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05章 重遇钟易,他也来了(两更合一)

第805章 重遇钟易,他也来了(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也有要求:“人不能太多。”

    她是去工作,又不是明星出街,前呼后拥大可不必。

    “行,那就两个,不能再少了。”

    “……好。”

    第二天江扶月就见到了上面给她安排的“保镖”。

    两个少年身穿迷彩服,肩平腰直,往那儿一站,长腿逆天,精神饱满。

    远远望去,像两棵挺拔的小白杨。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两棵“小白杨”江扶月认识——

    “易辞?钟子昂?”

    “嘿嘿……”易辞露出标准八颗牙微笑,好看的丹凤眼眯起来。

    相比记忆中那个唇红齿白、漂亮到有点过分的青葱少年,眼前的他皮肤黑了好几度,眉眼间冲动无畏的少年意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肃然与稳重。

    不过这一笑,老成之色稍淡,几分当年的意气回归,骨子里还是那个“X天X地”的校霸辞哥。

    “想不到吧?”

    江扶月:“确实没想到。”

    钟子昂两手一摊,头一歪,顿时纨绔公子上身:“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跟易辞一样,都晒黑了,但仍比普通人要白。

    说话的时候还是习惯下巴微抬,不改傲娇。

    同一个人,同样的微笑,但那笑里却少了几分轻浮,多了一丝持重。

    他们还是曾经的他们,但又不完全是曾经的模样了。

    就像现在的江扶月,一袭白色实验袍,专业又规正,早已没了穿校服时的稚气与青涩。

    如果说当年的她是含苞待放的花,那么此刻眼前的江扶月就是渐趋成熟的果。

    都变了。

    变成更好的自己。

    “你们怎么在这里?”

    易辞:“临时抽调。”

    高考之后,他和钟子昂都报名入伍了,说起来也是孽缘,两人居然被分到同一个班。

    这次来这边主要是荒漠生存能力训练,原本结束之后就该回去的,但苏威坦这边人手不够,他们就被临时调过来。

    一起来的还有十几个同伴。

    起初他们并不知道江扶月也在这里,昨天上级突然找到两人,让他们负责保护一个“关键人物”,还给了一堆资料。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居然是江扶月!

    “本来还有更合适的人选,但考虑到你们以前是同学,彼此更加熟悉,所以最终决定派你们过去。”

    两人从办公室出来,还有点懵。

    钟子昂:“江扶月怎么会在F洲?她这会儿不是正该在明大读书吗?”

    易辞:“问问就知道了。”

    原谅这两人已经很久没碰过手机,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后来,两人找到基地其他士兵,操着一口蹩脚的英语,才大概摸清楚具体情况。

    好像是在搞什么科学研究,针对申克沃病毒的,目前已经取得巨大成功。

    江扶月作为其中最关键一环,她的人身安全至关重要!

    所以上级才会那么重视。

    易辞听完,咂咂嘴:“真不愧是她。”

    还以为上了大学会消停一阵儿,没想到越玩越大。

    钟子昂没说话,心里挺不是滋味儿。

    我以为自己跑得够快了,没想到你把我甩得更开。

    易辞:“你要去杜荷?”

    “嗯。”

    “那里是疫情重灾区,很多感染病人。”

    “我知道。这一趟就是去看那些病人。”

    “啥?”钟子昂瞪大眼,“你想干什么?”

    “寻找新的变异毒株。”

    目前已经发现的所有变异毒株,A苗都能有效预防。

    但疫情在蔓延,病毒在进入人体之后随时可能发生异变,如此一来,就会导致新的变异毒株产生。

    对于这些尚未被发现的变异毒株而言,A苗又是否具备免疫性,这点还需进一步研究。

    而研究的前提条件是,首先你得找到新变异毒株。

    钟子昂听完,挠挠头,表情略懵:“那个……好像听懂了,好像又没有。”

    江扶月:“……”

    “总之,就是要去杜荷。”

    钟子昂:哦,这回完全听懂了。

    易辞:“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

    ……

    4月24号,江扶月随第一批疫苗从基地出发,前往重疫区——杜荷!

    同行有钟子昂、易辞,以及运输人员和保卫。

    早上八点,越野车准时出发。

    运输疫苗的卡车紧随其后。

    整整六小时车程,中间只在经过市区的时候停下来加过一次油,顺便解决午饭。

    钟子昂和易辞过去领盒饭,顺手给江扶月也带了一盒。

    菜是冷的,饭也很硬,一看就没什么食欲,入口味道就更不行了。

    以前的钟子昂和易辞根本碰都不会碰这种东西。

    如今却能面不改色,一口接一口往下咽。

    因为早就习惯了。

    有饭吃就已经很不错,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别说饭菜了,就连一口水都没有,必须自己去找。

    最饿的时候连虫子都吃过。

    两人三两下解决完盒饭,突然想起江扶月不像他们接受过部队训练,多半吃不惯这种饭菜。

    却不料——

    女孩儿虽然吃得没有他们快,但还是在一口一口认真地吃。

    盒子里饭菜已经去了大半。

    她表情平静,并未流露出半点嫌弃。

    最后江扶月太饱,实在吃不下了才把所剩不多的饭菜倒掉。

    可能是噎得慌,她又从座位下面摸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两口。

    钟子昂看得暗暗咋舌,问她:“你觉得这饭菜味道如何?”

    江扶月实话实说:“不怎么样。”

    “那你还吃?”

    “我不吃等着饿肚子吗?”

    “……”没接受过训练,咋觉悟也这么高呢?

    江扶月看大队伍暂时没有要出发的意思,索性下了车,戴上遮阳帽开始来回散步。

    易辞和钟子昂也跟着下车。

    他们的任务就是寸步不离地保护江扶月。

    运输疫苗的卡车总共有八辆,一字排开,像条长龙。

    江扶月沿着马路边,走到最后一辆卡车的位置,正准备折返回去,突然发现最后一辆卡车后面竟然还跟着一辆越野车。

    上面没人,是空的。

    她也没多想,估计安排了人员垫后,这会儿吃饭去了。

    自从出了魏源那件事,基地在这些方面就格外小心。

    钟子昂和易辞他们会被临时抽调过来增援,多半也是出于这层考虑。

    很快,队伍继续出发。

    终于在下午四点抵达杜荷。

    所有人提前穿好防护服,戴上面罩,进入临时接种点的时候,个个表情严肃,神经高度紧绷。

    尤其是钟子昂和易辞,他们不仅要注意自身安全,还要随时观察周围,防止意外发生。

    而江扶月则被两人护在中间。

    傍晚,疫苗卸货完毕,被转移到接种点的冷库存放。

    此时江扶月和钟子昂、易辞已经不在接种点内。

    因为三人在抵达的第一时间,便转道去了当地最大的医院。

    说是医院,规模还不如国内一个稍微大点的专科诊所。

    这里也分急诊和住院两个区域。

    急诊这边已经被无国界医生团队接管,十几个人,忙前跑后,分身乏术。

    虽然已经很努力地在维持秩序,可被死亡阴影笼罩的病人根本不听招呼。

    他们用尖叫来发泄恐慌,用哭和下跪来争抢医疗资源。

    甚至还会发生肢体冲突,大打出手。

    现场每一位医务工作者面对这一切,眼里都有种近乎麻木的平静。

    从去年申克沃爆发,到现在大流行,他们驻扎在这里大半年,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于心不忍,但现在镇定自若、见惯不怪,一颗心早已百炼成钢。

    江扶月找到医疗团负责人道明来意:“我想收集病毒样本。”

    “你是?”对方上下打量她一眼。

    两人都穿着防护服,戴着隔离面罩,除了可以看到彼此的眼睛之外,其余什么也看不见。

    江扶月说明身份,并提供了有效工作证件。

    “你是病毒学家?”

    江扶月摇头:“我只是研究疫苗的。”

    负责人点点头,收起眼中的戒备与防范:“我让人带你们过去住院区,那边住的全是重症患者,务必做好防护。”

    “谢谢。”

    负责人招手:“小张,你过来——”

    “汪医生?”

    “你带他们到住院区进行采样。”

    “现在?”小张目露为难,还有那么多病人等着,根本抽不开时间。

    江扶月适时开口:“没关系,我们自己过去,说一声主要是为了征得同意。”

    负责人也不勉强,这里实在太缺人手:“好,几位自便,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们。”

    江扶月再次道谢,径直朝住院区走去。

    这里比急诊区还要恐怖。

    病床紧张,人满为患,走廊上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秩序一度陷入混乱。

    江扶月皱眉,表情凝重。

    易辞和钟子昂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隔离面罩后露出的双眼充满了震惊。

    “他、他们就这样躺在地上吗?”

    江扶月残忍提醒:“关键时期,床位紧张。”

    只要能够接受治疗,躺在地上又算什么?

    至少还是医院的地板,打着吊瓶,生命特征并未消失。

    而有些人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发病太急,直接死在了家里或送来的路上。

    杜荷本地医务人员几乎全部集中在这边,粗略估计有二十多人。

    来往脚步匆忙,脸上挂着疲惫和焦虑,陀螺一样连轴转。

    偶尔面对面奔跑的两人还会来个对撞,药瓶洒落一地,来不及说声抱歉,迅速把东西捡起来,重新放好,便错身而过,各自忙开。

    这里是与死神争分夺秒的战场,而生命则是双方拉锯的砝码。

    或许只要快那么一秒两秒,就能挽救一个活生生的人!

    ……

    江扶月找到护士长,说明来意,她非常配合地带他们来到最里面的重症感染区。

    这里比外面安静,走廊上也看不到人,可感染风险却比外面高得多。

    江扶月止步,转头看向易辞和钟子昂:“你们两个不用进去,在外面等我就可以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行!”

    易辞:“任务在身,不得擅离。”

    钟子昂:“我们得到的命令就是你去哪儿,我俩就跟到哪儿。”

    “……”

    最终还是三个人一起进去的。

    护士长把他们带到之后,就离开了。

    在正式踏入之前,江扶月检查了自身的防护措施,很好,没问题。

    又细致地查看过易辞和钟子昂的,也没问题。

    待全部确认无误后,才抬步入内。

    两人被她谨慎的行为感染,也不由郑重对待。

    江扶月打开随身携带的箱子,从里面取出工具,然后一间病房接着一间病房开始进行咽拭子采集。

    里面大部分人都已经处于昏迷状态,靠着各种仪器艰难续命。

    江扶月在对他们进行采样的时候,还会顺便观察他们的临床表现。

    但也有处于清醒状态的病人。

    他们问她是从哪里来的。

    江扶月说,华夏。

    一位年长的老人点点头,含泪向她道谢,说华夏人民帮助了他们太多太多。

    去年年底开始,无国界医生们来了一拨又一拨,都是自发行动,来支援他们的。

    他以为江扶月也是其中一员。

    江扶月没有解释,只笑着回他:“不客气。”

    病毒无国界,人类命运是共通的。

    老人颤抖着手,抹去眼泪。

    期间,护士长不放心,借着巡房过来看了一次。

    见江扶月畅通无碍地跟病人们说话交流,她站在门口感动地笑了。

    等江扶月从病房里出来,她主动询问:“需要帮忙吗?”

    江扶月一愣:“方便吗?”

    “方便,正准备给每个病房送药。”

    江扶月想了想,没有拒绝,把无菌咽拭子培养管和空白标签分了一部分给她,还教她正确的标签填写方法。

    护士长:“我懂了。”

    江扶月从前往后,护士长则从后往前。

    两人配合,采集速度果然更快。

    但对比之下,还是能够发现江扶月的动作利索得多。

    而钟子昂和易辞则跟进跟出,只能眼睁睁看着江扶月在一群病人中间忙碌,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

    但两人对周围环境的警惕和戒备却始终不曾放松。

    ……

    直到天色黑尽,江扶月才将采集到的134个样本全部收好,密封装箱。

    离开住院区之前,三人按照流程进行了消杀,换上新的防护服和防护面罩。

    又经江扶月几次检查和确认,每个步骤她都一丝不苟、谨慎小心。

    这里是重疫区,到处都是申克沃病毒,如果不做好防护跟消杀,很容易被传染。

    江扶月是不惧生死没错,但并不代表她喜欢“送死”。

    “步骤记住了没有?”她突然开口,问钟子昂和易辞。

    钟子昂点头:“差不多了。”

    江扶月皱眉:“要完全记住,能够做到粘贴式复刻,不能差不多。”

    钟子昂一默:“……那我们回去再练练。”

    “嗯,不明白的随时问我。”

    两人点头说好。

    等驱车返回临时接种点,月亮已经高悬夜空,为整个临时接种点蒙上了一层惨淡的光。

    远处是一眼看不到边的沙丘荒漠,近处是随意摆放的桌椅,角落里还堆放着一箱又一箱的防护用品,和一次性注射器。

    三人刚下车站定,便见一个医务人员跑上前,神色焦急:“你们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X博士问了好几次了!”

    江扶月一愣,脑海里闪过那张冷感的银色面具:“X博士?”

    “对啊。”

    “他也来了?”

    “当然!今天跟大部队一起过来的,你们不知道吗?”

    江扶月这才明白过来,那辆垫后的越野车里载的是谁。

    他们一个在最前面,一个在最后面,期间又没碰头,不知道太正常了。

    “你说,他问起我们?”江扶月挑眉。

    “是啊,赶快进去吧……”

    等好久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