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17章 团聚在京,照片获奖(两更合一)

第817章 团聚在京,照片获奖(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华夏时间,8月16号,傍晚六点。

    专机抵达帝都机场,一行人被安排走特殊通道。

    钟子昂和易辞随大部队回军区。

    谢定渊则被一辆黑色红旗轿车接走。

    临走前,他捏了捏江扶月的手:“先去汇报工作,等忙完就去找你。”

    江扶月乖乖点头:“好。”

    谢定渊爱惨了她这副听话的小模样,忍不住下嘴亲了一口,“乖。”

    江扶月:“……”老脸一红。

    谢定渊走后,江扶月也被另一辆轿车接走。

    她不用汇报工作,直接让司机往韩家的方向开。

    这次回国是保密行动,所以没人接机。

    如果老爷子和三个舅舅知道,恐怕早就在出口等着了。

    ……

    汪汪汪——

    “阿廷,小莽怎么回事?怎么老吵吵?发情了?”

    “小叔,”韩廷嘴角抽搐,“去年就做了绝育。”

    韩恒一听,眼都瞪圆了:“臭孩子,老师没教过你说话要说完整?你小叔可没绝育,正常得很!”

    恰好韩启山从二楼下来,闻言,不屑冷嗤:“也不正经谈个恋爱,绝不绝育有什么区别?”

    猛男韩恒:“?”全家都欺负我!

    “汪汪汪——”

    小莽还在叫。

    他气不过:“傻狗!再叫我捶你了啊?”

    韩廷立马把狗子护到身后,生怕韩恒来真的。

    老爷子轻哼:“跟狗一般见识,你也就这点儿本事了。”

    韩恒:“……”

    “汪——汪汪——”

    韩廷皱眉:“小莽今天是有点奇怪,从中午开始就不停地叫。”

    韩恪走过来,顺手摸了把狗头:“是不是饿了?”

    韩廷:“才喂过,还给了零食。”

    “那就奇怪了,平时也见它这么躁动啊……遛的时候见到其他小母狗了?”

    韩廷:“……”小叔,您能不能想点正经的东西?

    韩启山直接丢下一句:“为长不尊!”

    韩恒正准备开口反驳,突然原本趴在他脚边的小莽突然窜起,撒丫子朝门外奔去。

    韩廷“欸”了声,立马拔腿去追。

    韩恪摇头,一脸无奈。

    过了半分钟,外面突然传来韩廷一声“啊”,然后他兴奋地跑进来——

    “姐、姐姐——”

    韩家父子四人:“?”

    韩廷缓了口气:“姐姐回来了!”

    “你哪来的姐姐?老大,你不声不响搞了个私生女?”

    韩慎俊脸一黑:“如果可以,真想给你毒哑。”

    韩恒:“要判刑的,你三思。”

    韩廷看着一群反应不过来的长辈,快要急死了:“月姐啊!月姐回来了!”

    现场迟滞一瞬,然后——

    “月月回来了?!”老爷子最先跑出去,连拐棍都不要了。

    韩慎、韩恪、韩恒三兄弟紧随其后。

    别墅进门处,江扶月牵着小莽,朝几人莞尔一笑:“姥爷,大舅,二舅,小舅,我回来了。”

    韩启山老眼一红,迎上前:“怎么瘦了这么多啊?”

    话里藏着满满的心疼。

    虽然他以前习惯性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不免有些夸张,但这次却一点都做不得假。

    江扶月肉眼可见的瘦了,原本就苗条,如今好像风都能吹跑。

    下巴尖尖的,锁骨也更明显了。

    她走的时候还是冬天,如今已至盛夏。

    大半年时间,肯定吃了很多苦。

    老爷子从来没这么心疼过,好几次眼尾泛起泪光,夕阳下,晶莹闪烁。

    不过到底还是忍住了,老头儿要面子呢,怎么能当着小辈哭?那也太没出息了。

    他刚刚才骂过老三,自己绝对不能犯,绷住!

    可是真的好心疼嘛……

    韩慎上前,看着江扶月:“回来就好。”

    韩恪点点头,又叹口气:“确实瘦了。”

    韩恒直接冲过去,一个熊抱:“嘤!小月月,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江扶月觉得他应该还少说了几个字——“房间里的毛绒玩具”。

    ……

    晚饭自然是怎么丰盛怎么来。

    老爷子立马吩咐厨房加菜,什么糖醋排骨、水煮鱼片……连报七八个菜名不带重样儿,全是江扶月爱吃的。

    做好,一家人围拢来。

    韩启山顾不上自己吃,铆足了劲儿往江扶月碗里夹:“多吃点,咱们把肉养回来。”

    韩恪点头:“女孩子多多少少还是要有点肉的。”

    韩恒:“月月,你现在这样特别适合上镜,要不来我的新戏客串玩玩?”

    韩慎白了他一眼:“吃你的,别捣乱。”

    韩廷坐在江扶月旁边,专门负责帮她盛饭:“姐姐,碗给我。”

    一顿饭下来,江扶月收到了韩家从老到小五个男人满满的关切跟照顾。

    直到——

    “真吃不下了。”

    韩家的男人们这才结束投喂。

    她轻舒口气。

    饭后,江扶月被围在沙发上,左边韩恒、韩恪,右边韩廷、韩慎,对面是老爷子韩启山,脚边还趴了只小莽。

    她:“……”这阵仗就、很郑重。

    先从老爷子开始,然后韩慎、韩恪……最后到韩廷,韩家男人们开启了花式提问,比如——

    “病毒难不难搞?”

    “是不是每天都要穿防护服?”

    “会经常接触病人吗?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不涉及机密,能够回答的江扶月都一一答了。

    尤其是韩廷,从头到尾那激动的小眼神儿就没歇过,就差把“我很崇拜”四个字写在脸上。

    最后还是老爷子发话——

    “大老远赶回来,月月肯定困了,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先让她上楼休息!”

    就这样,江扶月回了房间。

    粉色的墙壁配上柔和的灯光,将满室映照得一片温馨。

    她半年没回来了,可房间里、桌面上一点灰尘都没有,干干净净。

    江扶月洗了个澡,冲掉一身的风尘仆仆和疲惫,拿起许久未碰的手机,拨给韩韵如——

    “妈。”

    刚开口,第一个字,那头女人的眼泪便控制不住刷一下滚落。

    “月月,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江达——江达——”韩韵如在那头大声喊,“月月回来了!你快来啊!”

    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之后,江达的声音出现:“月月?是月月吗?”

    “爸——”

    江达一个大老爷们儿,听到这一声,眼眶顿时红了。

    “平安就好,平安就好……”彼时,他身上还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一边重复,一边不停点头。

    “是姐姐吗?!”江小弟暑假也来店里帮忙,原本在收银台那边,一听后面烘焙屋传来的声音,便迫不及待跑过去。

    然后抢过电话:“姐姐!”

    “我走这段时间有没有听话?文化课成绩有没有落下?”

    江沉星:“我听话的!期末考试年级第一!”

    江扶月笑着夸了他两句。

    不难想象,电话那头的少年必定又羞红了脸颊。

    半小时后,这通电话才挂断。

    不过韩韵如说:“月月,爸妈明天就去帝都看你。”

    江沉星:“还有我!”

    这晚,江扶月不到十点就躺下了,原本以为会不习惯,但很快就沉入梦乡。

    一夜好眠,酣睡天明。

    早上六点,江扶月醒了。

    睁开眼,入目是干净明亮的天花板,吊灯在清晨的微风中轻轻摇晃。

    身上盖着柔软的薄毯,身下是软硬适中的床垫。

    不再是简陋的周围环境,和炎炎夏季近乎恶劣的居住条件——

    她回国了!

    江扶月起床洗漱,然后换好衣服去晨跑。

    结束之后,正好赶上陪老爷子一起吃早餐。

    下午,江达和韩韵如带着江小弟乘坐航班抵达帝都,韩慎亲自开车去机场接人。

    时隔大半年,一家四口终于团聚。

    除夕的时候江扶月没来及陪父母、弟弟,这下也终于有机会补上了。

    她带他们去看升国旗、爬长城、游览故宫,吃最地道的京菜。

    还在城墙下合了影。

    帮忙拍照的人是个大学生,江扶月:“谢谢。”

    女孩儿把手机还给她:“不客气的,”突然目光一顿,“哇!小姐姐,你长得好漂亮,像月神。”

    江扶月:“……”

    “唉,不过月神现在在F洲,干大事呢,想来个偶遇都没办法。你跟她真的好像,都是大美女!”

    额!

    女孩儿见她表情有点懵,“你不知道月神吗?就是那个超牛X的天才少女啊,她balabala…”

    江扶月被自己的事迹科普了一脸。

    听完,她突然产生了怀疑——自己有这么厉害吗?

    对方:“月神真的很厉害!”

    江扶月:“……”好的吧~

    江达和韩韵如在帝都待了三天,临淮店里打电话来催了,不然两人还舍不得走。

    江小弟主动要求留下。

    有个选秀节目,就在帝都这边录制,他之前收到导演的邀请,原本是不打算来的,眼下正好,一来见见世面,二来待在帝都就可以有更多时间和姐姐相处。

    第二点才是主要原因。

    殊不知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节目要求封闭集训,别说跟江扶月相处了,就是见一面都难。

    早知道还参加个球……

    失策了!

    ……

    回国第五天,江扶月被上面叫走。

    这一去就在国宾馆待了将近一个星期,各种汇报讲座、大小交流会,见的人全是大佬中的大佬。

    最“惊心动魄”的当属和“华夏专家团”的那场所谓面谈沟通。

    江扶月被安排坐在上首,主位。

    以她如今的成就,坐这个位子并不为过,何况今天本来就是有关申克沃的汇报总结。

    可她真的太年轻了,在一众白发苍苍的泰斗面前,江扶月一个二十不到的年轻少女,不管从位次,还是坐席都生生压了他们一头。

    一般人只怕还没开口,就先怂了。

    轻则如坐针毡,重则当场失态。

    可惜,江扶月不是一般人,泰然地端坐于首,面上既无胆怯,也不倨傲,唯余一片平静。

    老一辈们彼此交换眼神,虽无不满嫉妒,却也被激起了考教之心。

    接着轮番上阵,连提数问,一个比一个刁钻。

    江扶月不疾不徐,一一回答。

    她当时手边并无任何讲稿或资料,但详细数据却张口就来。

    她甚至可以当场心算,两秒就报答案。

    老一辈们惊呆了,再也不敢小瞧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

    整整七天,江扶月不是开会,就是座谈。

    好在从第二天开始,谢定渊也来了。

    以X博士的身份列席。

    两人私底下没少偷偷摸摸见面,至于见面干了什么……咳!

    反正第二天江扶月嘴唇肿了。

    “江老师,您嘴巴怎么了?感觉像过敏一样。”

    她说:“没事,蚊子咬的。”

    蚊子本蚊X博士:“咳……”

    “怎么?博士也感冒了?”

    谢定渊:“……有点。”

    “需要送二位去医务室看看吗?”

    两人异口同声:“不用!”

    ……

    汇报结束的第二天,江扶月回了明大。

    En……补考。

    虽然档案上写的是出国交换,但要想顺利毕业,每学期期末考是必须要有成绩的。

    在江扶月回国之前,卫生部那边就替她向校方递交了缓考申请。

    萧山签字同意。

    按理说,暑假期间学校应该没多少人了,可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江扶月一踏进校门,乌泱泱一片学生便齐刷刷朝她看来。

    像等候多时。

    她就:“?”开运动会吗?

    要开也是在操场啊,怎么全堵大门口来了?

    “一二三!”人群中有人数数。

    数完,一卷横幅拉开,红底白字,鲜艳醒目——

    欢迎月姐返校!

    “月姐!你终于回来了!”

    “月姐!呜呜呜——你太厉害了,新闻联播全是你,我跟我爸说那是我同学,他还不信!”

    “之前记者来学校采访,问我你读哪个专业,我回他:十项全能!”

    “月姐,你不在的时候,我们都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社团不断发展扩张!”

    “校园监察会也在认真履职。”

    “总之,绝对没给你丢脸!”

    江扶月看着一双双充满激动与崇拜的眼睛,从纨绔二代到好学生,所有人都在努力——

    “你们做得很好,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不是的!月姐,你才是我们明大学子的骄傲——”

    “对!你才是骄傲!”

    “月姐yyds(永远的神)!明大yyds!”

    “我能要个签名吗?拿回去供着,下学期期末一定考高分。”

    “我也要!”

    “我也要!”

    “+10086!”

    “嘿嘿,我想要合照……”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听者有份儿,我不管,我也要!”

    就这样,江扶月还没进考场,就先来了一波签名大放送,外加化身合照吉祥物。

    等大家都散了,她才走进教学楼。

    这里专门为她一个人设置了一个考场。

    监考老师四名,全程监控录像。

    这待遇,从建校到如今,也仅此一份了。

    虽说是交换,但教务系统这边还是给江扶月选了课的。

    必修加选修,总共十二科,数学建模、物理基础、线性代数、机械与工程、生物基因……

    江扶月平均每个科目花的时间在一刻钟左右,数学、物理、生化这些基础学科基本都是看一眼就写答案,所以速度很快。

    而毛概、思修这些需要文字作答的稍慢一些。

    十二科考下来,总共花费两小时二十八分。

    监考老师全程目瞪口呆,过一会儿就听见——“交卷。”

    过一会儿又听见:“下一科。”

    再过一会儿继续响起:“换张试卷。”

    监考老师:“……”就、很离谱!

    江扶月考完出来已经是傍晚,夕阳黄昏,霞光漫天。

    游离的火烧云将天空渲染得橘红斑驳。

    两年前她重生那天,也是这样一个平静美丽的傍晚。

    韩慎踩着点,开车到学校门口接她。

    “累不累?”一天之内考这么多科目。

    江扶月:“还好,题简单。”

    接下来就是等成绩了。

    但比成绩更先出来的,是今年普利策新闻奖的获奖消息——

    一张轰炸中男女双双相拥,将小女孩儿护在中间的照片赢得大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