——”郝大志随手一指。

    顾淮予微愣。

    “没错,就是你,第一排第一列。”

    他站住出来,眉心稍拧:“什么事?”

    “说话之前为什么不喊报告?”

    “……报告,我忘了。”

    “大声点!别像个娘们儿!”

    顾淮予眸色骤沉:“报告!我对自己的性别认知没有障碍!”

    郝大志:“……入列。你——”他又指着厉辰,“第一排第二列,出列!”

    厉辰依言,两手紧贴裤缝,一步跨出:“报告!请问教官有什么指示?”

    郝大志突然从高台跳下来,走到他面前:“去那边行政楼的值班室给我搬张椅子过来。”

    厉辰:“……”

    众人:“……”

    郝大志:“你有异议?”

    厉辰:“报告!我不是杂工。”

    “所以,你不搬喽?”

    “报告!我不搬。”

    哗——

    “还是辰少坠叼!”

    “厉害了!”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恐怖的敌人。”

    “牛就完事了!”

    郝大志冷冷勾唇:“跑五圈!”

    厉辰二话不说,直接开跑。

    “你——”郝大志又挑中程敛。

    这四个大少爷,今天倒霉倒一堆了。

    程敛淡定出列。

    “你去帮我搬椅子。”

    程敛坦然接受。

    十分钟后,程敛回来:“报告!”

    “讲。”

    “椅子拿来了!”

    “放下,入列!”

    接下来,郝大志没再发出任何指令,就让众人在太阳底下站着。

    如果有谁说话、乱动,哪怕是汗水进到眼里要擦,都必须喊报告。

    而郝教官就坐在树荫下,悠闲歇凉。

    “报告!”是大汗淋漓的厉辰。

    “讲。”

    “五圈完成。”

    郝大志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归队。”

    烈日炎炎,曝晒如烤。

    有些女生已经坚持不住,脸色发白,身形颤颤。

    “报告!”

    “讲。”

    “教官,我头晕,能不能休息一下?”

    郝大志面无表情:“只要没倒,就给我坚持!”

    ……

    一个上午就在站军姿中过去,十二点,集体前往食堂。

    一群人步伐整齐、浩浩荡荡,别说还挺壮观。

    到了食堂,每个区域都贴有大学名称,各自对号入座。

    放饭的时候,十个人一张方桌,面前摆放着碗筷,正中有四个空盆,炊事班的人提着大桶,拿柄大勺,往里面添菜。

    黄豆焖肉,麻婆豆腐,炒青菜,外加一锅清水南瓜汤和十个馒头。

    霍繁锦咽了咽口水:“咱们就吃这个?”

    岑乔乔瘪嘴:“肉怎么全是肥的啊……”

    柳丝思不说话,她日常训练的时候,吃得比这个还差,她说什么了吗?

    江扶月:“忍忍吧。”

    原本只想好好吃个饭,可惜,过程也不平静。

    首先,没有教官发话不让吃。

    只能站在位子上,眼巴巴盯着不算丰盛的饭菜流口水。

    多少有点可怜。

    各连教官开始整队,刹那间“立正”和“稍息”的口令不绝于耳。

    等炊事班添好菜,加满饭,郝大志抬手,一声令下才正式开动。

    霍繁锦一坐下就忍不住揉腿:“快断了……”

    岑乔乔委屈巴巴抱怨:“太晒了,我脖子已经开始脱皮,你看……”

    霍繁锦凑过去看了眼,不由惊呼:“呀!四周起了很多红斑。”

    “好痒……”

    “你别抓,手上有细菌。”

    岑乔乔眼眶泛红。

    娇生惯养的小公主,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

    “唔……好想回家……”

    霍繁锦叹气:“谁不是呢?早知道就开病假条了……”

    江扶月看了两人一眼,平静道:“先吃饭。”

    霍繁锦“哦”了声,拿起筷子又忍不住放下,别说吃进嘴里,光看着都倒胃口好嘛?

    岑乔乔也忍不住目露嫌弃:“我也吃不下……”

    柳丝思突然开口:“吃不下也要吃,下午还有训练。”

    岑乔乔抿唇,那盘肥肉越看越倒胃口,根本无法想象这些油腻腻的东西咬在嘴里会是什么感觉。

    江扶月给她夹了个馒头,“试试这个夹黄豆。”

    “好吃吗?”

    “还可以。”

    “那我尝一下……”她笑了笑,眉眼舒展。

    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岑乔乔照江扶月教的方法先把馒头掰开,然后黄豆填进去。

    味道嘛……不怎么好,可也不算太坏。

    至少,能咽下去。

    霍繁锦也依样画葫芦,觉得噎了就喝口南瓜汤,倒也不像想象中那么难以下咽了。

    而江扶月和柳丝思自始至终都没抱怨过,一口接一口,认真干饭吃菜。

    像是完成任务一样。

    “你俩至于嘛?”霍繁锦咬了口馒头,由于面揉得太干,一张嘴就碎屑乱飞,她赶紧送了口南瓜汤压住。

    柳丝思目不斜视:“吃饱了才有力气训练。”

    江扶月点头,“你们快点吃,郝教官一直在看表,应该计了时的,到点随时叫停,想吃都吃不到。”

    果然——

    话音刚落,郝大志就放下碗筷,利索地站起来,“全体起立!站好!都给我放下筷子,不要再吃了!”

    霍繁锦提前被打了预防针,闻言,蹭一下站直,完全是条件反射。

    手里还举着半个与气质不符的馒头,突然眼珠一转,嗷呜一口全塞进嘴里,也不管能不能吞下去。

    岑乔乔抿唇,看着碗里没吃完的小半个馒头有点郁闷。

    早知道她就吃快点了……

    江扶月和柳丝思在郝大志开口瞬间,便立即丢碗搁筷,从容淡定地站起来。

    “一号桌那个女生,我让起立,没听到吗?!”

    众人齐刷刷望去,只见一号桌有个女生还在埋头苦吃。

    郝大志眉眼骤沉,大步走到她身旁抬手一挥,直接掀翻了女生手里的碗。

    哐当——

    碗飞了,伴随着一声脆响,碎片在江扶月和柳丝思中间炸开。

    汤汁无可避免溅到两人身上。

    顿时,全场仿佛要被按下暂停键,一片死寂。

    就连其他其他学校也忍不住够着脖子往这边看来。

    被掀了饭碗的女生两眼发懵,没有给她任何反应时间,郝大志冷面无情的质问便劈头盖脸袭来——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还是装聋作哑?!说话!”

    “没、吃完……”

    “先喊报告,我没教过你吗?!”

    “报告!”

    却并非出自那女生之口,而是江扶月!

    郝大志看过来。

    她又喊了一声。

    “讲。”

    “教官,我有个疑问。”

    “什么疑问?”

    “刚才教官撂人饭碗的时候,菜汤溅到我身上,是不是应该说声对不起?”

    男人面色一寒。

    “报告!”柳丝思也紧跟着开口。

    “说。”

    “我也被洒出来的汤溅到。所以,如果教官要道歉,请捎上我。”

    郝大志咬牙:“你们、简直目无上级,自由散漫!”

    “报告!您不是我们上级。”江扶月淡淡纠正。

    气氛骤然一僵。

    霍繁锦瞅了眼教官铁青的脸色,为两人狠狠捏了把汗。

    岑乔乔心惊胆战,目光扫过郝大志的脸上,有些畏惧。

    周围人都不由唏嘘。

    连厉辰、顾淮予、程敛和梁竞洲都忍不住朝这边看过来。

    “她胆子还真肥。”

    “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现在才知道?”

    “啧……我怀疑她不是女人,是钢铁侠吧。”

    “你、再、说、一、遍。”郝大志盯着江扶月,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报告!我刚才说,您不是我们上级!”清泠的双眸平时前方,无波无澜。

    其实这话仔细一琢磨,江扶月说得还真没错。

    郝大志确实不能称作“上级”!

    他们是学生,一无军籍,二没编制,和部队不搭边儿,不存在“上下级”的说法。

    郝大志来了这里,不管他在军中什么职衔,地位多高,如今也只是他们的“教官”而已。

    四目相对,一个冷静,一个恼怒,火花迸裂。

    气氛紧张到极致,像绷紧的弦,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

    众人安静如鸡。

    全场落针可闻。

    突然,啪啪啪——

    郝大志鼓掌:“你说得没错,我确实不能算你们的上级。另外,关于摔碗这事,抱歉,我做得……有欠妥当。”

    江扶月微微颔首:“没关系。”

    柳丝思紧随其后:“我也没关系。”

    郝大志:“……”

    众人还以为会有场“恶战”,却不想如此和平地落下帷幕。

    “中午有两小时休息时间,请大家整理好内务,我们会不定时抽查。另外,请主动把你们带来的违规物品交到一楼值班室,军训结束后会原封不动还给大家。”

    “不要想着私藏什么东西来挑战我的忍耐极限,一旦被发现或者被举报,整个宿舍一并受罚!”

    “报告!”

    郝大志:“说。”

    “教官哪些算违规物品?”

    “除开必须的生活用品之外,剩下的都算。包括你们带来的手机、平板、电子书、零食、水果、防晒霜。听明白了吗?”

    直到一声“解散”出口,大家才彻底放松下来,三三两两离开食堂,回宿舍。

    路上,到处都能听到有关郝大志的议论——

    “教官还挺帅。”

    “身材也好。就是……有点凶!嘿嘿……我喜欢温润儒雅的。”

    “你们不觉得他名字很逗吗?”

    “哈哈哈……好大只,他生下来的时候是不是很大一只啊?”

    “可他掀饭碗的动作也太伤人了,任晓秋当时就被吓傻……”

    “谁叫她不听命令?都说别吃了,起立,她还一个人坐那儿吃得贼香。活该!”

    “话不能这样讲,军训第一天,大家不懂规矩也情有可原,但郝教官的方式太偏激了。”

    “不过,月姐是真的刚。”

    “我爱月姐!”

    “我也是!路转粉只要零点零一秒。”

    ……

    回到宿舍,四人开始收拾东西。

    江扶月和柳丝思只带了一个中号行李箱,东西不多,收拾起来相当容易。

    对比来说,霍繁锦和岑乔乔就有些头疼了。

    前者瓶瓶罐罐一大堆,后者零食坚果一箩筐。

    “乔乔,你是搬来了整个小卖部吗?我去——连口香糖都备了五种不同口味,牛X!”

    霍繁锦抱着防晒霜不撒手:“我洗脸的、搽脸的都不要了,但防晒绝对不能少,不然军训完会丑到哭的!”

    江扶月和柳丝思正悠闲地坐在床边啃岑乔乔带来的鸡腿和鸡翅。

    反正要上交,不吃白不吃,先填饱肚子再说。

    闻言,江扶月:“你跟我说没用,得找教官商量。”

    霍繁锦:“……哦,那还是算了。”她宁愿丑点。

    岑乔乔咽了咽口水,凑过去:“嘿嘿,月姐,我也想吃呢~”

    几人赶在一点前,把所谓的“违规物品”全部交到值班室。

    离开的时候,霍繁锦和岑乔乔对着两个行李箱依依不舍,让值班小哥哥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下午一点半。

    郝大志和另外两名教官开始抽查内务,从底楼一路往上。

    “我怎么老是叠不好?烦死了……”岑乔乔泄气地坐在床上,满眼无奈。

    江扶月完成最后一个步骤,四四方方的豆腐块呈现在几人眼前。

    柳丝思:“我也好了。”

    霍繁锦蹭过去,左摸摸,右揉揉,“我靠!这就是传说中的豆腐块啊?你们俩怎么会?”

    还没教呢……

    江扶月:“自学。”

    “嘿嘿……月姐,教教我呗?”

    岑乔乔立即探出头:“还有我!我也要学!月姐教我!”

    ……

    砰砰砰——

    野蛮的敲门声传来。

    “检查内务!”

    江扶月起身开门,与郝大志目光相接,又顺势错开,“教官请进。”

    瞥了她一眼,郝大志才迈步入内,身后还跟着另外两名教官。

    “地板脏,衣柜乱,鞋没有摆放到固定位置,床单有褶皱,被子……倒是叠得不错,但朝向有问题!”

    霍繁锦:“报告!”

    “现在不是集合列队,说话不用打报告。”

    “教官,这些规矩你们也教过,那我们怎么知道?”

    郝大志面无表情:“我不是正在教吗?”

    “……”草!

    “都给我听好了,只说一遍,《大学生军训期间内务规定》第七条明确提出连队宿舍物品放置方法,具体如下——”

    “床铺应当铺垫整齐。被子竖叠3折,横叠4折,叠口朝前,置于床铺一端中央。战备包(枕头)通常放在被子上层,也可以放于被子一侧或者床头柜(床下柜)内。光是这点,你们宿舍除了这两张床,其他通通不合格!”

    郝大志指着一号和二号,“谁的床位?”

    江扶月和柳丝思站出来。

    “你们俩会叠豆腐块?”

    “会。”

    “谁教的?”

    柳丝思指江扶月:“她。”

    江扶月则说:“网上视频教程。”

    说起豆腐块,她就忍不住想起谢定渊。

    两人去月桂山庄度假那段时间,同住一个房间,谢定渊的强迫症体现在生活各处细节上,包括叠被子。

    不叠也就罢了,只要叠了,就必定叠成这种豆腐块儿,每条折痕都笔直清晰。

    郝大志与另外两位教官对视一眼:“叠得很标准,既然这样那你负责把同宿舍其他人教会,有问题吗?”

    “没有。”

    “好。这是床铺的部分,下面讲蚊帐的挂法。整齐是前提,白天可以将外侧两角移挂在里侧两角上,并将中间部分折叠整齐;当然,也可以取下叠放。但是有一点,整间宿舍每个床位必须保持整齐。要么全部挂,要么全部收。”

    “经常穿用的鞋置于床下的地面,或者放进床下柜里,且鞋子放置数量、品种、位置、顺序,应当统一。”

    “洗漱用具通常放在宿舍内,毛巾统一晾置在绳、架上;暖瓶、水杯、墨水、胶水、报纸等物品的放置应当统一。另外,便携式折叠写字椅放置位置应当统一,可以集中放在室内适当位置,也可以分散放在各自床下一端。”

    “……”

    “差不多就是这些,听明白没有?”郝大志抬眼扫过几人。

    不管懂没懂,点头就对了。

    郝大志离开前,突然回头,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江扶月脸上:“你叫什么名字?”

    “江扶月。”

    他点点头,轻嗯一声,大步离开。

    教官离开后,四人准备午休。

    霍繁锦打了个呵欠:“好困。”

    岑乔乔:“刚叠好的被子,不忍心打开,我多穿一件衣服就这样睡会儿。”

    ……

    宿舍没有单独的洗手间,整层楼共用一个厕所和一个大澡堂子。

    江扶月午睡一直都有简单洗漱的习惯,立即拿上毛巾、盆子,去到公共区。

    冲澡不方便,也没热水,她只能接盆凉水,将就着擦擦身体。

    动作麻利地搞定,再换上干净衣服,江扶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重新活过来。

    离开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女生,手里也拿着盆,里面放了张白毛巾。

    江扶月目不斜视,与其擦肩而过……

    “月姐!”突然,对方开口叫住她。

    江扶月回头,目露询问:“你……有什么事吗?”

    “刚才在食堂……谢谢你。”

    原来是那个被郝大志掀碗的女孩儿,看着有一丢丢眼熟,应该不是培雅班的。

    “举手之劳。”

    “我叫任晓秋!大一金融系的!今天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一定会很丢脸。”她抿了抿唇,鼓足勇气道:“所以,真的很谢谢!”

    女孩儿目光真诚,眼底还流露出几分忐忑,带着小心翼翼的味道。

    江扶月摆手:“小事,不用这么客气。”

    说完,抬步离开。

    下午两点,午休时间,宿舍很安静。

    整个房间,除了风扇转动的声音之外,只剩绵长规律的呼吸。

    疲困之下,大家都睡得很死。

    就连对噪音敏感的岑乔乔也不受风扇影响,沉沉酣眠。

    霍繁锦甚至还做了个梦……

    窗外,夏蝉声声,骄阳似火;屋内,正当好眠,一切恬静。

    突然,尖锐的哨声骤然响起。

    “紧急集合!全部下楼!快——”

    下午又是艰苦与汗水交织。

    入夜,筋疲力竭地倒在在床上,军训第一天才彻底结束。

    ------题外话------

    万更,求个票砸~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