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67章 人家中坐,锅天上来(两更合一)

第767章 人家中坐,锅天上来(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还没行动呢,他就想下手!草!”说完,梁竞洲钢炮一样弹出去。

    “喂喂喂——干嘛呢?!干嘛呢?!”

    Pia一声脆响,他一把打掉黄毛伸出来的手,整个人横插到江扶月和林兆东中间。

    将何为“肉墙”诠释得生动形象。

    黄毛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人,冷笑着扯了扯嘴角:“是你啊,手下败将。”

    “到底谁才是手下败将,你恐怕没搞清楚吧?”

    七校联训最后的演习环节,明大以绝对优势拉开差距,把作为第二名的海洋大学远远甩开。

    且江扶月还带着柳丝思亲手端了海大营部。

    听说黄毛当时也在,还想混淆视听,结果被轻松识破,瞬间傻眼。

    显然,林兆东也想起了那段不算愉快的经历,顿时脸色一黑。

    “看我干什么?”梁竞洲下巴微抬,“看也没用,你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林兆东:“……”

    这时,江扶月丢下一句“我先走了”,趁机脱身。

    “诶,你等等——”林兆东见状,一边叫住她,一边作势去追。

    梁竞洲直接往他面前一拦:“嘛呢?上赶着找揍也不用这么积极啊,月姐时间宝贵,没空搭理你。”

    “让开!”

    “如果我不呢?”

    黄毛咬牙,双眸危险半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唉哟,那今天我还真想见识见识,你能怎么个不客气法?来呀,试试?”

    说着,眼神一睨,肩膀直接撞上对方胸口,“别怂,有本事就动手!”

    “你他妈——”黄毛还真把手臂给抡了起来。

    厉辰和顾淮予见状,当即上前,给梁竞洲撑场。

    “在明大的地盘上,对我们明大的人动手,不合适吧?”

    厉辰皱眉:“你跟他客气什么?今天谁要是敢动老梁一根汗毛,就别想轻松踏出明大校门!”

    程敛插兜,踱步上前,冷凉的目光淡淡一扫:“再厉害,双拳也难敌四手,想清楚了再决定,别犯蠢。”

    “老程,你跟他这么多废话干嘛?”梁竞洲撇嘴,指着自己脑袋,“有本事就往这儿敲。”

    林兆东眉心倏然一紧,忽闪不定的目光落到态度强硬的梁竞洲身上,又掠过他身旁另外三人。

    这已经不是“双拳”和“四手”的问题了,而是“双拳”和“八手”!

    黄毛深吸口气,丢下一句:“今天算你们运气好,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

    言罢,错身,大步离开。

    看背影还有点余怒未消的郁闷和愤愤。

    ……

    林兆东憋着一口鸟气,垂眉耷眼,一阵风似的出了明大校门。

    中途,经过球场的时候,一颗足球迎面飞来。

    倘若不是林兆东反应够快,只怕这会儿鼻梁已经砸断了。

    “喂,同学,帮个忙,麻烦把球踢回来,可以吗?谢谢!”

    林兆东看了眼远处翘首以盼的少年,又低头瞅瞅脚边的足球,然后……

    他什么都没做,转身离开。

    还等着他把球踢回来的少年:“?”走、走了?

    得!这人怕不是聋子,就是有点大病。

    海洋大学距离明大几分钟车程,不过林兆东却多绕了十分钟从后门进。

    可惜——

    “林兆东!你回来啦?!”一道惊喜的女声响起,带着明显的娇羞。

    黄毛脚步一顿,得,还是没避开,白绕了。

    “找我有事?”他冷冷转头。

    女孩儿跑过来,想挽他的手,被黄毛不动声色避开。

    “你去哪了?宿舍找不到人,训练场也找不到,打电话问你舍友,他们说你有事,最近经常出门……”

    林兆东眉心骤紧:“你烦不烦?问东问西,管三管四,非要闹到人尽皆知才爽是吧?”

    “我问你是关心你,别不知好歹!”

    “呵,”他冷笑一声,双眸微睨,尽显邪气,“你是我的谁?我需要你关心?省省吧!”

    说完,双手插兜,大步朝校内走去。

    女孩儿站在原地对着他冷漠的背影大骂:“林兆东,你混蛋——”

    可惜,对方头也不回,甚至还加快脚步。

    莫诗然气得眼眶泛红。

    等在一旁的闺蜜见状,赶紧上前:“然然?没事吧?”

    “小悠,你说我哪里不好?他凭什么这么对我?”

    “你长得漂亮,性格又好,成绩更没得说了。今年‘十佳大学生’评选多严格啊,你都选上了,总之——我家然然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天底下就没有比你更优秀的女孩子了!”

    “所以,千万千万不要怀疑自己,你,莫诗然,就是坠吊的!”

    “噗——”女孩儿泪光尽收,笑意重回脸,“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闺蜜:“还有,你家庭条件也好啊,妥妥的千金小姐、白富美!”

    “那为什么林兆东对我这么冷淡?”说着,又开瘪嘴想哭了。

    “他瞎呗!身在福中不知福,咱们学院多少男生把你当成女神,做梦都想和你谈恋爱,只有他是个奇葩。”

    “可我就喜欢他这朵奇葩,能有什么办法呢?”莫诗然自己都忍不住为自己叹气。

    “啧……”闺蜜一脸便秘,“我就搞不懂了,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

    林兆东这个人,长得吧还算勉强,可脾气暴,情商低,怼天怼地,不可一世,要说唯一可取的,好像他家庭条件不错?

    但具体怎么个情况谁也不知道。

    从这点就能看出他这个人有多孤僻,多不合群。连同寝舍友都不怎么来往。

    好姐妹居然看上他?!难道富家千金的口味都这么……独特?

    然而莫诗然自己却并不觉得,甚至还一脸陶醉地用双手托住下颌,表情娇羞:“……怎么说呢?我就喜欢他身上那股硬硬的劲儿,跟其他男生都不一样。”

    “让百炼钢化作绕指柔,你不觉得这很浪漫吗?”

    闺蜜:“……”不觉得。

    “算了,今天也确实是我做得太过,逮着谁都问,他那个人喜欢低调。”

    “然然,你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他发一通脾气走了,你还得委屈自己替他开脱,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那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追上去也对他发一通脾气吧?”

    闺蜜:“……”就很无语。

    “反正林兆东我是一定要把他追到手的!谁跟我抢,我就跟谁没完!”女孩儿双眸微微眯起,锋芒一闪即逝。

    “那万一追不到呢?”闺蜜小心翼翼看了眼她的表情。

    莫诗然勾唇:“从小到大,我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失手过。”

    这次,也不例外。

    冷风吹过——

    闺蜜下意识摸了摸后颈,突然感觉有点凉。

    ……

    那天之后,江扶月没再碰见林兆东。

    很快便将这个人抛在脑后。

    可莫诗然却过得不甚如意。

    自从和林兆东在校门口不欢而散后,她强忍住几天没理他。

    想着,平时就是追他追得太紧,才把他惯成这样。

    冷几天也好。

    可林兆东非但没有怅然若失,还大大松了口气。

    别人开玩笑问他被冷落是什么感觉,他居然说——

    “早这样多好?”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莫诗然耳朵里。

    她在宿舍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不仅怪林兆东不喜欢她,还怪他让自己在这么多同学面前丢脸。

    “你什么意思?!”她把林兆东堵在楼梯口。

    “什么什么意思?”他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玩世不恭。

    “你跟那些人说早这样多好。”

    林兆东皱眉,似乎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传到莫诗然耳朵里。

    可想而知,其他同学应该也知道了。

    这不是他本意。

    那天宿舍一群人扎堆儿闲聊,他正准备出门,被逮着随口问了句,他也就那么随口一答。

    平时他都不怎么跟同宿舍的人交流,那天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不好意思,以后我会注意。”

    没了?

    莫诗然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见他要走,她双手张开把人拦下:“林兆东,我姿态放得够低了!你还想怎么样?!”

    男人凉薄地扯了扯嘴角,眼中没有波澜:“是我让你放低姿态的?”

    莫诗然一噎。

    “至于,想怎样……说实话,我不想怎样,你别再缠着我就行。”

    女孩儿表情受伤,仿佛下一秒就要落泪:“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林兆东:“不至于。我只是不喜欢你而已。”

    这话还不如不说,解释了比不解释还伤人。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

    “喜不喜欢跟你好不好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喜欢,她不好也没关系。”

    莫诗然状若失神,两眼怔忡。

    林兆东赶着去训练场,没时间继续扯,便绕过她准备离开。

    突然,女孩儿反应过来,猛地追上去拽住他手臂,力气大到折断了一片指甲——

    “不对!这不像你!”

    “放手。”男人声音又冷又凉。

    “你平时就算拒绝我,也绝对不会说喜不喜欢这种话,只会骂我无聊或者有病。”

    林兆东:“……”

    突然,“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要不然怎么说女人是爱情里的福尔摩斯,第六感的最强王者?

    林兆东微愣。

    只这一瞬间的反应已经说明太多,莫诗然险些站不住:“你……真的有了?是吗?”

    “嗯。”既然已经说破,他便大方承认。

    女孩儿嘴唇颤抖,“是谁?”

    “无可奉告。”说完,大步离开。

    这回,莫诗然没再追上去,而是怔怔地站在原地,直到闺蜜走过来——

    “然然?你怎么站在这里?别吓我啊,发生什么事了?”

    “……小悠,林兆东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你别听那些人胡说,他们乱传的,林兆东那么拽怎么可能喜……”

    “他亲口承认了。”

    闺蜜:“!”

    “是啊,像你说的他那么拽,怎么可能喜欢别人?可偏偏就喜欢了!”

    “然然……”闺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小悠,”莫诗然突然抓住她的手,“你一定要帮我!”

    “嗯!我肯定会帮你的。”

    “你想办法帮我打听一下,林兆东喜欢的人是谁。”

    ……

    只要想查,到处都有迹可循。

    更何况,林兆东并未刻意遮掩。

    不过半天,闺蜜就从朋友的朋友那里打听到了想要的信息。

    莫诗然:“……江扶月?”

    “对!就是网上很火的那个天才少女,大家都叫她月姐,或者月神,有很多拥护者。据说还有人把她考神来拜!”

    小悠的语气有点激动,眼中也跳跃着兴奋。

    她以前只是从别人的交谈中听说网上有个很红的学霸少女,当时她并未放在心上,左右不过是炒作出来的人设,迟早都要翻车。

    但这次,为了帮好姐妹,她在打听到江扶月的第一时间,就上网把所有与她有关的资料都看了一遍。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可越看越激动,是肿么肥事?

    三次国际竞赛夺金,其中一次还狠狠教训了高高在上的R国人。

    当那句“泱泱华夏,礼仪之邦”从她嘴里铿锵有力地说出来时,小悠差点流泪,太好哭了。

    “……除此之外,她还解决了M国克雷数学研究所公布的P/NP问题。在高中时期就发表了一篇PRL,大学入学前又发了一篇,入选《数学新进展》,看网上说,这篇论文成就很大,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理论?”

    莫诗然皱眉:“学术咖?”

    她和小悠一样,只觉得“江扶月”这个名字耳熟,但并没有详细了解过她的具体成就。

    “应该是吧,她前段时间还一口气发了三篇CNS,被网友称为学术界的‘海啸级后浪’,连几个大佬科学家都公开肯定了她在年轻一代研究力量中的领头羊地位。”

    “哦,对了,她高考还考了满分,我的妈呀,一分都没扣,她是怎么考的?”

    小悠当时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脑子晕乎乎,心头全被问号填满——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牛逼的人呢?!

    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也没有什么是她做不成的。

    那种感觉就像……在看一本超级爽文,女主角全程高亮,苏炸天际!

    莫诗然越听,嘴角抿得越紧。

    最后直接黑脸。

    “小悠,你到底是谁的闺蜜?”

    “当然是你的啊!”

    “我还以为你已经成江扶月的闺蜜了!说到她的时候,眼睛都直了,恨不得立马扑上去。”

    小悠一愣,抚上脸颊,“有、有这么明显吗?”

    莫诗然:“……”气死了。

    “哎呀,我这不是被她的履历惊到了嘛,只是处于正常的崇拜而已……”

    “你居然崇拜她?!”莫诗然瞪大眼,难以置信。

    小悠讷讷:“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你不崇拜吗?”

    “哼!她抢我喜欢的人,再优秀我都不会有好感,还谈什么崇拜?”

    “不是的,然然,一码归一码,你不能这么想。首先,这个抢字就不对,据我所知,是林兆东追着人家不放,和江扶月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她已经明确表达过拒绝了。”

    莫诗然:“你什么意思?她对林兆东表达拒绝,而我却不要脸地贴上去,还被嫌弃了,你是不是想说我很low?我不如她?”

    小悠惊呆了:“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怎么会这么想?”

    “呵……难道不是?别人弃若敝屣的垃圾,我却捡起来当成宝贝一样捧在怀里。江扶月是学霸,是女神,是天才少女,我是什么?我只是一条可怜虫!你去巴结江扶月吧,她比我优秀,我比我好,你去给她当闺蜜啊!”

    小悠差点气得吐血:“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转身跑开。

    莫诗然坐着没动,即使最好的朋友被气走,她也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江扶月是吗?

    林兆东亲口承认喜欢的人?

    很好!

    听说,她也入选了“十佳大学生”……

    江扶月: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