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51章 老谢离开,收服厉辰(两更合一)

第751章 老谢离开,收服厉辰(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江扶月再次醒来,枕边已经没人,但余温尚存。

    她迅速穿上衣服,跑出房间。

    蒙蒙亮的天边,一架直升机正缓缓飞远。

    “混蛋……”

    这么短的时间,回来干什么?

    待在F洲不好吗?!

    净回来招惹她了!

    “诶?那位同学,你哪个连的?这么早不在宿舍睡觉,跑到训练场干什么?”

    江扶月深呼吸,转头:“不好意思,现在就回去。”

    可惜,还不等她走进宿舍大楼,催命的集合哨便响起。

    江扶月又重新回到训练场。

    郝大志看着比他还早到的江扶月,表情有点茫然。

    距离哨声响起还不到二十秒吧?

    她是从窗户飞下来的吗?

    江扶月眼观鼻,鼻观心,站在场中,对他狐疑的打量状若未见。

    很快,学生陆续下楼集合。

    除开少部分迟到的人以外,大家都很迅速,并且穿戴整齐。

    这是练出来了。

    郝大志很满意。

    “报告!今天还是谢教授给我们上课吗?”

    郝大志摆手:“谢教授已经离开了,今天常规作训。”

    顿时一阵哀嚎。

    “叫什么叫?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立正!”

    烈日当空,晒得人睁不开眼。

    郝大志可能也是顾及到天气太热,这群富贵小花朵身体素质一般,也不让跑圈了,就一遍遍训练大家踢正步。

    鞋摩擦在滚烫的地面,脚底板仿佛火烧。

    众人汗流浃背,蔫不拉叽。

    活脱脱一片即将枯萎的花田。

    郝大志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心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抬手一挥:“大家休息一刻钟!”

    刹那间,众人仿佛重新活过来。

    “要死咯……早知道军训这么累,我才不来……”

    “来都来了,说这些有什么用?”

    “感觉下一秒就要被烤熟。”

    “强烈要求今晚宿舍开空调,不然我给大家表演个辗转反侧、整夜无眠!”

    “+1,支持开空调。”

    “昨天就想开了,咳……最后怕被骂,没敢提。”

    “说真的,少爷从没吃过这种苦。”

    “说得像谁吃过一样,切~”

    “谁还不是个公子哥儿?就你最矫情!”

    “……”

    这些抱怨江扶月只听了一耳朵,便不再关注。

    她径直走到阴凉处,接过霍繁锦递来的矿泉水。

    “谢谢。”

    “咳……不客气!话说月姐,你昨天去哪了?从下午就没看到人,晚上也不回来。”

    岑乔乔立马竖起八卦的小耳朵。

    “办点事。”

    “……哦。”霍繁锦识趣地没再往下问。

    中途,江扶月和柳丝思被郝大志叫走。

    “教官,有什么事?”

    “你们以前是不是接受过特训?”郝大志开门见山。

    综合这几天的表现来看,两人无论体力,还是射击,都比普通学生强太多。

    他会有这个疑问,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其他教官看完两人的各项成绩,也是这么怀疑的。

    现在有钱人家的孩子已经不玩钢琴、竖琴、管风琴?开始流行从小接受特训了?

    郝大志忍不住想。

    然而——

    江扶月:“没有。”

    柳丝思摇头。

    两人都否认了。

    郝大志一愣,这才摆手,让两人离开。

    至于信不信,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回到训练场,还没归队,便惊闻一阵骚动——

    “真的打起来了?!”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过去看啊!”

    “走走走!教官眼皮子底下打架,这些人可真能。”

    “别了吧,万一被教官发现……”

    “啧,打架的都不怕,你一个看热闹的怂个屁?再说,这是海大和明大的矛盾,跟咱们央大又没关系,罚不到你头上。”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海大怎么会跟明大起冲突?之前也没听说有仇啊?”

    “好像是因为抢一处休息的阴凉地,海大一男生对明大的女生骂骂咧咧,最后还想动手,结果被明大这边的男生发现,那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结果海大也不服气,双方就这么杠上了呗!”

    “……”

    江扶月和柳丝思一边听,一边加快脚步。

    到了人最多的地方,挤到最前面,只见厉辰跟一个黄毛正打得不可开交。

    场上。

    厉辰只觉一股劲风擦过耳畔,他下意识偏头,却见一记硬拳袭至面门。

    他闪身躲开,对方第二拳又接踵而至。

    铁锤一样的拳头挟裹着强劲的攻势,厉辰后跄半步,堪堪擦肉避过,如果晚一秒,只怕此刻鼻梁已经断了。

    哗——

    人群大惊。

    “黄毛这是要动真格吗?”

    “大爷们儿干架就是得劲!哪像女人撕X,又是抓脸,又是揪头发的,掉价!”

    “呵,我们女人招你惹你了?你妈不是女人?你倒是大老爷们儿,难道你没被你妈打过?看不起谁呢?”

    “……”突然觉得好有道理,不敢开腔。

    “这黄毛身手挺好啊,一招一式像模像样,练过吧?”

    “人家国防生来着,你说呢?”

    “我去——国防生啊?也对,毕竟是海大嘛……”

    “那什么……国防生也能染头发?”

    “额!你的关注点很清奇。”

    “明大那个又是什么来头?”

    “厉辰,一富二代,据说亲爹是明大校董,家里巨有钱。”

    “少爷脾气,难怪一点就炸!可能黄毛也没想到明大这样的富贵窝里还能出刺头。”

    只见厉辰狼狈闪躲,对方却越战越勇。

    一个屈肘后顶,黄毛眼神发狠,转身直击厉辰胸口。

    这个力道落下去,只怕要完!

    对方动作太快,厉辰愣住,等反应过来,想像之前那样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江扶月和柳丝思同时出手……

    前者挡开黄毛的攻击,后者抓住厉辰往后拖。

    事后,顾淮予追问厉辰被救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他想了想,说:感觉自己像只小鸡仔,被命运逮住了鸡翅膀。

    顾淮予:没了?

    厉辰:还有一个疑问。

    顾淮予:什么疑问?

    厉辰:柳丝思的力气为什么那么大?比俩……不,仨男的加起来还恐怖。

    之后如何暂且不提,只说现在,被救下的厉辰两眼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就听一声冷嗤乍起——

    柳丝思:“怂蛋!”

    厉辰:“……”我当时害怕极了,悄咪咪不敢开口。

    再看场上,黄毛眼中闪过几分惊讶,好似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女生拦住。

    他看看自己打出去的右手,再瞅瞅江扶月那细胳膊细腿儿,估计只是巧合。

    他发挥失常,而对方恰好避过。

    “我不打女人,你走开,让那个男的上来!”黄毛直指厉辰。

    后者禁不住激,咬紧牙关,准备冲上去,结果被柳丝思一个凉飕飕的眼神定住。

    “咳……这人太嚣张了,我必须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然他要拽上天!”

    柳丝思:“你打得过吗?”一杀。

    “到底谁给谁颜色瞧?”二杀。

    “他拽不拽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拽不起来。”死了。

    厉辰不冲了。

    顾淮予没良心地笑出声。

    柳丝思转眼,沁凉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很好笑吗?”

    顾淮予:“?”

    “本校女生受了欺负,他还知道上去帮忙,你呢?你在干什么?”

    顾淮予:“?”

    “就像这样站在原地笑吗?”

    顾淮予:“???”

    “那你连个怂蛋都不如。”

    顾淮予:“……”草啊!

    厉辰:突然有那么一丢丢骄傲是肿么肥事?

    而程敛和梁竞洲则不动声色往边上挪。

    嗯,站远点,火才烧不到自己。

    场上,黄毛持续叫嚣——

    “喂,你磨磨蹭蹭是不敢吗?也行,那你当着大家的面给我鞠躬道歉,我就原谅你,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回话的不是厉辰,而是一道清泠的女声。

    黄毛眉峰上挑,转回来,第一次正眼打量面前的女孩儿

    虽然穿着千篇一律的迷彩服,可身材高挑,腰细腿长,五官更是惊艳。

    “我说了,不打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江扶月还没说话,围观的明大学生就炸了——

    “草!他是在调戏月姐吗?”

    “一口一个女人,简直放肆!我月姐是女人吗?咳……当然是了。不过‘女人’这个形容真的太太太普通,请叫女神,谢谢!”

    “女人你麻痹,那是你姑奶奶!”

    “这黄毛狗太欠了,月姐弄他——”

    “对,nen死他!”

    “……”

    一时间,明大学生斗志激昂。

    可落在黄毛眼里,就是毫无意义的嘴炮和挽尊。

    他充耳不闻,大胆火辣的目光扫过江扶月全身,笑嘻嘻劝道:“美女,你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啊?”

    “废话真多。”

    “……什么?”黄毛还没反应过来,江扶月拳风已至。

    他措不及防,左边颧骨挨了一记,闷痛袭来。

    “靠——”这下,黄毛不敢轻敌了。

    “美女,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练家子?挺好。”说完,趁江扶月还未退开,猛地抬腿踹过去。

    江扶月闪身一避。

    黄毛踹空。

    就在他转身瞬间,江扶月第二次进攻,目标是他小腿。

    膝盖受创,骤然弯曲,黄毛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他咬牙,眼神发狠:“你别太过分!我说过不打女人,别逼我破例!”

    江扶月冷笑:“技不如人,借口还多。”

    “你——”

    黄毛眼神骤凛,忍住膝盖传来的疼痛,一声怒喝,猛地挥拳进攻。

    江扶月早有防备,一个旋身,闪到他身后。

    接着扣住对方左肘,用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同时捏他手肘两侧,拇指于外,食指、中指在内,捏准骨缝,再用力向下猛拉,同时左手握住黄毛小臂向上一捉!

    咔嚓——

    一声脆响,接着惨叫乍起。

    没有人看清江扶月是怎么做到的,反正黄毛哀嚎一声之后,就彻底不行了。

    脸色惨白,冷汗如注,烂泥似的倒在地上,身体蜷缩成虾米状,右手死死捂住左肘,好像这样就能减轻疼痛。

    “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

    江扶月勾唇:“是不是很疼?那种感觉就像……手被人拧断了。”

    断、断了?

    黄毛瞳孔紧缩,“我弄死你!”

    一边怒吼,一边试图爬起来,可惜,都是徒劳。

    爬几次,摔几次。

    “啧啧,都变成这样了还喊打喊杀。记住,口号只会影响出剑的速度,有本事你直接动手啊?”

    黄毛咬牙,试图把受伤那只手抬起来,可一动就钻心地疼。

    他心下恐惧:“不,你不敢的……”

    “什么不敢?挑衅的是你,我出于正当防卫才动手,至于是伤还是残,这就不在可控范围内了。毕竟,战场之上刀剑无眼,打架也一样,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言下之意,就算你的手真的断了,那也与我无关,全是意外。

    黄毛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那张脸有多美,心就有多毒,下手就有多狠!

    江扶月蹲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不服气啊?”

    黄毛暗暗提劲,却发现左手纹丝不动:“你、你到底对我的手做了什么?”

    她根本没怎么使力,所以不可能断的。

    江扶月好似看穿他的想法,笑意更甚:“要知道很多时候,断骨并不需要蛮力,只要劲使得巧,效果超乎想象。举个不怎么恰当的例子,有些人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骨头没断,只是轻微擦伤;但有的人走路摔了一跤就能让脊椎错位,这是为什么?”

    黄毛嘴角一紧,并不接话。

    江扶月又问他:“看过《射雕英雄传》吗?”

    “……”黄毛一脸莫名。

    “郭靖的二师父叫朱聪,他有一项拿手绝学,叫分筋错骨手。”

    黄毛皱眉,直觉接下来听到的不会是什么好话。

    果然——

    “这个朱聪,外号‘妙手书生’,有一双巧手,十分擅长点穴。看过武侠剧的人都知道,学会点穴的前提就是熟知人体穴道关节。而分筋错骨手,就有借助穴道摧毁人筋骨的作用,是不是很有趣?”

    黄毛脸色惨白,分、分筋?错、骨?

    这么一想,左边手肘好像更疼了。

    可他依旧嘴硬:“你、以为我会信?什么射雕英雄传,什么分筋错骨手,我看你电视剧看多了,大白天说梦话!”

    江扶月也不恼,清冷的嗓音有种无情的空灵,钻进耳朵里,浸着一股寒意。

    “一个人的身体有三百六十五个骨节。先说髑髅骨,男子自项及耳并脑后共八片,脑后横一缝,当正直下至发际,别有一直缝,妇人只六片,脑后横一缝,当正直下无缝;再说牙,有二十四,或二十八,或三十六,是为骨之稍,又谓骨之余也;胸前骨一条,心骨一片,犹如钱大……”

    她曾经在一中图书馆的旧书堆里扒拉到一本名为《习骨术》的杂书,闲来无聊,便随手翻了几页,得益于过目不忘的本领,正好把当时看过的扉页总述背了两段。

    这下黄毛看她的眼神终于不一样了。

    “你……你你到底是谁?!”

    不是他死到临头还好奇,而是江扶月现在的样子像极了武侠小说里深藏不露的高人。

    就是那种明明身怀绝世武功,却顶着与身份不符的皮相,各种装逼,最后才打脸的主角。

    而被打脸的通常都是炮灰。

    黄毛:“?”我要灰飞烟灭了吗?

    被唬住的不止他一个,还有各路吃瓜群众——

    “所以月姐真的会武功?”

    “黄毛实惨。”

    “这算吊打了吧?啧啧……幸好开学到现在我对月姐都是怀着一颗崇敬之心,恭恭敬敬。”

    “刚才月姐那招怎么使的来着?你看清楚了吗?就这样一抓,一提,黄毛怎么就倒了?”

    “别问我,反正我已经看花眼了。”

    “卧槽!莫非是传说中的……暗器?”

    “我觉得可能是用毒。”

    “咋觉得更像内力呢?”

    “估计还带点儿轻功……”

    “神他妈的内力轻功,你们还真信啊?”

    “为什么不信?月姐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就是!月姐最牛!”

    明大学生中,不知是谁先起头——

    “月姐万岁!”

    “月姐碉堡(diao爆)!”

    “月姐yyds(永远滴神)!”

    “看谁以后还敢欺负我们明大!”

    就连厉辰也忍不住跟着众人一起大喊:“yyds!”

    顾淮予一脸见鬼的表情。

    梁竞洲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程敛也并不意外,深邃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到场中江扶月身上。

    四个继承者,三个阵亡,已成既定事实。

    还挣扎什么呢?

    躺平接受其实也没什么丢脸的,毕竟,是她——江扶月——

    永远的神啊!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