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49章 为她而归,亲口说爱(两更合一)

第749章 为她而归,亲口说爱(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话音刚落,全场惊滞。

    下一秒,只见一道挺拔的身影从大门进来,缓步行至台上,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耳麦跟话筒。

    男人一袭迷彩服,作训帽,乍一看跟普通教官没什么两样,但多看几眼,就会明显发现,这人身上有种深沉冷邃、不威自怒的气势。

    彰显于一举一动,体现在一行一步。

    冷白的肤色,在灯光下有种不可接近的倨傲与疏淡。

    即便帽檐阻挡,仅可见下巴和嘴,以及三分之二鼻梁,也丝毫无损他的俊美。

    不是那种精致的瓷器,也并非精雕细琢的玉石,如果硬要将他比作一件艺术品,那么只能是泥土与刻刀造就的“雕塑”——每一道线条都彰显著美感,每一处细节都独具匠心。

    “我的妈!居然是谢教授?!这就很玄幻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抽我一巴掌试试?”

    啪——

    “是你让我抽的啊,我可不负责。”

    “真人比网上的照片,还有新闻报道里的录像都帅!”

    “天哪!活的谢教授,有生之年终于看到了!”

    “当年我小姨感染了诺瓦病毒,是谢教授研发的疫苗救了她……”

    “天呐!枯燥的军训生活终于看到了一点乐趣!”

    “我看新闻里不是说谢教授最近在F洲抗击申克沃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管这么多干嘛?重点是谢教授来了!亲自来了!”

    “嗯嗯,这倒是……”

    谢定渊的出现犹如沸腾的水里加入生石灰,瞬间又热又炸。

    现场一度陷入失控状态。

    几个教官在外面听到动静,立马跑进来维持秩序。

    可惜,他们吼他们的,大家该怎么说话还是怎么说话,一点没有要听的意思。

    郝大志:反了反了!

    最后还是谢定渊开口让大家安静,偌大的报告厅这才重新恢复秩序。

    江扶月尚在惊愣中。

    从男人进门的第一秒,到现场闹过又安静下来,期间全程茫然。

    他回来了?

    什么时候?

    岑乔乔看了眼台上的小舅,又忍不住拿余光去瞅江扶月此刻的表情。

    然后——

    她嗑到了!

    巨甜的那种!

    开始上课前,为了方便,谢定渊摘掉头上的作训帽,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脸,鼻梁高挺,眼窝深邃,薄唇如刀,俊美无俦。

    现场女生们又一次感受到了美颜暴击。

    “谢教授是我见过最帅的研究学者,没有之一!”

    “赞同!原本以为搞科研的不是肥胖,就是谢顶,没想到居然还有谢教授这么帅的……”

    “以一己之力拉高整个学术界的颜值水平。”

    “唉,真不知道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谢教授?”

    “反正不是你!”

    “当然不可能是我!我配吗?我特么不配啊!”

    “……”还挺有自知之明。

    台下议论纷纷,台上某人已经打开PPT,开始讲课——

    “关于特殊作战,首先我们从……”

    原本枯燥的理论课,因为谢定渊的到来,多了前所未有的乐趣,台下众人也一个赛一个认真。

    所以,这就是谢教授独特的人格魅力?

    特殊作战概念很大,囊括范围太广,谢定渊并未泛泛谈之,而是着重讲了生化战里的毒气战和细菌战。

    结合历史,再配上珍贵的录像资料,将生化武器的杀伤力和恐怖性讲解得入木三分。

    哪怕不懂生化知识的人,也听得津津有味。

    但愤怒也随之而来——

    “太惨了!连孕妇和小孩儿都不放过!”

    “看着那些被抓去做实验的同胞们,我就恨不得冲进去,干掉那些入侵者!”

    “拳头早硬了!”

    “没有曾经的血和泪,就没有今天华夏民族的觉醒与奋起!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很多女生悄悄别过头,不敢再看。

    男生相对来说,承受力更强,但也有不少悄悄红了眼眶。

    课程结束,掌声如雷。

    大家三两结伴去食堂。

    岑乔乔和霍繁锦在讨论那部抗战剧好看,回去就要怒刷。

    柳丝思和江扶月走在一起,行至拐角处,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准确无误地扣住江扶月手腕,一个用力,把她往里拽。

    柳丝思第一时间发现,并打算出手,却见江扶月对她轻轻摇头。

    再看那只手的主人,她怔愣一瞬,目露震惊,随即又恍然似有所悟。

    最终,垂下眸子,继续往前走。

    快到食堂的时候,岑乔乔左看右瞅:“咦?月姐呢?”

    霍繁锦后知后觉:“对啊,就这一会儿的工夫,人怎么不见了?”

    柳丝思:“月姐有事,不吃饭了。”

    “这样啊……”

    却说那头,被谢定渊一个突袭拽进怀里,又挟着一路去到某个房间。

    江扶月全程温顺,由他动作,一点都没有挣扎。

    等关上门,一声低笑自头顶乍响,伴随着男人胸腔发出的共鸣,气氛瞬间暧昧。

    他的大掌还箍在自己腰上,干燥而温热。

    呼吸喷洒耳畔,湿润且滚烫。

    “你笑什么?”江扶月抬头,恰好撞进男人似笑非笑的眼中。

    “什么时候会挠人的小狐狸变得这么乖了?”

    “难道你希望我当场大叫,把人都喊来看德高望重、备受尊崇的谢教授调戏女大学生?”

    谢定渊被呛到,轻咳一声:“……那倒不用。”

    “可你就这么干了!”

    “我还什么都没做……”男人一脸无辜。

    江扶月拍拍他搁扣在自己腰窝处的手,发出pia的一声:“那这算什么?”

    “我们不是在讨论问题吗?漂亮聪明的女大学生拦住讲完课准备离开的教授,请教几个生化方面的专业问题,教授不仅耐心解答,还亲自上手演示……这个剧情如何?”

    江扶月嘴角一抽:“你这么能编咋不去写剧本、当编剧呢?”

    “编剧可遇不到你,还是当教授好。”

    “假公济私!”

    谢定渊说不过她,只好承认:“假公济私就假公济私吧。”

    下一秒,双手捧住女孩儿的脸,让她转过来,缓缓低下头去……

    男人的唇温暖柔软,触碰瞬间,江扶月一顿,眼神恍惚。

    “……专心。”

    他极尽所能诱她深入,惑她沦陷,直到情不自禁闭上双眼,一心一意投入其中,男人才心满意足地喟叹出声。

    接着,轻轻扣住她脖颈,加深这个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慢慢分开。

    江扶月双腮泛红,眸光如水,原本樱粉的唇色变得嫣红,晶莹宛若涂蜜。

    而男人嘴角上扬,眼角眉梢分明浸着笑,却又好似不知足。

    “这段时间想我吗?”谢定渊略带薄茧的指腹摩挲在她颊边,低沉的嗓音压抑着满腔的温柔,言语间,不自觉泄露。

    “想……才怪。”

    “没良心!亏我每天都想你。”

    江扶月心口一酥,麻痒仿佛触电:“怎么想的?”

    他牵起她的手,落到自己太阳穴边:“用这里……”

    然后,一路往下,落在左胸口,轻轻按住:“还有这里。”

    隔着一层布料,江扶月能够清晰感觉到男人律动的心跳。

    一下接一下,强劲有力,生机勃勃。

    江扶月像被烫到,猛地抽回手:“去了一趟F洲,情话技能倒是长进不少……”

    “我实话实说。”

    “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下午。”

    江扶月挑眉:“F洲那边的事处理完了?”

    谢定渊摇头:“……情况比想象的更糟,可能会是一场持久战。”

    江扶月抿唇,一时无言。

    “怎么,舍不得我?”他托住她的手,让两人十指紧扣。

    这次,江扶月没有抽回来,而是轻轻用力,扣得更紧。

    “所以,只是暂时回国,还要去F洲对吗?”

    男人一默。

    “……对不起,那天把你一个人丢在月桂山庄,事后也没有一通解释的电话。”

    江扶月轻哼:“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气氛顿时又变回轻松。

    “那可不一定,女人的脾气一秒一个样,变化多端,不可预测。”

    “你看起来很懂的样子嘛?经验丰富?”

    谢定渊:“别人我不懂,但你,我正努力变得更懂。”

    江扶月轻啧:“没冤枉你啊,的确长进不少。谁教的?”

    “咳……”男人目光一避。

    “我听说,那边的脱衣舞女郎一个比一个漂亮,真的假的?”

    “咳!”谢定渊差点被呛到,“你想到哪里去了?越说越离谱。”

    “难道不是?那这些话谁教的?”

    “……卡扎。”谢定渊毫无负担地卖了兄弟。

    嗯,自保为先。

    “昨天下午回国,今天就过来上课……”江扶月皱眉,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时间掐得太死,由不得她不多想。

    “你……是为了我才……”

    不等她说完,谢定渊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别多想,也不要有任何压力,更没有耽误正事。三天假期,我有自主支配的权利。”

    三天……

    还得包括一来一回路上花费的时间。

    江扶月从他怀里退出来,站直,四目相对,果然看到他眼里几条血丝。

    尽管面上不见倦怠之色,可眼尾还是隐隐透出几分疲惫。

    “其实你没必要……”

    “那什么叫‘有必要’?我已经错过你开学,不想再错过你军训。”

    “傻不傻?当我是小孩儿吗?还需要别人记录成长?”

    男人一默。

    半晌,“……你不是小孩儿,是我不想错过。”

    江扶月一时无言。

    “好了,不说这些。”他的声音温和,宽厚,仿佛能够包容一切,“回都回来了,总不能现在赶我走吧?”

    江扶月骂他:“就知道耍无赖……”

    谢定渊接住她的手,攥在掌心里:“我今天讲得怎么样?”

    “还行。”

    “就只是‘还行’?”

    “那……很好?”

    “怎么这么敷衍呢?”

    江扶月揉他的脸:“你要求怎么这么多啊?好和不好都不行,那什么行?”

    “你亲我一下就行。”

    “刚才不是亲过了吗?”

    “谁家男女朋友见面只亲一次的?”

    “那还有一次都没亲过的,你怎么不说?”

    谢定渊想了想:“太落后,不在比较范围内。”

    江扶月:“……”

    最后,两人又实践了“第二次”。

    一而再,再而怎么能没有三?

    江扶月:“嘴都麻了,你有完没完?”

    “完不了……”他全心投入。

    轻喃中温柔又深情:“月月,我真的好想你……”

    所以,即便只有三天,也不惜长途跋涉。

    曾经谢定渊对“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嗤之以鼻,如今却深有共鸣。

    她在的地方,就是他心之所牵,情之所系,目之所望,路之所向。

    从在一起的那一刻,他所构想的未来都有她。

    “月月,我爱你……”

    晕晕乎乎中江扶月好像听见他说“爱”,可再要细听,却什么都没有。

    ------题外话------

    两更,四千字。

    好久没写感情戏,手生了,卡得头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