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66章 四少上岗,黄毛追她(两更合一)

第766章 四少上岗,黄毛追她(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咦?不是口红?”韩恒手里的纸巾干干净净。

    江扶月这才反应过来。

    耳朵后面……

    难怪她洗漱的时候没看到!

    这个色狼……

    “可能是被蚊子叮了。”她不慌不忙,给出解释。

    韩恒也没多想:“那你记得喷点花露水。”

    “好。”

    这时,一旁安静吃饭的韩慎突然开口:“这个季节,哪来的蚊子?”

    韩恒一顿,“对啊,冬天还有蚊子吗?”

    江扶月:“哦,那就可能是昨天晚上在花园喂小莽的时候被虫子咬了。”

    韩恒:“要不要紧啊?”

    “除了有点痒,其他都还好。”

    “你以后还是少去后面的花园,草深虫多,露水还重。”

    “好。”江扶月乖巧点头,“那我先回学校了。”

    ……

    回到宿舍,江扶月才敢拿出镜子来照,果然,左耳后面靠近侧颈的地方红了一小块。

    岑乔乔蹦蹦跳跳走过来:“月姐,你在看什么?要弄两块镜子。”

    不等江扶月开口,她已经看到了:“欸?你这里有个红印,好像传说中的吻痕小草莓哦!”

    江扶月:“……”

    “其实我一直都怀疑亲亲是不是真的能啜出小草莓,这得多嫩的皮肤和多大的力气才能一口成印啊?多半都是小说里写出来骗骗纯情少女的。”

    “……”

    “月姐,你怎么不说话?你觉得呢?到底能不能亲出来啊?”

    呃!

    “应该……能吧?”

    “真的假的?是不是要有个什么实验证明,或者来点那个什么抽样调查、统计分析啊?如果人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的话,还得分类讨论吧?哇塞——那直接弄个研究课题算了!没准儿还能发CNS呢!”

    岑乔乔两眼放光,一副“快夸我是天才”的样子。

    江扶月:“……”你不是天才,是鬼才!

    休息了一个星期,江扶月准备开始新的选题。

    但目前还没有明确方向,所以就没去实验室泡着,每天按时上下课。

    “咦?月姐居然来上课了?”

    “她不用做实验吗?”

    “好像是所有项目都做完了,新课题还没选好,那没事干就来上课咯!”

    “我的空闲时间是打游戏、吃夜宵;大佬的空闲时间是上课——就一个字:服!”

    “终于等到月姐和我们一起上课了,突然感觉充满力量是怎么肥事?”

    “我跟月姐一个班,这事儿老子能吹一辈子。”

    “有没有发现月姐一来,整个班气氛都紧张起来了,就像领导视察一样。”

    “不严阵以待,表现好点,等着被月姐削吗?梁竞洲放假蛇的事儿你忘了?”

    那人后背一凉,头皮发麻,嗖的一下坐直,双目平视,认真听讲。

    ……

    这次回来上课,江扶月明显发现班级纪律好了不少。

    她以为是厉辰这几个二世祖不闹腾了的原因。

    后面渐渐发现,不仅是他们四个,连其他人都安分得有点不可思议。

    而更诡异的是,课堂上她竟然没发现一个玩手机或者打瞌睡的学生。

    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怎么回事?集体吃错药了?”

    岑乔乔坐在她旁边,听得没头没尾:“谁吃错药了?”

    江扶月把疑惑说出来,岑乔乔看她的眼神莫名诡异:“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

    岑乔乔嘴角一抽,好吧……

    “军训回来,大家就慢慢变好了。”

    “你说详细点。”

    五分钟后——

    江扶月:“所以,厉辰他们几个还是功臣?”

    “功不功臣我不知道,但如果有人做得不好,他们会直接动手料理。”

    江扶月若有所思。

    下课后,她去了趟校长办公室。

    也没待多久,十来分钟吧,也不知道跟萧山聊了些什么。

    反正第二天厉辰、顾淮予、程敛、梁竞洲四人就被他叫到跟前。

    梁竞洲:“我们闯祸了?”

    顾淮予皱眉:“不能够吧,最近咱们表现挺好啊。还把整个班级都带动起来了。”

    梁竞洲:“那校长突然找我们四个干嘛?请吃饭?还是请唱歌?别一起去洗浴中心按摩吧?”

    厉辰脸色一黑:“丫脑回路能不能正常点?”

    “我脑回路怎么不正常了?月姐说过,一切皆有可能!”

    厉辰:“……”

    “诶,”顾淮予肘了肘一直没有开口的程敛,“你说萧山找我们干嘛?”

    程敛双手插兜,一贯的话不多:“去了不就知道了?”

    “……”

    校长办公室。

    萧山笑眯眯看着四个身形挺拔、长相出色的少年,还未开口,眼中便带三分欣慰。

    四人:“?”这感觉……不太好。

    “听说你们这段时间把培雅班管理得井井有条,不仅课堂纪律变好了,还让大多数同学都开始认真学习。”

    四人飞快交换眼神。

    萧山只当没看见,自顾自开口:“本身学好,这体现了一个人的自我控制能力;但影响别人让别人越来越好,这就是一种人格魅力了。而你们就拥有这样的魅力!”

    “?”

    “咳……”萧山清了清嗓,继续道:“所以,我决定成立一个校园监察会,专门负责整顿校风、检查纪律,对于违反校规的行为有直接处置的权利!具体细则会尽快和董事们商量敲定。”

    “介时,你们就是监察会第一届干部,整个明大的纪律都归你们四个人管,怎么样?还不错吧?那就这么定了!”

    “?”你倒是给我们一个反驳的机会啊!草!中间不带停的吗?

    四人离开的时候比来时还要迷糊——

    不就去了趟校长办公室吗?怎么就成了监察会干部?还管上校园纪律了?

    梁竞洲:“我没听错吧?校长让我们管事儿?”

    厉辰无语:“你已经问第N遍了。”

    “那你再回答我一次啊?”

    “……草,要说多少遍你才能不问?是的是的是的,现在听明白没有?!记没记住?!”

    梁竞洲:“……哦。我还有个建议,你下次可以温柔点,别这么凶。”

    厉辰:“……”

    顾淮予突然轻啧一声:“你们说,萧山到底在打什么算盘?谁不知道我们是明大的……咳……害群之马,他倒好,让咱们当干部、管纪律,还要为此专门成立一个新部门。”

    “不知道。”

    “不清楚。”

    “搞不懂。”

    “那咱们答不答应啊?”

    厉辰:“我无所谓,都可以。”

    梁竞洲搓搓手,嘿笑两声:“说起来,读了这么多年书,我还没当过官儿呢。”

    顾淮予:“咳!我也没当过……”

    程敛:“那就干啊!”

    一锤定音。

    三天后,校方宣布成立校园监察会,主要负责维护校园纪律,协助校规执行,同时还监督学生会工作。

    校方钦点厉辰为监察会首届主席,梁竞洲、顾淮予、程敛三人为副主席,从文件下发日起,即刻到任,履行职责。

    消息一出,全校沸腾。

    “成立监察会,没问题;可为什么要让厉辰、梁竞洲这四个人来管?一看就不靠谱好嘛?”

    “干脆改名叫‘继承者会’算了,哈哈哈……”

    “校方这是打算以恶治恶吗?”

    “可我怎么听说培雅班在他们的管理下纪律越来越好了?”

    “谁说的?我怎么没听到?”

    “X教授啊!之前还在我们课上表扬过培雅班,你肯定开小差去了。”

    “这怎么能一样?之前是管一个班,现在要管整个学校!”

    “班级和学校有区别吗?本质上都一样。”

    “继承者们这是要开搞事业了啊!”

    “我觉得挺好,管不管得住两说,但至少身份摆在那儿,他们敢管,也有底气管。”

    “没错!你让普通人来管一下试试,谁特么听你的?”

    “……”

    不管大家如何议论,成立校园监察会的事就这么定了。

    既然决定要管,那自然要管好、管住、管出新花样!

    本着这样的想法,四人开始行动。

    从高薪招聘监察队伍开始,校方拨下来的经费还不够请这些人吃顿西餐的,所以四人自掏腰包,升级福利待遇,很快队伍就齐了。

    接下来,他们制定了严格的巡逻计划。

    发现违反校规的行为,每抓一个,就奖励两千。

    后续还有一系列措施……

    由于几人下手太狠,动作太快,造成了极大的震慑。

    不到两个星期,明大校风焕然一新。

    ……

    萧山看着眉眼含笑的江扶月,不由竖起大拇指:“还是你的办法管用。”

    江扶月耸耸肩,起身,准备离开。

    “诶,你还没说颁奖典礼去不去呢。”萧山赶紧把人叫住。

    上个星期,“帝都十佳大学生”评选结果出炉,江扶月以三篇CNS的惊人战绩首位当选。

    这是近二十年来,明大学生第一次选上。

    今天萧山特地把她叫来办公室就是为了这事。

    江扶月:“时间?”

    “下周三。”

    “应该可以。”

    “不要应该——”萧山急了,“肯定一点行吗?”

    江扶月:“可以去,但前提是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意外包括但不限于地震、台风、暴雨、冰雹等自然灾害和极端天气,以及其他事故,例如……”

    “打住打住!你还是‘应该’吧。”

    江扶月走了。

    萧山:“……”就没见过这么拽的。

    ……

    入冬之后,天黑得越来越早。

    江扶月离开行政楼后,直接去了实验室,等她找齐资料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周围也亮起了路灯。

    她还没吃饭,准备去食堂蹲个宵夜。

    刚进去,脚下一顿,转身就走。

    可惜,林兆东已经看到她了,立马追上来:“诶,你跑什么?我又不是猛兽,还能把你咬死啊?”

    江扶月止步,抬眼:“你无不无聊,这都第几次了?”

    “不无聊啊,管他几次,能碰见你就行。”

    “你到底想干嘛?”

    “嘿嘿,”他咧嘴一笑,呵出的热气形成一团白雾,鼻尖泛红,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天生就这样,“我想干嘛就干嘛?”

    江扶月翻了个白眼儿:“做梦呢?”

    “就算做梦我也还是要说,嘿嘿,我在这儿蹲你,看不出来吗?”

    “蹲我干什么?”

    “追你啊!”

    类似的对话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没错,眼前这个说要追江扶月的人就是当初七校联训海洋大学的黄毛。

    大名——林兆东!

    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前不久江扶月在明大食堂碰到他,还以为这人也是来蹭饭的,结果没想到他竟然说为她而来?

    江扶月第一反应就是寻仇。

    这人演习的时候被她毙过,估计雪耻来了。

    眼看她都做好大干一架的心理准备,结果这人冷不丁来一句——

    “现在能告诉我你的微信号吗?我想追你。”

    江扶月当场:“???”

    难道他寻仇的方式是……跑步?

    谁追上谁就算输?

    “你这么惊讶干嘛?没收到过表白吗?怎么一点都不熟练……”他还嫌弃。

    “表白?谁?”

    林兆东:“当然是我跟你表白啊!”

    这时江扶月才明白此“追”非彼“追”。

    “谢谢,但我不喜欢你。”没有半点弯弯绕绕,也不留给对方任何遐想的空间。

    黄毛一点也不意外,更看不出伤心,他甚至还笑嘻嘻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这并不影响我追你啊。”

    江扶月:“?”我特么都不喜欢你,你还追什么追?

    林兆东好似知道她在想什么,轻轻勾唇:“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喜欢,未来的事谁又说得准?也许追一追,就喜欢上了?毕竟,我家庭条件不差,身体倍儿好,长得嘛也还行吧,根正苗红的小伙子一枚,你……”

    “我有男朋友了。”江扶月直接打断。

    黄毛一愣。

    但很快又嗤笑出声,“男朋友?哪儿呢?让他出来比划比划。”

    “……”

    “再说,男朋友而已,又没结婚,随时都可以换人,像我就不错啊,换了绝对不亏!”

    “……”这人脸皮是城墙做的?

    就这样,江扶月被黄毛缠上了。

    多次到明大蹲她,见面就问能不能加微信,明明有更简单的办法拿到她的微信号,可林兆东偏不,非要江扶月亲自点头应允,并且面对面加上才行。

    可惜,每次江扶月都拒了。

    所以黄毛至今还没加上她好友。

    这回也不例外——

    江扶月:“不能。”

    “哦。”他两手一摊,耸耸肩,不见失望之色,“那我下次再问一遍。”

    “……”

    林兆东:“你来食堂不是要吃饭吗?为了躲我打算饿肚子啊?”

    别说,还真是。

    不过,江扶月:“饿肚子不至于,校外也可以吃。”

    “啧,学校外面那些小餐馆做出来的东西哪里比得上你们明大食堂啊?走,干饭去!我也还没吃呢!”

    江扶月:“?”

    黄毛已经往前迈出一段距离,忍不住回头催她:“快点啊,再磨蹭蟹腿和刺身都没了,这两样最好吃,刚才就已经开始排队了……”

    江扶月:他还摸得挺清楚。

    十分钟后,两人各自端着餐盘,面对面坐下——

    黄毛专注干饭。

    江扶月也饿了。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先吃饱再说。

    等后面吃得差不多了,黄毛咂咂嘴,拢了拢满盘子被他咬开的蟹壳:“你们明大的伙食真不错,要不我转学过来吧?”

    江扶月正擦手,闻言,嘴角狂抽:“国防生不让转学,谢谢。”

    “可以违约啊,赔二十万就行了。”

    “随便你。”说完,她站起来,拿上餐盘,放到回收处,转身走人。

    林兆东锲而不舍地追上来:“欸,你真不考虑啊?”

    “考虑什么?”

    “当我女朋友啊。”

    江扶月已经懒得接话,反正无论她说多少遍,这人也不会听,下次照样我行我素。

    “你说你有男朋友,我都过来蹲你那么多回了,怎么一次也没看到?”

    “他人在国外。”

    “呵……”林兆东才不信,好整以暇,端着一副“你编,你继续编”的样子。

    这时,正往食堂走的梁竞洲冷不丁脚下一顿,定定望向前方:“那个不是海洋大学的黄毛吗?卧槽!他想对月姐干嘛?爪子都伸过去了——”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