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55章 演习结束,明大翻身(两更合一)

第755章 演习结束,明大翻身(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悠哉地跷起jiojio(脚脚),摇啊摇,晃一晃,再喝口茶。

    “周校长的小日子很悠闲嘛?”

    “那当——”呃!

    然字还没出口,周正奇猛地一僵!

    他蹭一瞬坐直,遽然回头,措不及防对上江扶月含笑的双眼。

    霎时呆傻如鸡。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江扶月并不跟他废话,迅速扣动扳机,只听砰一声,子弹喷散开一阵彩雾,登时将他浅灰色的中山装糊得五彩斑斓。

    “周校长,您已阵亡。”

    做完正事,她才想起回答刚才的问题:“我为什么在这里——如今您知道了吗?”

    为了斩你的首,端你的营,再弄花你的西装~

    江扶月看了眼地上的茶渍——

    哦,还有洒你的茶,惊得你两眼溜圆~

    周正奇好不容易回过神,看了眼她手里的枪,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胸前,登时怒不可遏:“江扶月!哪哪儿都有你!有你就没好事!”

    他居然被斩首了?

    还是被江扶月斩的?

    上回她伙同萧山撬走Q大师资的账还没算,这回又把Q大营部端了。

    此时此刻周正奇脑海里只有两个字不断闪现——克星!

    这个女娃娃就是天生来克Q大,克他的!

    江扶月对周正奇懊恼惊怒的眼神视而不见,笑着问了句:“茶好喝吗?”

    周正奇嘴角狂抽,一声冷哼冲出鼻腔:“少给我来这套!”

    江扶月点头:“看来是好喝的。”

    说完直接拿起茶壶,一只递给柳丝思,一只提到自己嘴边,咕咚几口下肚,然后砸砸嘴,中肯评价:“太淡。”

    周正奇没说话,可心头在滴血,他的好茶啊!就这么进了狗肚子!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柳丝思:“我也觉得不太好喝。”

    周正奇:“……”再次会心一击。

    “滚!都给我滚——”

    两人得了分,又解了渴,本就不打算多留,放下茶壶,转身就走。

    周正奇:“?”

    真走了?

    ……

    两人找到东面的小路,拨开一米来高的杂草,全速前进。

    由于久无人走,小路完全没有路的样子。

    江扶月只能对照记忆中的卫星地图来大致分辨方向。

    可即便如此艰难,两人脚程也依旧不慢。

    终于,在半小时后抵达目标地点——海洋大学营部!

    江扶月并没有急着带柳丝思往里冲,而是静静蹲在草丛里,宛若蛰伏的猛兽。

    风过,树动,叶子沙沙作响。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宁和。

    十分钟后,不远处大路传来一阵脚步声。

    正是以黄毛为首的三人!

    “靠——不是吧?选来选去居然选到自家营部?”

    “搞什么?我们走了一个钟头,就这?现在倒回去已经晚了。早知道就选另外两条路了……”

    两人言语间隐隐带着几分责怪和迁怒。

    黄毛可不受这鸟气,闻言,冷笑一声:“后悔啊?有本事你们自己选啊,或者一开始就别跟着我,大家各走各。别他妈出了问题全赖我头上,大老爷们儿婊兮兮的,体面点儿行吗?”

    两人顿时面红耳赤。

    “那、现在怎么办?”

    黄毛扫了他一眼,大摇大摆往里走。

    还能怎么办?

    来都来了,不喝口水,休息休息说得过去?

    这不见外的架势倒跟江扶月如出一辙。

    两人见状,也立马跟上。

    进到里面,说明本校学生的身份,三人立马受到一群校领导的亲切问候。

    又听说他们端了B大和明大的营部,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不愧是咱们海大的国防生!”

    “两个营部就是两百分,前三稳了。”

    “我看第一都有可能。毕竟,上一届Q大只端掉一个营部,就得了冠军,咱们这次可是一举拿下俩。”

    “如果真是这样,那当然好。”

    他们海洋大学还从没拿过第一呢!

    就在校领导们沾沾自喜,觉得这把稳赢的时候,帐篷后侧方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

    黄毛猛地转头,却并未发现异常。

    “……林同学?林同学?!”

    “什么?”黄毛回神。

    校领导笑容和蔼:“你喝矿泉水还是运动饮料?”

    “都行。”他答得心不在焉,余光一直锁定侧后方。

    “林兆东,你老往后面看什么?”同伴有些不满,觉得他故意搞小动作,标榜自己特立独行,好吸引校领导的注意。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得了吧,还奇怪的声音……”就你耳朵灵,屁事儿多。

    黄毛眼神一冷。

    同伴撇嘴,转身走开。

    就在这时,两道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出现,柳丝思直攻黄毛而去。

    林兆东也不是吃素的,他原本就在警惕状态,眼下很快反应过来,开始接招。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当场缠斗起来。

    而江扶月则在第一时间结果了黄毛那两个还处于惊愣状态的同伴,砰砰两声——

    又拿两分。

    接着,她开始在一群校领导中寻找海洋大学的校长。

    黄毛许是看穿她的企图,不惜被柳丝思一脚踹在小腿上,也要趁机脱身,迅速朝一个中年男人奔去,然后用身体挡在他前面。

    明显保驾护航的姿势,不出意外,那人应该就是海洋大学的校长!

    江扶月当即举枪瞄准,与此同时,柳丝思也朝他猛扑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黄毛嘴角却勾起一道诡异的微笑,带着几分得逞的意味。

    然而,江扶月却并未如他所愿将枪口对准那位疑似海洋大学校长的人,而是措不及防调转方向,对准帐篷入口处,不带半点犹豫地扣动扳机……

    只听砰的一声,彩弹随着巨响炸开。

    打在入口处正欲掀帘往外逃跑的另一个中年男人身上。

    而他——

    才是真正的海洋大学校长!

    黄毛的舍己护人,不过是声东击西,想让江扶月误以为他保护的人才是校长。

    同时,还能为真正的校长争取逃生时间!

    只要校长不“死”,则营部尚存。

    她们攻进来又如何?照样不能得分,百忙一场!

    好个李代桃僵,一箭双雕!

    “林兆东是吧?之前倒小看你了。”江扶月擦掉枪口沾染的颜料,随手放到一边。

    如今尘埃落定,胜负已分,自然不再需要持枪。

    她走到一把空椅子前,含笑落座。

    而黄毛扬起的诡笑僵在脸上,原本的高深莫测荡然无存,只剩滑稽可笑。

    “你特么耍我?!”

    江扶月:“不是你想耍我吗?”

    他一噎。

    “我不过将计就计,诈出了真正的校长,技不如人就要认,鸭子死了还嘴硬没什么好处。”

    “……”你特么才是死鸭子!淦!

    不远处,海洋大学的校长终于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眼身上弄脏的西装,嘴角狂抽。

    然后上前,问江扶月:“同学,你是哪个学校的?”

    “明大。”

    校长一怔,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明、明大?”

    江扶月已经自顾自拿起一瓶矿泉水,问:“介意吗?”

    校长连忙摆手:“喝吧,不要客气!”

    “谢了。”说完,丢给柳丝思。

    然后又重新给自己拿了一瓶。

    黄毛瞪眼:什么人呐这是?一点都不客气!

    江扶月看他一直盯着自己,想了想,问:“你要吗?”

    黄毛:“……”

    海洋大学的校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学生,走到她对面坐下,笑眯眯问:“同学,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江扶月点头,看在他请自己喝水的份上:“问吧。”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一旁,黄毛下意识竖起耳朵。

    江扶月:“眼睛看。”

    “可你当时在和林同学对峙啊?我又离得这么远……”

    “不影响。”

    校长:“……”

    黄毛撇嘴,拽什么拽?

    “你怎么这么确定是我呢?”她开枪的动作干脆利落,半点犹豫都没有,“难道就因为我想逃?”

    江扶月点头:“这算一个原因。”

    “那其他原因?”

    “首先,黄毛的举动很突兀,保护的意味过于明显,很容易看出是在表演。”

    “其次,就算不是你也没关系,反正又不是真的杀人。在这种情况下,那宁可错杀,也绝对不要放过,反正试错成本为零。”

    校长眼珠一转:“那如果我不跑呢?你不会发现破绽,或许就会顺着林同学的引导,相信假校长的身份。”

    江扶月摇头,一脸遗憾:“能当上一校之长,您想必也是阅历丰富,怎么会有这么简单的想法?”

    简单得像个傻白甜。

    校长面部肌肉微抽,居然被一个学生质疑了?

    咳……不过心头好奇却愈发浓厚:“简单?哪里简单了?”

    江扶月:“不管真校长,还是假校长,但凡不能让我完全相信,保险起见,在场所有人都会挨上一枪,当然也包括您在内。所以,逃或不逃,其实没什么影响。”

    反正都要“阵亡”。

    校长惊住——

    她……居然想把全部人都“杀”了?

    江扶月挑眉:“有什么问题吗?既然不好选,那就不选。”

    全部灭掉就好!

    黄毛浑身一震,看江扶月的眼神像在看什么“在世魔鬼”。

    太猖狂了!

    ……

    江扶月和柳丝思在海洋大学营部待了半个小时,广播里才传来演习结束的通报声。

    一行人离开密林,出去外头。

    几位教官和率先被干出局的学生们正等在出口位置的空地上。

    哦,还有其他几个学校的校长。

    见到江扶月和柳丝思,表情各有各的不自然,但无一例外通通目光闪躲。

    “咦?怎么没看到明大的队伍?他们人呢?出来了吗?”不知是谁突然问了句。

    众人左看右找,面面相觑。

    “没、没看见啊?你看见了吗?”

    “我也没有……”

    此时,树林中,一处隐蔽的灌木丛。

    凉风习习,阳光不晒。

    一阵窸窣的响动后,有人翻了个身,咂咂嘴,又继续睡过去。

    很快,重新响起轻微的鼾声。

    周围还睡着很多同学,横着竖着,四仰八叉。

    厉辰和梁竞洲靠在木墩上,脑袋正一点一点打着盹儿。

    顾淮予和程敛则直接躺地上,行军包当枕头,脸上盖片巴掌大的树叶,同样也在会周公。

    放眼望去,酣睡一片。

    由于距离太远,广播的声音实在太小,根本传不到这边来。

    所以,他们并不知晓演习已经结束。

    直到——

    “明大的学生在吗?!明大的队伍?!”

    “厉辰——顾淮予——”

    “你们在哪里?!”

    “……”

    一个激灵猛地惊醒,厉辰坐直,伸手去推梁竞洲:“老梁!醒醒!”

    “啊?”梁竞洲霍然睁眼,弹簧一样起立,“敌人来了?!马上戒备!枪……我枪呢?!草……”

    “不是,没有敌人。”

    他松了口气,也不找枪了,重新坐下来,“那你叫我干嘛?还没睡醒呢……”

    “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叫我们?”

    “啊?真的假的……”他侧着耳朵,顿住几秒,“我怎么没听到?”

    “你再仔细听呢。”

    明大的学生——

    厉辰——顾淮予——

    “有有有!我听到你和老顾的名字了!”

    厉辰皱眉,突然想起去看时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草,演习已经结束了!”

    “啊?结、结束?这么快?”

    这不是才刚闭眼,眯了一小会儿吗?

    厉辰:“已经结束快半个小时了,赶紧把大伙儿叫醒!”

    “啊?哦!”

    可惜,还是晚了。

    当一群教官和学生找过来的时候,几乎还有一半人都在呼呼大睡。

    教官:“?”虽然早就知道他们在咸鱼,但咸成这样,实在出乎意料。

    学生:“?”我看到了什么?大家在烈日下苦行军、搞战斗的时候,这群人居然在——睡——觉?!

    “别说,这还真像明大干出来的事儿。”

    “谁让他们是明大的学生呢?”

    “如果哪天有人告诉我明大的学生放个屁把池塘给填平了,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真的。”

    “奇葩年年有,年年在明大。”

    “突然有点羡慕是肿么肥事?人家睡觉都能拿第一,我柠檬了。”

    是的,刚才在外面六所学校聚在一起,不到两分钟,什么该知道,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明大一进场就灭了B大和央大。

    江扶月和柳丝思又奇袭了五所大学的营部。

    根本不用算,就知道第一名是谁。

    “早知道我们也先灭它两个学校,然后躲起来睡大觉了。”

    “说得轻巧,你以为想灭就灭啊?”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了!首先我们和我们相邻入场的学校肯定会有所提防……”

    “难道明大就不用提——”

    呃!

    好像明大真的不用提防。

    毕竟,这么多届他们都咸过去了。

    谁能想到这回突然翻身,直接把锅都给掀翻了?

    “央大会全军覆没,轻敌要占百分之九十的原因。”

    “哼!明大不过就是运气好罢了。”

    但聪明人绝对不会这么认为。

    其他的都不说了,单看眼前这群睡眼惺忪的明大学生,就能看出在这盘棋里,下棋之人是如何运筹帷幄、翻手为云!

    周正奇:“萧校长现在很得意吧?”

    萧山语气平和,表情不骄不矜:“都是孩子们自己努力的成果,得意算不上,但欣慰还是有的。”

    “哼!如果明大没有江扶月,你觉得能有今天这个成绩?”

    周正奇算是看明白了,明大还是那条要死不活的咸鱼,只因为江扶月才让这条咸鱼暂时性地翻了身。

    萧山勾唇,本是再平淡不过的语气,却有着气死人的本事:“可明大偏偏就有了江扶月啊。”

    一个你B大、Q大永远也得不到的人!

    周正奇狠狠一噎。

    萧山自从当上明大校长,还从来没这么扬眉吐气过。

    这种感觉……怎么说?

    只能用“神清气爽”来形容!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