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28章 两句寄语,共赴晚宴(一更)

第828章 两句寄语,共赴晚宴(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记者还挺聪明。

    江扶月想了想:“吾辈自强,当志存高远,不负时代。”

    记者又把话筒转向谢定渊:“那谢教授呢?”

    “吾辈必当勤勉,持书仗剑耀中华。”

    记者怔怔地看向两人。

    “时间到了。”

    她这才反应过来,退到一边:“谢谢二位接受采访。”

    然后目送两人背影离开。

    很快扎堆的媒体记者也各自散了,但这个华夏女记者却站在原地半晌没动。

    “王哥,”她咽了咽口水,“刚才那段录下来了吗?”

    摄像师王哥被那两句话震得有些反应不过来:“……录、录了。”

    “走!我们回酒店,你剪片,我写报道,今晚就发!”

    不能让她一个人震撼、感动、热泪盈眶啊,那必须全国人民一起。

    “晚宴不跟了?”

    “不跟了!我们已经拿到最大的独家。”

    “好!”

    两人火速赶回下榻酒店,怀着一腔热情,开始熬夜工作。

    NY时间,晚上九点,时差十二小时,所以国内正好是早上九点。

    【国际视野】官微发布了一条颁奖典礼后续采访视频。

    原本打算离开的谢定渊和江扶月被媒体记者堵个正着。

    然后便是两人对广大青年的寄语。

    一个“志存高远”,一个“必当勤勉”。

    【月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眼泪也跟着出来了】

    【华夏为何屹立东方?因为有无数月姐这样为国而战的先驱者】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1]】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2]】

    【这两人活该天生一对!】

    【CP向视频剪辑又有新素材了】

    【月姐和教授,真的绝绝子!】

    【这才是应该被少年们崇拜的偶像模样】

    【请允许我吼出那句——渊月yyds(永远的神)!】

    ……

    很快,官方媒体纷纷下场转发。

    华新社V:启超先生之盼,而今得以实现矣!//@:国际视野[视频]

    人民广播电视台V: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国际视野[视频]

    不到半个钟头,#谢定渊江扶月寄语#就冲上热搜第一,后面还跟着一个黑红的“爆”字标签。

    韩启山赶紧截图,然后发朋友圈,也不用配文,反正大家都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左右不过——

    我外孙女就是坠叼的!

    当然,也确实很叼。

    拉斯克医学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华夏新生代科研力量的中坚力量,令前浪们瑟瑟发抖的海啸级后浪……

    韩启山:我这辈子都没这么自豪过!

    韩恒:Hello?忘仔牛奶喝多了?

    韩恪:您确定?

    韩慎:认真的吗?

    小莽:“汪汪——”

    韩启山:我的眼里只有月月~其他人爪巴!

    而远在临淮的江记私房菜,今天更是排队如长龙,全场爆满。

    顾客1:“带儿子来吃月姐吃过的菜,没准儿未来他也能当个科学家。”

    顾客2抚着凸起的肚子:“来沾点江爸江妈的欧气,希望以后我女儿也跟月姐一样自信聪明放光芒!”

    顾客3:“吃过江家菜,入我渊月坑,听说以前谢教授也常来这里吃饭。”

    ……

    国内如何热闹,暂且不提。

    却说谢定渊和江扶月那边,两人从典礼上离开,回房间换了衣服,然后就被主办方派来的专车接到一处庄园。

    晚宴已经开始,受邀嘉宾举着高脚杯谈笑风生。

    悠扬的音乐伴随着微凉的夜风,让整个氛围都变得柔和随意。

    来往男士大多身着燕尾服,领结周正,举止儒雅。

    女士相对较少,但也不是没有,基本都是一身得体的晚礼服,不暴露,不哗众,不刻意争艳,吸引眼球。

    不管场地布置,还是此间氛围,都与国内的商业酒会有着本质区别。

    谢定渊曲臂。

    江扶月正好奇地打量四周,所以没看见。

    他轻咳一声。

    这下,江扶月看见了,但还是没反应过来。

    男人眼里闪过无奈,低头凑到她耳边,小声提醒:“挽着。”

    江扶月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搭上他臂弯。

    男人满意地露出一抹浅笑,眼尾愉悦上扬。

    他带着江扶月先去见了本届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和特殊贡献奖获得者,为双方引荐——

    “John Baird Glen博士,阿斯利康首席研发员。”

    “Oh,Xie,好久不见。”

    两人认识,而且关系不错。

    谢定渊向他介绍江扶月:“这是……”

    Glen博士:“噢,我想不用介绍了,现场可能没有人不知道她是谁。Jiang,很高兴认识你。”

    说着,朝江扶月伸出手。

    江扶月微笑回握:“也很高兴认识你。”

    ……

    谢定谢跟在场大部分人都很熟。

    有他在中间牵线搭桥,江扶月认识了不少医学领域的大佬。

    愉快交谈的同时,双方还交换了联系方式。

    人脉就这么攒下了。

    难怪谢定渊这么不喜欢应酬的一个人,今天却格外积极。

    其实这些人他都认识,来不来无所谓。

    但江扶月不认识。

    所以,他是为了帮她……

    谢定渊:“怎么?感动了?”

    两人站在花园的护栏旁,手里还端着香槟。

    月色皎洁,星空闪耀。

    江扶月:“谢谢。”

    “谢字光用嘴说可不够,要实际行动。”

    江扶月挑眉,手里的香槟碰了碰他的,发出哐当一声脆响:“行啊,那我敬你一杯。”

    说完,仰头饮尽。

    “哪有谢人自己喝光香槟的?”

    “……不然?”

    “再怎么也该请我喝一口啊。”

    江扶月看了眼他手里的杯子,“你不是有……唔!”

    谢定渊将她拥入怀中,低头一记深吻。

    香槟的味道在两人唇齿间发酵,江扶月睫毛轻颤,男人却得寸进尺。

    “你——”

    他居然伸……

    谢定渊笑得像只偷吃蜂蜜的大熊:不这样怎么尝味道?

    一吻毕,江扶月双颊绯红,气息不稳。

    男人却笑如春风,眼角眉梢尽是餍足。

    咂咂嘴:“味道很好。”

    江扶月抿唇,小声嘟哝:“自己的不喝,抢别人的,也真是出息……”

    谢定渊看了眼手里的香槟,一本正经:“我觉得这杯没你那杯好喝。”

    江扶月嘴角抽搐,明明是一样的香槟,“信你才怪。”

    “不信啊?”

    “不信。”

    “那你尝尝……”说完,男人仰头喝进嘴里,然后重新将她抱进怀中,再次亲了下去。

    江扶月:“?!”

    “专心点,好好尝,到底哪杯好喝,要考的。”

    “……”

    两人分开的时候,江扶月唇上的口红已经没了。

    但唇色却比口红还在的时候,更娇更艳。

    隐隐还有点肿。

    看上去水润又性感。

    谢定渊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食指轻轻碾过,黑眸好似晕开醉意。

    江扶月气不过,一口咬住他手指。

    “嘶……”不知是痛,还是爽。

    “咳!你可以试试……再重一点。”男人嗓音沙哑,眸光幽邃。

    江扶月:“?”

    等反应过来,一声“臭流氓”便要脱口而出,但就在这时,一阵笑声从两人身后传来——

    “哈哈……原来谢教授和江小姐在这里,叫付某一通好找。”

    他说的是中文。

    两人回头,只见一个五六十岁两鬓微白的男人带着一个年轻女孩儿朝这边走来。

    女孩儿穿着浅蓝色长裙,贴身的剪裁勾勒出好身材,领口却收到脖颈处,连锁骨都没露,配上嘴角那一抹温文尔雅的浅笑,一股明显书香气韵扑面而来。

    只可惜,太明显了,明显到匠气过重,就成了刻意为之。

    谢定渊眸色微凛。

    江扶月不认识这两人,但看谢定渊的反应,估计不是什么善茬儿。

    男人带着女孩儿已行至面前,停住,率先朝江扶月颔首:“江小姐,久仰大名,我是付正新,这是我孙女付清。”

    ------题外话------

    二更明天

    参考文献:[1][2]出自《少年中国说》梁启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