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13章 突遇交火,舍命护她(两更合一)

第813章 突遇交火,舍命护她(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进去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玩玻璃珠。

    比起那些脸颊消瘦、精神萎靡的感染者,珊萨双目有神,脸蛋儿有肉。

    见到陌生人出现,也不怕,眼里流露出好奇之色。

    “爷爷,他们是谁?”

    多亚:“华夏来的朋友。”

    “可是他们穿着医生叔叔和护士姐姐的衣服。”

    多亚又改口说:“医生朋友”。

    珊萨一听,立马朝他们露出微笑。

    ……

    看完珊萨,江扶月把多亚叫到一边询问情况:“她是什么时候被送来的?”

    多亚想了想:“大概两个月前。”

    “当时她有什么症状?”

    “高烧、呕吐、昏迷。但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星期之后,这些症状都消失了。”

    “那她现在情况如何?”

    多亚:“看上去很健康,平时也不哭不闹,还帮忙做事。”

    “做事?”

    “对,”多亚点头,“她负责给每个房间送食物。”

    “也就是说,珊萨长期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地接触感染患者?”

    多亚一愣,“好像……是这样。”

    “那她没有出现感染症状吗?”

    “有,会咳,但不严重。”

    江扶月目光微凛:“除此之外呢?还有没有其他?比如发烧,或者昏迷。”

    “没有。”多亚肯定地摇了摇头,“我们也觉得奇怪,明明其他人感染之后都很难受,只有她好像不知道痛。后来一个在部落做过大巫的人说,珊萨上辈子是虔诚的信徒,所以主才赐予她远离疼痛的福报。”

    江扶月心中猜测坐实,她提出:“我想带走珊萨。作为回报,我们会为安置营提供充足的粮食和物资。”

    多亚陷入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他重新抬起头,语气慎重:“你们不会伤害她的,对吗?”

    江扶月:“我保证,她会健康快乐地长大。”

    “好。”

    ……

    进去病房,多亚向珊萨告知她将被带走的事。

    还没说完,小女孩儿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不要离开!我很乖的!我会送饭,还会提水,明天开始我就跟苏菲亚姐姐学做蒸粗麦粉,我会很有用的……呜呜呜……能不能不把我丢掉?”

    多亚苍老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好孩子,不要哭,爷爷不是要把你丢掉,而是要把你送去一个更好的地方,在那里你每天都会吃得很饱,可以穿漂亮的小裙子,梳可爱的辫子头,还能上学读书……”

    小女孩儿听得入了迷,早就忘记了哭。

    多亚:“……所以,要听医生的话,知道吗?”

    珊萨懵懂点头:“我知道的。那苏菲亚姐姐、奥克利大叔、肯雅塔哥哥……他们也和我们一起走吗?”

    多亚摇头:“不,我们会留在这里。”

    珊萨惊惶:“那我也要留在这里!我不要食物,也不要裙子了,可以吗?”

    多亚叹息,正准备开口,江扶月却突然上前,“你好珊萨。”

    小女孩儿清澈的目光朝她投来,怯怯回道:“你好……”

    “我叫江扶月,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也可以叫我姐姐。”

    “唔……姐姐,你的名字好难,我不会说。”

    “没关系。我这次来是邀请你去我家做客的,等你好了,不咳嗽了,我就送你回来。”

    “真的吗?”小女孩儿两眼放光。

    虽然这里每天都充斥着死亡的威胁,随时随地都能听见痛苦的呻吟,但她却把这里当成了家。

    江扶月点头:“真的。”

    “那……我要去你家多久?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江扶月:“两个月。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你的朋友们都准备一份礼物。”

    “好!”

    珊萨奶声奶气地答应了。

    江扶月一行立马带她离开。

    多亚送他们到营地门口。

    珊萨:“爷爷再见,我不会忘记给你带一份礼物的!还有苏菲亚姐姐、奥克利大叔、肯雅塔哥哥……”

    钟子昂动手给珊萨穿防护服,由于女孩儿身量实在太小,废了好大的劲才弄好。

    “面罩怎么办?成人型号,她根本戴不了。”

    江扶月:“直接用口罩。”

    “好。”

    做完这些,钟子昂把她抱到后座,自己还没来得及上去,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由远及近,速度奇快。

    “是直升机!”易辞大喊。

    话音未落,几架直升机已经从远处飞过来,嚣张地盘旋在安置营上方。

    接着,舱门居然打开了……

    谢定渊面色剧变,揽过江扶月朝旁边的沙丘滚去,同时朝钟子昂和易辞大喊:“趴下!”

    两人虽不明所以,但长期训练造成的肌肉记忆在听到这两个字的瞬间,立马就地匍匐。

    与此同时,一声巨大的轰隆声在安置营斜后方乍响,接着火光冲天,黑雾弥漫,硝烟味从空气中传来。

    钟子昂只觉耳膜一震,疼痛难忍。

    而易辞左肩则被溅飞的石快砸中,令他倒抽一口凉气。

    幸好卧倒及时,否则情况还会更糟。

    观察了一圈,两人迅速爬起来,飞快躲到最近的一处沙丘之后。

    轰——

    又是一声巨响。

    火光再起,巨大的爆炸气浪,扬起漫天黄沙,混合着黑色烟雾,可见度几乎为零。

    “啊呸——”钟子昂吐出嘴里的沙子,“这帮龟孙!交火也不看看地方,安置营里还有那么多人……”

    易辞:“本以为战火烧不到这边,没想到还是燃过来了。”

    钟子昂:“现在怎——”

    话还没说完,又一声巨响。

    突然,钟子昂好像踩到什么软软的东西,脱口而出:“卧槽——”

    与此同时,一声痛呼乍起:“靠!我的脚!”

    钟子昂和易辞惊讶地瞪大眼,只见一片黄沙之中,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堆里,眼镜被炸掉半边,头发乱成鸡窝,双手护着一台相机,死死扣进怀中,就像抱着自己小孩儿一样。

    “你是谁?!”

    “你们是谁?”

    双方同时发出疑问。

    易辞自报家门后,中年男人顿时热泪盈眶——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我以为我这次死定了!没想到遇见了军人叔叔,呜呜……我又可以活下去了,谢谢,谢谢祖国,谢谢你们……”

    男人抓住钟子昂胳膊,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钟子昂:“……”叫谁叔叔?

    易辞:“你是?”

    “我是华信社外派记者,来肯尼湾是为了报道安置营的情况,没想到……”

    连门都没进去,就被这些直升机给炸懵了。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在混乱中本能地举起相机,拍下了轰炸的画面,这些东西一旦传到国际社会,势必引起轰动。

    他朝两人深深弯下腰,鞠了一躬:“必要时候,请先保护我的相机!拜托了!全世界都应该知道真相!”

    钟子昂和易辞听罢,肃然起敬,朝他敬了个军礼。

    ……

    那边,江扶月几次被谢定渊护在怀里,都成功避过危险。

    可腾起的气浪却令她耳膜发疼。

    谢定渊:“张嘴!”

    她立即照做。

    “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江扶月点头:“我……”

    就在这时,一阵哭声隐隐约约传来。

    “是珊萨!”她脸色一白。

    钟子昂和易辞趴下的时候,完全忘了车里还有一个小女孩儿。

    这会儿两人已经带着那个记者躲到远处一座沙丘后面。

    加上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巨大噪音,他们根本没听到哭声,更别说返回营救。

    江扶月挣脱男人的怀抱,下意识就要往外冲。

    谢定渊把人抓回来,“你做什么?!”

    “珊萨还在车里,她绝对不能有事!”

    不仅因为她自带抗体,是攻克申克沃病毒的关键,哪怕她只是一个普通小孩儿,江扶月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松开!”

    “别冲动,现在出去只能——”

    轰!

    又一声巨响。

    谢定渊被迸溅的石块打中后背,下意识松开手。

    而江扶月已经瞅准时机,冲了出去。

    她不是一时冲动,也并非鲁莽行事,在冲出去之前,脑海里就已经规划好路线。

    从一处沙丘掩体,换到另一处,再到下一处,成功避开几次空投袭击,距离越野车越来越近。

    女孩儿的哭声也渐渐清晰。

    黄沙在强风挟裹之下,无情扑来,幸好江扶月还有防护面具,不至于被风沙迷眼,但伴随着每一次投掷都会造成视觉障碍,因为可见度实在太低。

    终于——

    她摸到一辆越野车旁,“珊萨?”

    没有回应,但能听到哭声从后面传来。

    所以,不是这辆!

    江扶月继续往后走,一边走,一边用手摸探,终于找到对的那辆。

    女孩儿哭声尽在咫尺。

    她试图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已经被焊死,根本拉不开。

    幸好车窗开着,降下四分之一,虽然没办法把孩子抱出来,但是可以伸进去一只手。

    江扶月像从里面打开,但车门仍然纹丝不动。

    珊莎哭得可怜兮兮,见到是她,立马凑到窗前,双手扒在玻璃上,“姐姐……姐姐……我害怕……”

    江扶月用伸进去的那只手,摸了摸她的脸:“别怕,有我在,不哭了好不好?”

    小女孩儿顿时停止哭泣,但仍在抽噎,然后两只小手抓住江扶月的手,放到脸颊边轻轻蹭了蹭:“……好,我不哭。”

    “乖。”

    轰——轰——轰——

    又是一阵投掷,而且越来越密集。

    越野车目标太大,直升机上的人迟早会发现,必须立即带珊萨离开!

    江扶月环顾四周,漫天沙尘阻挡了视线,根本看不远,周围也找不到任何趁手的工具。

    突然,她发现车窗玻璃上有一处很小的的裂纹,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这些越野车全部经过基地改装,车窗玻璃具有防弹效果,坚固无比,但爆破造成的冲击波同样也不可小觑,所以出现了这一丝裂痕。

    江扶月双手撑在玻璃上,试了试力道。

    虽有裂痕在,但仍旧牢固。

    如果没有趁手的工具,根本破不开……

    突然,江扶月想起什么,眉眼微动。

    “珊萨,你退开一点。”

    “好。”女孩儿吸吸鼻子,照做。

    “不够,再退。”

    直到女孩儿后背完全抵上另一边车门,她才点了点头:“可以了。”

    珊萨不知道这个姐姐要做什么。

    但是看着她的眼睛,心里突然就不害怕了。

    只见江扶月摘下头上防护面罩,对准那处裂纹,狠狠一砸。

    哐当——

    没有碎。

    接着第二下、第三下……

    数不清砸了多少次,四周的爆破声又响了多少回,终于——

    哗啦一瞬,玻璃碎了。

    可江扶月的手也被割破,献血顺着手心蜿蜒至腕口,又流到手臂,拉开一道长长的血痕。

    可她却仿佛看不见,朝车内伸出双手:“来,珊萨。”

    “姐姐……”小女孩儿张开双臂。

    江扶月把她抱出来,护在怀里,等待这波轰隆声结束后,可见度稍稍恢复,她便瞅准方向,按照脑海里规划的路线,带着孩子往回跑。

    可就在这时,直升机里的人不仅看到了越野车,也看见了她!

    居然还有活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逃来窜去?看那动作和身形,竟还妄想躲过袭击?

    “呵,可笑!”

    轰——

    他先对准那几辆越野车进行投掷,只听一阵巨大的轰隆,车身四分五裂,火舌席卷。

    接着,就是那个活人……

    江扶月察觉到身后的车被炸,便知自己已经暴露。

    幸好腾起的黄沙也阻碍了直升机上那人的视线,没能及时找准“活人”的具体位置。

    趁着这个空档,江扶月拿出最快的速度奔跑。

    对方已然恼羞成怒,开始乱投烂炸。

    一记重响在江扶月身旁爆开,距离不过五米。

    她及时趴下,用身体护住珊萨。

    “姐姐,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的,相信我,好吗?”

    “嗯!”女孩儿重重点头。

    江扶月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咬牙爬起来。

    突然,手臂被人托住,是谢定渊。

    “走——”

    他带着一大一小刚迈出几步,又是一阵密集的投掷。

    江扶月跪倒在地,缓缓闭眼,双手本能地护住孩子。

    而谢定渊则张开双臂,将女孩儿和她牢牢拥入怀中,后背完全暴露。

    不远处,恰好看到这一幕的中年记者,端起相机,咔嚓一声,将画面永远定格。

    ------题外话------

    突然发现双倍月票开始了,跟大家求个票票。

    想看月姐跟老谢恋情曝光、全国人民惊爆眼球吗?等着!!!!很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