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87章 两人见面,震惊无奈(两更合一)

第787章 两人见面,震惊无奈(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色实验袍穿在男人身上,挺拔直立,气质卓绝。

    他平静地站在那里,身后是绿色营帐,脚下是黄色沙漠,周围一切仿佛都沦为陪衬。

    单平华与白传浩同时上前。

    “谢教授。”

    连单平华这把年纪又喜欢倚老卖老的人这一声也叫得心甘情愿。

    “怎么只有两个领队?”男人眉心稍蹙,“名单上不是写了三个吗?”

    “还有一个在这儿!”徐宽突然伸手把江扶月推出去。

    谢定渊目光顺势朝这边投来,一瞬错愕之后,瞳孔骤缩,表情迅速冷凝,眼中也席卷起黑色风暴。

    众人只觉炎热的空气里一阵凉意侵袭,如同霜雪突至,凛凛生寒。

    而原本只是稍显疏淡的谢教授,此刻已然面沉如水,定定看着被推出来的江扶月,目光几经变换,最终化为一片死寂般的平静。

    江扶月被推出去的刹那,心跳一滞,手脚僵硬。

    对上男人看过来的视线,她心虚地躲开。

    谢定渊嘴角一紧:“你也是领队?”

    “……嗯。”颔首垂眸。

    “名字?”

    她嘴角一抽:“……江扶月。”

    “既然是领队,那你的队员呢?”

    “……没有。”

    “很好,一个人抵一个团队,是这个意思吗?

    江扶月:“……”

    谢定渊:“你,跟我过来!”

    言罢,率先迈步走在前头。

    风吹起他白色实验袍一角,潇洒落拓,矜冷孤傲。

    江扶月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众人不由目露同情——

    “完了。”

    “希望她不要哭着回来。”

    “谁不知道谢教授是出了名的严格?这次上面让江扶月单独领队,本来就不符合规定。”

    “江扶月也太惨了吧,一来就惹到大魔王。”

    “谢教授可不是辛洪成,想怼就怼,感觉某人要凉凉。”

    “甭管怎么厉害,有多敢,到了谢教授面前,都会变成软脚虾。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反正以前跟谢教授共事过的人都这么说。”

    “……”

    徐宽望着江扶月离开的方向,小声开口:“不会真这么惨吧?”

    白传浩:“你问我?”

    “昂!”

    “说实话,不清楚。但谢教授的严厉,从来不会让人失望。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徐宽:“什么?”

    “祝她好运。”

    “……”

    这厢,议论不止。

    那头,江扶月跟着谢定渊,刚转过拐角,下一秒,就被男人扣住手腕,抵在墙上。

    “江、扶、月!”他咬牙切齿,每个字都隐忍着怒气,像一头濒临狂躁的狮子。

    而被他制住的女孩儿则宛如掉进狼窝的小白兔,漂亮的桃花眼清可见底,闪动着无辜又撩人的光,只肖一眼就能让人心软,然后原谅她。

    “你生气了?”尤其是温温软软开口说话的时候,根本招架不住。

    但谢定渊知道,眼前的乖巧都是装出来的!

    她现在有多温顺,做决定的时候就有多大胆。

    “当初我说过什么?嗯?”尾音上扬,暗藏危险。

    江扶月拽了拽他衣袖,声音更加温柔:“真的生气了?”

    谢定渊把袖子抽回来,语气沉沉:“少跟我来这套!”

    “好吧。”江扶月只能遗憾地收回手。

    一副破罐破摔的样子。

    男人气笑了:“让你别来别来,你是怎么答应的?”

    “我说我不来啊。”

    “那现在呢?!”

    “国家派我来,我也没办法拒绝呀。”她两手一摊。

    谢定渊:“……”

    “再说,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工作的!”

    男人眉心一紧:“什么工作?”

    “喏——你看吧。”江扶月把胸前的工作牌举到他面前。

    上面用中英双语写着——

    援F团队科研人员:江扶月

    谢定渊只觉无奈与怒气同时上涌,直冲脑门儿。

    深呼吸,情绪几经翻涌。

    最终,语气软下来:“月月,这里很危险……”

    “我知道。”

    “知道你还……”

    江扶月对上他担忧的双眼,微微一笑:“我也想走你走过的路,看你看过的风景,你可以,那我也不会太差,相信吗?”

    男人薄唇抿紧,眸如深海。

    “谢教授——”不远处,有人在叫。

    一声叹息逸出唇边,谢定渊双手扶住女孩儿肩膀,那么用力,那么沉重。

    “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转身离开,背影透出几分匆忙与仓皇。

    攥紧的双手泄露了他此时的克制和隐忍。

    江扶月目露疑惑,就这?没了?

    她原本已经做好被谢定渊狠训一顿,甚至生气冷战的准备,却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走了?

    谢定渊确实很生气,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愤怒。

    气江扶月不听话,也气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出手阻止,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必须离开,给自己一段冷静的时间,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万一伤害到江扶月……

    这绝非他所愿。

    “谢教授,临床试验数据已经发——”呃!

    那人只觉一阵凉风从面前擦过,再抬眼,便见谢教授目不斜视,错身而过,浑身都笼罩着低气压。

    ……

    江扶月一行被安排住进平楼。

    两人一间,但由于全队只有她一个女的,因此,被安排单住,但里面还是有两张床。

    今日天色渐晚,给大家暂作休整。

    明天才会正式进入病毒实验室,着手进行相关研究。

    吃饭有食堂,定时定点放饭,全军事化作息。

    哦,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请大家把手机交出来。”一名会说中文的士兵被安排过来。

    这下,也不用什么翻译了。

    “交手机?为什么?”

    士兵一板一眼:“出于保密制度的需要。”

    “没有手机,那我们怎么相互联系?”

    士兵一抬手,另外两人抬着一筐黑色疑似遥控器的东西上前,开始分发。

    “这是基地特制的对讲机,可以满足日常沟通需要。而且有必要提醒各位,你们之间的对话都会处于监听之下。”

    单华平团队里的老黄带着情绪开口:“难道这也是保密制度需要?”

    “当然不是。这叫反间谍措施。”

    老黄:“……”

    注意事项交代完毕,士兵离开,众人拿着对讲机回到房间。

    江扶月关上门,低头打量手里的东西,比普通对讲机更为小巧轻便,天线长度也更短。

    江扶月猜测应该只能用于接受基地频道信号,至于外界的无线电波,在这里应该是完全被屏蔽的。

    她打开电源,旋转电钮,开始调频。

    众所周知,短波HF部分包括9个不同的波段,范围从1.8MHz到29.7MHz。

    这个应该是10米波段,频率范围在28.0-29.7MHz,可以有非常好的通信效果,而且对机器功率要求低,天线的尺寸也小。

    特征刚好吻合。

    但又不完全一样。

    这里只是沿用无线电模式,但实际调频却与普通无线电并不相同。

    比如,29.6MHz是国际知名的华夏FM频率。从1995-1996年华夏无线电运动协会开展的10米FM实验活动以来,这个波段就一直保持活跃。

    但手中这台所谓“对讲机”的调频功能里,“29.6MHz”却是基地的训练通报。

    播报人全程用阿拉伯语把今天各小队的训练情况公示出来。

    江扶月继续旋转按钮。

    她想,如果每个对讲机都各自对应一个“频道”,又都处于监听状态之下,那么频道就应该是开放的。

    如果运气好,是不是能调到谢定渊的频道和他说说话?

    咳……

    刚才把人气得太狠,有点过意不去。

    想着还是应该说声“对不起”的。

    毕竟是她不听劝告、先斩后奏。

    可惜,直到晚饭饭点,江扶月也没能调出他的频道。

    “算了,吃完饭再说。”

    由于定时定点放饭,江扶月不敢耽搁,赶不上就要饿肚子,这里可没有什么外卖宵夜。

    等去到食堂,入目全是迷彩作训服,乍一看,像绿油油的韭菜地。

    这里有一个专门设置的华夏食物区,座位划片,其他士兵不允许过来这边,只能华夏科研团队的成员们使用。

    江扶月打好饭菜,故意吃得很慢。

    以为守株待兔就能蹲到谢定渊。

    可惜,始终没有看到人。

    她咽下最后一口饭,起身,把餐盘碗筷放到回收点,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

    “怎么没看见谢教授?又进实验室了?”

    “没有。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谢教授出去一趟,回来就发了好大的脾气。”

    “咦?谢教授也会发脾气吗?他不是只会冷脸看人,眼神施压?”

    “我以前也不知道谢教授会发脾气,但刚才知道了。”

    “很可怕?”

    “堪称恐怖。”

    “嘶……”

    江扶月眨眼,心口凉飕飕:该不是因为她吧?

    ……

    入夜,江扶月躺在单人行军床上,还拿着那台对讲机在调频。

    以0.1为单位,挨个尝试。

    总有一个会是他。

    之后怎么睡过去的,江扶月完全没有印象了。

    第二天训练铃声早早响起,惊醒了睡梦中的士兵。

    也叫醒了单平华团队和白传浩团队众人。

    吃过早餐,前往实验室。

    突然,“欸?怎么没看见江扶月?她人呢?”

    ------题外话------

    终于见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