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40章 只因她强,柠檬老谢

第840章 只因她强,柠檬老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感谢什么?

    白传浩:“如果不是看到你留下的手稿,我们两队的研究进度可能到现在还没有突破。”

    手稿……

    江扶月想起来了,当初她离开基地之前收拾实验室的时候,整理出了一堆作废的纸张。

    上面是她在研究过程中,随手写下的思维步骤和每个实验环节之间的逻辑链。

    当时她正准备扔掉,被徐宽看见,问能不能送给他。

    江扶月知道白传浩团队遇到了难题,似乎还是思维逻上的,这可不是重新算法或者重做试验就能纠正过来的,而是要团队掌舵人重新思考,选择新的前进方向。

    然而白传浩却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他完全没有思路,也丝毫不得章法,越急越错,越错越急。

    甚至到了崩溃边缘,有了放弃的念头。

    最后是徐宽拿回来的手稿给了他新思路。

    “这杯我干了,你随意。”说完,白传浩仰头饮尽。

    接着,单平华也端着酒杯上前,有样学样。

    江扶月:“你不会跟他一样,也是因为看了手稿,受到启发吧?”

    “嘿嘿……”老头儿笑呵呵,“这倒没有。”

    “那你这是?”

    “感谢你留下来的新设备,有些连参数都不用调,就能直接用……”

    因为这个,团队效率大大提升。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就是沾了江扶月的光!

    “我也干了。”说完,单平华头一仰。

    别看老头儿年纪大,喝酒动作还挺飒。

    江扶月挑眉,微微诧异的眼神,仿佛第一次认识他。

    要知道这老家伙当初可是样样看她不顺眼,还带头孤立,拉帮结派,尤其死要面子。

    眼前这副样子……实在出人意料。

    单平华被这样盯着,有些窘迫地摸了摸鼻子,“以前是我小气,很多事情对不住,今天我诚心诚意地说声——对不起!”

    这架势可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谁不知道单老头高傲自负,最爱面子,今天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口向江扶月认错。

    只能说,任何领域,都是强者为尊。

    但凡今天江扶月在专业领域不够强大,不是取得如此成就,单华平绝不会心服口服,主动低头。

    接下来道歉的还有辛洪成。

    虽然他早在基地的时候就已经与江扶月和解,但丝毫不影响他在表达歉意的同时,表达无尽的崇拜之情。

    什么“英雄出少年”、“后浪推前浪”、“一山还比一山高”等等,恨不得把江扶月夸出朵花儿来。

    从他激动到难以自持,连酒杯都差点拿不稳的一系列表现,便不难看出其真心实意,不掺半点谄媚恭维。

    从当初人人嫌憎,到如今众人追捧,期间江扶月没有过任何解释与讨好,或者想方设法试图融入,她做的仅仅只是以实力说话。

    就这么简单。

    ……

    结束之后,大家出了餐厅,打过招呼后各自离去。

    江扶月提前给谢定渊发了消息,他说开车来接,大概需要十分钟。

    等待的间隙,原本已经离开的徐宽去而复返——

    “月姐。”

    “还有事吗?”

    徐宽笑着把手里的矿泉水递了一瓶过去:“喝水。”

    她伸手接过:“谢谢。”

    徐宽自顾自拧开剩下那瓶,猛灌了两口,咽下去的时候还能听到咕咚的声音。

    他叹了口气,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句:“其实我后悔过。”

    江扶月挑眉,便听他接着道——

    “尤其是自己团队陷入困境,想尽一切办法却始终无法脱困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想,如果当初选择加入你的团队,转而研究减毒活疫苗的话,那现在是不是早就成功了?享受着鲜花和掌声?”

    A+苗,特效药,拉斯克奖……

    随便拎一项出来,都是生物医学领域研究学者梦寐以求的荣耀。

    而他,一念之差,终究还是错过了。

    徐宽:“我甚至无数次在心里叹气,一遍遍拷问自己:为什么没能把握住机会?一步错,步步错,最终与成功失之交臂。”

    江扶月皱眉。

    太过执念于已经选错的答案,非但没有任何意义,还会让自己心态失衡。

    徐宽却笑了:“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我就想岔了。但幸好,在最迷茫、最颓废的时候,我想到了你。”

    “我?”

    “对,”徐宽转头看她,眼中是历经艰险后的释然与平和,“我在想,如果江扶月遇到这种情况,她会怎么做?”

    首先肯定不会自怨自艾,也不会抱怨懊恼,她只会专注当下,做好手里的事,哪怕是个烂摊子,也会尽心尽力去收拾,想尽办法让它起死回生。

    至于那些过去的,就只能当做过去,不会影响到现在分毫。

    “……我也应该这样。靠着这个念头,最终我坚持下来了。”

    徐宽又喝了口水,然后拧紧瓶盖:“今天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当面向你说声谢谢。”

    江扶月微微一笑,接受了,回他:“不客气。祝你前路光明,未来更好。”

    徐宽扬唇,目光灼热。

    可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喇叭声响起,接着一道强光朝两人所在的方向射来。

    但很快又切换成近光。

    目的是让江扶月望过去时,不至于刺眼。

    “车来了,我先走了。”

    徐宽点头:“好。”

    然后站在原地,目送黑色奔驰调头驶离。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轿车咆哮的尾气,似乎在朝他表达……不满?

    谢定渊两脚油门一踩,发动机随之发出猎猎轰响。

    好在车内隔音效果不错,江扶月并未注意到,只觉得速度有点快而已。

    突然——

    “那个人是谁?”谢定渊开口问道。

    “哪个?”

    “就刚才在店门口跟你说话的。”

    “你不记得了?之前在F洲,白传浩团队里的成员,叫徐宽。”

    “没见过,不认识。”

    语气又冷又硬。

    江扶月眼神一顿,这才听出不对劲:“……你怎么了?”

    “没怎么。”还不承认。

    她侧头望去,只见男人侧脸冷硬,表情严肃,这还叫没怎么?

    骗鬼呢?

    “怪我吃饭没叫你?”

    谢定渊轻哼:“我像缺那顿饭的人?”

    “确实不像。”江扶月咂咂嘴,“所以到底什么情况?好好的生什么闷气啊?”

    “……谁生气了?反正我没有。”他小声嘀咕。

    江扶月眼珠一转,想起他一开口就问徐宽……

    冷不丁福至心灵:“谢教授,你不会吃醋了吧?”

    “谁吃醋啊?!我才没有!”这陡然拔高的语调,明显被戳中痛脚,急了!

    “是是是,你没有,你只是不小心吃了个柠檬,所以才全身都是酸味儿。”

    谢定渊嘴角一抽:“……怎么又变成柠檬了……”不是醋吗?

    江扶月笑得合不拢嘴,见逗得差不多了,也就适可而止。

    然后解释说:“人家找我道谢呢,你以为干什么?还按喇叭、打远光……小气。”

    道谢用得着对视?

    谢定渊撇嘴,飞快咕哝了一句:“就小气……”

    江扶月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好话不说第二遍。”

    “……”太狗了!

    “不是说一群人吃饭吗?怎么只有你们两个?”

    来了,开始盘问了。

    江扶月:“原本是一群人,吃完大家都散了不是?”

    “那为什么他还没散?”

    “是散了,但又倒回来了。”

    “他为什么倒回来?”

    “当面道谢。”

    话题又绕回来了。

    “咳——”谢定渊轻咳一声,两眼平视前方,故作平淡地开口:“你跟他很熟吗?”

    “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

    江扶月:“一开始我打算把他吸纳进自己的团队,帮忙打打下手也好,可惜,人家不愿意。”

    “嗤……”蠢!

    谢定渊:“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想收他进团队?”

    “怎么可能?”机会只有一次。

    平时都只有江扶月挑剔别人的份儿,哪有别人对她挑三拣四的道理?

    哪怕徐宽是个天才,她也不会再要。

    更何况徐宽并不是。

    驾驶位上的男人嘴角可疑地扬了扬,舒缓的眉眼泄露了一丝愉悦。

    江扶月看在眼里,内心轻啧,至于吗?

    等红灯的间隙,谢定渊抽空朝她看了眼,突然视线落在某处,微微一顿。

    旋即不动声色收回目光,继续平视向前。

    却在下个路口的时候,冷不丁刹车,靠边停。

    江扶月:“怎么了?”

    男人丢下一句:“我去买点东西。”然后,径直推开车门,绕过车头,朝一家便利店走去。

    “哦。”江扶月也没多想。

    大约两三分钟后,男人回来,重新坐到驾驶位。

    “你买了什——”

    江扶月话还没说完,某人就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她讷讷看了眼,然后目光落回自己腿上,正好也放着一瓶,是刚才徐宽给的。

    也不等江扶月伸手来接,谢定渊径直把自己买的水放到她腿上,换走了徐宽那瓶。

    好一会儿,江扶月才反应过来:“……你去便利店就为了买瓶水?”

    谢定渊:“我渴了。”

    “那你喝我的啊。”

    “嗯,正在喝。”说完,还真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接着道:“不过万一你渴了怎么办?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重新给你买一瓶。”

    江扶月:“那你直接喝你买的那瓶不就好了?”换她的做什么?

    谢定渊:“你这个看上去更好喝。”

    江扶月看了眼同一个牌子、同样包装的矿泉水。

    幼稚!

    男人轻哼一声,拧紧瓶盖,放到一边,然后重新发动引擎。

    江扶月叹气,“那就是一瓶水。”

    “嗯,是一瓶水,我知道。”

    江扶月忽地勾唇,话锋一转:“但又不仅是一瓶水。”

    “?”

    “泡过柠檬,就成了柠檬水,喝着酸不酸呀?嗯?”

    尾音上扬,揶揄含笑。

    谢定渊板着脸,那叫一个正经:“……还好。”

    也亏他绷得住。

    反正江扶月是不行了,直接往座椅上一靠:“哈哈哈哈……”

    男人继续保持严肃,耳根却忍不住隐隐发烫。

    “谢教授,”她捂着肚子,一双桃花眼泛起盈盈水泽,笑容肆无忌惮,嗓音也又娇又软:“你怎么这么可爱呀?你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月月,你……”他有点无奈,还有点窘迫。

    怎么能对一个男人用“可爱”这种形容词呢?

    “嗯,害羞的样子更可爱。”

    谢定渊嘴角一紧,没出声,但双颊却袭上绯红,宛若夕阳霞色。

    半小时后,车听在韩家别墅门前。

    “……到了。”他一开口,声音都是哑的。

    也不知道这一路在想什么,才想得口干舌燥。

    江扶月解开安全带,正准备下车。

    突然手腕一紧,她回头,男人正扣着她,江扶月顺势抬眼,“你——”

    啪嗒!谢定渊解开安全带,接着上半身朝她倾来,原本握住江扶月腕口的那只手换成压住她后颈,然后……

    轻轻往前一按。

    根本没给女孩儿半点挣脱的机会。

    唇齿相贴,气息交缠。

    不知过了多久,谢定渊才放开,漆黑幽邃的双眸盯着她,隐隐泛出浅笑,“能尝到酸味吗?”

    “……”记仇的家伙!

    ……

    第二天江扶月推掉了一场交流会,留在家里没出门,因为今天有件大事——

    江小弟参加的《造星训练营》第一期要播了!

    吃过午饭,老爷子、韩慎、韩恪、韩恒,以及江扶月还有小莽齐聚客厅,提前十分钟放下幕布,打开投影仪,各自拿好零食/茶/咖啡/水果,在沙发上坐好。

    哦,也给小莽发了根大棒骨,让它一会儿可以边看边啃。

    唯一没到场的就是韩廷了,没办法,中学生伤不起,得好好学习。

    “来了吗?来了吗?”老爷子拐棍怼地,双手交握其上,老眼放光,后背挺得笔直。

    韩慎抬腕看表:“还有三分钟,快了。”

    “不用看,咱们沉星肯定是一群选手中最靓的崽!”韩恒不慌不忙,相当自信。

    从他专业的眼光来看,江沉星颜值高,性格好,虽然吃得多但身材却清隽挺拔,非常突显少年感。

    其实拍电影会比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综艺更好,但他毕竟是个新人,既无名气,也没作品,哪有电影资源给他?

    综艺也算是个不错的跳板,至少能够积累人气,出道足够了。

    “来了来了!嘘,别讲话——”

    概念宣传片结束,节目正式开始,第一个镜头就是海选现场,每人两分钟的个人展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