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83章 套路老徐,期末考试(两更合一)

第783章 套路老徐,期末考试(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顿饭,徐开青自然是笑呵呵答应了。

    愁要请他诶,不去不是不赏脸吗?

    还特地问了句:“要不要叫老彼?”

    江扶月反问:“你觉得呢?听你的。”

    “那不叫了!他比较爱吃明大食堂。”徐开青老眼一转,立马接话。

    谁都不能阻止他独得恩宠,老彼也得靠边站!

    下了课,两人高高兴兴去餐厅。

    彼得晚了一步,逮住另一个教授:“看见老徐没?”

    “徐教授?他不是早走了吗?”

    “走?去哪?晚饭不吃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

    老彼得一脸莫名。

    今晚注定是他一个人的寂寞晚饭。

    ……

    江扶月请徐开青去了一家西餐厅,两人一边吃,一边听音乐,还讨论了各自手里的新课题。

    期间,江扶月贴心询问:“味道怎么样?牛排会不会老?”

    “不老不老,这个火候刚刚好!味道也很不错!”

    看他三两下吃完,江扶月又问:“要不要再来一份?”

    徐开青咂咂嘴,当即摆手:“不用,已经够了。”

    江扶月没听,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员:“按老先生的口味再上一份。”

    徐开青摸摸鼻子:“咳……怪不好意思的。”

    江扶月正色:“我觉得是他们家牛排太小,就这么一点点哪里够吃?”

    徐开青老眼骤亮,猛地松了口气,“原来你也这么觉得啊?我一看那么大个盘子,还以为是道硬菜,结果盖子一揭,那牛排还没我手心巴掌大,虽说味道还可以吧,但也不能这么坑人啊对不对?”

    江扶月点头:“就是!”

    徐开青满意了,笑呵呵等待上菜。

    很快,第二份牛排端上来,江扶月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嘿嘿……”徐开青拿起刀叉,不太明显地咽了咽口水,“那什么……点都点了,咱也不能浪费啊,是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哈!”

    江扶月微微一笑:“千万别客气。”

    徐开青觉得脖子有点冷,往衣领里缩了缩。

    奇怪,又没开窗,哪来的风?

    ……

    一顿饭吃下来,气氛和谐,宾主尽欢。

    江扶月结完账回来,徐开青正靠在椅背上听钢琴曲,跷着二郎腿,手还在腿上打节拍。

    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江扶月坐下来,朝他笑了笑:“老徐,这顿饭吃得怎么样?”

    徐开青脱口而出:“好得不能再好了!”

    “那你帮我个忙吧。”

    “嗯?”打节拍的手停住,二郎腿也慢慢放下来,徐开青坐直,“什么忙?你先说来听听。”

    老头儿还是很谨慎滴。

    “不难,很简单,也就你一句话的事。”

    “那好办,动动嘴皮子嘛,这个我在行,你说吧。”他大手一挥,相当豪爽。

    江扶月眼中笑意更甚:“是这样的,我最近不是选定了新课题吗?恰好这个课题是生物学方面的,跟病毒有关系。”

    徐开青点点头,表示自己有认真在听。

    “去年申克沃爆发,很快就在F洲北部蔓延开,据说这种病毒比当年的‘诺瓦’传染性还强。我呢,要求也不高,就想要一份申克沃病毒样本,好放在实验室慢慢研究。”

    “你你你说什么?!你要病毒样本?!”一脸平静的徐开青猛地瞪大眼,差点从座位上惊跳起来。

    江扶月点头。

    “你知不知道国内对病毒研究有很严格的限制和规定?尤其像申克沃这种传染性极强、暂时没有特效疫苗的病毒,不是正规实验室和研究所未经许可不准私下保存样本,更不能展开研究!”

    “这些我都知道。”她说。

    “知道还问我要病毒样本?你吃熊心豹子胆不要命了?!”

    “申请上个月就递了,只是一直没批下来。”

    徐开青稍稍松了口气:“这还差不多。但据我所知,审批流程很复杂,就算上头有人帮忙,也需要时间。”

    江扶月点头:“所以我才想提前准备。”

    “再准备也不能私自收集样本啊!犯法的!”他压着嗓子,还谨慎地看了看四周。

    “再说,我一搞物理的,上哪儿给你弄这个?”徐开青小声嘟哝,“你可别犯傻,万一被抓了……”

    江扶月:“我查过这方面的法律条例了,按照规定直辖研究所和重点生物实验室是可以对病毒进行研究的。在审批下来之前,我的实验室还不具备相关资质,但沈教授的可以。”

    “哪个沈教授?”

    “沈文钊。”

    “嘶——你盯上老沈了?”

    江扶月:“……咳!”什么盯不盯的,话别说那么难听嘛!

    徐开青沉吟一瞬,视线扫过桌上的空盘,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是鸿门宴本宴了。

    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少吃点也好啊!

    都怪这家餐厅,做的牛排太对他胃口!

    终于,等徐开青收拾好懊恼又复杂的心情,重新抬眼望向江扶月:“……你想我怎么做?”

    “很简单,把我推荐给沈教授,到他实验室学习一段时间。”

    这样就能名正言顺接触病毒样本。

    ……

    两天后,江扶月如愿以偿收到“沈文钊实验室”发来的offer。

    下午她就收拾好东西,去了隔壁Q大。

    路上还偶遇周正奇,她笑着打了声招呼。

    周正奇目露惊疑,面上还有一丝防备:“你这是?”

    江扶月也没瞒着,实话实说:“刚收到沈教授的offer,过来报到。”

    “沈教授?沈老?”周正奇一惊。

    江扶月点头:“我申请了最新一期的实验室研究小组。”

    “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沈老递申请?”周正奇勉强扯出一抹笑。

    “也不是突然,之前就一直想来,只不过没时间。”

    “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呢?”

    “就前几天。”

    “……哦。”

    江扶月微微一笑:“那周校长,我就先去找沈教授了,您忙。”

    “诶!等等!”

    江扶月回头,“您还有事吗?”

    “咳……是这样的,我听说明大最近聘请了不少优秀的教授和研究员。”

    “是有这么回事。”

    “你看明大既然已经师资充裕,那……”别再薅Q大的羊毛了,成吗?

    他快秃了都!

    江扶月却说:“学校和老师从来都是双向选择。”

    周正奇急了,以为她又要搞事,脱口而出:“反正你不能把沈老拐走!”

    眼看徐开青一天天的老往明大跑,周正奇已经放弃拯救了,幸好“半壁江山”中的另外一半沈老还在,周正奇多少还能自我安慰一下。

    如果又让江扶月给骗走,那他……就不活了!

    江扶月听罢,用一种极为复杂和深沉的目光看了他两眼,最终答应下来——

    “行吧。”

    周正奇大大松了口气。

    江扶月无奈叹息:为了不刺激这只可怜的小肥羊……哦,不,是老人家,她决定把沈文钊已经来明大开课的消息捂住!

    没办法,谁让她这么尊老爱幼呢?

    周正奇:“阿嚏——”

    ……

    到了生物大楼,江扶月找到沈文钊。

    “老徐说,是你拜托他的?”老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目露审视。

    “嗯。”江扶月点头。

    “为什么想进实验室?”

    “里面有我想研究的东西。”

    至于什么东西……

    江扶月没说。

    沈文钊也没问。

    但两人都心知肚明。

    “你应该知道生物实验室,尤其与病毒研究相关的实验区,对人体健康有多大的风险,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谁也无法预料。”

    “在这里未知就是最大的恐惧,你觉得自己能承受吗?”

    老爷子全程板着脸,表情严肃,语气沉重。

    据说那些想进实验室的学生被这番话吓住,最终选择撤退的人不在少数。

    但里面绝对不包括江扶月——

    “这么说吧,当初还在临淮的时候,我曾误入汗青生物实验室的核心实验区,BSL为3,还遇到防护服破损的危急情况,如今却好生生站在这里,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

    BSL,指的是Biosafety Level,即生物安全等级。

    等级越高,意味着防护级别越强,环境越危险。

    此话一出,饶是镇定如沈文钊也难免惊讶:“阿渊居然同意你进入核心实验区?!”

    江扶月耸肩。

    老爷子沉默地盯了她半晌,眼中既有困惑,也有错愕,最终悉数化作平静:“去做准备工作,三点准时进去。”

    江扶月这才笑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临近期末。

    以往这个时候,明大学生已经开始聚会、喝酒、狂欢,庆祝即将到来的寒假;或者干脆不来学校,直接出国游玩。

    但今年明大的期末风貌却焕然一新。

    全校上下刮起一股“复习风潮”。

    “你考几科?”

    “七科。”

    “复习多少了?”

    “啃了四科,还剩三科。你呢?”

    “都看完了。”

    “啊?这么快?那些题你全部会了?”

    “不会。”

    “……”

    “月姐说了,做题虽菜,但翻书的姿势一定要帅!懂吗?”

    “懂!”

    “月姐还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咱至少没生锈啊,对吧?”

    “有道理!月姐还说什么了?”

    “女神还说,平时要学习,考前要押题,学得好不如押得准!”

    “……牛掰啊!女神不愧是女神!”

    有没有说过这些话,可能江扶月自己都不知道。

    但并不妨碍全校上下广为流传,然后就这么掀起了一股“复习风潮”。

    图书馆每天爆满不说,居然还出现了通宵看书的神人!

    据说是某个大家族旁支的少爷,往年这个时候早就飞去夏岛享受阳光浴了。

    新闻社辗转联系上他,在电话里进行了简短采访:“请问是什么让你脱胎换骨,奋发图强?”

    “因为月姐说,每一个不学习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报道一出,大家赶紧掏出小本本:

    嗯,又学到一句!

    ……

    复习周转眼即逝,期末考如约而至。

    江扶月这学期报了十二门课,其中七门必修课,五门选修课。

    也就是说,她要考十二科,还是在没怎么上课的前提下。

    厉辰:“能行吗?课都没听就去考?”

    梁景舟翻了个白眼儿:“得了吧,你替她操心,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

    他们虽然没有江扶月要考十二科那么恐怖,但也有七门必修要考。

    顾淮予:“最后一节课老师给考点的时候她好像没去?”

    厉辰点头:“是没去。”

    程敛双手插兜,闻言忍不住挑眉:“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想给学神送考纲?省省吧,人家这会儿还在实验室泡着,根本没把期末考放在眼里。”

    都淡定成这样了,难道还缺你一份考纲?

    说完,他转身离开。

    顾淮予跟上:“老程,等等我。”

    厉辰也抬步跟上。

    只有梁竞洲仍站在原地,一脸纳闷,天底下还有学生不喜欢老师划重点、给考纲吗?

    那不能够啊!

    所以当天下午他就跑去Q大门口蹲江扶月去了。

    听说最近她都在这边做实验。

    等到夕阳西下,夜幕初降,终于——

    “月姐!”

    “梁竞洲?”江扶月脚下一顿。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能被叫得这么好听。

    “有事吗?”

    “这个给你!”他把一个U盘塞到她手上。

    “这是?”

    “七门必修课的考试范围和重点都在这里面了。不用谢,嘿嘿!”

    说完,梁竞洲撒腿跑掉。

    江扶月看到手里的U盘这才想起明天就是期末考第一门——微积分!

    她想说不需要,可梁竞洲已经跑得没影了。

    不过回到宿舍之后,她还是把U盘里的东西翻出来看了看,有一部分确实是重点,但也有一部分并没有那么重要。

    她把这部分删除,自己补充了一些,还顺手列了几道例题,然后用在线文件发回给梁竞洲。

    【我整理了一下,你有空可以看看】

    梁竞洲正抱着《微积分》课本抓耳挠腮,看到文件发过来心里还忍不住纳闷儿:我给她的,她怎么又发回来了?

    下一秒就看到那条消息。

    “整理了一下?”他小声嘀咕。

    怎么整理的?

    手指不小心碰到,文件立马打开,几道题目跳出来。

    梁竞洲看着看着就入神了,这可比书上写的思路简单太多……

    第二天微积分开考。

    江扶月进场一刻钟就交卷离开了。

    监考老师:“?”我特么屁股都还没坐热,她就走了?

    同考场学生:“!”这就是被交卷狂魔支配的恐惧吗?

    梁竞洲拿到试卷五分钟后就傻眼了。

    这这这不是昨天江扶月发给他的那些题目吗?!好吧,其实也不完全一样,因为数字变了,但题型真的一毛一样啊!

    梁竞洲迅速动笔。

    活了十几二十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考场上体会到了什么叫——游刃有余!心无旁骛!

    最后他到时间才交了卷,脸上还有几分意犹未尽。

    厉辰几人已经在考场外等了他好一会儿:“怎么这么久?你睡过头了?”

    梁竞洲笑而不语。

    顾淮予皱眉:“你睡迷糊了?”

    他继续笑。

    搞得几人一头雾水。

    “丫到底怎么了?一出考场就笑得跟中邪一样?”

    “嘿嘿……我不告诉你!”

    接下来几科,江扶月在临考前一天整理资料和题目的时候,也都顺手给梁竞洲发了一份。

    所以考试那几天梁竞洲天不亮就跑去图书馆占座,复习到很晚才回宿舍。

    厉辰、顾淮予和程敛都察觉不对,但问他,他又什么都不说,就一个劲傻笑。

    “老梁这几天笑得我毛骨悚然。”

    “感觉在酝酿什么大阴谋。”

    “这人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事实证明,三人的预感没错,最后期末考试成绩下来的时候,何止不对劲,简直就是惊爆眼球!

    ------题外话------

    高考加油!

    两更合一,五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