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31章 手撕绿茶,月姐王炸(二更)

第831章 手撕绿茶,月姐王炸(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快,两杯温水送上来。

    谢定渊顺手碰了碰——试温度。

    然后推到江扶月面前:“刚好,喝吧。”

    江扶月在桌下用手指轻轻挠了挠他大腿,意思是:谢谢。

    男人猛地坐直,大腿肌肉一瞬绷紧。

    谢云浅:呵呵。

    你们当我看不见吗?!

    “阿渊,”她莞尔一笑,表情从容,“这里只有喝的,不卖甜点,知道你们要来,我提前在对面那家烘焙屋预定了芝士蛋糕,现在差不多可以取了,这是单子,能帮忙过去拿一下吗?”

    “先说好啊,不是我想偷懒,是外面太热,紫外线又强,我跟月月都是女孩儿,可不遭这份罪,还是你们男人皮糙肉厚不怕晒。”

    这一声“月月”差点把江扶月身上的鸡皮疙瘩给喊出来。

    “好,”谢定渊没有拒绝,走之前还不忘叮嘱江扶月,“别乱跑,也别乱喝东西,我一会儿就回来。”

    真把她当不听话的小孩儿管了。

    江扶月忍住嘴角狂抽的冲动,回了声:“好。”

    谢定渊离开之后,气氛开始逐渐紧张。

    两个女人相对而坐,目光相接,犹如刀剑碰撞。

    “你跟阿渊在一起多久了?”终是谢云浅稳不住,率先开了口。

    “没算过,姐姐应该问他,他记得比我清楚。”

    为什么清楚?

    因为他在乎。

    为什么在乎?

    因为谢定渊喜欢她!

    谢云浅冷笑:“你好像很得意?”

    江扶月反问:“被谢定渊喜欢不值得得意吗?”

    女人一噎:“……那你知道我跟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吗?”

    “咦?姐弟之间也能用青梅竹马来形容?”

    谢云浅下颌微抬,嘴角上扬:“你可能不知道,我和阿渊并不是亲姐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哦——原来你不是谢家的孩子啊,”江扶月点头,好像恍然大悟,“难怪谢家其他几个姐姐都嫁给了国内的豪门大族,而你却只能背井离乡,流落国外。”

    说着,不由目露同情。

    “可见亲生的和非亲生的,到底还是不一样。”

    说者无心,听者却被戳到了心窝子。

    当初谢云浅赌气嫁到国外,就是觉得谢家待她不公。

    虽然老太太一直都说把她视如己出,可在知道她对谢定渊的心思之后,还不是冷脸反对,甚至不惜出言警告,让她不要再打谢定渊的主意。

    什么“不偏不倚”、“一视同仁”通通都是假话!

    还说什么把她当成亲生的看待?

    真搞笑!

    后来她火速嫁人,赌气出国,老爷子、老太太,乃至整个谢家都没再联系过她,那架势巴不得她走远点,最好永远不要回去了。

    既然他们都做得那么绝,自己还上赶着做什么?干脆彻底断了联系,看谁绝得过谁?

    时间久了,谢家的漠视和老太太的不公便成了扎在谢云浅心里的一根刺。

    不能想,不能碰,一动就疼!

    却不料被江扶月两句话撕开,血淋淋地摊开在阳光下。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和阿渊的过去是任何人都无法参与、插足的!”

    “啧,你们的过去?是指六岁前一起玩泥巴?还是放风筝?又或者跳进泳池比谁憋气时间更长?”

    谢云浅愕然:“你——”

    “我怎么知道?”江扶月帮她问出口,“当然是因为谢定渊告诉我的,不然还能用猜吗?”

    “他竟然连这些都告诉你?!”

    “这些有什么不能告诉的吗?又不是什么触之必痛的情伤或者了不得的回忆,普普通通的剧情,平平淡淡的过往,饭后散步当童年趣事彼此分享的内容而已,有什么不可对人言?”

    在谢定渊眼里当然没有。

    他甚至还希望江扶月能多问点,这说明她对自己感兴趣啊,连小时候的事都兴致勃勃想要了解。

    可在谢云浅这里,那些经历却是两人弥足珍贵的过往,是她此去经年回想起来还会忍不住嘴角上扬的宝贵记忆。

    如今却被江扶月视作茶余饭后的闲谈?

    那一瞬间,她心口狠狠揪痛了一下。

    好像过去一切都是她在自作多情。

    然而,江扶月的话还没完,只见她淡定地喝了一口温水,继续道:“还不止这些呢,六岁之后的事他也说了不少,要听吗?”

    谢云浅目光微闪。

    “那我就随便挑几件说说吧,比如你学习成绩不太好,经常拿一些非常幼稚的题目去问他,可他讲了一遍,你听不懂,两遍,你还是不懂,最后他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重复的一件事上,就让老太太给你请了家庭教师……”

    “谢定渊甚至一度怀疑男性和女性的大脑构造是不是不同,否则智商为什么会差那么多?简单到他看一眼就能直接得答案的题目,女孩子却要问那么多遍,最后还是不懂。”

    “后来看到其他女孩子智商正常,举一反三不在话下,他才彻底打消了这个猜测。想来应该只有他八姐与众不同吧。”

    轰!

    女人双颊涨红。

    她那时候确实喜欢拿数学题去问谢定渊,但不是因为做不出来,而是想和他待在一起,多说说话。

    只是后来家里给她请了家庭教师,才没有借口经常去找他了,却没想到竟然是谢定渊不耐烦,所以开口让家里请的。

    江扶月:“至于你说的参与和插足过去这个问题,我想有必要从科学的角度纠正一下你这个错误的观点。虽然数学上的三维空间能够前进后退,但在四维时空中,只能向前,所以时间并不享有这种全方位的自由性。”

    “我无法回到过去,这是既定事实,自然参与和插足你们那些回忆就不成立。”

    谢云浅已经被这一大串话术给绕懵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可以,我也没想参与,两个小屁孩儿整天傻玩瞎乐呵,有什么好加入的?”

    是一起玩泥巴,还是捉迷藏?

    可别逗了。

    谢云浅脸色发青,好气!

    突然,她反应过来,凌厉的目光落到江扶月脸上,别有深意地打量了几眼,忽地笑开——

    “原来你也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傻白甜啊,倒是在阿渊面前装得挺好。”

    江扶月歪着头,微微一笑,端出最无辜单纯的样子。

    谢云浅咬牙:“阿渊知道你的真面目吗?”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看来是不知道了。你这样的女孩儿我见多了,觉得攀上一棵大树就能一步登天,呵,天真!”

    “能不能登天我不知道,但谢定渊结实强壮、腰是腰、臀是臀,确实很好攀。”

    “你——不要脸!”

    江扶月笑容淡下来:“那八姐对着弟弟的女朋友一系列绿茶发言,就要脸了?我看不见得。”

    谢云浅差点被噎岔气!

    她深呼吸,竭力保持冷静,然后缓缓举起右手。

    手背朝向江扶月。

    后者静待下文,看她还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谢云浅:“如你所见,我手上没有婚戒。”

    江扶月挑眉。

    “我离婚了。”

    “所以呢?”

    “我会重新争取阿渊,而他身边将不会再有你的位子!”

    江扶月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姐姐,我真的很好奇,你哪来的自信?”

    谢云浅笃定一笑:“我是他心中的白月光。你是女人,应该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白月光意味着什么吧?”

    江扶月表情一言难尽:“你?白月光?”

    “没错!”自信放光芒。

    “行啊,”江扶月朝她身后看了眼,“你自己说吧,你的白月光是谁?”

    谢云浅浑身骤僵。

    而谢定渊就在她身后,手里提着蛋糕,不知站了多久。

    ------题外话------

    月姐的嘴,吓人的鬼。

    老谢:我,一个无法撼动的钢铁直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