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62章 被放鸽子,当场抓包(三更)

第862章 被放鸽子,当场抓包(三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下午两点,江扶月和徐开青准时抵达钱又文的实验室。

    找了一圈,没看见人。

    徐开青随手揪了个穿白大褂的博士生:“你们钱教授呢?”

    “科室那边出了点状况,教授赶过去处理了。”

    徐开青皱眉,掏出手机,摁亮屏幕看了眼,并没有收到钱又文的消息,也没有未接电话。

    按理说,像老钱那么稳妥的人,已经约好时间,就算有事要忙,也会提前告知一声。

    “二位和教授约的是两点吧?”

    “对,老钱是不是跟你交代过?”他就说,老钱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人。

    果然——

    博士生点头:“事情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可能处理不过来,要不……两位先回去,明天再来?”

    徐开青皱眉:“不行!十万火急!等不了!”

    博士生目露为难:“可……”

    “这样,老钱先去忙他的,我们等着就是了。”

    “……不、不好吧?”

    徐开青往椅子上一坐:“有什么不好的?行了行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博士生灰溜溜走了。

    江扶月和徐开青从两点等到三点,中途徐开青给钱又文打过一次电话,对方没有接听。

    徐开青:“可能在做手术,或者开会什么的,不方便接,再等等吧。”

    江扶月没说什么。

    两人又从三点等到四点,还是不见钱又文回来。

    徐开青有些坐不住了,找到之前那个博士生:“小伙子,你家教授在产科对吧?我直接去找他好了。”

    那个博士生面色微变:“等一下——”

    徐开青:“?”

    “额——是这样,最近换季,流感比较严重,住院部已经严格管控起来了,不能随便出入的。”

    “这样吗?”徐开青眉心骤拧,倏地,眼中闪过凌厉,“该不会是你随口乱说,敷衍我们吧?”

    “绝对没有!我、我哪敢啊?”博士生一脸惶恐。

    “那为什么拦着不让我去找老钱?”

    “教授真的很忙,我骗您做什么?!又没半点好处……其实我个人建议,您二位可以先回去,已经这么晚了,明天肯定能见到……”

    徐开青还想说什么,结果被江扶月拉了一把。

    “她说得对,四点了,钱教授估计也不会再回实验室,我们明天再来。”

    那叫一个通情达理。

    说完,江扶月转身离开。

    “诶,你怎么说走就走啊……”徐开青赶紧追上去,“等等我……”

    殊不知在两人离开后,这个博士生长舒口气,如释重负。

    “终于走了。”

    ……

    钱教授的实验室就在Q大医学部的鸿志楼,而鸿志楼跟附属医院仅一墙之隔。

    这么近的距离,抽点时间过来见上一面有这么困难吗?

    江扶月平静如故,具体有什么想法谁也不知道。

    反正,徐开青现在是一肚子牢骚:“这个老钱到底在搞什么?让我们两点过来,他自己却跑得没影儿,电话不打一个,消息也没发一条……”

    “都说了很急很急,他愣是一点没听进去,还耍起架子来了……”

    “不行,我得再打电话问问!别是出了什么事吧?”

    徐开青一边跟着江扶月,一边拿起手机,找到联系人,拨过去。

    一阵漫长的嘟声之后,依旧无人接听。

    他有点泄气,突然一阵凉意扑面而来,下意识抬头,却见自己已经跟着江扶月进了一家甜品店,里面空调开得很足。

    “来这里干嘛?”他脚下一顿。

    江扶月:“饿了。”

    徐开青:“……”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江扶月把餐牌递过去:“这家味道还不错,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徐开青咽了咽口水,其实,他还挺喜欢甜食的……

    两分钟后,江扶月一口一勺吃着榴莲千层,徐开青则是锡兰红茶配马卡龙。

    江扶月看了他一眼,尤其是那杯茶:“还挺会吃。”

    行家都知道,锡兰的红茶、大吉岭,还有烟熏类的铁观音最衬马卡龙细致优雅的口舌触觉。

    徐开青:“嘿嘿。”

    甜品带来的满足浇灭了他一肚子的鬼火。

    等吃完出来,已经完全不记得被人放鸽子的事儿了。

    “欸?明大往这边啊?你怎么往回走?”

    江扶月没应。

    “不是……再往前,就进鸿志楼了!”徐开青有点捉急。

    怕不是吃个榴莲千层被甜傻了吧?

    江扶月:“我就是要去鸿志楼。”

    “咱们不是刚从实验室出来吗?”

    “是啊,倒回去看看,说不定钱教授已经回来了?”

    徐开青一头雾水。

    ……

    实验室。

    “都走了?”

    博士生看着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导师,连忙点头:“走了。”

    钱又文满意地点点头:“做得不错,下个星期就去科室报到吧,学了这么久,也该上手历练历练了。”

    博士生两眼放光:“谢谢教授!”

    他努力大半年都没能得到的机会,只因为帮忙赶走两个人就到手了?

    幸运,又讽刺!

    钱又文挥挥手,示意学生离开,随即跟着他一起从休息室出来的另一个人迎到沙发上:“老付,坐啊!别客气。刚才害你在休息室待了这么久,对不住了。”

    说着,走到柜子前,打开柜门,回头问:“喝什么?咖啡?橙汁?矿泉水?”

    付正新坐在沙发上,闻言,笑着摆手:“都是老朋友,这么客气做什么?”

    钱又文也跟着笑了:“行,那就老规矩,还是矿泉水吧。你这养生段位又提高了,给——”

    付正新伸手接过:“老喽,还是比不上小年轻们。”

    钱又文走到对面坐下,“你跟徐开青什么情况?今儿还特地跑一趟,让我别给他提供临床数据。”

    “我跟他可没什么关系,医学和物理界限清晰,井水不犯河水。”

    “那你怎么?”

    付正新勾唇:“你觉得呢?申克沃特效药的事已经在业内闹得沸沸扬扬,我不信你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钱又文目光微闪。

    其实他猜到了。

    徐开青找他要数据,是为了帮江扶月。

    而江扶月前半年异军突起,研发出A+苗,又发现了特效药,成功将拉斯克奖收入囊中。

    可原本这个奖项最大的热门是付正新!

    从业几十年,兢兢业业,从少年黑发熬到沧桑白头,眼看成功就在眼前,却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截胡,搁谁能服气?

    “怎么?你是想给她点教训?”

    付正新摇头:“你这话就不对了,明明是滨崎川岛先挑起战火,我顶多就是……隔岸观火?”

    钱又文:“不过我听徐开青的意思,江扶月那边好像已经找到反驳滨崎川岛的切入点了。”

    “找到切入点又怎样?临床数据不是都在你手上吗?”

    “唷,那这么说我还成关键人物了?”

    付正新看他那副轻松的样子,笑容不变,目光却骤然一凛:“老钱,咱们也是几十年的朋友了,谁还不了解谁?你也别说得好像纯粹是为了帮我一样,原本大家都是地里的草,可突然来了江扶月这么一棵小树苗,如今不趁着她还没长大压一压,只怕将来一旦长成,挺拔高壮,一眼望过去,谁还能注意到树旁边的杂草呢?”

    “我是草,你也不例外,咱们都没有江扶月那样的天赋,更没有她年轻,如果现在不团结起来,做点什么,将来不仅是我,也包括你在内,都会被她衬得一无是处!”

    “所以,这不仅是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

    钱又文嘴角收紧。

    “没想到两位长辈这么看得起我。”只听一道清泠淡漠的嗓音悠悠传来。

    只见本来已经离开的江扶月和徐开青突然出现,一个笑不如眼,一个脸黑如墨。

    钱又文惊了!

    付正新也猛地愣住。

    ------题外话------

    零点还有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