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799章 她不一样,亟待成功(一更)

第799章 她不一样,亟待成功(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制作出申克沃减毒活疫苗并不难,难的是如何保证它的有效性。

    二阶段的三期实验,江扶月从理论上尽可能让这个数值最大化。

    再根据实验得出的相关步骤,最后成功制作了“初代申克沃减毒活疫苗”,她将其命名为——“A苗”。

    但实际情况如何,是否产生作用,必须通过活体试验,才能最终确定。

    第一阶段是单个动物活体试验。

    江扶月用了小白鼠。

    在它接触申克沃病毒前,先为其注射疫苗,观测周期五天。

    五天之后,小白鼠情况良好。

    第二阶段是大面积、多种类、多数量的动物活体试验。

    最终选定了一百只小白鼠和五十只猴子。

    这就不是江扶月一个人能完成的了。

    卡扎调来大量士兵,让他们负责观察和记录。

    江扶月则事先教导他们观测方法和注意事项,但这些人毕竟不是专业的,她无法完全放心,所以全程都盯着。

    好在,谢定渊主动带着他的团队成员过来帮忙,江扶月总算能够喘口气。

    “累不累?”男人伸手,准备将她垂下的发丝别回耳后。

    江扶月却冷不丁避开,不让他碰到。

    略带窘迫:“别动,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洗头了……”

    为得到更完整详细的观测数据,江扶月在单只小白鼠试验观测期,一刻也不敢擅离。

    连吃饭都控制在十分钟内解决,睡觉也没回宿舍,没日没夜地泡在观察室。

    洗头洗澡更不可能……

    当时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儿反应过来感觉自己快馊了。

    “你别碰呀,我头发油腻腻的……”江扶月左闪右避,不让男人的手落下来。

    谢定渊故意逗她:“我又不嫌弃你,怕什么?”

    江扶月:“我自己嫌弃自己,不行啊?”

    说完,挣脱他的怀抱,退开两步远:“你先帮我盯着,不准偷懒,我回宿舍洗干净了再来!”

    说完,转身跑开,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谢定渊摇头失笑。

    不仅单平华、白传浩这些人惊讶于她能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显著的成绩,就连谢定渊也觉得不可思议。

    但如今看她废寝忘食,连头都忘了洗,又觉得这是理所应当。

    上天不会辜负每一滴汗水,尤其是混合了智慧的汗水。

    当天赋与勤奋结合,才是成功路上最强大的武器。

    ……

    江扶月洗完头,换了身干净衣服,把自己从头到脚、里里外外收拾得整整齐齐。

    然后迅速赶回实验室。

    嗯,还是自己盯着比较踏实,也方便后续数据汇总。

    途中,迎面碰上白传浩和徐宽二人。

    白传浩含笑上前:“恭喜。”

    徐宽却没说话,只朝她轻轻点了点头。

    江扶月:“谢谢。”

    白传浩:“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减毒活疫苗已经成功一半,希望后续一切顺利。”

    “借吉言。”

    “不过我很好奇,这么多实验,你是怎么一个人做完的?”

    做完了不说,连数据记录都那么详细。

    有帮手?

    这是白传浩的第一反应,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虽然两人已经不在一个实验区,但地方就这么大,不可能凭空多出一个人来。

    更何况,那么大的实验量,只多一个人可做不完。

    江扶月:“删繁就简。”

    “怎么个删法?”

    “从理论上排除不可行项,从源头控制实验总量。”

    白传浩若有所思:“……那简呢?”

    “实验过程中简化、合并、剔除不必要步骤,提高效率。”

    “没了?”

    江扶月摇头:“没了。”

    “这么简单?”

    江扶月笑了笑,没接话。

    有些东西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可不一定容易。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说完,越过两人,径直离开。

    白传浩站在原地,还在想江扶月刚才的话:“删繁就简……”

    可实验步骤不是都有既定标准吗?

    说删就删?

    结果会不会受到影响?参数会不会发生改变?条件是不是要有所增减?

    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前人既然把实验步骤固定下来,制定规范,践行标准,就是为了让后人可以按部就班,减少误差。

    怎么能随意改动?

    这里改一点,那里省一步,最后结果势必面目全非。

    “啧……”白传浩摇摇头,差点就真的信了。

    江扶月拿着杀手锏会告诉其他人吗?

    换成是他,他也不会。

    尤其在竞争对手面前,更不会亮出底牌。

    “走吧。”他转头叫上徐宽,“早知道就不问了,问也白问……”

    徐宽却突然开口,“不是假的。”

    “嗯?”白传浩一顿,“什么?”

    “江扶月没有撒谎,她确实是这么做的。”

    “你怎么知道?”白传浩挑眉。

    “她这样的人,根本不屑说假话。”

    徐宽说完,自顾自往前走了。

    可能这就是江扶月和他们本质上的不同,他们已经被书本、理论、知识、经验所框定,理论说明减毒活疫苗不可行,经验告诉他们选择研究腺病毒载体疫苗,可能更容易成功。

    但江扶月不一样。

    她的思维是自由的,无限发散,不被外界左右。

    所以她敢于尝试,无惧打破常规。

    而这点,无论是他,还是白传浩,抑或团队里其他成员都不具备。

    ……

    江扶月前脚刚跟白传浩两人分开,后脚就碰到单平华和辛洪成。

    俩老头儿远远看见是她,脚步一顿,脸上不约而同涌现出尴尬的神色。

    尤其是辛洪成,当初他针对江扶月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些唱衰的酸言酸语言犹在耳,可如今这姑娘直接用实际行动打肿了他一张老脸。

    疼是真的疼,窘也是真的窘。

    单平华率先开口,和她打招呼,然后又问:“实验进行得怎么样?”

    江扶月:“一切顺利。”

    “那就好。”

    辛洪成只能在一旁尴尬地点头附和。

    三两句客套的寒暄之后,江扶月离开。

    单平华看着女孩儿年轻高挑、活力无限的背影,不由轻叹:“老咯——”

    辛洪成顺势望去,轻喃出声:“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小女娃娃居然把我们没有把握的事做成了呢?”

    当初,他们也曾考虑过减毒活疫苗的方向。

    但出于和白传浩团队同样的顾忌,最后并没有选择。

    “如果一开始我们也……”

    单平华摆摆手,打断他:“老辛,开弓没有回头箭,路是我们自己选的,不能因为看见别人在另一条道上跑得快,就全然否定自己脚下的路。”

    “好好走,多花点时间,大不了再拐几个弯,最终也还是能到终点,不用眼馋别人。”

    辛洪成一默:“……话是这么说,但心里难免会有想法。”

    “有想法能怎么样?难不成还能换到别人的路上去?”

    辛洪成怔住。

    是啊,既然知道自己的路不好走,为什么不能换到另一条好走的路上去?

    至于原本那条路上的人……

    挤走就是了!

    这还不简单吗?

    ……

    江扶月回到实验室的时候,谢定渊正用阿拉伯语指导一个士兵如何记录猴子的身体数据:“五个方面,总共十项,第一项是……”

    等他讲完,士兵了然地点点头,转身离开后,江扶月才上前。

    “看来谢教授不仅实验做得好,讲课也不错。”

    “嗯,”男人凑近一闻,眼神微醉,“洗得香喷喷,让人忍不住想往床上抱,你说该怎么办?”

    江扶月瞪了他一眼,漂亮的桃花眼水光潋滟、笑意盈盈,“只有你才会往这方面想——老不正经!”

    “当然只有我能这么想,其他人敢一个试试?”

    还真以为男朋友是白当的?

    江扶月挑眉,故意问,“敢了又如何?”

    谢定渊笑得阴沉沉、凉飕飕:“不如何,双手打断而已。”

    “……”

    ------题外话------

    一更,三千字。

    二更大约在21:30左右,不一定准确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