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43章 厉辰玩阴,她被网住(两更合一)

第743章 厉辰玩阴,她被网住(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但世事难料,你以为的结束很可能只是开始……

    夜色浓郁,月光清皎,当所有人都沉浸在睡梦中时。

    尖锐的哨声和警报声在宁谧的夜里乍响——

    “紧急集合!穿好衣服,带上背包!”

    “全部下楼!快!”

    江扶月和柳丝思在警报拉响的瞬间,立马翻身坐起,两人对视一眼,开始一边穿衣服,一边叫醒霍繁锦和岑乔乔。

    “别发愣了!赶紧穿衣服,动作快点,不然等着挨罚吧。”

    原本睁不开眼的两人登时一个激灵,瞬间瞌睡全无。

    一分钟穿衣服,一分钟洗漱,剩下三分钟刚好足够跑出宿舍楼,在训练场集合。

    “乔乔你皮带没系!”

    “还有背包!别忘了背包!喇叭里一直在喊的!”

    “月姐,你有没有看到我帽子?明明放在柜子上的啊……”

    “在这里!”

    场面一度混乱,人仰马翻。

    好在,几人并未迟到。

    前脚刚在队伍里站定,郝大志后脚就按下秒表,沉声宣布:“时间到!”

    霍繁锦大口喘着粗气,闻言,拍拍胸口:“还好……还好赶上了……”

    岑乔乔因为剧烈奔跑,双颊覆上一层绯色,艳若桃红,“这也、太刺激了,心脏差点蹦出来——”

    她们是在和时间赛跑。

    还好赢了。

    迟到的将近半数,被拦在外面,不许入列。

    有好几个人步子已经迈出一半,胜利在望,就差最后一点点……

    还是被郝大志拦下,迟到就是迟到,一秒也不行!

    “立正!向右看齐!想向前看!”教官开始整队。

    “你,你,还有你……”一连指了好几人,郝大志沉声:“出列!”

    被点到的人还来不及把心放稳,又再次高高提起。

    “报告!”

    郝大志又接着点了十几个,才开口:“讲。”

    “教官,我们没有迟到!”

    郝大志走到那群人面前,站定:“觉得冤枉?哼!广播里再三强调带上背包,你们空着手就下来,如果是战争年代,没有武器,没有物资,就是去送死!不按要求行动,同样不合格!”

    众人无话可说。

    岑乔乔轻舒口气:“幸好月姐提醒我,不然我也是去送死的……”

    最后,这批人被罚跑十圈。

    就在大家终于松口气,觉得能回宿舍继续睡觉的时候,郝大志又投下一枚重磅惊雷——

    “现在开始夜晚五公里负重越野,按今天下午的路线行进!”

    所有人都懵了。

    “夜晚?五公里?越野?”

    “教官,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草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我他妈腿现在还是软的,越个麻痹的野……”

    “老子不干了!”

    “去他妈的七校联训,我们啥也不比,就当最后一名行不行?”

    “今年军训真尼玛变态,早知道就让医院开个证明,直接跟学校请假了……”

    “如果可以,我想立马倒地装死。”

    都是些大少爷、大小姐,谁吃这份人间疾苦啊?

    对于大家这样的反应,郝教官似乎并不意外,眼神毫无波动:“不参加越野的可以,五十圈,跑完就可以回宿舍。”

    只要不傻,都知道怎么选。

    最后,所有人踏着夜色乖乖上路了。

    ……

    梁竞洲正准备往前跑,被顾淮予一把扯住。

    “干嘛?”

    顾淮予朝另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过去。”

    他定睛一看,厉辰和程敛都在那边。

    身影与夜色融为一体。

    不仔细分辨,还真不容易发现。

    “干嘛啊?大家都跑远了……”

    顾淮予轻啧:“慌什么?”

    梁竞洲想起之前被罚跑那十圈:“……我可不想再来一回。”

    “你就这点儿出息!”

    话虽如此,梁竞洲还是跟着顾淮予走过去:“到底要干嘛?神神秘秘的。”

    “少废话,看了就知道了。”

    走近以后,梁竞洲发现好大一张渔网正摊在程敛脚边:“哪来的?”

    “你甭管,用就是了。”

    “哦。”梁竞洲点点头,不过……

    “用来干嘛?”

    程敛朝顾淮予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出手,一人牵起渔网一边,直接把梁竞洲罩进去。

    又猛地收紧,三下五除二套好麻绳,封了口。

    不过眨眼间,梁竞洲就成了实打实的“落网之鱼”!

    就像《西游记》里,猪八戒被骊山老母、观音、普贤、文殊几位神仙捉弄,用渔网衫把他捉起来一样。

    “操——”梁竞洲抓着网子挣脱不开,破口大骂:“你们几个是不是有大病?搞我是吧?老子——”

    “闭嘴!”程敛轻斥,“生怕郝大志发现不了是吧?”

    梁竞洲一听这名字,下意识噤声。

    随即压着嗓子:“你们到底要干嘛?赶紧把老子放出去!”

    程敛微微颔首。

    和顾淮予同时动作,把梁竞洲给放了出来。

    “不是……你们整这个破网就是为了套我?”

    厉辰双手插兜,一派悠闲:“第一,这不是破网,加粗加固,刀子都很难划开;第二,不是套你,是套江扶月。”

    “啥?”

    厉辰耸肩:“不是让我出手吗?等了这么久,总不好让大家失望。”

    之前梁竞洲整蛊失败,反被江扶月用一条假蛇吓得屁滚尿流,从此多了个祖宗,老远看见她就绕道走。

    剩下三人一番商量,决定派厉辰出战。

    结果他拖拖拉拉,很久没有行动。

    梁竞洲:“我还以为你们消停了……”

    没想到是在憋大招。

    不过……

    “这能行吗?”他表示怀疑。

    厉辰看着他,“就目前来说,试验效果还不错。”

    过了几秒,梁竞洲才反应过来:“草——你们拿我当小白鼠?!”

    程敛:“很明显的事。”

    顾淮予:“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也是够迟钝的。”

    梁竞洲:“?”我他妈?

    厉辰拿出手机,点开图片:“这是我白天拍的,这个地方最好设伏……”

    几人一番商量,最终敲定:“……就这么办!”

    期间,梁竞洲神思游离,不在状态。

    顾淮予撞了撞他肩膀,“你什么情况?”

    他眼神飘忽:“要不还是算了吧?我总觉得江扶月那个人邪乎得很。”

    厉辰撩起眼皮,看过去:“怎么,你怕?”

    “也不是怕……就感觉不太稳当。再说,还有五公里越野的任务,时间也不够啊!”

    “放心,老厉都算好了。看见没有——”顾淮予指着图片上某处,“这里有一条小路,我们收拾完江扶月,就从这里岔过去,时间可以缩短二分之一。”

    “所以……你们早就计划好了?”

    三人交换眼神,笑得心照不宣。

    梁竞洲:“……”

    出发的时候一群人,跑着跑着,队伍开始松散。

    等拉开一段距离,人也变得稀稀拉拉。

    前不见路,后不着边。

    所以,常见的就是几人抱团,以小团体为单位前进。

    江扶月这边自然是四人行。

    也不像白天那样要争个名次,所以行进速度不需要太快,这样也能照顾到体力不好的岑乔乔。

    西永这边昼夜温差大。

    白天烈日暴晒,入夜之后冷风阵阵。

    霍繁锦看了眼前面,已经见不到人,后面的又还没跟上来,相当于这段路就她们四个。

    “怎么这么黑啊?”

    岑乔乔指着上面:“路灯坏了。”

    “我去——”

    恰好这时,又一股冷风刮过,还带起一阵类似呜咽的声音。

    霍繁锦瞬间紧张,头皮发麻:“有没有恐怖片里那种阴风骤起,猛鬼出没的感觉?”

    “啊——你别吓我!”岑乔乔尖叫一声,躲到江扶月身后。

    霍繁锦眼珠一转:“小乔乔,你仔细感受一下,现在是不是手脚冰冷,后背窜凉?”

    岑乔乔快哭了,扒着江扶月不撒手:“月姐,你看她!就知道吓我!”

    柳丝思原本走在前面,闻言,转头看过来,视线落到江扶月腰上,那里正缠着岑乔乔一双手臂。

    她嘴角一紧:“要快点了,不然来不及。”

    说完,凉凉的目光扫过霍繁锦,一语不发往前走。

    霍繁锦:“?”感觉自己受到了警告。

    越往前,路灯坏得越多,眼前也越来越黑。

    突然,江扶月脚下一顿:“我们走错了。”

    “啊?错、错了?”

    江扶月抬眼扫过四周:“上午那片玉米地不是这样的。”

    霍繁锦看了又看:“不是吗?我看着好像差不多。”

    “这片更密,旁边还多了一个稻草堆。”

    岑乔乔:“那现在怎么办?”

    三人同时看向江扶月,让她拿主意。

    “倒回去。”

    柳丝思一默:“……不知道怎么走。”

    霍繁锦:“我也不记得了。”

    岑乔乔:别看我,我更不知道。

    江扶月:“我记得,跟紧了。”

    四人折返,十分钟后,才总算回到正确的路上。

    虽然还是黑,但比之前那里已经亮了很多。

    由于走错,她们已经跟大部队拉开很长一段距离。

    江扶月带着三人加快脚步前进。

    突然,旁边草丛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岑乔乔最先发现,吓了好大一跳,泪眼汪汪:“会不会有蛇啊?”

    这个季节……

    柳丝思:“有可能,但不一定。”

    岑乔乔:“!”

    柳丝思却已经别过脸。

    草丛里动静越来越大。

    霍繁锦想过去看看,被江扶月沉声制止:“别管,我们的任务是越野五公里。”

    其他的,不必理会。

    要知道,很多时候,好奇心会害死猫。

    人也一样。

    “哦!”霍繁锦立刻听话地调头,不再上前。

    暗处——

    厉辰挑眉:“她还挺谨慎。”

    梁竞洲:“都说了,江扶月这人有两把刷子,看吧,人家不上当。”

    顾淮予:“现在怎么办?鱼不咬钩。”

    “那就直接强喂!”

    梁竞洲眼皮一跳。

    右眼跳灾……

    厉辰倒数:“三,二,一!”

    话音刚落,顾淮予和程敛就拉开渔网冲出去,对着江扶月和柳丝思当头一罩。

    “还愣着干什么?!”厉辰冷斥。

    梁竞洲:“啊?哦!”

    他也跟着冲出去。

    见厉辰瞬间制住霍繁锦,他下意识上前,逮住岑乔乔。

    不过须臾间,江扶月四人就没了反抗的余地。

    霍繁锦被厉辰抓住胳膊,但嘴还得空,反应过来破口大骂:“好啊!原来是你们四个!都不记打是吧?还敢来招惹我们?!”

    厉辰冷笑:“现在是谁该记打?”

    “你们就只会这种背后偷袭的招数?好歹也是四个大少爷,做事却连街头混混都不如,比流氓还下三滥,你们还是不是男人?!”

    厉辰听得青筋暴起:“闭嘴!”

    “我就不!做都做了还怕人骂?跟表子立牌坊有什么区别?”

    霍繁锦这张嘴是真能怼,厉辰原本镇定的神色瞬间荡然无存。

    “老梁!把她嘴给我堵了!”

    梁竞洲:“?”我他妈用啥堵?空气啊?

    厉辰:“……”

    发狠失败。

    霍繁锦骂得更凶。

    那边,江扶月和柳丝思被困在渔网里,却有种出乎意料的淡定。

    顾淮予觉得不对。

    程敛也忍不住皱眉。

    “谁的主意?”江扶月开口。

    明明已经是瓮中鳖、阶下囚,可她好像一点自觉也没有,无论神态表情,还是肢体动作,都透着莫名的从容。

    两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谁都没有贸然接话,眼底隐隐浮现戒备之色。

    江扶月勾唇,目光落到不远处厉辰身上,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原来是他。”

    顾淮予忍不住后颈一凉。

    程敛霍然转眸,冷不丁对上江扶月含笑的目光,心头咯噔一下。

    “捉了我,接下来你们打算做什么?”

    回应她的只有一片沉默。

    “打一顿?还是骂一通?或者……”她环顾四周,似笑非笑,“让我横尸荒野?”

    “不对,差点忘了,我们四个人呢,你们不敢下死手的。”

    顾淮予:“……”

    程敛:“……”

    不是他们占了上风吗?

    怎么感觉她江扶月才是大佬?

    草!

    霍繁锦终于骂够了,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没了她尖利刺耳的嗓音,四周登时沉寂下来,一种无法言说的诡谧逐渐漫开。

    加之,刮过耳畔、状若呜咽的风声,现场一度森然,像极了惊悚片里的画面。

    就在这时,江扶月突然开口:“梁竞洲——”

    ------题外话------

    两更合一,这是昨天的更新,四千字。

    今天的一二更在18:00【左右】时间不一定非常准确,只是个大概,如果相差太多会在评论区通知改时间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