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45章 倒挂树上,就是玩儿(二三更)

第745章 倒挂树上,就是玩儿(二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厢,俨然成了梁竞洲讨伐现场。

    那边,厉辰被霍繁锦咬了之后,还没回过神,又被江扶月反剪了手臂,半躬起身。

    说实话,挺狼狈的。

    也不知道是面子不允许,还是傲气使然,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好像在以沉默作反抗。

    只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江扶月问:“你的主意?”

    厉辰无言。

    “我当你默认。”

    厉辰:“……”

    江扶月:“想法不错,就是实践操作失误太多。”

    “……”好气!

    “如果我是你,首先就不会用梁竞洲。”

    不远处,梁竞洲:“?”我怎么了我?我招谁惹谁了?

    “其次,我不会用这种垃圾渔网。”

    厉辰:“……”

    江扶月眼中的垃圾,也是他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好嘛?

    他感觉自己就像这个渔网一样,被侮辱了。

    “最后,我不会蠢到对一个不清楚实力的人下手,因为,输的可能性太高。”

    厉辰冷冷抬眼:“你想怎样?”

    江扶月:“哦,还有,在成为阶下囚后别那么狂,技不如人就要认,否则会吃苦头的。”

    “你威胁我?”

    她想了想:“算是吧。”

    “呵……那我偏不呢?你还敢杀人灭口吗?”

    江扶月轻轻摇头:“那倒不至于……”

    话里带着几分惋惜的味道。

    随即朝柳丝思抬手,后者心领神会,往顾淮予和程敛肩膀上一按,那种骤然一麻、无法动弹的感觉又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接着怒瞪梁竞洲。

    好啊!

    原来他刚才那手是跟柳丝思学的!

    难怪突然变高手,把他俩都制住了,以前也不见他这么开窍啊!草——

    叛徒!

    妥妥的叛徒!

    梁竞洲低头,拒绝对视,默默站远了点。

    嗯,只要我不看,就还可以继续装蒜!

    柳丝思下手可比梁竞洲狠多了,顾淮予叫她一捏,顿时脸色发白。

    程敛则满头大汗。

    解决完两人,柳丝思暂且撒手,两步走到江扶月身边,静待示下。

    “把渔网割成绳状。三条。”

    霍繁锦和岑乔乔不明所以。

    柳丝思也不明白,但她没问,只管照做。

    两分钟后,“……割好了。”

    江扶月拿在手里,往两边拉拽,还挺结实:“足够了。”

    什么足够了?

    所有人心里都忍不住咯噔一下。

    “把他们三个吊起来,就挂在……”她抬眼环顾四周,随手朝斜后方一指,“那棵树上。”

    厉辰:“?”

    顾淮予:“?”

    程敛:“?”

    梁竞洲:“!”还好渔网绳是“三条”不是“四条”,吊起来是“三个”,不是“四个”。

    他突然觉得什么指责、怒骂、委屈通通都值了。

    至少,他不会被无情地挂到树上荡秋千。

    这一刻,所有心虚都变成理直气壮。

    兄弟用来干嘛?

    当然是卖啊!

    江扶月话音刚落,柳丝思便立即上手。

    一把抓住厉辰,这个罪魁祸首得捆紧点。

    接着,三两下挂到树干上,吊起来,像条风中摇摆的腊肉干。

    顾淮予和程敛目睹了全过程,目露震惊,对视的时候,都看到彼此眼中漫开的凝重。

    “你手现在有感觉吗?”

    顾淮予摇头。

    程敛低咒一声。

    下一个到谁?

    柳丝思不带感情的目光扫过两人,最终落在程敛身上。

    这个人一看就是主意贼多,盘算最精的那种。

    就他了!

    “放开我——”程敛挣扎,可半条手臂连带半边身子都是麻的,根本使不上劲儿。

    到了柳丝思手上,就跟拎小鸡仔一样。

    一套,一挂。

    任凭他两腿乱蹬,也只能在半空晃荡得更厉害。

    顾淮予见状,怂了。

    主动配合柳丝思的动作,不要太乖觉。

    处理好三人,江扶月发话:“继续前进!”

    “等一下——”吊在树上的厉辰突然开口。

    江扶月止步回头:“还有事?”

    “我们做笔交易。”

    “哦?”她来了点兴趣,“什么交易?说来听听。”

    “你们现在已经离大部队很远,肯定会迟到,按郝大志的习惯,惩罚是必然。”

    江扶月:“所以?”

    厉辰:“我知道一条小路,可以缩短一半的路程,现在抄过去,肯定能赶上。”

    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你的条件?”

    “放了我们,我带你抄近路。”

    江扶月不作表态。

    厉辰咬牙:“没有时间犹豫了,如果再耽搁,就算抄小路也会迟到。”

    江扶月:“一个。”

    “……什么?”

    “你们三个人中,我只能放一个,决定权在你手上,当然你也可以选你自己。”

    厉辰怒道:“你故意的!”故意挑拨离间,考验人性!

    江扶月大方承认:“对啊,我就是故意的。突然好奇你辰少究竟是独善其身呢,还是舍己为兄弟?”

    厉辰气得浑身颤抖。

    当然,他不气,此刻挂在半空也是颤颤巍巍的。

    江扶月:“三十秒,我要听到答案,不然就算了。本来我对抄小路这种不遵守规则的把戏就不太感兴趣,只不过有些人精于此道,还沾沾自喜罢了。

    这话说得狠。

    既表明自己无所谓的态度,稳稳占据上风;又把厉辰这群投机取巧的富二代贬得一文不值。

    “还剩五秒。”

    厉辰深吸口气,对同在一棵树上挂着的顾淮予和程敛说道:“对不住了,兄弟!我先下去,再想办法来救你们!”

    厉辰扯开嗓子:“我选自己!现在就放我下去!”

    江扶月愉快地笑出声:“所以,辰少最终还是选择独善其身?”

    她点点头:“挺好。就是不知道挂在树上的另外两位作何感想了?”

    厉辰额上青筋一跳:“少废话!赶紧放我下去!”

    “抱歉,我突然改主意了。”

    他怔住。

    江扶月笑眯眯:“突然又不想放你下去了。梁竞洲——”

    “啊?”梁竞洲已经尽量降低存在感,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只蚂蚁,藏在江扶月看不到的地方!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又被点名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然后,他就听见江扶月问——

    “你应该知道小路怎么走吧?”

    “知、知道吗?我、我不知道吧?”他脑子一片空白,嘴上也飘飘忽忽。

    他有几斤几两,江扶月一眼就能看穿,“走吧,前面带路。”

    “不是!”他跳起来,“我我我——我不知道啊!真不知道!”

    江扶月也不多争,朝柳丝思使了个眼色。

    后者直接上前,伸出来的手眼看就要落到自己肩上了,那种痛苦当初跟柳丝思学的时候,梁竞洲就体验过,不仅全身发麻,还脱力,整个人仿佛掉进泥潭,窒息逼仄。

    总之就是特别难受!

    他再也不想感受第二遍,连忙战略后退,一个劲摆手:“别……有话好好说,咱们好好沟通,好好交流,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对不对?”

    柳丝思:“现在知道路了吗?”

    “知道!知道!我可太知道了!”

    江扶月:“走吧,你前面带路。”然后又吩咐柳丝思,“看紧他。”

    “好。”

    直到江扶月一行四个女生,外加梁竞洲一个男的,渐行渐远,彻底消失在视野范围内,树上挂着的三个男人才堪堪缓过神来。

    厉辰:我被玩弄了?

    我他妈被一个女的给玩弄了?!

    顾淮予和程敛都没说话。

    估计还沉浸在不被兄弟选择的怔忡之中。

    凉风呜咽,霜露覆面。

    “阿嚏——”厉辰不争气地打了个喷嚏。

    终究是他先开了口:“老顾、老程,你们还好吗?”

    良久——

    顾淮予:“还好。”

    程敛:“死不了。”

    但三人之间,到底还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知道江扶月故意挑拨是一回事,可真正听到厉辰做出选择,又是另一回事。

    ……

    在梁竞洲的带领下,五人穿过一片荒凉的秸秆地,又接连下了三个陡坡,终于赶上大部队。

    而且还是比较靠前的位置。

    梁竞洲鼓起勇气:“月姐,他们三个怎么办?黑灯瞎火的,就这么吊在树上会不会不安全?要不我倒回去把他们放下来吧?”

    说着,就要往回溜。

    虽然卖都卖了,但也还是关心他们的。

    “站住——”柳丝思淡淡开口,“让你走了吗?”

    梁竞洲后背一僵,转过身,祈求的小眼神儿越过柳丝思,直接望向江扶月:“月姐,行吗?”

    “放心,不会有问题的。越野还没结束,半途而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不是……那万一树上有蛇或者其他虫子蚂蚁之类的,他们又被捆着,想跑跑不了怎么办?”

    江扶月冷冷抬眼:“我说了,不会有问题。”

    虽然这一路周围植被与田地都尽量维持着原始状态,但还是留下了定期杀虫的痕迹。

    草丛掩映的边界位置,还能看到拦起来的铁丝网。

    想来是这里也是训练场地的一部分,只不过为了训练环境更加逼真,士兵能够身临其境,所以做了仿原始状态的处理。

    在这种地方,像毒蛇、毒虫这种东西几乎不会出现,生命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梁竞洲见她无动于衷,只觉这个女人心肠真硬,顿时畏惧更添三分。

    不敢再多话。

    很快,终点近在眼前……

    ------题外话------

    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