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63章 神秘黑影,惊艳亮相(两更合一)

第763章 神秘黑影,惊艳亮相(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月月的生日宴半点都不能马虎。

    韩启山暗下决心。

    要知道,这可是他宝贝外孙女第一次公开在圈子里露面,不搞得热热闹闹、花团锦簇,像话吗?

    为此,他不惜亲自上阵,安排张罗。

    每天看着他拄根拐杖见完酒店负责人,又见礼品公司经理,忙得脚不沾地,韩慎就忍不住头疼。

    “你说爸他至于嘛?”

    韩恪两手一摊,耸肩:“不至于,但他乐意。”

    韩恒咂咂嘴:“其实,老爷子忙起来也不错,至少没时间管我。”

    至于江扶月这个宴会主角,什么都不用管,安心当起了甩手掌柜。

    老爷子:“乖囡,姥爷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江扶月说好。

    过了两天,他又打电话来:“乖囡,你喜欢什么颜色?什么花?”

    “紫色。鸢尾。”

    ……

    转眼来到生日宴当天。

    来的都是韩家世交与合作对象。

    男人西装革履,携家带口。

    女人妆发精致,裙摆摇曳。

    是生日宴,也是名利场。

    “老爷子,恭喜恭喜!两颗掌上明珠失而复得!”

    韩启山和他握手,笑得褶皱乱飞:“多谢赏脸,里面请。”

    韩慎作为长子也忙着招呼宾客,握手寒暄。

    厉辰今天也来了,陪在父亲身边,穿得人模狗样。

    厉家辉:“平时你怎么浑,我不管,但今天给我老实点!”

    厉辰撇嘴,又是这种无聊的交际应酬,当他想来?

    呵……

    在家多学两页《投资分析》它不香吗?

    是的,在周围同学不是好好学习,就是发展副业的大环境下,厉辰也没闲着。

    他一直都对投资很感兴趣,偶尔也买点股票玩玩,赚多输少,但真的就只是玩玩而已,从来没有费心钻研。

    但七校联训结束之后,看着大家学习的学习,创社的创社,好像他不做点什么就跟这个集体格格不入。

    可他既不爱学习,也没什么才艺,想来想去好像股票买得还不错,就这样他开始系统学习投资,请家教,听网课,练实操。

    随着学习不断深入,知识面持续拓宽,厉辰感觉自己好像推开了新世界大门。

    每个带过他的老师都夸他有天赋,直觉准,警惕性高,是天生股市猎手。

    厉辰得了肯定,愈发用功,学校的课程也没落下,竟然在闲散的大学时期,感受到了一丝高考前才有的紧张。

    但这种充实感却令他无比满足。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劲。”

    厉董惊奇地发现,家里那个混世魔王已经很久没闯祸了。

    打电话去学校,老师说他一切正常,可明明车库里的迈凯伦已经很久没开出去,家里的私人医生也没再因为他打架头破血流而上门。

    奇了!

    “你是不是又在憋什么损招?想搞票大的?”

    厉辰:“?”这是亲爹?

    反正厉董不是很相信,狗还改不了吃屎呢,厉辰怎么可能不惹事?

    然而事实证明,他最近这一两个月还真乖得不行。

    厉董:“?”幸福来得太突然。

    那厢,梁竞洲也到了,脸上无聊透顶的表情跟厉辰如出一辙。

    大人们寒暄交际,两个小的终于可以趁机开溜。

    梁竞洲:“你也在啊?”

    厉辰:“被我爸拖来的。”

    梁竞洲立马握住他的手:“难兄难弟。”

    厉辰:“……”

    “我特么连这是什么宴会都不知道,就被拽过来了。话说,这什么宴会啊?”

    厉辰扫视一圈,只见全场以紫色为主,绸缎飘带,红毯铺地,两旁以鸢尾花作点缀,看上去青春朝气,莫名少女心?

    他也有点懵,不是商业酒会吗?

    “这家姓什么来着?”

    梁竞洲:“?”你问我?我特么还想问你呢!

    “好啊,你们居然躲到这里来了,害我跟老程找了一大圈。”这时,顾淮予和程敛并肩走来。

    得!这下齐活。

    梁竞洲:“你们怎么也来了?”

    顾淮予挑眉:“月姐生日宴就许你们来,不准我们来?什么道理……”

    “月姐?!生日宴?”

    “怎么?你不知道?”顾淮予嘴角抽搐,提醒他:“这里是韩家!”

    是了,江扶月是韩家外孙女来着,当初厉辰调查过她的家庭背景。

    梁竞洲轻咳一声:“……现在知道了。”

    顾淮予:“反射弧真够长的。”

    也是才知道的厉辰就聪明多了,悄咪咪不说话,以免被嘲。

    “月姐人呢?”

    程敛抬腕看表:“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应该不在这里。”

    梁竞洲:“嘿嘿……说不定还在化妆,女生最麻烦了,哪像我们西装一穿就可以出门。”

    顾淮予摩挲着下巴,脱口而出:“其实她不化妆也好看。”

    “那肯定,”梁竞洲点头,“盛世美颜不是吹的。”

    厉辰喃喃:“不化妆好看,化了妆更好看,再换上长裙……”

    从男性审美角度,他觉得江扶月穿长裙一定会非常好看,尤其是贴身剪裁、抹胸设计、绸质面料的那种。

    一行一步,都是婉转风情。

    再配上那双潋滟生光的桃花眼,轻轻扫过,淡淡微睨,只要是个男的,恐怕都会招架不住。

    “……老厉?!想什么呢?叫了你几声都不应。”顾淮予肘了他一下,“还笑得这么浪。”

    厉辰猛然回神:“有、有吗?没有吧。”

    “哟哟哟!还不承认!绝对有问题!”

    “嘿嘿……你是不是想到月姐了?”梁竞洲一脸“我早已把你看透”的坏笑,“别不承认啊,大老爷们儿敢作敢当,想了就想了,月姐又漂亮又聪明,傻子才不想。”

    “哦!你承认你想了!”厉辰反将一军。

    梁竞洲居然大方点头:“对啊,我就想了,月姐现在可是咱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老顾,老程,我就问你俩想没想过吧,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坦诚点OK?”

    顾淮予眼神一闪。

    程敛抬头望天。

    这种时候选择沉默已经说明太多。

    梁竞洲朝厉辰挤眉弄眼:看吧,就你虚伪,就你否认!

    厉辰:“……”想揍人。

    不过老顾和老程的态度……

    他暗暗吃惊。

    突然——

    “诶,你们说,我追江扶月怎么样?”梁竞洲语出惊人。

    顾淮予脸色一黑:“不怎么样。”

    厉辰撇嘴:“就你?”

    程敛直接摇头,缓缓吐出三个字:“想多了。”

    梁竞洲气得狂翻白眼儿:“几个意思?啊?你们这是嫉妒!自己怂就算了,还唱衰别人——阴险!狡诈!狭隘!”

    “等我追到月姐,让你们一个个都改口喊姐夫!”

    厉辰:“江扶月眼睛挺好,脑子也没坏。”言下之意,怎么可能看上你?

    顾淮予:“你不是孙子吗?还想当姐夫?”

    程敛:“醒醒吧,梦做太多,容易流口水。”

    梁竞洲:“……”操!

    四个男生你一言,我一语,骂的骂,损的损,声音越来越大,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清晰的“江扶月”如何如何。

    少年们的好感与钦慕不加遮掩,放肆又乖张。

    突然,说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视线所及之处,一道黑影动了!

    就在距离不远的喷泉池边。

    因为光线太暗,除了规律的哗哗水声之外,任谁也不会多看一眼。

    可偏偏就是那个地方,居然站着一个人!

    没动的时候,背影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厉辰他们根本没注意。

    “喂,你怎么偷——”听呢?

    话还没说完,那道身影便径直离开,镇定的步伐没有一丝偷听被抓的慌乱,相反,他远去的背影似乎还透着一股……冷意?

    “不是……这什么人哪?懂不懂规矩?”

    “闷声不响,被发现了还挺拽。”

    “那个……他是不是都听见了?”

    四人面面相觑,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但愿他不认识我们。”

    也不认识江扶月。

    阿弥陀佛!

    程敛:“宴会要开始了,进去吧。”

    “嗯。”

    四人离开。

    ……

    进去里面,入目一片紫色的海洋。

    不是廉价的贴纸,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挂饰,背景墙是一扇巨大的紫色屏风。

    用银线绣了一只展翅欲飞的雏凤。

    如果从另一边看,图案就变成一只花间扑蝶的幼虎。

    正面激越,反面成趣。

    凤之华贵,虎之凶猛。

    “好俊的双面绣!价值不菲啊!”

    “我记得十年前佳士得拍卖了一扇刺绣屏风,叫《凤虎稚趣》,创下了有史以来绣品拍卖价格最高纪录,至今仍还保持着,该不会就是这幅吧?”

    “看来外界传言非虚,韩老爷子对这个外孙女果然疼爱至极。连天价拍品都当摆件一样,随便用来布置现场。”

    “话说,韩家这位孙小姐到底什么来头?之前怎么从来没听过?”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事情还要从二十年前,韩家小女儿说起……”

    今天到场众人并没有像厉辰那样特地查过江扶月,所以百分之九十九都没把“江扶月”和“韩家小小姐”对上号。

    他们只知道韩家有个从未在圈子里露过脸的沧海遗珠,而网上有个叫江扶月的天才少女。

    虽然因为韩恒的缘故,江扶月的身份对熟知八卦的网友并不是秘密,但在场宾客又有几个会没日没夜抱着微博刷?

    所以,当宴会开场,江扶月挽着老爷子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众人眼里的惊艳与惊讶才会那么明显。

    只见女孩儿一袭露肩白裙,点缀蕾丝荷叶边,露出雪白的肩头和一对漂亮的锁骨。

    裙摆采用羽毛元素,垂坠成形,但轻漾的羽毛又在行走间带出几分飘逸感。

    略施淡妆,长发盘起,头上一顶耀眼的钻石小皇冠,微斜地别入发间。

    肤色如雪,眸光潋滟。

    她就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什么也不必说,便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梁竞洲站在厅中,抬头望去,只一眼就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真的好漂亮……

    一旁厉辰也看呆了。

    顾淮予双目失神。

    程敛亦面露怔忡。

    四人尚且如此反应,其他人遭受的冲击可想而知。

    那一刻,交谈声隐匿不见,抽气声却此起彼伏。

    “这就是……韩家那位流落在外的明珠?”

    “原以为不是娇宠长大的孩子难免会有几分粗鲁,不够大气,没想到现实给了所有人当头一棒!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这沉静的气质,大方的笑容,哪里像普通人家教养出来的?不说其他,单看仪态就比在场绝大部分名媛千金强。”

    “难怪老韩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我要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外孙女,也恨不得捧在手心儿,搁在心尖儿。”

    “听说韩家小女儿当年也是风姿绰约,相貌不俗,可惜啊……”

    “这小丫头比她母亲当年还美!”

    不仅外表,还有那一身清淡如霜、凌寒似雪的气质。

    让人既想亲近,却又不敢亲近。

    隔着一段距离,她在这边岿然不动,任由那边焦虑急躁、求而不得。

    “嘶……我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啊?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同感。”

    “嗯嗯!确实眼熟!”

    “我想起来了——这这这不是网上那个很厉害的学霸月姐吗?就前几天刚拿下三篇CNS,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热搜也一个接一个地爆。”

    “居然是她!”

    众人震惊,议论不止。

    就在这时,江扶月和老爷子已经下完最后一级台阶。

    韩启山当着众人的面,亲口承认:“这是我外孙女——江、扶、月!”

    大家先是一愣,接着纷纷上前恭贺。

    “老韩,你这小外孙女藏得真够好啊,现在才介绍给大伙儿认识。恭喜恭喜,柳暗花明,未来更好!”

    韩启山拱手:“那就承你吉言。”

    “韩董,你这个外孙女可不得了,昨天我看新闻上到处都是她!”

    “过奖了,小孩子不能夸,怕骄傲!”

    “我这可不算夸,实话实说而已。”

    韩启山被围在中间,听着众人对江扶月的赞美和夸奖顿时眉开眼笑。

    看似嘴上谦虚,其实内心得意。

    韩慎兄弟三人陪在旁边,齐齐无语。

    您老也一把年纪了,能别这么“狗”吗?

    韩启山用行动证明:不能。他就是“狗”。怎么地?

    兄弟仨:“……”

    由于老爷子太抢镜,导致江扶月这个本该作为焦点,万众瞩目的存在反倒被众人忽略了。

    她趁此机会,果断开溜。

    等到了外面,身后的推杯换盏和觥筹交错越来越远,她才轻舒口气。

    天边月色皎洁,近处是光线昏暗的喷泉池。

    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拍她肩膀。

    江扶月回头……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黑影是谁大家能猜到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