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20章 恋情曝光,决定公开(两更合一)

第820章 恋情曝光,决定公开(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从楼上下来,刚抬头就对上四双打量的眼睛。

    “姥爷,大舅,二舅,小舅,”她挨个叫人,“你们在看什么?”

    “啊……没、没什么。”韩恒不动声色放下平板。

    原本正面朝上的,反手又给倒扣过来。

    韩恪挠头,看向别处。

    韩慎则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江扶月一脸莫名,却也没多问,只是拿上包朝玄关走:“我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去哪?”四人异口同声。

    江扶月:“?”

    韩恒:“呃!我是说……那个……我刚好也要出门,用不用载你一程?”

    “不用,我自己开车。”说话的时候,已经换好了鞋。

    老爷子轻咳一声:“月月啊,晚上我让厨房煨了汤,你看……”

    言下之意,还是回家吃饭吧。

    江扶月朝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姥爷,我约了人,给我留一碗就行,晚上回来再喝。”

    约人?!

    谁?!

    登时,“韩家四大金刚”两眼放光。

    韩恪:“咳……这么热的天,不会觉得晒吗?小姑娘不是都怕被晒黑?”

    江扶月:“我涂了防晒霜,而且大多时候都待在室内,不会在太阳底下暴晒。”

    “哦,这样啊……那还挺好……”

    韩慎放下茶杯:“月月,冰箱里有木瓜炖雪蛤,据说女孩子吃了美容养颜,已经让刘嫂打包好了,给你朋友带一份去吧?”

    江扶月一愣:“不用。”

    “怎么?”

    “呃……男的好像不用吃这个。”

    呼!终于问出来了!

    果然是个男的!

    韩恒朝韩慎暗戳戳竖起大拇指:牛还是你牛!

    韩恪:厉害了,又学到一招。

    老爷子这会儿已经瞪大双眼,心情沉重,差点脱口而出:你要去见哪个男的?是不是谢定渊?

    好在,韩慎及时把他拦下,然后朝江扶月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行,路上注意安全。”

    “好。”

    江扶月走了。

    家里却闹翻了天——

    韩启山:“你拦我干什么?!没大没小!是不是想气死老子好独吞家产?!”

    韩恪和韩恒立马躲开,远远观战。

    老爷子和大哥交火,那就等于两个炮仗同时开炸,看谁蹦得高。

    未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还是走开点比较好。

    韩慎:“我要不拦,你是不是就直接问月月那男人是谁?是不是谢定渊了?”

    韩启山:“……”靠!这臭小子在我脑壳里装监控了?

    韩慎:“您现在肯定在想——他怎么知道?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

    韩启山:“……”

    韩慎:“这事儿就不能这么办!您脑子一热把话说出口,有没有想过月月如何自处?”

    “她是个女孩子,本来脸皮就薄,您还这么去问,不是故意给她难堪吗?”

    “不管她跟谢定渊有没有关系,有什么关系,咱们能不能讲究点?别这么鲁莽?”

    老爷子轻哼:“就你是个体面人……”

    话虽如此,但心里却很清楚韩慎说得没错,刚才如果真问出口了,肯定会让囡囡尴尬。

    谢定渊随时都能收拾,他家小宝贝可一点委屈都不能受!

    “那、就这么让月月出去?咱们不管了?”韩恒站在远处,小心翼翼发问。

    韩慎冷笑:“自家小白菜被猪盯上,不管还得了?”

    韩恒点头:“就是!不能让猪拱了!”

    韩恪:“那接下来怎么做?”

    韩慎:“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尚未得到证实,可能并没有这回事,大家也不用这么紧张。”

    “那万一是真的呢?”

    韩慎勾唇,拿出手机,“月月开的是我送她那辆玛莎,为了防止运输途中丢失或偷换,出厂的时候就在车上装了一个GPS定位,直接连到我手机上,一直没卸……”

    韩恒恍然大悟:“太贼了!”

    韩恪摸摸下巴:“老大不愧是老大!阴谋阳谋一套一套的。”

    老爷子欣慰点头:“爸爸的好大儿!”

    韩慎:“……”

    ……

    江扶月驱车至餐厅,谢定渊已经在等了。

    两人吃过午餐,开车去国宾馆。

    今天还有一场联合报告会,是两人在肯尼湾期间具体合作事宜问询报告。

    不复杂,但要花时间。

    一踏进会场,大家看他们的眼神就好像……不太对。

    显然谢定渊也意识到了,飞快和江扶月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就坐,会议准点开始。

    一直到傍晚,夕阳西下,才彻底结束。

    准备离开的时候,领导突然笑眯眯叫住两人:“小谢,小江,你们在那场轰炸中表现出了舍己为人的高尚品质,这点值得我们在座所有人学习啊!”

    谢定渊自然一番谦虚。

    江扶月也含笑推辞,只道:“……当时那种情形下,相信不管是谁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领导目露欣慰。

    “小江很坦荡嘛,不过有些事也要这样才好。”说着,特地看了旁边的谢定渊,眼神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两人:“?”

    什么意思?

    领导说完这句就背着手,笑眯眯走了。

    直到两人去餐厅吃晚饭,等上菜的时候,江扶月随手刷了刷微博,这才明白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她把手机递给谢定渊,让他看上面的照片。

    “拿奖了?”

    江扶月:“……”这是重点吗?

    男人足足端详了半分钟,然后点头:“拍得真不错。”

    “……”

    “评论区都在说我们有CP感,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啊,没有才怪。”

    听起来,他还挺得意。

    是的,现在评论区已经压不住了。

    最开始把两人往情情爱爱上面扯的网友,一个个被喷成了筛子,但架不住群众的眼睛雪亮啊。

    从两人的肢体动作、神态表情,处处都是可揣摩深思的小细节。

    “注意看谢教授的右手是绕过月神腋下,直接按在她背上的。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这里有两点值得思考:一是从腋下绕过,大家都知道腋下其实是个很敏感的位置;二是‘按’这个动作,既可以视作强势的保护,也可以理解为绝对的独占。”

    “在当时那么危急的情况下,人的肢体会下意识做出反应,而谢教授的下意识反应是绕过腋下,而非越过肩膀去抱月神,为什么?你品,你细品!”

    “如果不是原本就很亲密的人,会毫不做作、条件反射地做出这个动作?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信的。”

    “粉丝都知道谢教授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据说连母蚊子都挨不着他,这点从全网都在操心他的终身大事,可当事人一点也不着急,就能看出来。可他居然抱了月神!看清楚——是抱!而且抱得很用力!”

    “我并没有否认这是舍己为人、高尚大义,但与此同时,我们是不是能大胆猜测一下这里面也确实有爱情的成分呢?大义与喜欢,并不矛盾。”

    “同意楼上!并不是谢教授和月姐在一起了,他们的功劳、成绩就都要被抹灭,然后被扣上行为不端或者立身不正的帽子。相反,他们更应该受到尊重!值得歌颂!而且普天同庆!”

    “这么优秀的两个人,难道不是绝配吗?”

    “没错!月姐和教授又不是圣母圣父,都是跟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谈恋爱是他们的权利跟自由,那些为黑而黑的请闭上你们喷粪的嘴,谢谢!”

    “突然发现月神靠在教授胸前的姿势也太自然了。了解江扶月的人都知道,她有多强,不仅是能力,还有内心。一个这么强大镇定的人居然会做出一个如此具有依赖性的动作,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信任谢教授,而且不是一般的信任,是能交付生命的那种!”

    “两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那一刻是爱情最后的缠绵。”

    “都说喜欢一个人,就算嘴上不说,眼睛也能看出来。我在谢教授眼里看到了他保护月姐的决心,如果这还不叫爱的话,那什么叫爱?”

    “……”

    网友们纷纷化身心理专家、微动作解析家,把两人当时的状态、心情,安排得明明白白。

    关键是,居然跟真实情况差不了多少!

    “天才少女和高冷国士的战场相拥,这是什么神仙CP?”

    “我竟然在和平年代看到了老一辈才拥有的爱情,呜呜,太好哭了!”

    “都给我嗑起来!高举渊月大旗!冲啊!”

    “恋爱不可耻,尤其是两个优秀的人谈恋爱更应该被祝福,那些一再强调庄重、严肃的卫道士,别再给自己加戏了,看不得人家甜甜蜜蜜,那就剃度出家啊!”

    “那些用国家荣誉和名人庄重,还有什么高尚端正来说事的,都是道德绑架!”

    “……”

    经过一天时间的发酵,目前看来,大家好像不再排斥两人恋爱了。

    这下轮到那些扯着“大义”做旗的网友被喷成筛子了。

    群里——

    渊月的小纽扣:【活该!】

    渊月的小爱心:【风水轮流转,马上到你家】

    渊月的小内内:【网上大家分析得都好有道理啊!你们说渊渊和月月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渊月的小肚几:【如果是真的,我直播表演胸口碎大石庆祝!】

    渊月的大啵啵:【啊啊啊——我要激动死了!】

    ……

    时间回到当下,餐厅内,菜品已经上齐。

    江扶月却没什么胃口,深呼吸:“现在怎么办?”

    现在网上已经讨论开了,热搜榜上挂了一天也没见热度消减,照目前这个状况,不回应肯定是不行的。

    谢定渊抬头,目光灼灼:“月月,我们公开吧。”

    她一愣:“你确定?”

    男人眼神微黯:“除非你不想。”

    “好。”

    这下换成他怔住了。

    ……

    既然决定公开,两人都不打算自己出面,一来没有社交账号,二来两人身份敏感。

    需要官方表态,站稳立场,才能堵住一些恶意揣度的声音。

    所以,饭还没吃完,谢定渊出去打电话了。

    江扶月倒吃得不少,胃口还挺好。

    男人无奈失笑:“你啊,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不过,他打从心坎儿里喜欢!

    欲罢不能地深陷!

    江扶月莞尔一笑,眼尾上扬,嗓音既软且轻,还温柔:“这不是有你在嘛?”

    男人心弦微动,暖意上涌。

    就凭这句话,就是要他的命,也舍不得不给啊!

    ……

    吃完,谢定渊结了账,然后送她回家。

    江扶月不想开车,男人只好任劳任怨地接过钥匙。

    玛莎空间不大,他坐进去有些束手束脚。

    “还是大G宽敞。”

    江扶月白了他一眼:“风格不一样。我开着就刚好。”

    等到了韩家别墅外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江扶月让他停车。

    “怎么了?还没到?”

    “咳……公开之前,你还是不要露面了。”韩家四大金刚可不是吃素的。

    她怕谢定渊到时头破血流,万一毁容了怎么办?

    可惜,已经晚了。

    韩慎原本在家看电视,突然发现手机上的定位软件弹出一条消息。

    消息显示玛莎就在附近,他立马叫上老爷子、韩恪、韩恒,哦,外加一条小莽冲出去。

    韩恒一边跑一边喘:“你这……靠、靠谱吗?”

    韩恪也转头问:“确定是准确消息?”

    老爷子拄着拐杖,脚程比之三个儿子一点也不慢。

    韩恒:“嘿嘿……我们这样想不想去捉奸的?”

    三人异口同声:“嘴上你的乌鸦嘴!”

    然而,好的不灵,坏的灵。

    彼时,谢定渊正低头亲吻江扶月,而江扶月缠着他脖子。

    韩启山气得拐杖都差点拿不稳,一声猛咤:“好啊!果然是你,谢家的臭小子!”

    谢定渊:“!”

    江扶月:“!”

    正热吻的两人动作骤僵,抓包的尴尬从脚趾头爬上头发丝儿。

    韩慎:“还不分开?!”

    谢定渊轻咳一声,后退半步,江扶月也讪讪收回手。

    韩恒嘴已经气歪,双手叉腰,眼神凶狠:“居然敢拱我们家小白菜!真以为韩家人好欺负呢?小莽,给我上!”

    “汪汪汪——”

    猛狗狂冲!

    一时间,鸡飞狗跳。

    谢定渊裤腿都被小莽撕破了。

    江扶月:“?”

    “你走!给我走!现在立刻马上离开!”

    最后谢教授被韩家四个男人外加一条狗,联手驱逐。

    就、很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