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47章 碾压程敛,跪下喊爸(两更合一)

第747章 碾压程敛,跪下喊爸(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勉强打完十发子弹,程敛整个人像从水里捞起来。

    垂放于身侧的手也隐隐颤抖。

    可表面上看,他却神情淡定,并无异样。

    等剩下的人也打完,现场才后知后觉响起掌声。

    当然,这掌声是冲着江扶月去的。

    “月姐这是拿八一杠当机关枪使吧?”

    “连续突突那几下我以为靶场来了台挖掘机。”

    “不管成绩如何,就月姐扣扳机那股干脆劲儿,瞬间飒爆!”

    “原来女人帅起来,真没男人啥事儿了。”

    “月姐yyds!(永远滴神)”

    “怎么办?想给月姐生猴子!”

    “……大可不必。”

    梁竞洲的靶位在江扶月和程敛之间。

    所以,他能比程敛更清楚地看到江扶月一系列操作。

    然后他傻了。

    就这?

    确定不是随手乱扣的?

    听着周围不断响起的尬吹,梁竞洲全程“黑人问号脸”——

    江扶月都不认真到这种程度了,怎么还有人觉得她酷毙了?

    这些人是瞎吗?

    怀着这种想法,他朝程敛走过去,安慰道:“别慌,这把你赢定了。”

    后者拧眉,眼神怪异:“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赢定了?”

    “不是吗?江扶月都已经敷衍到那种地步,难不成你还真觉得她能枪枪中靶?不脱靶就已经很好。”

    程敛:“最后结果出来前,一切都有可能。”

    “得了吧,就她那随手一扣?突突突?”

    程敛:“……”

    再看江扶月,她打完之后,就退到线外,一边喝水,一边等结果。

    要多淡定有多淡定。

    梁竞洲见状,摇头轻叹:飘了。

    很快,统计完毕,教官拿到成绩低头一扫,蓦地眼神顿住,遽然抬头朝人群中望去。

    下一秒,又恢复平静:“公布一下第12组的射击成绩。”

    “刘家伟10环,麦乐奇22环,曾晓凯42环……”

    哇!

    居然有42环的!

    太厉害了叭!

    教官:“唐周奇脱靶,魏天勋脱靶,吴笑笑脱靶……”

    啧……

    全部零光蛋。

    这就惨了。

    教官还在继续:“梁竞洲脱靶,程敛97环……”

    轰!

    “九十七?!居然有九十七?!”

    “我去!程少牛批!”

    “只差三环就满分,羡慕~”

    “这也太厉害了嗲。”

    就在这时,教官又一次开口,“江扶月,110环,满分!”

    全场一滞,惊怔无声。

    “1、110?怎么打出来的?”

    “十发子弹,就算每发都正中十环,那也只有100啊?怎么多出来10环?偷的还是抢的?”

    “就是!这不科学!”

    “教官,会不会哪里弄错了?”

    “也有可能是念错了。”

    “……”

    七嘴八舌,议论不休。

    “好了,安静!”教官一声令下,众人自觉噤声。

    “江扶月本身成绩是100环,但由于旁边有人脱靶,打到她的靶子上,所以多出10环。”

    “哦~原来是这样啊!”

    “反正我月姐照样满分,不可撼动。”

    “牛X两个字本宫都已经说倦了。”

    “同倦。”

    “所以,是哪个倒霉蛋脱靶了?”

    “刚才谁在月姐旁边谁就是喽!”

    刹那间,所有目光齐刷刷朝梁竞洲投去。

    梁竞洲:“?”原来小丑是我自己?

    ……

    第13组上场的时候,教官走到江扶月身边,“以前练过?”

    “嗯。”

    难怪了……

    “枪法不错,就是急了点。”

    江扶月:“打中就行。”

    教官:“……”

    “你哪个学校的?”

    江扶月:“明大。”

    教官一顿,似乎有些意外:“……挺好。”

    打完靶,上午的训练就告一段落。

    不用说,以江扶月的成绩,妥妥第一名。

    程敛只拿了第三。

    因为,柳丝思打出100环,牢牢占据第二。

    岑乔乔:“月姐和丝思下午可以不用训练,唔……羡慕的口水从眼睛里流出来。”

    霍繁锦撇嘴:“早知道我也学射击了……”

    午饭之后,就是午休。

    一阵哨声,集体出动。

    而江扶月和柳丝思则睡到自然醒,这次来查寝的教官,总算没再大惊小怪。

    默默推开门,站在门口看了两眼,又默默把门关上。

    不过一个中午,江扶月和柳丝思打靶打出满分的事,就传遍了整个营地。

    不仅是他们,连上头领导都听说了。

    起初,还以为是哪个学校的国防生,详细一问,竟然是来自明大的普通学生!

    而且还是俩女孩子!

    首先,明大就很让人吃惊了,这不是传说中的“野鸡大学”吗?

    如果不是恰好也在士林区,七校联训怎么也轮不上它。

    其次,普通学生竟然比国防生的军事素养还高,这就……挺让人汗颜的。

    最后,两个女孩子碾压一票男同学,大女主小说吗?

    反正“江扶月”和“柳丝思”这两个名字是彻底出名了。

    在七校新生中,也被谈论得最多——

    “啊!那个江扶月啊,我知道……”

    “柳丝思吗?看上去秀秀气气,结果一出手就秒变人间黑武器……”

    “对,都是明大的。”

    睡醒起来,时间还早。

    两人拿着盆和洗漱用品去澡堂。

    美美地洗完,还顺便问宿管阿姨借了个吹风。

    霍繁锦和岑乔乔都去训练了,这两人一个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一个是蜜糖堆里的小公主,完全无法忍受晚上不洗澡。

    然后就各种撒娇卖萌——

    “月姐,你这么善良,忍心看着我们发馊发臭吗?”

    “本来我们馊就馊吧,也不是不能接受,就怕万一臭到你和丝思,那就不好了,对吧?”

    “所以,能不能麻烦一下美丽体贴可爱善良温柔大气的您,下午洗完澡帮我们提几瓶热水呢?”

    “一二三,敬礼!”

    “谢谢了哈!”

    “爱你们哟,么么哒~”

    说完,也不管江扶月和柳丝思答应不答应,拔腿就跑。

    江扶月:“……”

    柳丝思:“……”

    上次,给岑乔乔打了四瓶热水,这回又多了个霍繁锦,四瓶肯定不够。

    柳丝思:“但保温瓶只有四个。”

    是每间宿舍,按人头配的。

    江扶月:“先打满这四瓶再说。”

    “好。”

    两人拎上瓶子,去了开水房。

    平时非作训时间,这里人山人海,根本无处下脚,这会儿却空空荡荡。

    值班阿姨大手一挥:“随便接。”

    两人很快装满四个温水瓶,回去的时候,居然在路上碰到程敛。

    他从男澡堂那条路上来,穿着T恤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脖子上还挂了条毛巾。

    头发湿漉漉,发尖挂着水珠,阳光下折射出漂亮的光芒。

    两方碰头,俱是一愣。

    江扶月挑眉。

    他则目光微闪,隐隐有几分逃避的意味。

    半晌,好似下定决心,他咬牙上前,音调略带沉哑:“上午……我输了。”

    江扶月没说话,淡淡打量他。

    四人中,梁竞洲是沙雕;顾淮予君子不像君子,但又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小人;而厉辰自诩聪明,其实有点输不起。

    至于程敛……

    他是最有想法,也最深藏不露的。

    通俗点说,就是“腹黑”。

    而这种人往往自负。

    输是事实,但主动承认,想都不要想。

    所以,程敛能当着她的面,平静地说出“我输了”三个字,江扶月多少还是有点意外的。

    “愿赌服输。”

    赌注是跪下叫爸爸,从今往后当小弟。

    程敛:“我认。”

    言罢,作势屈膝,柳丝思有些惊讶,像他们这种人真的会跪?

    她忍不住拿余光偷瞄江扶月,看她会不会就这么算了。

    然而,当程敛结结实实单膝着地,一声“爸爸”叫出口,江扶月也没有半点阻止的打算,只是微微侧身,避受全礼。

    柳丝思再次对江扶月的“言出必行”有了新的认知。

    不因对方身份背景、各种条件而有所转移。

    说一就是一,绝对不会变成二。

    是了,这才是她。

    程敛虽然做好了江扶月不会高抬贵手的打算,可当自己真的跪下那一刻,他还是有些错愕。

    错愕于江扶月真的会让他跪,也错愕于自己真的就跪了。

    虽然只是触地即起,并且单膝,可……

    还是很丢脸。

    但言而无信、输不起更丢脸。

    “好了。”他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灰,“我说到做到,咱们两清。”

    言罢,转身要走。

    “谁说的?”江扶月突然开口。

    程敛回头:“你什么意思?”

    “跪下叫爸爸,你做了,还挺讲诚信。但还有一个条件呢?”

    她说的是从今往后当小弟……

    程敛皱眉。

    江扶月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你宿舍有几个保温瓶?”

    “……四个。”

    “去吧,全部提过来,我征用了。”

    程敛一头雾水。

    但还是照做了。

    很快,把宿舍四个保温瓶都提下来,放到江扶月面前:“你想干什么?”

    “现在,提着瓶子,跟我走。”

    程敛:“……”

    两分钟后,三人来到开水房。

    程敛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成了免费的“提水工”。

    还好……

    还好大家都去训练了,只有江扶月、柳丝思和他三个。

    好像丢脸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毕竟,也没人看见。

    四瓶加四瓶,总共八瓶,这下霍繁锦和岑乔乔够用了。

    做完这一切,程敛被打发走。

    江扶月使唤他的时候,那是真不客气,什么校董儿子、继承者、豪门少爷,在她这里,就只是小弟而已!

    小弟就要有小弟的自觉。

    柳丝思竖起大拇指——你牛。

    江扶月不以为意:“他自己答应的。”

    不管下跪叫爸爸,还是给她当小弟,都是程敛自己答应的,又没人逼他。

    既然要赌,那就必须做好输的准备。

    生而为人,而非畜,最大的区别就是要为自己的一言一行、所作所为负责。

    那她还客气什么?

    ……

    傍晚,作训结束。

    霍繁锦和岑乔乔一回宿舍就看到满满八个温水瓶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岑乔乔:“嗷!可以洗澡了!月姐万岁!老公万岁!”

    柳丝思一听这声“老公”,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繁锦:“啊~热水,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梦中情水~”

    不过……

    “多的四个温水瓶哪来的?”

    柳丝思:“薅的。”

    “哪薅的?我也去薅两个?”

    “你不行。”

    霍繁锦不服:“为什么啊?”

    柳丝思:“因为你没小弟。”

    “什么情况?下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

    同一时间,男生寝室。

    “诶?桌子底下的温水瓶哪去了?”梁竞洲左翻右找,都没发现。

    厉辰:“不就在那吗?”

    “哪有?你自己来看。”

    厉辰走过去,低头一扫,还真没有:“那我不知道了,反正我没拿。”

    梁竞洲又问顾淮予。

    “温水瓶?我没动过,你拿来干嘛?”

    “澡堂太多人排队,我想打点热水回来,随便冲一下。”

    顾淮予轻啧:“还是算了吧,开水房人也挺多的。”

    梁竞洲原地哀嚎:“我他妈都快臭到长毛了!操——”

    他又说:“还是老程爽,下午没训练,直接去澡堂洗,没人抢,又不用排队。”

    “诶,对了老程,你看到我们寝室的温水瓶了吗?”

    程敛闻言,没有抬头,手上动作不停,继续折他的豆腐块,“没看到。”

    “……怎么会不见了?明明下午集合之前还看到的,就在桌子底下放着啊?”

    梁竞洲碎碎念,又找了几遍,确实没有。

    “真他妈见鬼了!”

    程敛睫毛微颤,反正,他没看见,也不知道。

    ……

    霍繁锦和岑乔乔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甭提有多美。

    “真没想到,我霍繁锦有一天居然会因为一顿热水澡感受到了比买爱马仕限量款还强的的幸福感。”

    岑乔乔正擦头发:“这个时候能洗个热水澡,给我十个爱马仕都不换。”

    晚上,19:30,太阳已经落山,但天边仍有红云余晖。

    操场上的灯光亮起来,七校学生全部席地而坐,教官站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张歌词单。

    “今晚有个任务,不让你们跑,也不让你们跳,就只用张张嘴,跟我学唱军歌!我教的时候,大家尽量记住歌词,别偷懒啊,我随时都会抽查的。下面我唱一句,你们跟一句……”

    很快《团结就是力量》在这一方空地上响起。

    别看郝大志平时嗓门儿又粗又大,骂起人来毫不留情,但人家唱歌还怪好听。

    军歌的嘹亮与粗犷被他一把略沉的烟酒嗓展现得淋漓尽致。

    团结就是力量

    ……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钢

    ……

    歌手开嗓,音乐家演奏,而军人则是用鲜血泣鸣。

    一首《团结就是力量》唱出了热血和激情,祭奠着牺牲与流血。

    起初大家还笑嘻嘻,渐渐开始变得严肃。

    原本有气无力的嗓音也开始迸发出力量。

    没有人笑,也没有人闲聊,大家都在用认真表达对先烈的尊重和敬仰。

    连续几遍之后,郝大志问:“歌词都记住了吗?好,现在开始抽查。”

    “……”顿时,热血不沸腾了,感情也不激越了。

    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到十点。

    月上中天,晚风清凉。

    解散的时候,郝大志突然宣布:“明天是特殊作战理论课,大家早上不用集合,直接去报告大厅。”

    ------题外话------

    四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