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25章 调戏老谢,颁奖开始(两更合一)

第825章 调戏老谢,颁奖开始(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9月21号,江扶月在谢定渊的陪同下登上了前往M国NY的航班——

    参加拉斯克颁奖典礼。

    “要喝水吗?”谢定渊问。

    江扶月摇头的同时,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不渴,先睡会儿。”

    “好。”谢定渊拿出毯子,又替她放平舱位,“睡吧。”

    江扶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这么体贴周到啊?比小媳妇儿还贤惠。”

    谢定渊无奈:“答应老爷子的事,当然要言出必行,不然我怕回国被削。”

    原本韩启山是打算让韩慎或者韩恪陪江扶月一起去的。

    为此,两人还争上了——

    韩慎:“我有时间、有精力,正好在那边还有人脉,当然是我陪月月去更合适。”

    韩恪:“大哥要管理公司,不便离开太久。我就不一样了,空闲时间一大把,陪月月领完奖还能在NY玩几天,就当度假。”

    韩慎:“我去。”

    韩恪:“还是我去吧。”

    韩慎:“老二不够细心,照顾不了月月。”

    韩恪:“大哥带着文件电脑,途中还要抓紧时间处理公事,更照顾不好。”

    韩慎:“爸,您拿个主意吧,到底让谁去。”

    韩恪:“您不能偏心,反正小时候你最喜欢大哥和老三,我夹在中间,就是个小可怜、小透明……”

    老爷子:“……”

    就在这时,谢定渊跳出来:“我陪月月去。”

    那是两人官宣恋情后,他首次登门韩家。

    空气安静了两秒,韩家四大金刚飞快交换眼神,原本还在为谁陪江扶月去NY而争执的韩慎和韩恪也调转枪口,一致对外。

    “不行!”

    “那怎么可以?”

    “不合适!”

    三个舅舅都不同意,连小莽都忍不住“汪汪”了两声。

    可老爷子却没表态。

    谢定渊目光一闪,觉得有戏!

    当即做出保证:“我一定全程体贴周到、无微不至。”

    韩启山没说话。

    他想了想,轻咳一声:“……去到酒店开两间房。”

    老爷子这才松口:“行,那就你陪月月去吧。”

    韩慎:“不是……爸,你怎么能……”

    韩恪也追上去:“就没这个道理……”

    爷仨的说话声渐行渐远。

    只有韩恒还站在原地,挑起眼皮看向谢定渊——

    “小子,你行啊。”

    知道老爷子担心什么,自己就主动表态了。

    网友说他情商低?

    是对“情商低”有什么误解吗?

    韩恒清了清嗓:“记住啊,两间房。”

    说完,拍拍小莽的狗头:“走了。”

    就这样,谢定渊陪她去颁奖典礼的事一锤定音。

    江扶月:“你就这么听老爷子的话?”

    谢定渊点头:“当然,未来也是我姥爷啊。”

    江扶月:“……”

    “不跟你说了,”她把毯子扯上去,翻了个身,背对男人,“好困……”

    谢定渊眼里闪过笑:“你……不会害羞了吧?”

    江扶月不理,动都没动,就像睡着了一样。

    他摸摸鼻子,小声嘀咕:“又没说错……”

    确实是未来姥爷嘛!

    江扶月:听不见,听不见……

    同时心里闪过一个疑问:狗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了?

    难怪小舅说他“行”。

    ……

    飞机平稳前行。

    江扶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来已经是两小时后。

    转头一看,谢定渊不在。

    正准备让空乘小姐帮忙倒杯热水,却见服务舱那边谢定渊被几个漂亮空姐围在中间,正说什么。

    由于背对,江扶月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倒是几个空姐眼神惊喜,表情兴奋。

    “真的吗?太好了!”

    “谢教授那就拜托啦!”

    “一定要……欸?月姐醒了?”

    谢定渊转头望去,对上江扶月似笑非笑的目光,连忙返回座位:“睡醒了?”

    江扶月点头:“你不困吗?”

    “还好。”

    “是不是因为跟美女聊天格外提神?”

    这话说得……

    男人咂摸一瞬,有些惊喜:“月月,你在吃醋吗?”

    江扶月:我不是,我没有,我拒绝!

    谢定渊一副“你就承认了吧,我早就看穿一切”的眼神。

    这时,那群漂亮空姐走过来,表情期期艾艾,眼神欲语还休。

    谢定渊:“人醒了,你们还是自己跟她说吧。”

    江扶月一脸莫名。

    穿着乘务长制服的空姐微笑开口,虽然竭力镇定,但语气之间还是难掩激动:“月姐!我是你的粉丝!”

    其他乘务员:“我们也是!”

    “能给我们签个名吗?”

    江扶月点头之后,立马就被漂亮小姐姐们围住了。

    好在整个商务舱就只有她和谢定渊两位乘客,不至于打扰到其他人。

    挨个签了名,又合照,江扶月全程微笑配合。

    一二三——

    咔嚓!

    最后,小姐姐们心满意足地返回岗位,继续工作。

    要多专业有多专业。

    可是当帘布放下之后,乘务舱内的场景却是这样的——

    “嗷!月姐的亲笔签名,我要拿回去供着!”

    “原来月姐本人这么好看,素颜就秒杀我们全部好嘛?嘤!”

    “谢教授好贴心啊,我看到他给月姐盖毛毯,还调整了空调出风口。”

    “而且知道我们想找月姐要签名之后,为了不打扰她休息,主动走过来解释说,让我们等她睡醒了再去。”

    “天哪!这真的是传闻中不近女色、无心恋爱,周围连只母蚊子都无法靠近的谢教授吗?”

    “能一样嘛?我月姐怎么可以跟母蚊子相提并论?哒咩!”

    “谁说教授不懂爱的?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这一趟值了!”

    “有被狠狠甜到!”

    “这张合影我要当传家宝珍藏一辈子,呜呜……”

    ……

    NY当地时间,中午十一点,航班平稳降落。

    两小时后,江扶月和谢定渊入住曼哈顿第五大道的皮埃尔酒店。

    明天颁奖典礼将在此处举行。

    主办方为两人预留了房间,最好的楼层,最好的视野。

    江扶月看着谢定渊手上另一张房卡,目露疑惑:“你怎么也有?”

    陪同人员需自行解决食宿,这点早在出发前,主办方就特地打电话告知过。

    所以,谢定渊的房间应该自己订才对。

    男人沉吟一瞬:“可能……我比较特殊?”

    江扶月:“哪儿特殊了?”

    “长得帅吧。”

    “……”

    两人房间是挨着的。

    各自放好行李,江扶月还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然后去隔壁找谢定渊。

    男人也刚洗完,头发还是湿的。

    江扶月绕过他,大摇大摆走进房间,先打量一圈,又走到落地窗前,“我怎么觉得你这个房间视野更好?”

    “有吗?”谢定渊目露疑惑,走上前与她并肩眺望窗外景色,“同一层楼,又是挨着的两间房,应该差不多吧?”

    江扶月摇头,语气笃定:“不一样。”

    “所以?”

    她眼尾一挑,突然凑近,馥郁的柑橘香扑面而来,还夹杂着一点沐浴露的味道。

    男人失神之际,却见女孩儿红唇轻启,吐字如兰:“不如,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啊?”

    短短一句话,就像在男人心里放了一把小勾子。

    “你、说什么?”谢定渊两眼失神,语气讷讷。

    “我说,”江扶月一字一顿,“搬过来,跟你住一间。”

    “不行!”男人突然后退,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为什么不行?”她上前一步,漂亮的桃花眼直勾勾盯着他,妩媚又撩人。

    谢定渊别过头,“我答应过老爷子……开两间房。”

    虽然看不见,但香味却挥之不散。

    男人心跳如雷,扑通扑通,好像有一头小鹿在乱撞。

    江扶月却说:“我们是开的两间房啊,你又没违背承诺。”

    开两间,并不代表要住两间。

    谢定渊喉结轻滚:“……还是不行。”

    “怎么?不想我跟你一起住啊?是我不够香,还是我不够软?嗯?”

    每问一句,江扶月就逼近一步,香气便浓郁一分。

    最后那声“嗯”,音调上挑,魅而不自知。

    “说话呀。”

    谢定渊:“……不知道说什么。”

    “说你要我留下来,一起住。”

    男人腮帮僵硬,就是不开口。

    江扶月可没打算放过他,一近再近,眼看两人已经贴在一起。

    她能感受到男人滚烫灼热的呼吸和上下起伏的胸膛。

    也不是那么无动于衷嘛……

    怎么就是不松口呢?

    “谢定渊,头转过来,看我。”近似命令的口吻。

    男人僵着脖子,就是不动。

    江扶月干脆直接伸手,扣住他下颌,把男人的脸强行扳过来。

    四目相对,她含笑染媚,他却避之不及。

    好像晚一秒,就会被吃人的妖拆吞入腹。

    “谢定渊,你这样真的好像小媳妇儿,那我是什么?大流氓?老恶霸?”

    说到这里,江扶月自己把自己给逗笑了。

    芙蓉面,靥如花,刹那间春色尽放,纵使他再避,再躲,也被如斯美色勾去了魂儿。

    趁男人失神之际,江扶月干脆直接圈住他脖颈,拉下来,然后仰头吻上去。

    这个吻完全由江扶月主导。

    谢定渊被动接受。

    她像一个耐心的老猎人,游刃有余地同猎物展开周旋。

    下了饵,勾了他,却又不完全给他。

    若有似无地吊着,以退为进地诱着。

    男人一时没反应过来,竟也任由她牵着鼻子走。

    结束之后,江扶月咂咂嘴,像个风流公子:“这下看你还怎么躲。”

    而谢定渊则双颊爆红,表情怔忡。

    “亲傻了?”江扶月伸出一根食指,点在他鼻梁上。

    又轻又软,像羽毛拂过。

    男人浑身犹如过电般,僵硬,颤抖。

    她莞尔一笑,问他:“现在同意我搬过来吗?”

    谢定渊根本无法言语。

    “行,不同意那我就继续亲!”

    吓得男人一个激灵,猛然回神,“不——唔!”还未出口的“行”字被堵住,消失于两人唇齿间。

    都说了要继续亲,这人怎么不信?

    谢定渊脑子一空,像坠入无边美梦。

    不知过了多久,江扶月才退开,睨着一双桃花眼,问他:“现在呢?”

    谢定渊趁机挣脱,跟避什么似的。

    江扶月:“?”

    “不、能住同一间,我答应过老爷子。”翻来覆去还是这句话。

    “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我保证谁不说……”

    男人还是摇头,固执得可爱:“不是说不说的问题,是答应了就该做到。”

    江扶月双眸微眯,抬步靠近:“你就这么嫌弃我啊?”

    “当然不是!”他稀罕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嫌弃?

    “那为什么不让我住过来?”

    “……我怕忍不住。”他不敢看江扶月,声音也很小。

    女孩儿笑容扩大,两步窜上去,一把圈住他脖颈。

    由于冲力太猛,谢定渊重心不稳,直接后退两步,仰倒在床上。

    江扶月也跟着倒下,不过是以趴伏的姿势砸在男人胸前。

    目光相接,时间仿佛停止流动。

    暧昧不经意发酵,散发出几丝黏腻的甜香。

    江扶月低头凑到他耳边:“那就不忍啊。”

    是调侃,是怂恿,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谢定渊呼吸几经变换,从急促到强制冷静,再到难以自持,最终还是恢复平和。

    期间内心经历了怎么样的挣扎与煎熬,除了他自己,恐怕谁也不知道。

    “你……”他喉结轻滚,嗓音粗哑,“先起来。”

    “不想。”

    “月月……”强制忍耐,却又无可奈何。

    “你先答应让我一起住。”

    男人苦笑:“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的。”

    “我不知道!”

    “月月……”

    每次他用这种语气叫自己,江扶月就忍不住心弦一颤。

    “傻子!”

    到底她还是没能说服这块木头,只能认命地爬起来,顺手理了理头发。

    谢定渊也跟着也坐起来,替她整理好衣领、袖口。

    “少闹会儿,明天颁奖典礼,好好养精蓄锐,保证惊艳全场。”

    “不需要惊艳全场,我只惊艳你就够了。”

    “美丽的人和事不能据为己有,要共享共赏,才能让这种美更有意义。”

    “是吗?”江扶月转头亲了他一口:“这也要共享?”

    男人的脸刷一下黑了:“那倒不必。”

    “说好的共享共赏呢?”

    “咳……”他装傻,仰头盯着天花板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上面长花儿了。

    谢定渊起身送她到门口。

    江扶月扒着门框,最后一次询问:“真的不一起住?”

    他摇头拒绝。

    两人又磨蹭了一会儿,最后,江扶月还是没能得逞。

    随你怎么亲,谢定渊就是不松口。

    那叫一个严防死守!

    “算了,”江扶月垮着脸,“好像我多稀罕似的……回房间了。”

    殊不知在她转身瞬间,男人咂咂嘴,眼里飞快闪过一抹遗憾。

    怎么放弃了?

    多坚持会儿啊……

    9月23号,拉斯克颁奖典礼正式开始。

    受邀参加典礼的有150位嘉宾,其中包括40多位诺奖得主和拉斯克奖得主,以及国际医学界赫赫有名专家和学者。

    今年获得临床医学奖是来自跨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的一名退休教授——John Baird Glen博士,奖励他在遗传学和麻醉药物开发领域的成就。

    而公众服务奖则授予“无国界医生”。

    特殊贡献奖被来自洛克菲勒大学的五位研究学者摘得,因为其团队在修理错误折叠蛋白质细胞系统、针对帕金森氏症的深度脑刺激以及乳腺癌基因方面获得巨大成就。

    以上提到的除了“无国界医生”这个大团体外,其余获奖者都是M国人!

    原本拉斯克奖就是M国的医学奖项,从历年评选结果来看,明显也更倾向于颁给M国人。

    这也是为什么华夏很少有人能拿到这个奖项的重要原因。

    但接下来,常规注定要被打破——

    当“江扶月”三个汉字出现在屏幕上时,括号里紧跟着“齐明大学”,而在她身后则是一面鲜艳的华夏国旗。

    “恭喜来自华夏的江扶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