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78章 他的倔强,独占温柔(一更)

第778章 他的倔强,独占温柔(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成为核物理界大名鼎鼎、不苟言笑的“明教授”之前,恐怕谁也不知道年轻时候的明聿其实是个“温柔如水”的贵公子。

    具体表现在——

    爱哭。

    周到体贴。

    外加心灵手巧。

    在楼明月接掌楼氏,成为楼家历代最年轻的家主之后,明聿还是明家那个无忧无虑、天真傻气的大少爷。

    最喜欢做的事除了看书,就是围着楼明月转。

    细致到衣食住行,体贴到吃喝拉撒。

    彼时便有人调侃:“明聿你干脆嫁给楼明月当她的小媳妇儿算了!”

    明聿并没有生气,相反他还认真思考并评估了这个建议的可行性,最终得出的结论是——

    “好像还不错。”

    结果第二天“明家大少爷想给楼家大小姐当媳妇儿”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帝都豪门圈。

    明家父母和一众长辈听说后,差点没气晕过去。

    明聿也有点心虚。

    但不是怕流言蜚语,也无惧长辈怒火,他只担心明月知道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好在,楼明月太忙了,忙到根本无暇理会圈子里有关她和他的那些绯闻。

    “小媳妇儿”的梗很快过去,但楼明月和明聿这对青梅竹马却给众人留下了“女强男弱”的印象。

    起初,大家可能只是开开玩笑,打趣打趣,可随着时间推移,提起的次数多了,难免被当真。

    其他人有没有不知道,但明家长辈心里肯定是介意的。

    自家独苗怎么能甘作附庸?甚至有……入赘的想法!

    这也为后来明家反悔,拒绝联姻埋下了种子。

    但这些直到现在,江扶月都还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明聿还是记忆中体贴周到、温吞谦和的模样。

    似乎二十年过去,岁月只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脾气性格还是一如从前。

    想起曾经他亲手做好饭送到楼氏,微笑看她吃完,然后又把饭盒收走,拿回去洗干净。

    想起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针线活竟然出乎意料地不错,好几次在灯下穿针引线,帮她缝扣子……

    “你在笑什么?”明聿从她手里接过空掉的茶杯,问:“还要吗?”

    “好啊。”

    明聿又亲自动手替她倒了一杯,递过去:“作为交换,你得告诉我你在笑什么。”

    江扶月笑意更甚,接过水杯后,脱口而出:“你啊。”

    笑什么?

    笑你。

    男人一愣,旋即苦笑摇头,也说了声:“你啊……”

    只不过同样的两个字却是无奈又叹息的语气。

    还带着不易察觉的纵容。

    ……

    半小时后,设备准时送到。

    明聿放下清洗干净的茶壶和茶盏,归拢到一边,又叫来助手,推着他的轮椅上前。

    即使腿脚不便,他也坚持把运到的设备全部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让工人搬去里面的实验室。

    很快设备就位,工人陆续离开,江扶月推他进去,绕完一圈后:“怎么样,还满意吗?”

    “嗯。”明聿点头,嘴角含笑。

    “你刚选定研究课题,接下来是不是很长一段时间要待在实验室?”

    江扶月点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样安排。”

    不过……

    “你问这个做什么?”

    男人轻轻摇头,脸上却罕见地挂着几分愉悦:“没什么。”

    ……

    已经这个点,江扶月索性邀请明聿一起吃晚餐。

    两人也没走太远,就在学校食堂解决。

    独立包间,地道美食,加上良好的用餐环境,丝毫不逊色外面那些星级餐厅。

    “你太瘦了,多吃点。”江扶月用公筷给明聿夹菜,很快就在碟子里堆成一座小山。

    而且都是他喜欢吃的。

    明聿:“别光给我夹,你自己也吃。”

    “嗯。”

    “明天就是元旦,你准备怎么过?”

    “回家。”

    “是……韩家?”

    江扶月点头。

    从西北回帝都之前,明聿查过江扶月现在的身份,也知道她和韩家的关系。

    邀请的话就这样默默咽了回去。

    如今的她有亲人有朋友,比以前幸福不知多少倍。

    明聿笑着点头:“挺好。”

    吃到一半,江扶月去了趟洗手间。

    门虚掩着,回来的时候冷不丁听见里面传出一道陌生的嗓音——

    “哥,大伯和大伯母已经知道你回帝都了,明天到家里过元旦吧,顺便也见见我家那两个皮猴儿。”

    “我就不回去了,给两个小家伙的礼物还在路上,可能要过几天才到。”明聿的嗓音透出几分无欲无求的冷清,跟江扶月说话的时候截然不同。

    “哥!你已经二十年没回明家了!难道你打算这辈子都不回去吗?”

    门外,江扶月呼吸一顿。

    二十年没回明家?

    “以前,你在西北的时候说忙,脱不开身,但现在你已经回帝都了,从明大到家里开车也就二三十分钟,这点时间你都抽不出来?”

    明聿垂眸,灯光下侧脸淡漠,无动于衷。

    明铮突然觉得很无力:“这些年,明家是大伯在苦苦支撑,他已经七十岁,早些年头发就全白了,大伯母也肉眼可见的憔悴苍老。哥,你于心何忍呐?”

    “明铮,谢谢你的好意,回去吧,不要再来了。”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不管他们当初做了什么,二十年的冷落疏远也够了。哥,这是仗着他们对你的爱,把自己当做工具来惩罚报复!”

    “说完没有?”明聿抬眼,青灰色的瞳孔覆上一层冷光,曾经那么温和心软的人,如今早已百炼成钢,冷心冷情。

    “说完就可以走了。”

    “哥,你——”

    “滚出去!”

    这一声不仅让明铮呆住,也把门外的江扶月吓了一跳。

    明聿也会气急败坏?

    原来不是没有变,二十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她自己不也变了吗?

    包间内,明铮咬紧牙关:“反正话我带到了,明天大伯和大伯母会在家等你。”

    说完,转身走人。

    拉开门的瞬间,迎面撞上江扶月,他一惊,眼神忽闪不定。

    江扶月却大方朝他笑了笑,丝毫没有偷听被抓包的心虚。

    “明聿,我回来了。”

    原本还一脸冷凝的男人表情瞬间柔和,他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虽然戴着特制眼镜,能让视力恢复一些,但也不是完全清晰的。

    至少此刻他看进门的位置就是一片模糊,所以,并未发现明铮和江扶月打了照面。

    江扶月目不斜视与明铮擦肩而过,不疾不徐坐回明聿身旁,重新拿起筷子。

    明聿给她夹菜。

    “谢谢。”

    “还说我瘦,你更瘦……”

    门外,明铮仿佛见鬼一样盯着两人。

    等江扶月抬眼去看的时候,门缝已经合拢,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吃过晚餐,江扶月开车送明聿回住处。

    校方已经安排他的助手住进隔壁那户,方便随时照顾明聿,所以助手一接到电话,就第一时间跑到楼下等着了。

    又是拿轮椅,又是扶明聿。

    动作相当熟练,可见平时也是这么照顾的。

    可这次明聿似乎并不怎么愿意接受他的帮助,上轮椅的时候,完全是靠自身双臂的力量挪过去,助手在一旁焦急地看着,想伸手,又不敢伸手。

    好在明聿坐稳了,还仰头跟江扶月道别,笑容安静而平和,如果忽略他满头大汗的话。

    江扶月压下眼底涌上的沉思,莞尔:“那我走了。”

    “好。”

    “哦,对了,还忘了件事,”她走出两步,突然倒回来,“新年快乐。”

    明聿一愣,“……新年快乐。”

    目送江扶月的车离开,直至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他才收回目光,第一次为视力糟糕而苦恼。

    因为当车开出两米远,在他看来就已经是一片模糊了。

    “回去吧。”

    助手点点头。

    “以后不用扶,我可以自己上轮椅。”

    助手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但最终又咽回去,只道:“好。”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凌晨十二点前会有一次更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