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81章 求诊师公,不愿康复(两更合一)

第781章 求诊师公,不愿康复(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味道怎么样?”明聿眼神紧张。

    江扶月点头,实话实说:“好吃。”

    然后,下手又夹了一个。

    “跟以前一样。”

    明聿笑开:“你喜欢就好。”

    “别光看着我,你也吃啊。”

    “嗯。”

    两人吃完,江扶月收拾碗筷,准备拿去厨房洗。

    结果被明聿拦下——

    “你坐着,我来。”

    这间公寓在明聿入住前,萧山特地让设计师做了改动,方便他日常生活。

    比如灶台下沉二十公分,墙上嵌入借力扶手等等。

    在这间房子里,明聿完全可以坐在轮椅上完成正常生活行为。

    自然也包括洗碗和收拾厨房在内。

    而且他动作还不慢。

    很快,厨房就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江扶月想去帮忙,结果被赶到客厅。

    “都说了别动,这些有我就够了,你去坐着看会儿电视。”

    江扶月挑眉,轻啧一声:“你干活什么时候这么麻利了?”

    “我在西北的时候经常做,熟能生巧。”

    “你在那边是一个人住?”

    “嗯。”

    所以刚搬来的时候,适应了一段时间才慢慢习惯。

    “这些年……”江扶月顿了顿,“你都是一个人吗?”

    明聿睫毛轻颤,倏地抬眼,扯了扯嘴角:“不是。我和祖国一直在一起啊。”

    江扶月哑然。

    “……这些年你都没想过结婚?”

    明聿:“我的爱人是祖国,办不了证,只能一直单着了。”

    江扶月只觉又气又好笑:“你是不是红歌唱多了?”

    “可能吧?”

    说完,他自己也笑起来。

    “好了,你先去客厅,别干扰我做正事。”

    江扶月耸耸肩,只能离开厨房。

    ……

    不到一刻钟,明聿就洗好了,出来的时候还捧着一个果盘。

    刚削好的。

    江扶月伸手接过,放到茶几上:“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她刚才转了一圈,除卧室之外,到处都看了一遍。

    还不错。

    果然,明聿点头:“萧校长有心了。”

    “能出门吗?”江扶月突然问。

    “现在?”

    “对,现在。”

    明聿看了眼窗外雾霾浑浊的天空,“好啊,”他笑了笑,拿起牙签叉了块苹果递给她,“我们去哪里?”

    “一个酒吧,不远,开车二十分钟。”

    “好,只是……”明聿摸摸鼻子,“我不太会喝酒,这二十年一点进步都没有,酒量还是跟以前一样差。”

    江扶月摇头:“不是去喝酒。”

    明聿讶然:“去酒吧不喝酒,那做什么?听歌?如果跳舞,我可能不行……”

    江扶月突然蹲下来,握住他放在腿上的手。

    明聿狠狠一愣,浑身骤僵:“月月,你……”

    “昨天在食堂包间,你和明铮的话,我都听见了。”

    男人一默,垂下双眸。

    “你和明家闹翻了,所以才去西北研究所,一待就是二十年,对吗?”

    “……”他不说话。

    江扶月:“是因为我?”

    “不是!”他猛地抬眼,“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任何人都没关系!”

    “那现在你又为什么选择回来?”

    明聿:“……”

    江扶月苦笑:“果然……其实当年明家悔婚,你真的不必介意。”

    “原本两家就只是在口头上说说,也没有正式承诺什么。我接掌楼氏之初,董事会很多人不服,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第一时间向外界澄清,是为了借明家的势……”

    这点,当初江扶月就曾向明聿坦白。

    那时明聿是怎么说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安排,刚好我也不喜欢,咱们关系又这么铁,感觉联姻……也还行吧!反正等真正结了婚,咱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总比随便找个圈子里的人结婚强。你说呢?”

    见她并未第一时间同意,明聿两手一摊,耸了耸肩,故作轻松道——

    “当然,如果将来你遇到喜欢的人,或者我遇到真爱,咱们任何一方都可以提出离婚,另外一方必须无条件配合。”

    彼时,除了明聿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心跳有多快,神经有多紧张。

    终于,楼明月点头:“好。”

    就这样,两家联姻坐实,两人未婚夫妻的身份对外公布。

    既然是君子协定,后来明家提出婚约作废,楼明月并未反对,直接同意了。

    只是没想到明聿的反应会这么大……

    退婚后再次见他,楼明月险些不敢认——病容憔悴,胡子拉碴,眼中布满血丝,唇色苍白干裂。

    头发也没打理,衣服和西裤皱皱巴巴,和以往体面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怎么了?

    “为什么要答应?”

    两人同时开口,四目相对,江扶月至今都还记得他当时的眼神——窒息,绝望,仿佛信念坍塌。

    没有等楼明月回答,他又说——

    “不用管明家,我们还是正常结婚,只要你愿意,谁也不敢反对!”

    但这次,她没有点头。

    明聿就此怨上了家族,一气之下跑去西北,直到楼明月的死讯传来,他先炸伤腿,之后又瞎了眼睛。

    二十年,才又等到她。

    明聿如今什么都不求,也什么都不盼了,老天对自己何其怜悯?

    “我跟家里闹翻,远走西北,不仅因为当年悔婚,也是不想被父母安排操纵。不是你说的吗?人要学会为自己争取。”

    “当初学核物理是为了保家卫国,既然帝都实现不了我的梦想,那就去能够实现的地方。”

    江扶月默然。

    “所以,”他轻叹出声,用一种宽和近乎慈悲的目光注视着她:“你不要多想,也不必觉得有负担,都已经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二十年光阴,磨灭的东西太多。

    他们都不再是曾经的模样。

    “你的腿是不是还能治?”江扶月突然抬眸,定定看向他。

    明聿一愕,措不及防。

    “看来是能治了。”她太了解他。

    从远走西北二十年不归,就知道明聿是个多么执拗的人。

    “你傻不傻?用自己的身体惩罚谁?”

    明聿沉默。

    江扶月站起来,见他没跟上,回头:“愣着干什么?走了。”

    他猛然回神,表情讷讷:“还是……酒吧吗?”

    “当然。”

    “……哦。”明聿操控轮椅,跟在后头。

    江扶月叹气,折回来,停在他身旁,“好了,走吧。”

    明聿嘴角漾开一个小小的弧度。

    ……

    江扶月驱车,最终停在“当归”门口。

    牛睿掐着点,边走边打呵欠,出来接人。

    “师公呢?”

    “昨天熬夜打游戏,这会儿在房间睡着。”牛睿说话的时候,目光不动声色落到一旁坐轮椅的明聿身上。

    江扶月:“介绍一下,这是明聿,这是牛睿。”

    “你好。”

    “你好。”

    两人相互颔首。

    牛睿:“先进去再说。”

    进去里面明聿才发现并没有营业,卡座冷冷清清,舞台也干干净净,甚至连个服务员都没有。

    牛睿带两人乘电梯上二楼。

    “我去叫师公。”

    话音刚落,还不等他有所行动,夜牵机就从房间出来。

    “是不是小月亮来了?”

    “师公。”

    一看到她,夜牵机老眼骤亮:“小月亮,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也不系个围巾?手也露在外面……”说着,心疼地问她,“冷不冷啊?”

    “不冷。”

    话虽如此,他还是指挥牛睿去倒了杯热水。

    牛睿:“?”

    “赶紧去,啰嗦什么!”

    “……哦。”可怜如我。

    江扶月给老爷子和明聿两人做了介绍。

    “明聿……”夜牵机咂摸一瞬,“就以前那个差点跟你结婚的小子?”

    江扶月差点呛到。

    明聿反倒从容一笑,点了点头:“是我。”

    “啧,你能找到……”老爷子小声嘀咕,“也还算有心。”

    小月亮如今的身份,能认出她的故人,恐怕没几个。

    再者,江扶月没有拒绝与他相认,而是选择坦白身份,还把这人带到“当归”,可见对他非常信任。

    夜牵机心里大概有数了。

    这时,牛睿倒好热水,送过来。

    夜牵机立马塞给江扶月:“赶紧喝两口,暖和暖和。”

    亲眼盯着她喝了热水,老爷子这才满意,但嘴里还念叨着:“下次出门还是要多穿点,你以前身体就不好,现在更要重视!我最近关注了一个叫‘每天健康亿点点’的公众号,里面每天都会推送养生小技巧balabla……”

    夜牵机滔滔不绝,江扶月认真听着。

    明聿也没有半点不耐烦。

    只有牛睿,靠着墙壁,百无聊赖地打呵欠,这些话他已经听过无数遍,都会背了。

    终于,等夜牵机说完,江扶月立马拿出手机,当场关注了那个公众号。

    明聿也有样学样。

    牛睿:“……”

    “说吧,找我什么事?”终于进入正题。

    江扶月挽住他手臂,亲昵地摇了摇:“师公,你能不能帮明聿看看腿?”

    夜牵机目光落到明聿腿上。

    后者一愣,完全没想到江扶月来这里竟然是为了他……

    “月月,其实我不用……”

    “你先别说话。”

    明聿霎时噤声:“……哦。”

    “小子,你腿怎么回事?”

    明聿:“……做实验的时候炸伤了。”

    夜牵机:“当时医生怎么说?”

    明聿眼神一闪:“伤到了神经。”

    “这样,你跟我进去,我先看看。”

    明聿:“其实我……”

    江扶月打断:“你相信师公,他医术很好,我保证。”

    对上她清澈的双眼,那些拒绝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明聿点头,轻轻应了声:“好。”

    两人进去。

    等待的间隙江扶月和牛睿去了趟地下室。

    “你妈呢?怎么又没看见她?”

    牛睿撇嘴:“不知道野到哪个国家去了,把当归丢给我,烦死了……”

    “我怎么记得前不久她说要在国内待上一段时间,不出去了?”

    “也就骗骗你而已,就她那样儿,能在一个地方待得住我把头拧下来当水壶!”

    “……”倒也不必如此。

    到了地下室,江扶月坐到中控台前,对着屏幕:“资料呢?”

    牛睿站在旁边,拿着个平板,一番捣鼓之后,屏幕上出现一个文件图标的虚影。

    江扶月在规定时间输入密钥,文件夹打开,多个英文文档跳出来。

    她随手点开其中一个,快速翻页,浏览起来。

    牛睿:“你要这么多申克沃病毒的资料做什么?国内目前控制得很好,没有大肆传播的迹象。”

    江扶月闻言,浏览速度不慢,已经打开第二个文档:“好奇。”

    牛睿:“?”对什么好奇不行,偏要对病毒好奇。

    “这些资料的来源有吗?”

    牛睿:“在最后一个文档有汇总,大部分都是从国外病毒学专家的个人电脑上黑过来的,有些重要文档里还有加密设置,还没来得及破译,你比我快,交给你了。”

    江扶月找到那个文档,点开,果然出现了一连串来源名单,研究成果和研究者,甚至连所属实验室都一一对照,清楚明白。

    “这个文件里所有文档用加密邮件发给我,别忘了抹掉痕迹,别让人查到。”

    牛睿比了个“OK”的手势,“我做事,你还不放心?”

    江扶月关掉电脑,准备上去。

    刚走两步,突然又倒回去,停在牛睿面前。

    牛睿:“?”一头雾水。

    她沉吟片刻,突然:“你知不知道在哪里能拿到申克沃病毒样本?”

    “什、什么?!你疯了?!你要病毒?!”

    牛睿两眼圆瞪,嗓子破音。

    江扶月:“嗯,有渠道吗?”

    “不是……好好的,你要那玩意儿做什么?”

    “研究。”

    “这个不允许私自弄吧?据我所知,得有相关部门的审批手续才行。不然谁都想弄点病毒,一个不好,造成污染泄露,那我们国家不就完了吗?”

    “规矩我知道,手续已经在办了,我只是想提前了解一下,不需要那种还有传染性的病毒,我查过了,经过处理后的样本能够用于普通生物实验室研究,危险系数并不高。”

    “这……”牛睿挠头,其实他也不太懂,“只能看国内现有的生物实验室有没有了,我替你留意一下。”

    “多谢。”

    ……

    江扶月离开。

    牛睿没跟着上去,而是留在地下室,噼里啪啦敲键盘。

    “这一天天的,累死累活!白天搞情报,晚上开酒吧,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淦!

    牛睿越想越不忿,一个打电话打给牛春花:“老娘!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不干了!我要罢工!我要出去旅游!”

    那头一句话没说,直接挂断了。

    牛睿:“?”

    我特么是捡来的吧?!

    却说江扶月上去之后,又等了十来分钟,夜牵机和明聿才出来。

    “师公,他情况怎么样?”

    “唔……不太好,但也不是特别差。”

    江扶月见他语焉不详,也没当场追问,只是转过头找水杯。

    “……怎么没有?肯定是刚才下去大厅,随手放在吧台上了。”

    “我去拿。”明聿离电梯口最近,刚好金属门打开,他直接操控轮椅进去。

    “方便吗?”

    明聿笑了笑:“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做的。”

    江扶月点头,“谢谢。”

    等电梯门合上,明聿离开,她才转向夜牵机,语气染上几分凝重:“师公,你说吧。”

    一老一小早有默契,夜牵机也不藏着了,目光微凝:“他双腿确实是炸伤没错,也的确损伤了神经,但并不严重。他当时如果配合治疗,积极用药,甚至连手术都不用,就能康复。”

    江扶月表情错愕:“可他坐了二十年轮椅……”

    “是啊,不严重的神经损伤,怎么可能坐二十年轮椅?除非是他自己不想站起来!”

    “怎么可能?”江扶月不明白。

    一个人好好的人怎么可能放着健康的腿不要,甘心一辈子坐轮椅?

    ------题外话------

    两更合一,五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