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57章 社团冒头,月姐魅力(三更合一)

第757章 社团冒头,月姐魅力(三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除了课堂纪律持续变好,师资力量不断加强以外,明大的各种兴趣社团也风风火火办起来了。

    首先是相声社。

    由那晚夜聊的同学牵头,广发邀请,各路打听,终于在全校范围内捞到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

    人有了,接下来就是场地。

    当天提交书面申请,下午就通过了。

    听说还是校长亲自批的!

    然后,做好方案,再拿着方案去申请经费。

    其实这个经费有没有无所谓,反正也没多少钱,一个星期生活费而已,轻轻松松。

    可这个过程不能少,一切都必须按规矩来办。

    通常,经费下来最快也要两天,但几人等不了,这打铁啊就得趁热。

    所以每人拿出三天生活费,凑了十来万,把该买的先买了。

    什么桌子椅子,茶几沙发……

    由于样样都拣贵的买,最后十万还不够,用超了不少。

    “超了就超了,又不是没钱。”

    “同意!价格都是其次,关键质量要好。”

    “那反正都超了,多和少也没差,要不我们还是选那套八万的沙发吧?有扶手,而且坐感更舒服。”

    “我看行。”

    几人轮流刷卡,眼都不眨。

    富二代的世界就是这么平平无奇、单调乏味。

    傍晚,东西运到学校。

    几人布置完,已经凌晨,为了庆祝,决定去吃个宵夜。

    吃完觉得太晚,干脆就在附近酒店一人开一间房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闹钟准点开响。

    几人赶紧起床,脸都没时间洗,便朝学校飞奔。

    谁也不能阻止他上课!

    今天这节是徐老的……

    想当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抢到,可不能敷衍。

    虽然一节课下来,他能听懂的不超过百分之十……

    但月姐说过:成与不成是能力,做与不做是态度。

    他可以能力不行,但绝对不能态度不好。

    两天后,社团经费批下来,比他们想象中多一点——

    有十五万。

    几人决定把这笔钱留在账上,充当以后的活动经费。

    而前期添置的这些东西相当于他们自己掏钱。

    现在,人有了,场地也有了,剩下的就是请“角儿”!

    一来,社团想要办得好,须有大佛来撑场。

    二来,他们能力有限,请角儿除了可以当吉祥物安家镇宅之外,还能给大伙儿上课培训。

    但具体请谁呢?

    起初是打算重金聘请那什么社的一大腕儿,国民度超高,堪比流量明星。

    可人家已经在帝都戏剧学院任教,上的还是专业课,自然没时间搭理他们这种“草台班子”。

    被拒之后,他们又看上了Q大相声社的“吉祥物”,那也是个大腕儿、名角儿,虽然国民度没前者那么高,但专业能力过硬,关键是非常会带学生。

    据说,他带出了不少优秀徒弟,结果这些徒弟有一半都进了娱乐圈,能够继承衣钵的至今没有。

    起初对方并不同意来给明大初创的什么社团站台——说实话,很掉价!

    之后被他们的诚恳和执着打动,才勉强同意。

    等过段时间,知道了给他的各种福利和待遇之后,这位“角儿”真香了。

    就这样,他们通过自身努力,再结合金钱的魅力,又一次成功撬了Q大墙角。

    也不知道周正奇听说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气到跳脚?

    嗯,跳就跳吧,该撬还是得撬啊!

    眼看相声社做起来了,不少人开始蠢蠢欲动。

    要知道,在这之前,明大几乎没有社团,官网上挂出来的那几个,什么围棋社、乒乓球社,只不过为了好看而已,事实上根本没有成员加入,早已名存实亡。

    “要不我们也弄个模特社吧?”

    “美妆社可以有!但只搞化妆的话,好像单调了点。咱们女孩子聚在一起,也经常讨论奢侈品大牌新出的衣服鞋子包包,那取个什么名字才能把这些都囊括进去呢?”

    “时尚社,怎么样?”

    “这个好!Fashion~(时尚),简称F社,还得有个响亮的口号。”

    “——只要跑得够快,时尚只是跟班。”

    “赞!那就这么定了!我马上打申请!”

    “既然大家都在搞,那我也弄个……嗯……高尔夫社吧。”

    “咱们学校可没有大草坪。”

    “那修一个呗!我家开高尔夫球场的,一切交给我爸,轻松搞定!”

    很快,模特社、时尚社、高尔夫社的申请批下来,开始面向全校招新。

    模特社分男女两队,吸纳的全是帅哥美女,当然,还得身高过关。

    校方一视同仁,照样拨了十五万经费。

    可惜,还不够搭建T台的。

    更别说灯光、音响、服装这些支出,林林总总算下来少说也得七位数。

    好在,明大学生不缺钱,社长回家一趟,第二天就把一张两百万的支票摆到桌子上。

    副社长挠挠头:“其实我也拿了一张……”金额没前者大,也就小五十万吧。

    刚选出来的几个小干事:“我们也拿了!”

    支票是厕所纸吗?

    想拿就拿?

    “咳,话不能这么说……但貌似也没差多少?”

    不都是纸吗?

    “……”

    就在硬件全部搞定之后,模特社也陷入了和相声社同样的难题中。

    请谁当老师?

    能力太差,不行。

    名气太小,也不行。

    风评不好,还是不行。

    有黑历史的,更不行。

    挑来选去最终锁定了帝都电影学院模特班的特邀老师——Mars。

    外籍男模,风最大那两年,走秀价格按步来算。

    出道即巅峰,这巅峰一待就是五年,福布斯男模排行榜上从未掉出过前十。

    五大蓝血、八大红血的座上宾,手握多个奢侈品品牌代言,还是全球范围内的。

    据说,当初帝都电影学院能请到他,完全是靠人情。

    且Mars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只每两个月抽空飞来华夏一趟,给模特班学生上课。

    “这……不好撬吧?”

    人家压根儿不缺钱。

    电影学院都还只能拿人情当敲门砖,而他们就一小社团,只怕对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就看方法用没用对。”

    “啥意思?”

    “嗯?有情况?!”

    “社长,你是不是已经想到办法了?”

    社长清了清嗓:“据我所知,Mars不仅是模特,还是个天才画家,尤其喜欢画人。当初因为找不到满意的模特,所以愤然转行,投身时尚界。”

    “我去……大佬要不要这么任性?”

    “牛X的人不管做什么都能成功,就像月姐那样。”

    “然后呢?这跟我们请他来当指导老师有什么关系吗?”

    社长:“当然有关系!你先听我说完……Mars进入时尚界后,并未放弃寻找心目中的‘完美模特’,甚至把这当做一种途径,可以让他认识更多、有优秀的人,但这么多年过去,他始终没能再拿起画笔。”

    “为、为什么?”

    “你傻啊?刚才不是说了,没找到完美模特。”

    “嘶……不能够吧?时尚圈那么多身材好、颜值高的帅哥美女,都没看上?”

    这眼睛得有多瞎……

    “难道社长是想帮Mars找模特?这也太难了,根本不现实!”

    人家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他们算哪根葱?

    说找就一定能找到?

    就算能,那找个十年八年,黄花菜都凉透了。

    社长神秘一笑:“不用咱们找,Mars其实早就有目标了,只是这个目标比较高冷,不带鸟他的。”

    “我靠——谁这么拽?国际超模的面子都不给,666!”

    “真的假的?怎么听起来有点像八卦杂志用来博眼球的造谣通稿?”

    社长拍着胸脯保证:“消息来源一定可靠。”

    他发小的大姑是Mars在华夏的御用律师,为他工作了五年,处理了不少棘手的合同纠纷。

    最最重要的是,这位大姑和Mars那位难搞的经纪人是闺蜜。

    聚个小会,喝点小酒,什么消息套不出来?

    “Mars认定的这位完美模特是华夏人,女孩儿,非常年轻。而且,大家都认识。”

    “啊?我们认识?谁啊?”

    “国内某明星吗?”

    “或者歌手?”

    “主持人?”

    “……”

    对于大家的猜测,社长无一不是摇头否定。

    等卖足了关子,才慢悠悠开口:“不是公众人物,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卧槽——”

    “这么劲爆的咩?”

    “完美模特……完美……到底谁啊?”

    “不、不会是月姐吧?!”

    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好像除了她,再也没有其他什么人能配得上“完美”这个词。

    社长两手一拍,“没错!就是月姐!”

    Mars第一次看到江扶月是在国外某门户网站上的一篇新闻报道里。

    IPhO华夏女孩儿夺金,并同时斩获特别奖,华夏代表队总分第一,实现大满贯。

    以前像这种消息,他最多扫一眼就划走,但这次却鬼使神差地盯着其中一张配图看了很久。

    久到为它耽误了一场奢侈品牌春夏发布会的模特面试,最终错失了价值百万的合同。

    经纪人气得跳脚,他却死死盯着电脑屏幕不错眼。

    终于,在他对着图片几经比划、细细斟酌之后,眼底爆发出惊人的亮光。

    他激动地站起来,欣喜若狂:“找打了!终于找到了!”

    经纪人:“?”

    ……

    “所以,照片上的人是月姐?”

    社长斜了他一眼:“还有第二个IPhO夺金又拿特别奖,外加团队总分第一的华夏女孩儿吗?”

    “月神就是月神,超模也得滑跪。”

    “那现在要怎么做?请月姐出面?让她说服Mars?”

    “不行!这样不是让月姐白白欠了人家嘛?”

    “对哈,再说咱也没这么大面子支使月姐。”

    “多大面子都不好使!就算月姐点头,那我们也不同意!”

    “为什么?”

    “女神是要捧着的,你见过女神欠债的吗?还是人情债……那绝对不能够!”

    自家女神自家疼,丁点儿尘土都不能挨。

    众人纷纷点头。

    “就是!女神就该在神坛上待着,管他什么超模明星,休想要神下凡。”

    “那算了?换个人?不请Mars?”

    “又不是没有其他模特,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社长:“大家别急啊,这事儿不用月姐出面,应该就能搞定。”

    “怎么说?”

    “Mars几次向月姐递出橄榄枝,都没得到回应。最疯狂的一次直接给江记私房菜的官方微博发私信,像个痴汉一样把月姐夸了一通,然后请她给自己当模特,甚至不惜开出天价,结果被江记私房菜的运营小编当成高仿号,直接拉黑了……”

    哈哈哈哈哈……

    “这个超模也太惨了。”

    “福布斯前十怎么了?我月姐不鸟你照样不鸟你,多少钱都没用。”

    “想到每天跟月姐在同一个大学,偶尔还能在食堂碰见,突然生出一种优越感是肿么肥事?”

    “很好理解啊,超模重金求见都见不着,我们随便见,还能说上话,不优越才怪!”

    “然后呢?被拉黑之后Mars又做了什么?”

    社长轻咳两声:“听说,他最疯狂的时候甚至想直接在社交平台上公开@求互关。可月姐根本没有开通社交账号,他@不着;再加上,经纪人觉得这种行为太舔狗,强烈反对,最后才总算消停了。”

    “额!只能说超模也疯狂。”

    “是月姐魅力太大。”

    社长继续:“如果告诉Mars月姐在明大,你们觉得他会不会来?我们也不强求,来就欢迎,不来就找其他人,反正你情我愿,没有谁欠谁人情一说。”

    “这个好!”

    “我们把选择权交到Mars手里,来不来全看他自己。”

    “赌一包辣条,他会同意,而且巴不得。”

    “我赌两包。”

    ……

    事实证明,月姐的魅力确实大,模特社这边前脚刚联系Mars的经纪人,后脚他便亲自打电话来——

    “噢!这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乐意至极!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课?后天吧,可以吗?”

    热情得像个假超模。

    至此,模特社万事敲定,只待起飞!

    当晚已经两个月没有在社交平台冒过泡的Mars突然发表了一条与他高冷人设不附的动态。

    没有文字,只是表情——

    [耶][耶][耶]

    开心得像个小孩儿。

    粉丝们不明所以,媒体们捕风捉影,只有明大模特社成员心知肚明这三个表情具体什么意思。

    “还真是……痴汉啊……”

    “只想说——月姐牛逼!”

    ……

    实验室。

    江扶月正和徐开青就实验最后两个步骤的先后顺序争论不休。

    徐开青:“我还是觉得应该先2,后1。”

    江扶月却坚持:“原顺序没错,我个人觉得没必要调换。”

    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

    在隔壁实验室的老彼得都听见了,赶紧出来打圆场。

    “……这样,你俩都休息休息,连续高强度工作一个星期,超人都受不住,先放松一下,没准儿思路就通畅了。”

    徐开青叹气:“也好。”

    江扶月耸耸肩,休不休息无所谓,反正她从没觉得自己思路不通。

    “出去买瓶水。”她朝两人打过招呼,脱下实验袍,转身离开。

    实验室有桶装饮用水,她主动离开,是想给徐开青腾出安静思考的空间。

    老彼得:“看看人家Chou,多大气?”

    徐开青有些懊恼:“我一着急就控住不住嗓门儿,不是故意要嚷嚷,你知道的,我就这么个脾气……”

    江扶月说去买水不是假的,还顺手给徐开青和老彼得一人买了瓶椰奶。

    俩老头儿就好这口。

    回去的路上,收到一封邀请函——

    “F社?”

    “对!就是时尚社,简称F社。申请已经批下来了,创建工作正在进行,我们想邀请月姐你担任第一期社刊的‘时尚Icon’,需要拍一组照片,再做个简短的采访,可以吗?”

    江扶月合上邀请函,问她:“什么时候?”

    “都可以!看你什么时候有空!”

    两人约好了时间,江扶月回去实验室。

    徐开青已经想通了,见她进来,立刻激动地抓住她,往实验台上带:“我知道了!你是对的,确实不该调换顺序,因为……”

    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最后,总结陈词:“愁,还是你厉害。”

    江扶月:“……”

    拍照那天,时尚社特地请了圈子里一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

    虽然是个娘娘腔,脾气却不小。

    社长好声好气和他沟通:“……模特很忙,特别忙,只有一个钟头,做造型最快也要二十分钟,那正式拍摄可能就只有四十分钟,所以,到时还要麻烦您动作快点……”

    “呵,”摄影师听完,当即冷笑出声,“四十分钟拍完?你在讲笑话吗?我从业十几年,还从来没听过这么离谱的要求。我看流量明星都没你家模特忙,国际影后也大牌不过她!”

    社长是个纤腰长腿的富家小姐,性格也相当泼辣,闻言,丝毫不怵,淡笑回怼:“以前没听过这种要求,现在听到也不晚。不用谢,免费帮你长长见识。”

    “哦,还有我们家模特当然不能跟什么流量明星、国际影后相比,因为她们都不配啊!哪根葱、那头蒜敢和月姐相提并论?开玩笑!”

    “最后,您爱拍拍,不拍走人。老娘可不管你什么背景,有多牛,我只知道给钱的是爸爸!咱们社团花六位数的高价不是请你来挑三拣四、满嘴嫌弃的!少他妈来娱乐圈那套!”

    摄影师被镇住了。

    娘娘腔一收,兰花指骤敛,“咳……”

    这些大学生怎么不按牌理出牌啊?

    以前他也帮财经、央大那些名牌大学的社团拍过照,女孩儿们无一不是对他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就连打听娱乐圈的八卦都小心翼翼,满心满眼全是对那个圈子的向往与憧憬。

    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会侃侃而谈,感觉自己高人一等。

    可眼下……

    这群女生自己忙自己的,连杯水都不给他倒。

    也不八卦娱乐圈的绯闻,缠着他问东问西。

    而且从那个社长对自己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她们并不向往那个圈子,甚至还有点……鄙视?

    直到看见那个社长准备补妆的时候,从一堆杂物里面翻出一只喜马拉雅30铂金包,而且还是钻扣!

    包中王炸,就这么像垃圾一样被她扒拉出来?

    而周围一群女生竟然也都见怪不怪,反应平平。

    摄影师惊呆了!

    连明星都买不到的包,就算有也恨不得当祖宗一样供起来,在她眼里就只配和一堆杂物放在一起?

    摄影师第一反应——那只包是A货。

    可当他反复打量,再三分辨后,不得不承认,那是真的!

    而且还很可能是前段时间佳士得拍卖行拍出五十万美元的那只!

    这时,再看这些女学生的穿着打扮就发现门道了——

    全是奢侈品大牌的最新款!

    连角落里那个垃圾桶都是LV的!

    就在摄影师怔愣之际,一道惊喜的嗓音突然响起——

    “月姐来了!”

    很快,一群女孩子便朝门口迎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

    摄影师也不由好奇……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有点卡文,所以比较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