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54章 持续高能,月姐虐校(三更合一)

第754章 持续高能,月姐虐校(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密林之中,光线昏暗。

    Q大队伍走过,即便再谨慎,也还是无可避免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入场至今两个小时,他们在十分钟前艰难地干掉了距离最近的财经。

    而之所以用“艰难”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他们也损失了将近一半的人。

    也正因如此,Q大队伍再也经不起半点挫折与风浪,不得不万分小心!

    领头之人是新上任的学生会主席——简榆阳。

    此时,他英俊的脸上汗渍遍布,泥痕斑驳:“情况如何?”

    前面探路的学生气喘吁吁,接过旁边递来的矿泉水猛灌两口,“安全,没有埋伏!”

    “好!大家全速前进——”

    一声令下,众人加快脚步。

    谁也没有发现旁边灌木丛中藏匿的两道身影。

    待大部队走远,江扶月站起来,对照地图,查看方向。

    柳丝思跟在她身边,没有开口打扰。

    两人是在寻找“营部”时,途径此处,忽然听到脚步声才选择躲起来。

    不料竟然遇到了Q大的队伍。

    江扶月收起地图,看向左前方:“往那边。”

    柳丝思顺势望去,下一秒,忍不住皱眉:“那边林木稀疏,并且处于经常暴晒的方位,按理说营部不会建在那种地方才对。”

    话虽如此,可一双脚已经忍不住跟着江扶月往那边走了。

    对此,江扶月点头以示肯定:“一般情况下,营部自然不会选在那种地方,可你别忘了,这次不止一个营部,而是七个。”

    七所高校,都有各自的营部,并且全部设在这一片密林当中。

    难道每一个营部都能选到最佳位置?

    当然不可能。

    势必会有一些学校退而求其次。

    柳丝思:“那为什么一定是这个方向?”

    “你再仔细看看。”

    柳丝思皱眉,下一秒,她竟然听到了……

    “水声?!”

    “嗯。”

    既然选不到最隐蔽的位置,那也要选靠近水源,方便生活的地方。

    营部可不是摆设,要常年驻扎人手的——

    守卫士兵,技术人员,后勤保障,军需看管等等。

    生活用水必须考虑在内。

    果然——

    当两人穿过那片稀疏的林子,再往前两百米左右,就看到一条小河,旁边就是一个大帐篷。

    由于两人位于帐篷侧后方,看不到正面悬挂的校徽标记,加之没有其他明显的标识,一时间并不能立即判断这是哪所学校的营部。

    江扶月压低嗓子:“不管了,先潜进去再说。”

    柳丝思点头。

    两人就地一个翻滚,避开左上方的摄像头,轻松入内。

    等绕到正前方,看清校徽的瞬间,两人齐齐一愣。

    明、明大?

    摸回自己家了?

    柳丝思犹豫道:“还……进去吗?”

    总不能端了自家老巢吧?

    江扶月:“进。”

    这下不用偷偷摸摸了,两人掀开帘布,大摇大摆走进去,抬眼一看——

    好家伙!萧山连同几个校董居然都在!

    一群中年大叔看着两个年轻小姑娘就这么明晃晃地闯进来,交谈的声音戛然而止,两眼发懵。

    还是萧山最先反应过来——

    “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当然是找过来的。”江扶月走到桌边,毫不客气地从果盘里拿了两个苹果,问他:“洗过没有?”

    萧山讷讷点头:“洗过的……”

    她转手丢给柳丝思一个,自己留一个,张嘴咬下去,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几个董事瞬间凌乱。

    “萧校长,现在什么情况?”

    “她们是谁?”

    萧山连忙解释:“别慌,自己人。”

    好一会儿这些校董才弄明白,原来这两个女孩子是明大的学生。

    她们脱离大部队行动,是为了端掉营部,结果摸回自己家了。

    “居然这么巧?”

    “你们还打算继续寻找其他营部吗?”

    当然要找,不过在这之前,江扶月和柳丝思合力解决了大半个果盘。

    又吃掉两块巧克力补充能量,最后还灌满了两只水壶。

    柳丝思背上行军包,准备出发。

    就在这时,江扶月突然开口:“等等。”

    “?”

    只见原本也打算离开的江扶月,此刻正停在中控台前,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卫星地图若有所思。

    “月姐?”柳丝思叫了她一声。

    江扶月放下行军包,“别急着走,总要弄清楚其他营部的方位,才好一劳永逸。”

    “……啊?”

    江扶月没再回答,而是径直走到操作台旁,示意坐在上面的技术人员:“不好意思,麻烦腾个位子。”

    “你要干什么?”他可不是明大校董会成员,而是这个临时“营地”正儿八经的技术人员。

    他的任务就是维持营地正常运转,才不管什么比赛不比赛,演习不演习的。

    江扶月皱眉,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我叫你让开,废话怎么那么多?”

    工作人员瞬间气笑:“我说你这个小同学——”

    “丝思!”

    “是!”得到指令的柳丝思,猛冲上来,两招就将人拖走,并制服。

    那位工作人员压根儿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双手被缚,被压制在地,动弹不得。

    而之前那个叫他让开的女孩儿已经坐到他原本的位子上,开始敲击键盘,操作起来。

    工作人员面色大变……

    “你在干什么?!”

    江扶月充耳不闻,全神贯注,继续敲键盘,并且时不时动一下操作台上其他按钮。

    起初她的动作还有些生疏,但很快,便十指如飞,游刃有余。

    听闻响动的萧山和几位校董纷纷围上来,停在不远处,静静观望。

    “她在做什么?”

    “……不知道。”

    “……看不懂。”

    “萧校长,你知道吗?”

    萧山到底比这些人多读几年书,大胆猜测:“应该是想通过我们营部的卫星信号来锁定其他六校营部的具体位置。”

    “还能这样?!”某校董震惊。

    萧山:“这片林子里所有卫星信号都是共享的,只要设备到位,技术过硬,追踪就不困难。”

    “厉害啊!”

    “咱们明大这回赢定了?!”

    要知道,端掉一个营部就得一百分!

    六个,就是六百!

    “终于轮到我们扬眉吐气了!”

    就在众人欣喜之际,那名被柳丝思压制在地的工作人员突然冷笑出声……

    “你们想追踪其他营部?简直痴人说梦!”

    虽是共享信号,但各营部的操作系统却自成一体,如果双方或几方想要取得联系,就必须使用密钥。

    且密钥不固定,时常更换。

    只要他守口如瓶,这些人即使看着满屋的金子,也拿不到开门的钥匙!

    “你们也别想屈打成招,我不吃那套!”

    柳丝思皱眉,手上力道加重,存心想让他吃点苦头。

    可这工作人员硬气得很,愣是咬紧牙关,一声痛哼都没有。

    江扶月却并不在意这人说了什么,也不管他和柳丝思之间的暗中较量,一心只专注于眼前屏幕和手里的键盘。

    安静的侧脸仿佛万事不过心,淡漠清高,凛然似霜。

    “都说了没用,你不要再白费力气了!”那工作人员即使身体被缚,也不忘出言唱衰。

    江扶月皱眉,冷冷丢下一句:“聒噪!”

    下一秒,他就被柳丝思随手捡起一个矿泉水瓶堵了嘴。

    “呜呜——呜呜呜——”

    一通操作猛如虎,看得萧山和几位董事目瞪口呆。

    明、明大新生里还有这么虎的女孩儿?

    不知道为什么厉董第一时间想起了曾经挨打的儿子。

    梁董表情亦瞬间微妙,嗯,他儿子也被打过。

    两个老父亲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又移开。

    那一刻,默契值达到巅峰。

    “到底行不行啊?”

    “看上去好像很难的样子……”

    不是很难,是非常难。

    别看只是为了演习临时搭建的“营部”,可一切运行规则都是按照部队标准来的。

    中控台是真的,信号共享是真的,通讯加密也是真的!

    诚如刚才那人所说,各营部之间都有一套加密法则,必须掌握正确密钥才能查看其他营部的位置。

    而江扶月现在做的,就是破解这套加密法则,而不是单单获取一次通讯密钥。

    因为,密钥随时都能根据法则进行变化。

    一旦系统察觉漏洞,发现入侵迹象,就会第一时间改变密钥,如果不能正确输入改变后的密码,那么中控系统将自动报警。

    介时,江扶月非但偷鸡不成,还会打草惊蛇,让其他营部有所防备。

    突然,敲击键盘的声音一顿,屏幕上原本定格不动的卫星地图骤然之间放大数倍,最终出现了七个小红点!

    其中一个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那么剩下六个就是……

    “查到了?!”厉董惊呼。

    “还真有!你看上面靠近河道的那个点,是不是就是我们这里?”

    被矿泉水瓶堵了嘴巴的工作人员因为不能发声,只能惊恐地瞪大双眼,看向江扶月的目光仿佛见鬼一般。

    “唔唔——”不可能!

    “唔唔唔——”绝对不可能!

    ……

    五分钟后,江扶月和柳丝思出发。

    这回不需要再看地图,两人径直朝某个方向走去。

    而那名工作人员就……

    为了防止他通风报信,柳丝思临走前把他捆起来了,还叮嘱萧山和一众校董把人看好。

    厉董:“同学,你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梁董:“绝不给明大拖后腿!”

    其他校董:“嗯!”

    萧山:……好吧,话都被他们说完了。

    两人一走,几个校董商量一番,最终决定把他嘴里的矿泉水瓶拿出来。

    “你、你们这是耍赖!作弊!我要报告上级!取消明大的成绩!”

    “现在立刻把我放开!”

    几个校董对视一眼,又默默把矿泉水瓶塞了回去。

    工作人员:“?”

    这下,清静多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却说江扶月和柳丝思,前行不到八百米,又一处营部出现在视野范围内。

    只不过那处地势低洼,为了更好地隐蔽,四周故意栽种林木,林木之间又遍布杂草。

    晃眼一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柳丝思绕到前面,查看一圈:“是央大的营部。”

    江扶月微微颔首。

    两人同时行动,一个闪身越过警戒线,又利落地避开摄像头。

    营内——

    央大校长也来亲自坐镇了,此刻正站在中控台的显示屏前,让一个工作人员帮忙调监控画面。

    林中有不少摄像头,虽然无法做到五步一哨,十步一岗,但间隔四五百米就有监控,这点还是可以保证的。

    通过共享信号,营部可以查看实时录像。

    央大校长就是想看看自家学生走到哪儿了,战况如何,目前拿下多少分。

    殊不知,他寄予厚望的队伍早在一开始就全军覆没。

    如今他本人也危在旦夕……

    “调好了吗?画面怎么还不出来?”

    工作人员大汗淋漓:“没有……我再试一下……”

    “好,麻烦同志你稍微快点,我怕出了那片林区,摄像头少了,又看不到了。”

    “那……我尽力。”

    “诶,辛苦了。”

    就在这时,一阵风灌进来,两人都没在意,也不曾回头。

    下一秒,就听砰砰两声——

    江扶月:“你已阵亡。”

    央大校长:“啥?”

    柳丝思打中了那个工作人员,后者只是略微一懵,很快便反应过来。

    对上央大校长疑惑的目光,他好心解释道:“营部被端了。”

    央大校长听完,好像更懵了。

    等他反应过来,江扶月和柳丝思早就离开,奔往下一处营地。

    “就、就这?”

    “对啊,”工作人员点点头,“您作为营部的一号首领,一号被杀,就等于营部被破。”

    “那、我完了?”

    “是的。”

    “央、央大也完了?”

    “按演习规则来说,是的。”

    “……”

    工作人员挠挠头:“奇怪,她们是怎么找过来的?都这么隐蔽了……而且还有明大营部在前面……”

    按理说,对方破了明大营部之后,应该不会想到继续往里面找,大多情况都会换另一个方向。

    央大校长开始慢慢醒过神来:“刚才那两个女孩子是哪个学校的?”

    “这……不知道,我没问。”

    “怎么办?现在营部没了,也不知道大部队情况如何……”央大校长挂着一身彩弹灰,来回打转,表情焦虑,“不行,我得联系一下海洋大学的营部,好歹给他们报个信……”

    “咳!”工作人员按住他拿电话的手,“不好意思,校长同志,您现在……呃,已经阵亡了。”

    “?”

    “那个……死人不能打电话,也不能通风报信。”

    央大校长讪讪收手。

    他居然‘死’了?

    央大的营部也没了?!

    这个认知令他十分恼火,一恼火就忍不住来回踱步。

    工作人员被他晃得头晕,小声提醒:“死人也不能乱走动。”

    “……”

    除开央大,接下来距离最近的是贸易大学和财经大学。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江扶月和柳丝思相互配合,先躲防,再匿藏,接着潜入,最后斩首。

    不到半个钟头,又拿下贸易和财经两位校长。

    而之所以这么快,完全是因为贸易大学的校长在自家营部坐不住,跑到隔壁财经大学营部。

    两所学校是友校,两位校长又是本科同学,私交本就不差,这一聊起来就有点刹不住车了。

    从回忆往昔到展望未来,学校生活到家庭生活,那是津津有味,乐在其中。

    所以,被彩弹打中的时候,两位校长还在讨论自家孩子暑期该报哪个夏令营,去M国,还是F国。

    “老张,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帐篷不太牢固?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砸到我背上,还响起砰的一声。”

    “欸?你也被砸到了吗?我刚才也是!”

    两人面面相觑。

    下一秒,江扶月和柳丝思如鬼魅般出现,立于两人面前——

    “恭喜二位,已阵亡。”

    “?”

    “?”

    离开前,江扶月掀帘的动作一顿,突然回头:“国内不好吗?非要去国外?”

    两人:“……啊?”

    “反正我觉得国内就很好。”说完,大步离开。

    几分钟后——

    两位校长总算反应过来:“其实国内也挺好。”

    “嗯,至少安全。”

    “要不就报国内夏令营?”

    “……我看行!”

    两人一鼓作气干掉了三所高校的营部,接下来还剩Q大、B大和海洋大学。

    这三个营部分别在三个方向,而距离演习结束还剩两个钟头,如果都去,时间显然不够。

    只能有所取舍了。

    就在两人纠结先去哪家的时候,柳丝思耳廓一动:“后面有人!”

    话音未落,两人迅速闪进草丛。

    与此同时,前方走来三个人,其中一个竟然是前两天和江扶月发生冲突的黄毛!

    剩下两人身形挺拔,背枪的姿势有模有样——

    是国防生!

    江扶月当即有了判断。

    黄毛摊开地图:“前面三个路口,往哪边?”

    另外两人飞快交换眼神:“林兆东,要不还是你选吧?”

    “又是我?”黄毛,不,林兆东皱眉。

    “咳……你之前都选对了,这回也肯定没差。”

    “就是,前两次多亏有你,咱们才能先搞掉B大营部,又一锅端了明大营部,那可是整整两百分啊!”

    草丛里,江扶月和柳丝思对视一眼。

    这个黄毛居然搞掉了她们营部,可恶!

    “行,”林兆东收起地图,随手一指,“就往那个方向吧。”

    三人很快离开。

    江扶月和柳丝思走出来,可能林兆东的好运都在前两次用完了,这回他选的方向是自己学校的营部。

    而且距离最远,地势也最陡。

    “现在B大营部已经被他们抢先一步干掉,那就只剩Q大和海洋大学……”

    江扶月脑海里迅速回忆卫星地图上七个点的分布情况,当机立断:“我们先拿下Q大,东面有一条小路直通海洋大学营部,可以节省大概……三分之二的时间。”

    “好。”柳丝思点头。

    这是先拿Q大,再端海洋的节奏!

    江扶月勾唇,轻飘飘开口:“海洋营部要不要无所谓……”反正明大已经赢定了。

    她要的是黄毛,砰——

    阵亡在她枪口下。

    柳丝思一想到那个场景,就忍不住勾唇,眼角眉梢都浸出愉悦。

    那个黄毛不是很拽?

    那就看看到底谁——更——拽!

    两人迅速消失在另一个路口。

    ……

    Q大营部。

    周正奇正坐在凉椅上喝茶,面前显示屏正在播放最新一期的《吐槽说》,他很喜欢里面那个戴猪八戒面具的常驻嘉宾。

    见解独到,言辞犀利,十分有趣。

    看网上爆料,说他是个中学老师。

    周正奇觉得不像,老师身上应该不会有这么锋利的棱角,毕竟教书育人,不能夹带私货。

    久而久之,人的思想就被定在条框里了。

    周正奇看到精彩之处,忍不住大笑出声。

    Q大的营部是这次七个地点中最隐蔽的一处,他完全不用担心会被偷袭斩首。

    所以,其他学校背地里都说他们Q大是“欧皇”,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们Q大就是超级欧,超级厉害啊——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相信我,下一秒周校长会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