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95章 要看照片,女友是她(两更合一)

第795章 要看照片,女友是她(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不说话,仍然保持着伸手的动作,定定看他。

    男人一脸莫名。

    半晌,好似想到什么,恍然大悟,接着把脸凑过去,下巴随之落在她掌心。

    江扶月看着那张陡然放大的俊脸:“?”

    谢定渊也很疑惑,难道不对?

    颤音上那些小视频就是这么拍的啊。

    哦~

    还差一点!

    他当即露出一个自认为最“甜美”的笑容,后期配上音乐,再加个冒桃心的特效——完美!

    他笑起来的一瞬间,江扶月必须承认,有被惊艳到。

    男人瞳色如墨,可能平时没这么笑过,带着几分生疏,面部肌肉也比较僵硬,但仍旧是好看的。

    眉眼间的淡漠孤傲,随着这一笑,刹那间冰消雪融。

    江扶月忍不住笑开,“谢定渊,你在卖萌吗?”

    卖萌?

    男人皱眉:“这是女孩子干的。”

    “男孩子也可以,比如那些可爱的小弟弟。”

    “你喜欢小弟弟?”他眉头拧得更深。

    呃!

    江扶月把手从他下巴移开,但还是继续保持掌心朝上,“别扯开话题,我要的不是这个。”

    “那你要什么?”他小声嘀咕,“……我人都给你了。”

    江扶月:“……”措不及防被骚到。

    “这个时间,这个场景,平时你一个人的时候都在干什么?”

    谢定渊目露疑惑:“通常这个点我还在实验室。”

    “那从实验室出来之后呢?”

    “去食堂吃饭。”

    “吃过饭?”

    “回实验室。”

    江扶月:“……”

    “你就没来这里看看日落,吹吹晚风?”

    “最近有沙暴,最好不要待在户外。”男人正色,表情严肃。

    “那没有沙暴的时候呢?你在这里看日落!”

    “然后?”

    “然后你看日落的时候,就……没有看点其他什么东西?”

    “比如?”

    江扶月耐心消耗完毕,微露恼意,起身要走:“算了……”

    下一秒,手腕被扣住,转眼间又被拽回去。

    谢定渊从身后拥她入怀,下巴搁在她肩头,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侧颈,“这就算了?半途而废,对我一点耐心都没有。”

    江扶月也反应过来:“好啊!你装傻充愣!”

    “明明是你想问又不说清楚,拐弯抹角让我猜。”谢定渊忍不住在她脖子上亲了一口:“直接问我是不是在看你的照片有这么难?又不是让你说肉麻小情话。”

    “好,那我问你,是不是在看我照片?”

    “是。我看我女朋友不行哦?”理直气壮。

    “哪张照片啊?”江扶月转身,和他面对面,“也拿给我看一眼呗?”

    “咳,手机没带出来。”

    “那明天给我看。”

    谢定渊:“真人都在眼前了,还看什么照片?”

    说着,将她往怀里猛地一扣,两人紧紧相贴。

    “谁告诉你的?嗯?”

    尾音上扬,带着几分诱哄和勾引。

    “卡扎。”江扶月卖人卖得毫无压力,说完还邀功似地朝他笑了笑。

    谢定渊轻哼:“就知道是这家伙……”

    “他还说,你有女朋友,非常非常爱她,每天都要把照片拿出来又看又摸……”

    谢定渊老脸一臊:“咳!”

    江扶月:“他还警告我别惦记你,趁早打消念头。”

    谢定渊:“……”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打消念头呢,谢教授?”

    他用力把她搂得更紧:“你敢!”

    江扶月忍不住笑起来。

    男人一字一顿:“这辈子都不准打消!”

    “哈哈哈……”

    “快答应!不答应我不放手了。”

    “哈哈哈……谢教授,你好幼稚。”

    谢定渊脸色一黑:“不准笑。”

    “我就笑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哈哈哈哈……唔!”

    下一秒,江扶月的嘴被堵住。

    男人满意了。

    这下看你还怎么笑。

    “哎哟哟!这是我不花钱就能看的吗?”卡扎的声音突然响起。

    两人迅速分开。

    江扶月抬手擦了擦嘴角,就挺尴尬。

    谢定渊直接一个眼刀飞过去:“你怎么在这里?”

    “我要不在这里,那不是就错过了超级大片吗?啧啧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没想到你们竟然——”

    说着,他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谢定渊!你忘记了大明湖畔还有一个女朋友吗?”

    谢定渊表情抽搐:“滚!”

    卡扎充耳不闻,又转向江扶月,语重心长:“姑娘,我不是都告诉你,他在大明荷畔有个夏雨湖吗?你你你……怎么还这么想不开呢?天底下没有戒不掉的渣男,相信我,你一定可以!”

    江扶月:“?”

    渣男谢定渊:“……姓卡的,你好好说话。”

    卡扎瞬间炸毛:“说过多少遍了,我不姓卡!不姓卡!我姓赵——赵钱孙李的赵!百家姓第一!懂?”

    “哦,赵卡扎。”

    “……”艹!

    “你、你绝对是怀恨在心,怪我戳破了你的真面目,看见没有,”他转向江扶月,一副发现了惊天秘密的样子,“渣男他恼羞成怒了呀!”

    江扶月:“……”

    谢定渊忍无可忍:“赵卡扎,你个傻X!”

    说完,一把揽过江扶月肩膀,把她半个身体都按在怀里,不加掩饰的亲密,“瞪大你的钛合金狗眼看清楚,这是我正儿八经的女朋友!”

    “啊?你跟夏雨湖分了?然后重新找的她?”卡扎一脸惊吓,“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你……也太渣了吧?见异思迁,说分就分!啊——我胖虎受不了这委屈!”

    谢定渊额头青筋直跳:“蠢蛋!从始至终只有她!”

    “哈?”卡扎有点懵,半晌反应不过来,“什么叫只有她?”

    如果可以,谢定渊真想把他一脚踢飞,“你难道没发现照片上的人和她一模一样吗?”

    卡扎两眼呆滞,惊疑不定的目光落到江扶月脸上,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可一双桃花眼又黑又亮,皮肤比阿莫拉卡山顶的积雪还白。

    而那张照片上,女孩儿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黑色的裙子,加上现场打光和后期修饰,的确不太一样。

    也不怪他认不出来。

    “……再说,我还没看两眼呢就你抢回去了,哪能记得这么清楚?”

    “这真是你女朋友啊?唯一那种?不是以旧换新来的?”卡扎再三确认。

    谢定渊很想给他一拳,“如假包换!”

    “我滴乖乖……”卡扎绕着江扶月左边一圈,右边一圈,前面一眼,后面一眼,摸摸下巴,挠挠头,一副看稀奇的样子,“居然是你!难怪谢定渊把持不住……”

    “咳!”谢定渊重重一咳,“你不去吃晚饭?”

    言下之意,你可以走了。

    卡扎却像听不懂一样,笑着要跟江扶月握手:“你好你好,之前还有刚才……对不住了,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然后又转向谢定渊:“放心,以后都不叫你渣男了。”

    “……”

    谢定渊咬牙:“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你是不是该走了?”

    “走?去哪?我还要跟弟妹说话呢!”

    “……”

    “哦,对了,虽然你们是男女朋友,但刚才那种行为还是最好不要。”

    谢定渊:“?”

    卡扎苦口婆心:“我知道,你们是情到深处、情不自禁,但也要注意一下影响,咳,低调点。”

    有卡扎这个锃光瓦亮的电灯泡在,谢定渊算盘落空,最终还是没能继续刚才的事。

    原本两个人的日落,变成了三个人的聊天。

    不,更准确点说,是卡扎一个人的滔滔不绝——

    “你叫江扶月是吧?名字还怪好听的。”

    “多少岁?毕业了吗?哪个专业的?本科哪所学校?”

    “你跟谢定渊怎么认识的?”

    “他是不是超级挑剔加龟毛?没关系,你悄悄跟我说,我保证不告诉他!”

    Balabala……

    最后谢定渊实在听不下去了,“走!去吃饭!”

    卡扎这才感觉到饿,意犹未尽地咂咂嘴:“那今天咱们就先这样……”

    不等谢定渊松口气,他又道:“等空了我再找你继续聊啊!”

    江扶月:“……”不,我不聊。

    谢定渊:“……”嗯,皮痒了。

    当三人一起出现在就餐区,不少惊诧的目光朝他们投来。

    卡扎仿佛感觉不到,神态表情镇定自若。

    江扶月同样目不斜视。

    谢定渊更不用说,他从来就没把外界的议论与评价放在眼里。

    “江扶月怎么跟他俩一起吃饭?”

    “这不是公开的秘密吗?从谢教授和卡扎长官先后跑来实验区问起江扶月,大家就心知肚明了。”

    “我终于知道她那些新设备是怎么来的了,为什么只给她一个人。”

    “啧,要怪只能怪我们没有人家那么会交际钻营、左右逢源。”

    白传浩淡淡开口:“吃饭就吃饭,别那么多废话,晚上还要赶进度,别耽误时间。”

    顿时一阵哀嚎。

    突然有点羡慕江扶月一个人一个团队了,没人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工作时间自由安排,加不加班全都自己说了算。

    哪里像他们?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累死累活,有时还要挨骂。

    单平华团队那边——

    “不像话!”

    “一点都不知道避嫌。”

    “现在的年轻人能力不怎么样,花花肠子倒多得很。”

    ……

    入夜,月光皎洁,万籁俱寂。

    江扶月放下笔,合上资料,顺手关了灯,在床上躺下,两眼盯着天花板。

    看着像发呆,实际上大脑里正高速回放那些资料内容。

    等放完,基本也都记下了。

    不仅仅是把文字记住,还附带分析思考的效果。

    一时间脑海里飘过重组疫苗、灭活疫苗,过一会儿又浮现出减毒活疫苗。

    各种信息在她脑海中汇集,江扶月也不曾表现出半点吃力的样子。

    相反,她习以为常,游刃有余。

    就在江扶月渐渐酝酿出睡意,慢慢合上眼睛的时候,突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传来。

    她猛然睁眼,翻身坐起。

    压着嗓子,朝门的方向低声斥问:“谁?”

    “我。”

    谢定渊?!

    江扶月倒抽一口凉气,赶紧给他开了门。

    “这么晚你来干什么?”

    下一秒,就被吻住。

    干什么?

    当然是继续傍晚没做完的事。

    这下不会有电灯泡了。

    不知过了多久,谢定渊才放开她。

    四目相对,一个水气氤氲,一个满足愉悦。

    “谢教授,胆子挺大啊?也不怕被人发现。”江扶月转身坐到床边,眼神戏谑,语露调侃。

    “发现什么?我不过一时大意,想问题想得太出神,才走错了房间。”

    江扶月眉眼轻动:“你也住这里?哪个房间?”

    “1226。援F团队所有成员都住这里。”

    “不是两个人一间吗?你跟谁一起住?”

    谢定渊摇头:“我一个人。”

    “啧。”高级人才的待遇,在哪儿都特殊。

    关键大家都心服口服,就算不服,嘴上也绝对不敢说。

    江扶月能住单间,还是占了性别的便宜。

    谢定渊看了眼她放在桌上的资料,“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我有分寸。”

    “你忙起来什么样,我又不是没见过。”还有分寸……

    说得好听!

    早在两人合作第一个项目的时候,谢定渊就看出她身上那股执拗劲儿,不到黄河心不死,咳,到了也不死。

    这种“偏执”对于科研工作来说,好,也不好。

    把控在适当的程度,那就是“坚持”与“耐力”。

    可如果失控,任其发展,很可能造成过大的心理压力。

    一旦心态崩了,人也会垮。

    谢定渊离开之前交给江扶月一个U盘,“这是我收集的一些资料,希望对你有用。”

    言罢,走过去,俯身亲了亲她额头。

    “早点休息,晚安。”

    “谢定渊——”男人正准备开门走了,江扶月突然开口。

    他回头,来不及说什么,江扶月就抱住他,踮起脚尖,一个轻似羽毛的吻落在他眼皮上。

    男人心跳一窒。

    下一秒,便听她说:“谢教授,晚安。”

    ……

    江扶月研究减毒活疫苗的消息很快传遍实验区上下,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

    在苏方和华夏两边也都备了案。

    “如果研究不出来,看她怎么收场!”

    “设备是最好的,封闭实验室也要紧着她先用,这么大排场,就怕物不超所值。”

    “……”

    如果说之前的不满还仅限于背后议论、指指点点,那么现在已经演变成了明晃晃的针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