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55章 老谢送花,拐走了她(二更)

第855章 老谢送花,拐走了她(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为时一个钟头零八分的采访在受访嘉宾的微笑和主持人的懵逼中画上了句号。

    江扶月起身,对着镜头微微欠身,仪态完美,无可挑剔。

    作为主持人的李善水反倒慢了半拍,后知后觉上前,笑容差点没绷住。

    台下,韩廷瞅准时机,捧着新鲜的百合花冲到台上,“姐——给你!”

    就在江扶月准备伸手去接的时候,演播厅大门从外面推开,一道颀长的身影逆光而来。

    随着距离越近,灯光所及,原本笼罩在阴影中的面庞也乍然清晰。

    男人一身简单的衬衣西裤,领扣严谨地系到最后一颗,虽眉眼含笑,却难掩一丝风尘仆仆的疲惫。

    不知何时,现场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交谈声也收敛得干干净净。

    韩廷还保持着递花的动作,目光却不自觉落到来人身上,一时怔愣。

    谢定渊便在全场注视下,一步步朝江扶月走去。

    然后,双手将怀里的紫色郁金香递到她面前,“给你。”

    江扶月挑眉:“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个星期前,谢定渊回临淮处理公司的事,江扶月还开车送他去机场,问什么时候回,他说不一定。

    昨晚两人视频通话的时候,他都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会措不及防出现在这里。

    果然——

    “刚下飞机。”

    “怎么突然想起送我花?”

    “男朋友给女朋友送花还需要理由吗?”

    江扶月接过,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她抬眼,莞尔一笑:“当然不需要。”

    谢定渊也跟着勾唇,长臂揽过女孩儿纤细的腰肢,又跟韩家几位长辈打了招呼,两人相携离去。

    韩廷还站在原地,捧着那束百合:“?”

    突然,江扶月脚下一顿,从谢定渊臂弯中绕开,折返,伸手取走了韩廷怀里的花。

    然后拍拍他的头,笑着说:“谢谢,很漂亮。”

    这才跟谢定渊走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致于韩廷木在原地,还是那副呆呆的样子,半晌没反应过来。

    哒——

    韩恒捏了个响指:“回神了,小呆瓜,你姐背影都看不见了,还发愣呢?”

    韩廷猛地转头:“小叔!”

    “?”

    “世界上怎么会有我姐这么善良可爱美丽温柔的小仙女呢?”

    韩恒正色:“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好久。”

    众人:“……”要脸否?

    而李善水则忍不住嘴角狂抽,白眼差点从眼眶子里翻出来。

    你们家对“善良可爱美丽温柔”是有什么误解吗?

    ……

    离开的时候,老爷子不太高兴。

    韩慎和韩恪交换了一个眼神。

    “老三,你去问问爸晚餐想回家吃,还是就在外面解决?”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鸡贼精神,韩恪理直气壮地支使弟弟。

    韩恒正低头翻看照片,闻言,也没多想,两步上前走到亲爹身边:“爸,今晚……”

    “你说谢家小子几个意思?”

    “哈?”

    “他一来就把囡囡给拐走,是不是太猖狂了?”

    “那、他不是跟咱们打过招呼吗?也不算“拐”吧?

    韩启山:“动手之前我先跟你说我要揍你,难道就不算揍了?”

    额!

    比喻鬼才,他还真没法儿回答。

    韩恒:“既然您心头不痛快,那为什么当时不阻止?”

    还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开?

    韩启山一噎。

    韩慎上前,走到另一边,无奈开口:“爸,咱们不是说好要给孩子空间,少管他们的事吗?”

    老爷子小声嘟哝:“话是这么说没错,但知道猪来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小白菜被拱啊?”

    谢·猪·定渊:“阿嚏——”

    江扶月:“你感冒了?”

    “没有。我猜可能是老爷子在骂我把你带走了。”

    江扶月只当玩笑:“他如果不同意,早就开口阻止了,何必背后骂你?”

    真·背后骂·启山:……

    这边江扶月一行倒是走了,可工作人员还有一堆后期工作等着。

    “咦?李姐,您还没走呢?”

    李善水正对着镜子整理妆容,有点心不在焉:“是小文啊,今天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您才辛苦呢。”

    本是一句客套话,说者无心,可落在李善水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她给江扶月挖坑不成,反被她耍得团团转,可不是辛苦吗?

    “李姐,那我先忙了,您慢慢弄。”

    “诶,小文等等……”

    “?”

    “导演在哪?我刚才找了一圈好像没看到他人?”

    “在剪辑室审片呢。”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行!”

    五分钟后,剪辑室响起敲门声——

    导演有点不耐烦:“谁啊?”

    “我,李善水。”

    “唷!李姐啊,快请进——”

    “一口一个姐,你也寒碜我呢?”李善水笑着坐到他身边,看着监视器里未经加工的录像,愕然地发现,自己在台上、做着主持老本行,却被江扶月完全压制。

    越往下看,她就越忍不住懊悔——

    当时怎么能这样问对方?

    提问顺序也不对。

    江扶月反问的时候自己怎么能这么答?

    那种感觉就像……两人对骂,当时手忙脚乱,吵完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有一堆“妙语连珠”没使出来。

    “邝导,您看这……”能剪辑一下吗?

    她话还没说完,之前碰到的那个小文就推门进来了:“呀!李姐,你来找导演啦?”

    “嗯。”李善水勉强保持微笑。

    “字幕组正到处找您呢,整层楼都找遍了,就差剪辑室没找。毕竟大家都知道,您做访谈从来不剪的,就是要那种原滋原味的刺激——可真是太厉害了!”

    李善水:“……”

    邝导:“对了,李老师,您刚才想说什么?”

    “没有,那我去字幕组那边看看,您忙。”

    “行。”

    李善水灰溜溜走了。

    关门的时候还听见小文跟导演在说:“李姐真是太敢了,说不剪就不剪,以前那么多身份牛掰的大佬再怎么求情都没用……”

    导演:“咳!观众就喜欢看那些科学家翻车吃瘪,不然你以为收视率怎么来的?”

    小文:“可这次月神没翻车诶……”

    反倒是李姐……咳!翻车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