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93章 她的选择,老谢求亲(两更合一)

第793章 她的选择,老谢求亲(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刚才是谁带她进来的?”谢定渊冷不防开口。

    来了来了!

    开始算账了!

    “教授,不是我。”

    “也不是我。”

    “……”

    大家纷纷撇清,生怕被迁怒。

    说好的没发火、有微笑呢?

    现在是闹哪样?!

    最终,一只手默默举起来:“是、是我。”

    谢定渊挑眉:“李……居竹?”

    没想到谢教授还记得他名字,李居竹原本惨白的脸色生出一抹激动,黯淡的目光也随之一亮。

    “嗯,”他重重点头,“是我。”

    谢定渊:“你的实验操作不错,很规范,明天跟我进封闭实验室做副手。”

    “!”

    “怎么?不愿意吗?”

    “没、没有!我愿意!”幸福来得太突然,李居竹简直不敢相信。

    直到谢定渊转身离开,他还站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两眼呆滞,表情发懵。

    “小居居,该回神了!”同事朝他打了个响指。

    “恭喜恭喜,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被谢教授钦点带进实验室的。”

    “而且还是当副手——厉害!”

    “咱们小居居的实验操作本来就很牛啊,会被选中也不奇怪。”

    “记住了,进去之后跟着教授好好学,肯定会让你受益匪浅的。”

    “……”

    李居竹看着大家朝自己恭贺祝福、殷殷叮嘱,心下既感动又惭愧。

    他自以为被边缘化、不受欢迎,然而实际上,大家都很友好,也愿意沟通交流。

    是他自己没有耐心、害怕失望,把原本踏出去的那一步又小心翼翼收了回来。

    “谢谢!谢谢你们!”

    “加油啊!小居居!”

    “好!”

    可……

    小居居是什么鬼?

    ……

    拿到资料的江扶月首先把谢定渊团队的灭活疫苗和重组疫苗研究了一遍。

    连续两天她都只是坐在位子上看资料、查资料、对照论文,没有去碰任何实验器材,也没有申请进入封闭实验室正式开展实验。

    同在一片实验区,江扶月虽然选了个最偏僻的角落,但还是不免有好奇打量的目光时不时朝她这个方向飘来,带着几分窥探。

    徐宽:“她居然在看书?我的天!还真把这儿当成大学图书馆了?”

    白传浩手上动作不停,眼也没抬,只说:“你管人家那么多做什么?活干完了?”

    “咳……我这不是好奇江扶月的研究方向嘛。”

    他们团队和单平华团队的研究方向是早就确定的,只有江扶月这里始终不明朗。

    出发前,徐宽曾旁敲侧击问过上头,可得到的回答都很含糊,只说江扶月的任务是提高疫苗有效率。

    那方法可就多了,改良现有疫苗和研发新疫苗都是提高有效率的途径。

    江扶月会选哪种?

    徐宽:“我个人认为选改良的可能性更大,毕竟研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倾团队之力都不一定能完成的工作,凭她一个人?别逗了。”

    不是徐宽看不起谁,而是事实如此。

    一种新疫苗诞生,并且经得起时间考验,能够长期固定地被使用,太难太难。

    白传浩也不认为江扶月会异想天开去研发新疫苗:“稍微有点智商,都知道该怎么选。”

    可江扶月偏偏就做了没智商的事——

    “我要研究减毒活疫苗。”

    谢定渊微怔。

    这个答案情理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

    “考虑好了?”

    “嗯,我看完了所有资料,目前灭活疫苗不能针对变异毒株进行防御,重组疫苗倒是能够积极应对变异,但有效率却不高。两种疫苗都存在明显缺陷,在这种情况下,改良的意义并不大。”

    谢定渊点头:“确实是这样,但减毒活疫苗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研发出来的。而且,你只有一个人。”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她莞尔勾唇,“反正也只有我一个人。”

    不用背负团队的荣耀,也不会被其他人左右想法,更不必考虑集体的得失。

    只要她愿意,就算失败一万次,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江扶月既是发号施令的将,也是冲锋陷阵的兵!

    “这倒还成你的优势了?”谢定渊摇头,低声笑开。

    江扶月耸肩:“反正我从来不觉得这是劣势。”

    “需要帮忙吗?”

    她眼前骤亮,当即拿出一份清单,展开递过去:“需要的实验设备我都列好了。”

    男人挑眉。

    她讨好地眨眨眼,像放电。

    谢定渊轻咳一声,接过来,粗略一扫,好家伙,密密麻麻一整页。

    “能搞到吗?”她问。

    “我尽量,一般来说问题不大。”

    “太好了!”她高兴得跳起来,抱了他一下:“谢谢!”

    柑橘的清香扑面而来,女孩儿软绵的身体贴上他硬朗的胸膛,谢定渊心跳猛滞,呼吸微促。

    但仅仅只有两秒,抱完就退开了。

    “就这?”

    江扶月:“怎么?听你这口气,还嫌少?”

    谢定渊小声嘀咕:“确实挺少啊……”

    “……”

    “咳!你再加点。”

    江扶月:“?”菜市场买菜?还兴讨价还价?

    “就一点!”

    “……你想怎么加?”

    男人沉吟一瞬,那小模样比面对分析报告的时候还要认真。

    江扶月嘴角抽搐。

    突然,他把脸凑过来,食指点了点嘴唇,然后开始挤眉弄眼地暗示。

    江扶月:“?”

    真没懂。

    男人急了,“亲呀!”

    下一秒,柑橘清香乍然浓郁,接着唇上袭来软绵的触感。

    谢定渊揽住她的腰,往怀里扣,两人贴得更紧。

    他反客为主,在江扶月作势退开之际,勾着她死死纠缠,就是不撒手。

    “唔——”女孩儿捶他肩膀。

    他稍稍退开,呼吸却仍然交缠,只给她两秒呼吸的时间,又重新吻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谢定渊才放开她。

    江扶月因为短暂缺氧,双颊爬上绯色。

    男人呼吸微喘,黑眸幽邃,嘴角一抹浅笑透出几分餍足。

    他咂咂嘴,评价说:“这才像话。”

    江扶月:“……”她为科研牺牲太多。

    离开的时候,谢定渊刚好接到一则对讲机通讯,那头说的是阿拉伯语。

    江扶月指了指外面,嘴巴轻动,却没发出声音,意思是:我先出去了。

    男人点头。

    她转身离开,穿过外面的实验区域,鸦雀无声。

    待她走过,背影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众人才彻底炸开锅——

    “又是她啊?又过来找谢教授?”

    “为什么就没有这种大美女跑来找我呢?”

    “等你跟教授一个水平,就不会发出这种单身恶狗的狂吠了。”

    “美女进去还补了个妆吗?口红色号不错,红艳艳的。”

    “瞎了吧?人家纯素颜!”

    “不是啊……明明进去之前嘴巴没这么红的。”

    “一天天就知道盯着人家嘴看,安的什么心呐?”

    “就是!还看了哪里?老实交代!”

    “……”我错了,当我什么都没说。

    而此时,里面——

    结束通话,放下对讲机的谢定渊正靠在实验台边,失神地抚着唇瓣,一脸痴汉式微笑。

    如果外面的人此刻冲进来,只怕一个个会惊爆眼球。

    印象中冷面无情、心硬如铁的谢教授怎么会笑得如此……春风荡漾?

    虽然不敢真的进去,但大家旺盛的好奇心没有半点打折——

    “诶,小居居,要不你借着送资料,进去探探情况?”

    李居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怕……”

    是啊,谁不怕呢?

    那可是谢定渊!

    但也有不怕的,比如——

    江扶月!

    人家说进就进,说走就走,好几次谢教授还亲自送她出来。

    啧……

    却说江扶月一回隔壁,也收到不少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

    “她怎么又跑出去了?”

    “搞不懂她是来研究疫苗,还是来游山玩水的。”

    “……”

    对此,江扶月一概不理,连眼神都没多给一个。

    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就是这么豪横。

    徐宽眼珠一转,丢下手里的活儿,跟她走到实验位上。

    “嘿嘿……”还没开口,就先来两声憨笑。

    江扶月:“……”

    “有事吗?”

    “有点,不多。”徐宽搓手。

    “你说。”

    “看你最近没上实验台,也没进封闭区,在忙什么呢?”

    江扶月抬眼,好整以暇打量他:“你是来打听消息的?”

    “咳……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我又不是村东口的长舌妇,这叫沟通交流,在思想的碰撞中彼此进步,懂吧?”

    她摇头:“不懂。”

    徐宽:“……”长得这么美,说话噎死人。

    “还有事吗?没事我要忙了,你回去吧。”

    徐宽蔫了吧唧地走了。

    回去之后还一直念叨:“她会选哪种呢?”

    白传浩一听,顿时无语:“……不是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你怎么还在纠结?”

    “我不知道最后答案啊,当然要纠结了。”

    白传浩语气肯定:“江扶月她就不可能选择研发新疫苗,你省省吧,别瞎折腾了。”

    “你确定?”为什么他总感觉江扶月在憋大招,冷不丁就要甩个王炸?

    白传浩懒得理他。

    ……

    夕阳西下,又是一天过去了。

    谢定渊约了卡扎在堡坎上见面。

    “怎么?想跟我一起看日落啊?”卡扎一身迷彩、浑身臭汗走过来,一看就是刚结束训练。

    他是长官,不用训,但每次检查考核,都必须在场。

    士兵们晒,他也跟着一起晒;士兵们站,他必须站得比他们站得更规范。

    “好歹也让我回去冲个澡,洗得香喷喷来见你,这样才有仪式感嘛!”

    谢定渊冷冷转眸:“要点脸,谢谢。”

    卡扎拍拍自己脸颊,发出pia~pia的脆响:“这不是脸?放心吧,厚着呢!”

    “……”

    谢定渊也懒得跟他废话,单子拿出来,直接塞到对方怀里。

    “什么玩意儿?”

    卡扎嘀咕着,打开一看,不是什么机,就是什么仪,里面还有好多英文缩写。

    谢定渊开门见山:“这上面的实验器材两天之内准备好。”

    “你上个星期不是才添了一批设备吗?怎么又要?”

    “不是给我的。”

    “嗯?”卡扎一脸问号,“你不要还申请?实验搞多了,脑子也坏掉了?”

    谢定渊挑眉:“帮忙不可以吗?”

    卡扎追问:“帮谁的忙?”

    他不说话了,

    卡扎:“那我总得知道这些器材设备运到之后往哪儿送吧?”

    谢定渊:“送到江扶月手里就可以了。”

    江扶月?

    不就是前几天发烧昏迷被谢定渊亲自抱去医疗室那位吗?

    “真喜欢上了?”

    谢定渊:“?”

    卡扎老成持重地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兄弟,虽然爱情总是来得如此突然又毫无道理,但别忘了,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怎么能见一个爱一个?这样真的不好。”

    谢定渊更懵:“你在说什么?”

    “我在教你做个正直善良的好男人。”

    “?”

    “兄弟,听我一句劝,千万别当渣男。”

    “……”有点大病。

    “诶!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说完呢!”卡扎伸出尔康手。

    ……

    两天后,设备运到。

    卡扎现身白传浩这边的实验区,一身笔挺的军服,双手负在身后,一行一步颇有气势。

    众人见到他还有点憷,毕竟上次他一番警告、吩咐派兵把守的样子实在太具威慑力。

    “江扶月人呢?”

    大家目露惊奇,继上次谢教授进来就问江扶月之后,又一个大佬开口就是她。

    “在那边——”

    有人给卡扎指路。

    他顺势望去,只能看见一个偏僻的角落和角落里露出的一片衣角。

    卡扎抬手:“大家都去忙吧。”

    意思是别围着看,该干什么干什么。

    说完,抬步朝江扶月所在的位置走去。

    众人继续工作,可心思早就飞到了那边,耳朵也竖起来。

    左右交换眼神——

    这个江扶月厉害啊!长官都能一口叫出她名字了!

    前有谢教授,后有卡扎,都来找她,绝!

    听听两人说了些什么。

    肯定有八卦!

    江扶月只觉一片阴影当头罩下,抬眼一看,对上一双浅褐色的眼睛。

    她起身,退开两步,这是一个防备的动作。

    然后不动声色打量对方,从穿着,到长相,目光极具穿透力,好像一眼就把他给看穿了。

    卡扎咽了咽口水,不虚,稳住!

    而此时,江扶月已经收回目光:“请问你是?”

    “卡扎,苏威坦基地负责人之一,也是谢定渊的好兄弟。”他故意说阿拉伯语,想为难她。

    只可惜……

    ------题外话------

    四千字,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