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42章 沉星被欺,渣渣出没

第842章 沉星被欺,渣渣出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由于江沉星本来就有一定粉丝基础,还都是疯狂的妈妈粉、奶奶粉、姐姐粉,热搜排名竟然直接越过了#造星营#,冲上第一。

    而且还是在没有营销号下场,也没花钱买热搜的前提下。

    很快,就吸引了一拨路人粉——

    【哪里来的神仙弟弟,这也太帅了叭!】

    【这段Popping直接封神】

    【动作一看就超专业】

    【为什么大家都只注意到舞蹈?这脸、这腿难道不香?】

    【弟弟眼睛也超好看啊!里面藏着青山绿水、清泉叮咚,太干净了】

    【一开始苏茉夸他那会儿,弟弟是害羞了吧?耳朵都红了】

    【表演完看到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样子真是又懵又萌,可可爱爱】

    【内娱新偶像?哪家经纪公司的?出道了吗?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一分钟,我要知道这个弟弟的所有资料】

    【退圈三年,终于有新墙头了!扶我起来,为了弟弟冲鸭!】

    【……】

    舞蹈证明了实力,颜值和身材则是最强加持。

    眼看热度越来越高,路人粉越积越多,还通过一传十的口碑安利,来了很多自来水。

    节目组一见这架势,惊呆了。

    “什么情况?”

    “谁买的热搜?”

    “不是早就跟那几家经纪公司谈好了,不能私下运作,行动之前先跟我们商量吗?怎么?现在是要出尔反尔?买热搜买到咱们前面去了——可他妈牛X!”导演气得当场爆粗。

    工作人员纷纷低头,大气不敢多喘。

    “查!这个江沉星到底哪家公司送过来的?”

    两分钟后——

    “于导,查到了!他是星月经纪公司推荐的。”

    “星月经纪公司?哪来的小作坊?怎么从来没听过?难道……”是哪家资本开的小号?或者披了新马甲?

    “这家公司注册地在临淮,之前是一家网红孵化工作室,后来才转型做艺人经纪。”

    导演皱眉,摩挲着下巴陷入沉思。

    对方一出手就砸了个热搜榜第一,财大气粗,要说没有靠山感觉不太可能……

    “去查一下这个什么星月经纪公司的来历,尤其是股权结构。”

    “好。那热搜这边要不要处理?”

    导演摆手:“在没摸清对方的来历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若背后真有金主爸爸的话,那不就得罪人了吗?

    副导演适时开口:“我倒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反正都是正面新闻,白给咱们炒热度,何乐不为?”

    导演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轻哼:“想得还挺美,真要这么简单就好了。”

    “不然?”

    导演压低嗓音:“如今江沉星抢走了所有关注,你让台里和资方要捧的那几个小鲜肉怎么办?出道协议都签了,技不如人还想站C位,当观众傻子不成?”

    副导演听罢,表情也霎时凝重起来:“那咱们现在能做点什么?”

    “不急,先摸清对方底细再说。”

    倘若背靠大树,资本雄厚,那节目组自然愿意做个顺水人情,关照江沉星几分。

    可如果不是,那就只能……

    导演双眸微眯,抬头看了眼屏幕上隽秀挺拔的少年。

    可惜了……

    ……

    蓝莓台作为全国公认的“流量台”,这些年人气不减,风光无限。

    别的不说,光看地理位置就得天独厚。

    寸土寸金的三环,划出将近900亩,全都给了台里。

    除开演播厅、办公楼、家属区之外,在漂亮的人工湖对面还建有联排别墅。

    而此次《造星训练营》的宿舍就被安排在这里。

    虽然对外才播第一期,但实际上已经录到第三期了。

    第二期录制内容是:临时组成新团体,在导师带领下开始为首场公演做准备,期间穿插选手们的训练日常。

    第三期是:首场公演,然后公布名次,A、B、C、F四个班级大洗牌。

    昨天刚录完公演,并且公布了名次,已经有一部分选手确定淘汰,今天一早便收拾好东西,陆续离开了。

    而江沉星所在组合作为公演第一,全员安全。

    他本人更是以压倒性优势的票数,拿下“人气王”称号,不仅能够继续留在A班,还一跃成为主题舞的C位。

    原本这一切都值得欣喜,可江沉星却渐渐发现自己好像被孤立了。

    “哟,这不是咱们的人气王吗?去哪啊?”一个舍友突然开口。

    江沉星看见对方笑容里明显的恶意,原本到了嘴边邀请的话又重新咽回去,平静道:“吃饭。”

    “我听说你好像特别能吃,就跟饭桶一样,是不是真的?”

    江沉星没理他,准备离开。

    “诶,要走啊?”舍友蹭一下站起来,肩宽腿长堵在他面前:“我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答?”

    江沉星比他还高半个头,看他的时候需眼睑稍敛:“我有不回答的权利。”

    “是不好意思回答吧?说你饭桶已经很客气,还没说你是猪呢!”

    “请注意你的措辞。”说着,看了眼斜上方的摄像头。

    舍友冷笑一声:“别瞅了,我还不知道有摄像头吗?要你提醒?可那又如何?信不信我今天就算在这儿把你揍一顿,等播出去的时候也不会出现一个镜头?”

    另外几名舍友静悄悄的,没有一个跳出来帮江沉星说话,都自顾自干着手里的事,像没听见一样。

    虽然江沉星蛮可怜的,但夏青凡有靠山啊,他们惹不起,更不想被针对,所以只能装死。

    “现在你还想拿摄像头威胁我吗?呵,不自量力!”

    江沉星嘴角稍紧,眼中却没有畏惧之色。

    来之前吴叔叔就给他打过预防针了,说这101人里很可能藏着“皇族”,他们是台里和资方要捧的新流量,镜头多,剧本好,资源爆,稳出道,如果遇到了,能避则避。

    江沉星觉得应该没那么巧吧,好歹一百多号人,不大可能会落到自己头上。

    没曾想运气爆棚,真被自己赶上了。

    但吴叔叔还说,如果避不开,也不要怕,受了委屈,一定会给他撑腰。

    所以,江沉星只平淡地扫了夏青凡一眼:“随你。现在可以让开了吗?”

    夏青凡一愣,突然暴躁丛生,直接动手推了他肩膀:“你以为你谁啊?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跳舞好了不起?得个第一就把你给牛得,蠢货!”

    江沉星后退一步,拂了拂左肩被他挨过的地方,像扫去什么脏东西,“得第一的是蠢货,那没得第一的你又是什么?比蠢货还不如?”

    夏青凡一愣:“你他妈——”

    “不是要打我吗?”江沉星上前一步,主动凑到他面前,“动作快点,我忙着去吃饭。”

    夏青凡:“?”

    “不打?行,那我先走了。”

    说完,径直越过他,离开宿舍,扬长而去。

    夏青凡像个呆鸡一样愣在原地,怒意还凝固在脸上,迟迟未消,看上去有几分滑稽。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被耍的愤怒油然而生,一脚踹翻了江沉星的椅子。

    哐当一声巨响,伴随着他恼羞成怒的咒骂,整个走廊都能听见。

    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制止,同寝室的默不作声,一个个秒变哑巴,其他寝室的也只敢背地里偷偷议论——

    “又开始了,江沉星真惨。”

    “夏青凡也太欺负人了,至于这么刻薄吗?”

    “嘘!小声点,被他听见咱们也得遭殃。”

    “其实江沉星人挺好,我不是舞蹈一直不行吗?公演那次分组他们都嫌弃我是F,平时话都不愿意跟我多说,练习的时候也不怎么管我,害我下来还要自己抠动作。”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我菜啊,老师手把手教都会顺拐,怎么可能把那些复杂的动作抠明白?马上又要公演,我都快急哭了,是江沉星主动帮忙,每天抽时间带着我练习。”

    “他真的好厉害,视频看一遍就能拆解动作,天赋又高,性格还好……夏青凡就是嫉妒所以才处处找他麻烦!”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谁对谁错,可没人敢管啊。夏青凡有靠山,咱们惹不起的。”

    “就不能想个办法吗?”

    “除非江沉星也有靠山,否则只能是炮灰命。”

    可江沉星那副温温吞吞、没有脾气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有后台。

    “古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没有外力保驾护航,江沉星越优秀,就越会被针对。”

    搞定了一个夏青凡,还有下一个在等着。

    “他不是大网红吗?有一千多万粉丝,能不能……”

    “粉丝力量有限,拼不过资本的。”

    “那、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唉……”

    一声叹息。

    ……

    发完脾气之后,夏青凡骂骂咧咧倒在床上,没有脱鞋的双脚直接搭在对面舍友的椅子上。

    而舍友原本正背对坐在椅子上整理发型,感觉到什么,回头看了眼,一双大鞋底映入眼帘,可他什么都没说,甚至还谄媚地赔了个笑脸。

    “怎么?有意见?”

    “不不不……凡哥,您随意。”

    “呵!”

    夏青凡冷笑一声,这人处处让着他、捧着他,他却一点不领情。

    可如果换做江沉星的话……

    他想,自己一定会非常高兴。

    早在录制第一期的时候,夏青凡就觉得这个姓江的会是劲敌。

    没想到第二期、三期江沉星直接带团起飞,还抢了他势在必得的主题舞C位。

    在此之前,他就跟导演闹过一回了。

    “凭什么选他?这节目到底是捧谁的?你们搞清楚没有?”少爷大发雷霆。

    导演冷汗涔涔地解释:“节目才刚开始,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如果让观众察觉,肯定会把你当‘皇族’,这样一来反倒招黑。”

    这话说得相当委婉。

    直白点就是夏青凡现在的实力根本配不上主题舞C位,强行站上去,只会惹来非议。

    才不配位,强捧强推,连带整个节目的公平和公正都会遭受质疑。

    导演肯定不会同意这么敢干。

    于是苦口婆心地劝说:“才刚开始,你别着急,接下来还有那么多期,我们已经给到你最好的剧本,按剧情走,保管人设立得稳稳的,吸粉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最终,夏青凡被安抚下来,但心头到底憋着一口气,便开始处处针对江沉星。

    起初这小子闷声不吭,他还以为是个“面团”,没想到今天居然硬气了一回……

    脑海里闪过哦对方那双清澈干净,却也冷漠疏淡的眼睛,夏青凡止不住暴躁。

    哐——

    一脚踹在椅子上,带着几分撒气的意味。

    舍友连人带椅被踹翻,痛得表情扭曲,眼中飞快闪过恼色,却敢怒不敢言。

    “丫趴在地上干什么?演给谁看?还不滚起来?”

    “凡、凡哥……我腰疼,缓缓……”

    夏青凡骂了声“废物”,眼看还要再踹一脚,吓得舍友顾不上腰,强撑着爬起来,站好。

    “凡哥,我……没事了。”

    夏青凡撇嘴,这才勉强收回脚。

    他琢磨着第一期已经播了,也不知道网上评论如何。

    要知道,他初选也是拿了A的,自问表现还不错,长相身材嘛,也都顶尖,肯定能吸不少粉,没准儿粉丝后援会都建起来了。

    越想越好奇,可训练期间不让使用手机,夏青凡眼珠一转,起身整了整衣服,又对着镜子搞搞发型,还没出道,偶像包袱倒挺重。

    不过能住进这里的男孩子,又有几个是丑的?

    长相各有各的特色。

    夏青凡拾掇好自己就出门了。

    那位被踹的舍友忍不住长舒口气:“总算走了……”

    另一个舍友目露关切:“没事吧?”

    “才怪!腰疼死了……突然有点佩服江沉星,敢跟他正面刚。”

    提到江沉星,大家都沉默下来。

    他们想独善其身不假,但同情也是真。

    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挺身而出。

    ……

    夏青凡行至走廊尽头,一脚踢开节目组临时办公室的门,然后大摇大摆走进去。

    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剪片,听到响动,猛地回头。

    见来人穿着团服,忍不住皱眉:“你是学员?这里不允许随便进出。”

    夏青凡上下打量她两眼,啧,老女人。

    “新来的吧?”居然连他都不认识。

    女人扶了扶鼻梁上的框架眼镜,忍不住皱眉:“再不走,我叫纪律组了,不想挨骂的话赶紧离开。”

    “嗤——”夏青凡冷笑。

    “你……”

    恰好这时,另一名工作人员进来,女人仿佛瞬间有了底气:“林编,这个学员他……”

    谁知话还没说完,便见平日里高高在上、架子颇高的林编导居然对着这个学员笑脸相迎,还一口一个“凡少”。

    女人面色微变,好歹在幕后工作这么些年,猜到对方可能背景深厚,不是她惹得起的。

    夏青凡打断那个编导啰里八嗦的奉承,指着女人:“现在还让我出去吗?”

    女人表情僵硬。

    “手机拿过来。”

    “可是按规定,封闭录制期间学员不允许使用手机……”

    “废什么话?让你拿来就拿来!”

    夏青凡从她手上一把抢过:“没眼色。”

    然后点开微博,刷新热搜榜单,下一秒,表情倏地阴沉下去,眼神也变得极为可怕。

    江沉星居然热搜第一?!

    还有爆字标签?

    他点进去,看到全是“粉了粉了”、“弟弟好帅”之类的话。

    江沉星初选的片段更是被转发几十万次。

    还有人混剪了他和MJ的跳舞视频,配文:不输经典,弟弟可期!

    而关于自己的讨论却寥寥无几,就算有,也基本都是负面评价——

    有人说他脸僵,像动过刀;还有人说他上半身过长,比例奇怪;甚至还有人直接吐槽他实力一般,不知道为什么能拿A。

    夏青凡咬牙冷笑,退出微博之后,熟练地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