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72章 明深赶来,母子交锋(一更)

第772章 明深赶来,母子交锋(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月姐,你笑什么呀?”有个小千金目露好奇。

    “我也想听!”

    “还有我!”

    “嘿嘿,已经小板凳上坐好了。”

    这几人就是刚才嚷着要来找江扶月签名的姑娘们。

    前三个已经拿到签名,还剩最后一个正在签,结果却见江扶月平视前方,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几人都大八卦地睁大眼睛,顺势望去,企图看出点什么。

    可惜,除了一个穿着绿旗袍、花枝招展的老太太就没什么看头了。

    “月姐,说说嘛,你在笑什么呀?”

    江扶月动作利落地签完最后一笔,拿给她:“我啊,笑有只老麻雀乱叫,装凤凰。”

    几人:“?”

    ……

    却说有宾客因为傅绸珺先斩后奏替儿征婚气得当场离开,也有那些急于攀附的家庭,开始默默计算与楼家联姻的好处。

    虽然楼明深年纪不小了,可楼家如今人口简单,只他一个男丁,嫁过来之后,就是正儿八经的楼太太!

    没有妯娌小姑,顶多就老太太一个婆母需要伺候,其他三亲六戚通通没有。

    过个两三年生下儿子,那就是楼家名正言顺的继承者!

    几十年后,熬死楼明深,那自家女儿就直接成“皇太后”了,介时,整个楼氏集团都是他们的!

    瞧瞧,多好的买卖,一个女儿就能换一个豪门!

    算好这笔账,很快就有心思活泛的夫人们凑到傅绸珺面前——

    “老太太呀,像楼总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会缺漂亮女人吗?”

    傅绸珺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女人可不止漂亮就行了,尤其娶回家当妻子的。”

    那位夫人表面笑呵呵,实则心里疯狂吐槽:你当年也不是靠脸上位,熬死了原配,才被楼云众娶回家的。如今享尽了美貌带来的福利,转头就说这种话,还真是乌鸦笑猪黑。

    “是啊,长相其次,性格和品行才最重要。”

    傅绸珺却摇头:“最关键的还是门当户对,我看你家女儿就挺好,文文静静,乖巧懂事。”

    那位夫人冷哼:我女儿在你下楼之前就尿遁了,现在还没回来,你特么哪只眼睛看出她文静乖巧了?睁眼说瞎话,还不爱打草稿,啧!

    “既然如此,那您看什么时候约楼总,大家一起见个面、吃个饭,说起来我们平时也没什么机会看到他。”

    几位夫人当即交换眼神:“是啊!您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都行。”

    老太太一顿,旋即点头:“见面吃饭是应该的,等定好时间再通知各位。”

    “那就这么说定了!”

    “老太太,你没见过我家大女儿,其实她很优秀的咧!名牌大学毕业,从小学钢琴,会跳舞,我跟你讲呀,不管长相还是气质都没得说……”

    “我家老二也不错,娴静温柔,最喜欢的就是画画……”

    越来越多的夫人太太涌上前,不遗余力推销自家女儿。

    “简直荒谬!”韩慎冷嗤,眉心拧得死紧,极度看不惯这种做派,“老二,你去找月月,这地方没法待了,我们回家!”

    韩恪轻舒口气:“总算等到你这句话了,老太太销声匿迹这么多年,一回来就整这出,生怕大家不知道她什么出身?就没见过这么草率荒唐的征婚。我敢肯定,楼明深绝对不知道,否则哪怕捅破了天,他也不会让这场宴会顺利举行!”

    “少说人家是非,反正与我们无关,赶紧去找月月。”

    “得嘞!马上就去,我家姑娘可不参加这种掉档次的拉郎活动,切——”

    就在傅绸珺众星拱月般被豪门太太们围在中间,现场气氛逐渐热烈起来的时候,只听哐当一声巨响。

    门从外面推开,砸到墙上,楼明深目光冷峻、表情沉郁地出现,然后一步一步,缓缓走到老太太面前。

    他的每一次迈步,都好像拉长的慢镜头,落地的同时也踩在众人心上。

    全场因他出现骤然一寂。

    傅绸珺目光微闪。

    周围的夫人太太们看着如此年轻英俊的男人,纷纷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岁数确实大了点,可光看外表根本发现不了,眼前的楼明深比二三十的年轻小伙子看上去还帅,而且多了一种前者没有的成熟。

    是那种典型的能让丈母娘一眼就喜欢的好女婿形象。

    “唉哟,这就是明深吧?”

    “长得多俊啊?一看就是经常锻炼健身,难怪身形挺拔、器宇轩昂!”

    “平时工作忙吗?经常要出差开会吧?”

    “累不累啊?有机会给你做药膳吃……”

    准丈母娘们嘘寒问暖,七嘴八舌。

    某个瞬间就像几百只鸭子同时嘎叫。

    对此,楼明深目不斜视,状若未闻,冷静中透着寒意的眼神投向笑容渐趋僵硬的傅绸珺——

    “你在做什么?”

    竟然连声“妈”都没喊!

    老太太目光骤凉:“这就是你对我的态度?”

    “不然?你觉得我应该对你什么态度?供着?捧着?”

    傅绸珺深吸口气:“阿深,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你——”

    “不用再说了,宴会取消!”

    老太太面色微变:“你说什么?”

    “我说——”楼明深冷冷抬眼,一字一顿:“宴、会、取、消!”

    “都已经开始了,为什么突然取消?”

    “为什么你难道不清楚?”他扯了扯嘴角,几分讥嘲。

    傅绸珺被他脸上的冷淡刺痛,漠然得好像她只是个陌生人,可实际上她是他亲妈啊!

    “不准取消!”

    一旦取消,她的面子往哪儿搁?以后在帝都豪门圈里还怎么混?

    “你既然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做的时候就该三思!”

    “阿深!我是关心你,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结婚生子……”

    “够了!”楼明深打断她,“我不配。”

    下一秒,又轻声开口,是温柔一刀:“你也不配。”

    傅绸珺身形一晃,险些摔倒。

    可楼明深却看都不看她一眼,更没有伸手去扶的打算。

    母子之间的反常引得周围众人表情微妙,彼此之间飞快交换眼神。

    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早就听说楼家母子不和,原来是真的!】

    【果然,这场宴会楼明深根本不知情。】

    【这哪里是简单的关系不好,我看都快赶上仇人了。】

    【有故事!这里面肯定有故事!】

    【那征婚的事……还作数吗?费了我好多口舌呢】

    【就楼明深目前这个态度,想跟楼氏联姻的那几家还是趁早打消念头吧,否则就是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

    【总觉得楼家秘密太多,如今这对母子的表现更坐实了这点】

    【什么秘密?】

    【比如楼明月真正的死因……】

    目光对峙中,一秒,两秒……

    最后,整整三十秒过去,还是楼明深气场更强,傅绸珺败下阵来,只能按他的要求上台宣布酒会取消。

    现场顿时一片唏嘘。

    “搞什么?”

    “说取消就取消?逗我们玩儿呢?”

    “老太太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不知轻重,没有分寸,难怪亲生儿子都不待见她……”

    “早就猜到楼总不会坐视不管,刚一说,他就来了。”

    “听说楼总是单身主义,之前还不信,今天来这么一下突然石锤。”

    “……”

    韩慎和韩恪混在人群里,听着周围传来的议论。

    韩恪挑眉:“看吧,我猜得没错,楼明深确实不知情。”

    韩慎:“活到这把年纪,走到今天这个位子,还能让别人钻了空子,看来他本人能力堪忧。”

    “那是人家亲妈,难道还能抓起来揍一顿?”

    韩慎转头:“不是让你去找月月吗?人呢?找到没有?”

    “找到了,在外面草坪上。”

    “那走吧……”

    “不是,再等一下嘛!”韩恪搓搓手,咧嘴笑开,“好歹把听了一半的八卦听全啊!”

    韩慎:“……”无语。

    然而,十秒之后,他还是忍不住悄悄竖起了耳朵。

    那厢,楼明深目的达到,一刻也不愿多留,大步离开,背影冷绝。

    穿过草坪的时候,他突然脚下一顿……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明天有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