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10章 她是奇迹,老谢好气(两更合一)

第810章 她是奇迹,老谢好气(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会有这样的发现,江扶月并不意外。

    杜荷是重疫区,安置营环境艰苦,无人管控,很容易出现交叉感染。

    P1和P2都是在安置营样本里发现的。

    接下来就是试验A苗针对这两种变异毒株的抵御性。

    然而实验结果并不理想。

    有效率不到百分之五十。

    A苗诞生以来遭遇了最大困境——

    对变异毒株“无效用”,是只针对P1、P2,还是对其他变异毒株皆无效?此其一。

    如何改进,使A苗对其他变异毒株同样有效,此其二。

    为了解决以上两个问题,只能重复不断地做实验,对比参照,控量分析。

    江扶月待在实验室的时间越来越长。

    之前是早八点到晚十点,现在直接早上六点到凌晨,整整18个小时都处于高强度工作状态下。

    “这么拼?”白传浩皱眉,“身体不要了?”

    徐宽:“做研究又不像工厂赶工,付出多少时间,就能收获多少产品,完全没必要死磕。”

    “没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江扶月这样迟早把自己累垮。”

    单平华团队里几个颇有经验的老前辈也纷纷表示赞同。

    研究急不得,更不可能一蹴而就。

    不是见不得江扶月好,而是真心替她担忧。

    虽然之前双方有过不愉快,但如今江扶月研究出A苗,有望为申克沃病毒筑起最高防御堡垒,于公于私他们都不可能盼着她出事。

    “要不……谁去劝一劝?”

    一阵沉默后,“谁去?”

    众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

    单平华轻咳一声,开始点名:“白传浩?”

    “咳……我不太会劝人。”

    “徐宽?”

    “我跟老白一样,笨嘴拙舌,没啥说服力。”

    单平华嘴角抽搐:“那谁去?”

    总不能让他去吧?

    再说,他跟江扶月的关系……咳!实在太一般了。

    最后,辛洪成自告奋勇:“你们不去,那我去。”

    当天中午,踩着饭点,辛洪成去了一趟江扶月的实验室。

    果然,她正在吃饭。

    桌上是摊开各种资料、报告,不远处操作台上按键还亮着,表示正在工作中,旁边的仪器也显示处于运行状态。

    争分夺秒体现在每个细节。

    “辛教授,找我有事吗?”

    辛洪成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江扶月目露询问。

    最终他深吸口气,“……工作固然重要,但也要注意休息。身体才是最大的本钱!”

    江扶月一愣。

    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反正你每天早点回宿舍就行了!”

    说完,转身离开。

    别看人年纪大,腿脚却利索得很,没一会儿就看不到影子了。

    江扶月反应过来,嘴角漾开一抹浅笑。

    ……

    虽然辛洪成说的不无道理,但江扶月还是决定按照原本的计划进行。

    首先是验证疫苗对除P1和P2外其他变异毒株的有效性。

    她发现,A苗在遇到其他毒株的时候有效性表现良好,却对P1、P2不感冒。

    这就需要另外的新变异毒株进一步验证。

    可如今她带回来的样本已经全部验完,除P1、P2没再发现新的变异毒株。

    如此一来势必还要再去一趟杜荷。

    而且就算去了也不一定就能找到新毒株。

    研究陷入阻滞。

    江扶月突然想到谢定渊,也许他能给自己提供新思路?

    可当她兴冲冲跑去隔壁,却被告知——

    “谢教授吗?他最近都不在基地。”

    “不在?”江扶月微诧。

    “嗯,好像是有其他任务,反正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江扶月说了声谢,转身离开。

    踏出两步之后,她突然折回来,目光灼灼:“谢定渊是哪天离开的?”

    “这……我想想……”

    另一个团队成员冷不丁开口:“4月24号啊,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正好是我生日。”

    江扶月一时恍然,又似明悟,半晌才恢复平静,语调也一如往常:“我知道了,谢谢。”

    说完,转身离开。

    两个成员彼此对视一眼,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

    就在江扶月准备再次动身前往杜荷的时候,一辆越野车从那边回来,同时还带回三百多份新样本。

    “X博士说,这是肯尼湾安置营采集到的。”

    这些样本的出现解了江扶月的燃眉之急。

    她平静地收下,随即一头扎进实验室。

    三天后,她在这批新样本中发现了三种变异新毒株。

    没有任何停顿松懈,江扶月立即将这三种毒株用于测验A苗,结果显示——

    有效性高达百分之八十!

    至此,可以确定仅有P1、P2两种新毒株对疫苗有效性产生了影响,其他变异毒株并不囊括在内。

    所以接下来,只需要针对P1、P2对A苗做出改良即可!

    找准了方向,江扶月效率奇高。

    仅三天就完成改良升级,又用了五天,即一个感染周期,测试疫苗对P1、P2的效用。

    结果喜人。

    改良后疫苗不仅对P1、P2的有效性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对普通毒株的有效性竟也提高了将近五个百分点!

    江扶月把改良后的新版疫苗命名为——A+苗。

    代表第一次升级改良。

    消息传到高层耳中,一扫前些时候的阴云密布,瞬间放晴——

    “太好了!”

    “不到半个月,江扶月居然交出一份如此亮眼的答卷,这、简直不可思议!”

    “她是奇迹!”

    ……

    而左右两边实验区,则齐刷刷陷入沉默。

    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无以言表。

    大佬就是大佬!

    谁说付出的时间和收获不成正比?

    谁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又是谁说研究急不得,更不可能一蹴而就?

    这些所谓的“经验”、“惯例”、“通常来说”,都在江扶月身上被推翻。

    她花出去的每一秒都能看到效果。

    她落下的每一滴汗水、付出的每一分努力都能得到回报。

    白传浩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是什么大魔王?”

    太恐怖了。

    徐宽:“每次都能被她刷新‘强’的定义。”

    单平华无话可说,前浪再不甘心,也必须承认后浪的汹涌壮阔。

    辛洪成则激动得热泪盈眶,那架势就像他自己成功了一样。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一定能行!

    隔壁也同样炸了锅——

    “这速度,也是没sei了。”

    “我听说她每天工作18小时,太疯了,一台莫得感情的工作机器实锤。”

    “关键人家花了时间能看到效果,不像咱们,在实验室里待到天荒地老,可能也搞不出A+苗。”

    “瞧你说得……咋这么实诚呢?扎心了。”

    然后,旧调重弹——

    “你们说,咱们教授和江扶月到底谁更厉害?”

    “这个……”

    “咳!”

    “那啥……”

    “不太好评价。”

    “?”说好的“教授无敌”、“教授天下第一”呢?

    这才过了多久,居然就“不好评价”了?

    ……

    减毒活疫苗再次取得突破性成功,A+苗开始在国内大量投产,学术成果也第一时间向全球公布。

    世界震惊,无数鲜花与掌声如潮水般向江扶月涌来。

    有人震惊,有人质疑,有人崇拜,有人赞叹……

    一时间好的坏的,各种评价都落到江扶月头上。

    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撼动她在申克沃减毒活疫苗研究上的开创性地位与巨大成就!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她做到了。

    华夏做到了。

    眼看一切功德圆满,但就在这时,江扶月却突然向高层申请,再次前往杜荷。

    “为什么?新的变异毒株不是已经找到了吗?”

    “而且A+疫苗也改良成功。”

    他们想不出江扶月还要冒险再去一趟重疫区的必要理由。

    如果是想拿到更多样本,那直接让X那边帮忙采集就好了。

    是的,在那三百多份新样本抵达基地前,谢定渊就已经正式向高层提出申请,帮助江扶月完成采集工作。

    否则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往基地送。

    至于他受伤的事……只字未提。

    江扶月却缓缓摇头:“不是样本采集的问题,而是——”

    她停顿一瞬,“我在X博士后面送来的那三百多份血液样本中,发现了抗体。”

    此话一出,不仅高层有点懵,科研团也都愣住。

    前者是因为一知半解,不太懂;而后者却是太过震惊,而失去反应。

    时间仿佛停住。

    不知过了多久——

    “抗、抗体?你确定?!”一个专家颤抖着嗓音。

    江扶月却相当平静,“当然。这份样本的供体可以确定此前从未接种过任何有关申克沃病毒的疫苗。”

    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猜测,申克沃感染其实在人体有实现自愈的可能?

    如果说疫苗是被迫免疫,只能达到预防的效果;那么探索人体本身免疫触发机制却能让申克沃感染得到有效治疗!

    但前提是必须找到那个拥有自身免疫抗体的人,才能进一步开展研究。

    专家:“是谁?!”

    江扶月只说:“人在肯尼湾安置营,我要亲自去一趟。”

    高层当即批准,除了让钟子昂和易辞随行之外,还安排了一队人员暗中保护。

    ……

    杜荷地区。

    入夜后,气温骤降,月色皎洁。

    整个接种点已经陷入沉睡。

    经过十几天休养,谢定渊的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伤口拆线后,只留下一道浅粉色的疤。

    此刻,他关了灯,躺在房间的床上,开始酝酿睡意。

    突然一阵汽车引擎声隐隐从外面传来,谢定渊猛然睁眼,翻身坐起。

    立马套上衣服往外走。

    突然他想起什么,又倒回来拿了面具戴好。

    驻守的卫兵也被响声惊动,瞬间持械警戒。

    “X博士。”

    “博士……”

    “有情况。”

    见谢定渊出现,众人仿佛找到主心骨,自动分开两边,为他让出一条道来。

    上前侦查的卫兵回来报告:“如果没判断错,应该有三辆车正朝我们这边开过来,具体身份未明。那……接下来怎么做?”

    是拦?是堵?还是直接开火?

    谢定渊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目光如炬:“再等等。”

    很快,三辆越野车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插了信号旗,应该是自己人!”

    果然,对方探出头打了个手势暗号,确实是从基地过来的车没错。

    可他们事先并没有收到消息,说基地会来人。

    还是挑大半夜这样的时间来。

    “教授?”

    谢定渊沉吟一瞬,下令:“开门!”

    “是——”

    越野车渐次驶入,最终停稳。

    不等谢定渊上前询问,为首那辆后座车门便已打开。

    江扶月躬身而出,站定后,第一时间朝他看来。

    清泠的目光在月色下更添幽淡,隐隐泛起深邃。

    尤其看过来的瞬间,里面好像飞快闪过什么。

    男人怔愣,眼神茫然,好像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她突然从车里下来的事实。

    几次重重眨眼后,才终于确定是她!

    漆黑的眸中先是涌现出惊喜和讶然,而后渐渐转变为薄怒——

    “你怎么来了?!”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太对,情急之下嗓音也忘了压低。

    江扶月却仿佛没有察觉,直接拿出文件证明,递到男人面前:“上级批准我来的。”

    “新样本不是已经送去基地了吗?你还来干什么?”

    “抱歉,任务在身,不便多说。”女孩儿冷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面具遮挡下,谢定渊几度咬牙,腮帮僵硬,每个字都像从牙齿缝里蹦出来:“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那我应该待在哪里?”江扶月反问。

    “基地更方便做研究,新样本我会随时给你送过去……”这样哪里不好,非得亲自过来?!

    江扶月只当听不懂男人话里关心则乱的焦急,只说:“这是命令。”

    身后,钟子昂:“?”不是她主动申请非要来的吗?怎么就成上级命令她来了?

    易辞:“……”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这是命令——

    似曾相识的话,不久前谢定渊才对她说过。

    如今却叫她活学活用、反将一军,把自己噎得不行。

    “你!”

    “时间不早了,”江扶月直接打断,“我们连夜赶路,很累,需要休息。”

    说完,径直朝之前的房间走去。

    钟子昂和易辞,以及同来的其他士兵,也各自被安排到相应的住处。

    这下,板上钉钉了。

    谢定渊只能原地攥拳,面具挡住了他的面部表情,却挡不住明显起伏的胸膛。

    啧,是有多气?

    原本以为这已经够糟糕了,没想到第二天江扶月居然说——

    “我要去肯尼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