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32章 老谢开怼,不留情面(两更合一)

第832章 老谢开怼,不留情面(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气氛一瞬凝固。

    现场仿佛按下暂停键,除了江扶月依旧托着下巴笑得从容,谢云浅早已被尴尬掐住了脖子,她甚至连回头看一眼都做不到。

    只恨没有地缝,可以让她悄无声息地钻进去。

    谢定渊抬步上前,径直走到江扶月身边,放下手里的芝士蛋糕。

    坐在对面的谢云浅此时已经默默低下头,不敢抬眼。

    三个人,谁都没有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片角落安静得有点过分。

    “八姐……”

    “阿渊,你听我解释!”谢定渊开口的瞬间,女人猛然抬眼,打断他接下来的话,好像晚一秒都会让一切朝不可挽回的方向发展,“事情不是你听到的那样,我、在跟月月看玩笑!”

    “是吗?”江扶月抱臂环胸,好整以暇,“可我不认为那是玩笑。”

    “你——”

    “姐姐刚才还理直气壮,怎么现在不敢承认了?”

    “闭嘴!”女人恼羞成怒。

    “该闭嘴的是你。”谢定渊冷冷开口,眼神凌厉如刀,“白月光?你也配?”

    仅仅三个字,便令谢云浅脸色惨白,浑身颤抖。

    就连江扶月也不免错愕。

    似乎没料到他会如此直接、不留情面。

    可转念一想,这才是谢定渊——

    严厉苛刻,一丝不苟。

    他可能并不绅士,偶尔也不顾体面,甚至还会毫无风度可言,但他却绝对的公平公正,绝对的爱憎分明,也绝对揉不得半点沙子。

    别说一个手段拙劣的谢云浅,就连当初刚认识江扶月那会儿,他不也刻薄寡淡、冷面无情吗?

    一句“你也配”被他平直无波的声线说出几分陈述事实的刻板,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也不管那人跟他什么关系,就这么劈头盖脸地甩过去了。

    江扶月毫不怀疑,如果今天坐在对面的不是谢云浅,换成他亲爹,谢定渊也敢说出同样的话。

    情商低?

    脾气暴?

    性格差?

    乍一看好像的确如此,作为一个男人,他在用言语为难甚至是羞辱一个女人。

    可他说错了吗?

    没有啊。

    他只是把不堪的事实用最直白、不加遮掩的方式说出来而已。

    她谢云浅配吗?不配!

    这就好比没打马赛克的惊悚视频——

    虽然不够文明体面,但爽是真的爽,过瘾也是真的过瘾。

    人是社会动物,被生活逐渐磨平棱角,变得圆滑适应,但谢定渊不一样——

    他是人情世故的漏网之鱼,是锋芒毕露的凛冽宝剑。

    当初的江扶月都烦他到极点,如今的谢云浅只怕连她十分之一的承受力都没有。

    果然——

    女人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眼中写满了受伤与羞愤,甚至一度哽咽:“阿渊,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堪吗?”

    青梅竹马的情谊最后得到的却是“你也配”三个字,她不明白。

    “我哪里比不上她?”说着,抬手直指江扶月。

    后者拧眉,她很不喜欢被人指着。

    正准备说什么,谢定渊却先一步直接打掉谢云浅的手,语带警告:“对她客气点,别指手画脚。”

    谢云浅只觉心口仿佛扎下密密麻麻的刺,疼痛让她彻底失控:“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弟情分,你都不顾了吗?”

    “嫁到M国之前,我脑子想的,心里念的,全是你;嫁过来以后,依然是你,我——”

    “够了!”谢定渊冷冷打断,“你对我是什么想法,我管不着,也不想知道,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在今天之前我对你印象不深,今天之后就只剩厌恶。”

    谢云浅身形一晃,瞪大眼,仿佛难以置信:“你……厌恶我?”

    “从你出国,与谢家断了联系,就能看出你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此其一。”

    “你也说了我们之间是姐弟的情分,可你却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枉顾世俗人伦、礼义廉耻,此其二。”

    “当面热情,背后挑拨,人前人后两副面孔,虚伪矫饰,居心不良,此其三。”

    谢定渊口齿清晰,条理分明,三条罪状罗列得清清楚楚。

    每一条都直戳谢云浅死穴。

    别说他根本没动过那种心思,就算要动,对象也绝不可能是谢云浅。

    他能看上她什么?

    自私自利、道德败坏?还是数学、物理通通不会?

    谢定渊这番连消带打,根本用不着江扶月开口,就把谢云浅怼得羞愤欲死。

    “阿渊,不是的……不是这样……”她竟还试图狡辩。

    谢定渊冷眼看她,到底能说出个什么一二三四。

    “我不是故意不联系家里,一开始只是为了赌气,妈她不同意我跟你……我也是谢家的女儿啊,如果她真把我视如己出,又怎么可能百般阻挠?呵,估计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吧……”女人凄凉一笑,是示弱,也是求怜,可眼中分明有恨意忽闪而过。

    “妈嫌弃我没有雄厚的家世,是个孤女,在事业上对你毫无助益,爸竟然也听她的,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这些年我不联系家里,可他们又何曾主动联系过我?不闻不问……”

    好个倒打一耙!

    谢定渊冷笑:“你不用再说了。既然不愿联系,那从今往后都不必再联系了。你只当国内无亲,而谢家也会对外否认八小姐的存在,从此各自安好,互不牵扯。”

    说完,牵起江扶月的手,大步离开。

    谢云浅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立即转身对着男人背影失态大喊,“阿渊——你别这样,我求你了……”

    他却走得头也不回。

    谢云浅如遭雷击,耳边不断回荡着那句——“你只当国内无亲,而谢家也会对外否认八小姐的存在……”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她把一切都计划好了,蛋糕不可能那么快拿到,谢定渊怎么会提前回来?当场撞破?

    还有,什么叫否认她的存在?是要把她赶出家门吗?

    这些年谢云浅虽然长居国外,也不联系家里,可老爷子和老太太却从未说过不认她。

    那她在M国便只管造作,尽情矫揉,反正还有谢家当后盾,即便和丈夫离婚,也丝毫不惧。

    大不了再回国重新做回“谢家八小姐”。

    可谢定渊说什么?

    不要联系,国内无亲,对外否认……

    她毫不怀疑这些话的份量,如今的谢家早就换谢定渊当家做主,如果他真的铁了心要做什么,就连老爷子也阻止不了!

    所以,这是要生生断了她的后路,把谢家和她彻底撇清。

    思及此,谢云浅被突如其来的恐惧攥住呼吸,脸色也乍青乍白。

    如果谢家不要她了,那……

    一颗心顿时如坠冰窖。

    ……

    却说江扶月被谢定渊牵着,气冲冲出了咖啡厅。

    一路疾走,最终停在街对面的广场喷泉池边。

    江扶月轻喘口气,下一秒,却见男人低下头,牵起她双手托在掌心,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对不起。”

    “怎么突然道歉?”

    “我之前并不知道她有那种想法,如果知道的话,不会答应见面。”

    “嗯。”江扶月点头,这点她相信。

    谢定渊就是那种好恶界限无比清晰的人,喜欢或许还会藏一藏,可讨厌就是讨厌,直接摆在脸上,写进眼底。

    哪怕靠近一点,呼吸同一片地方的空气都会让他难以忍受。

    “你是不是早就猜到她对我……”男人轻咳一声,欲言又止地偷瞄她。

    “嗯?”江扶月挑眉,嘴角上扬,带着明显的揶揄:“对你什么?”

    “……”

    “说啊?怎么不好意思了?”

    “咳!”男人耳朵尖尖有点红,“对我……心怀不轨。”

    “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

    江扶月:“你猜。”

    谢定渊:“……”

    其实从之前在路上他对谢云浅一些行为的描述,比如什么看电影、聊明星等等,就不难看出这位谢八小姐心里那点小九九。

    都是女人,谁还不了解谁啊?

    一闻就知道是咖啡还是绿茶。

    “你不生气吗?”

    江扶月眨眼:“我生什么气?”

    “她说的那些话……”

    其实谢定渊都听到了,从头到尾一字不落。

    他离开的时候戴走了江扶月一个无线耳机。

    在谢云浅开口说第一句话时,江扶月就把收音功能打开了。

    手机扣放在桌面上,他戴着耳机得以听完全程。

    啧……

    从来没想过谢云浅居然会惦记六岁之前那点事,有这记忆力,怎么学习还那么差呢?

    谢定渊想不明白。

    索性不想了。

    “回去我会跟家里说一声,反正谢家早就当没她这个人了。”

    当年谢云浅自私任性,不管不顾,执意嫁到国外,就已经伤透了老太太的心,之后也一直不联系,更是让老太太彻底心死了。

    不得不承认,有些白眼儿狼真的养不熟。

    还有一点谢定渊觉得比较奇怪,谢云浅怎么会突然联系他?

    针对江扶月的那些话明显是有备而来。

    突然,江扶月想起什么,冷不丁开口:“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啊?

    男人两眼发懵:“什么问题?”

    “你的白月光是谁?”

    谢定渊想了想,摇头:“没有。”

    “难道我不算?”江扶月轻哼一声,佯怒,实则故意逗他。

    还以为这人会顺坡下驴,大方承认,再说几句小情话,没曾想他竟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语气笃定地回道:“你不是。”

    江扶月:“?”

    脸色已经绷不住,开始有点黑了。

    可下一秒——

    谢定渊:“得不到又惦记才叫白月光,看得见摸不着。可你是我女朋友,想亲就亲,想抱就抱,乖,这白月光咱们还是不当为好。”

    怪不吉利的。

    江扶月咂摸一瞬,居然还觉得挺有道理?

    “那我是什么?”

    他想了想:“……朱砂痣。”捂在胸膛,藏在心口,谁也不让看,谁也不给碰。

    是放在心尖儿上呵护、爱重的存在。

    ……

    咖啡没喝成,闹得不欢而散,虽然江扶月和谢定渊都不在意,但毕竟不是件愉快的事。

    幸而时间还早,不至于浪费大好时光。

    谢定渊干脆重新去那家烘焙屋,准备再打包一份芝士蛋糕:“我看网上推荐,这家店确实不错,口碑很好。”

    他知道江扶月嗜甜,想要哄她开心。

    可惜,这家店实行预约制,没有提前预约,就只能现场排队。

    谢定渊二话不说就站到队伍里,然后转过头对江扶月道:“太晒了,你去对面树荫下的长椅上坐会儿,很快就好。”

    江扶月拒绝,弯着眉眼朝他莞尔一笑:“我陪你,两个人才不无聊。”

    说完,主动牵起男人的手,与他十指紧扣,还轻轻捏了捏。

    谢定渊顿时就像喝了两斤蜂蜜,浑身上下、从内到外都散发着甜蜜的味道和信号。

    终于在四十分钟后,两人排到了。

    江扶月:“早知道就顺手把那个芝士蛋糕给提走……”

    反正谢云浅也不会有胃口吃,留下也是白白浪费。

    谢定渊笑她:“能不能有点出息?”

    “不能。”

    ……

    两人没在外面解决晚餐,而是提着蛋糕回了酒店,准备在这里的中餐厅吃一顿。

    意外地,味道还不错。

    尤其是烤鸭,有那么几分地道的京都味儿。

    江扶月连着吃了几天西餐,冷不丁来顿华夏菜,登时胃口大开。

    所以,小费也给得格外丰厚。

    主厨亲自出来向两人致谢,好家伙,竟然还是华夏老乡,操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妥妥老帝都人。

    据他自己所说,以前在老四方城里的烤鸭店做学徒,到国外之后潜心研究中餐,侥幸混了个五星级酒店的主厨当。

    不要太凡尔赛。

    ……

    吃过晚餐,两人散了会儿步,等消化得差不多了,才回房间。

    江扶月飞快洗头洗澡,然后换上睡裙,如昨晚那般,娇娇娆娆地敲开了谢定渊的房门。

    男人把住门框,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放她进来。

    江扶月直接从他屈起的手肘下方钻过去,大摇大摆地进到里面。

    谢定渊:“……”

    江扶月拆了包装盒,把里面一整个芝士蛋糕拿出来,又分别给自己和谢定渊切了一小块。

    好像还差点什么……

    她目光一扫,看见对面酒柜里搁着红酒,顿时两眼放光。

    谢定渊直接走过来,用身体阻断她的视线,“想都不要想!今天早上肚子还痛,这么快就忘了?不长记性!”

    是哦,她亲戚造访。

    “咳……就一小杯,不一小口。”江扶月掐着小手指,比出一丢丢。

    男人还是不同意:“别闹,你现在不宜饮酒。”

    “芝士蛋糕如果不配红酒,那才可惜,而且我是真的很想喝,好不好嘛?~”

    一个“嘛”字,加之上扬的尾音,尽得撒娇精髓,更何况撒娇的人还是江扶月。

    稀罕程度堪比天上划过流星。

    这一下简直要了男人的命,直击灵魂,震撼感官。

    半晌才反应过来,对上她期待的目光,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说好了,就一小口。”

    江扶月高兴得冲过去亲了他一口,发出吧唧一声脆响:“我保证!”

    才怪。

    事实证明,女人的嘴就是骗人的鬼。

    江扶月一口接一口,蛋糕没少吃,酒也没少喝,谢定渊根本拉不住。

    可能是吃了甜食,心情也跟着美丽,江扶月笑得一脸满足,然后……

    就赖在谢定渊床上不走了。

    “起来,小醉鬼。”男人拉她的手。

    “就不!”女孩儿使劲儿往后仰。

    这晚,江扶月又成功留下来。

    ……

    这之后,两人又待了四天,逛完NY所有好玩的地方,才终于舍得回国了。

    回国那天,当地时间下午三点,航班准时降落帝都机场。

    韩家四大金刚收到消息,集体出动。

    没错,都来了。

    还外加一条小莽狗。

    “汪汪——”

    “快看!月月出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