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70章 大败滨崎,邀请入驻(两更合一)

第870章 大败滨崎,邀请入驻(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数据造假”四个字从江扶月嘴里说出来的瞬间,会场内陷入一种深渊死海般的沉寂。

    “不可能!”最先跳出来反驳的不是滨崎川岛本人,而是台下另一名专家。

    江扶月知道他——道格尔·迪克逊,E国著名药物学家,和滨崎川岛是几十年的老朋友。

    “Miss Jiang,你知道学术造假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吗?!这是多么离奇而荒谬的指控!作为本届拉斯克奖得主,我希望你能对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否则,就是造谣诽谤!”

    此话一出,不少人纷纷附和。

    作为同行,他们深知“造假”的后果,也正因如此,才更不能妄下论断。

    道格尔:“你说造假就造假?证据呢?”

    江扶月迎上他谴责的目光,微微一笑,似乎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并不意外。

    “放心,你很快就会看到。”

    说完,她不再理会道格尔,径直望向滨崎川岛,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逐渐浮现出凌厉。

    江扶月扳正话筒,逐字逐句,咬词清晰,确保会场每个角落都能听见,她说——

    “滨崎先生,当着在座各位同行的面,我再慎重地问一遍,您论文数据造假了吗?”

    “没有。”滨崎川岛拿起话筒,没有任何犹豫,表情冷静,音调平缓。

    没有任何心虚。

    “听到没有?滨崎说他没有造假!”道格尔在台下伸长了脖子大喊。

    江扶月充耳不闻,只盯着滨崎川岛:“确定吗?”

    滨崎川岛:“我以人格和尊严发誓!”

    道格尔:“Miss Jiang,你不要太过分!”

    江扶月转向台下,嗓音清亮:“滨崎先生言之凿凿,可我还是坚持刚才的观点不变——”

    轰!

    这句话瞬间惹怒众人——

    “你怎么这么固执?”

    “别以为你是拉斯克奖得主,就能目中无人!在座谁没拿过世界级奖项?”

    “年纪轻轻,口气倒是不小!”

    “你算哪根葱?!”

    “……”

    江扶月的态度过于强硬,台下放眼望去都是比她年长的前辈,抛开事情本身不谈,就这副嚣张的样子就已经让很多人感觉到被冒犯。

    从某种意义上讲,滨崎川岛代表着全球医学界老派势力,而江扶月一个新人,刚踏进圈子就搅风弄雨,谁看得惯?

    然而面对众人所指,她拿着话筒,凛然伫立,不偏不倚,清泠的目光淡淡扫过台下:“大家要骂,也请等我把话说完。道格尔先生——”

    冷不丁被点名的道格尔一愣。

    江扶月勾唇:“你不是要证据吗?我现在就给你,看好了——”

    说着,将身后展示屏切换至下一页。

    一张表格清晰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江扶月:“这是通过随机抽样选出的1000名孕妇,她们在怀孕期间,都曾因为自身突发急病,例如带状疱疹、消化性溃疡等,使用用过带SAP和GEP激素成分的药物。”

    “这张表格记录了她们用药前后,自身身体数据和胎儿各项指标的变化情况,追踪周期长达两年。也就是说,新生儿一岁前的身体状况,都在这上面有所体现。”

    “通过横向、纵向、交叉等分析,并剔除无关影响因子后,可以明显看到——用药后的产妇身体数据一直维持正常,生出的孩子健康率高达97.8%!”

    “这就是滨崎教授所说的‘严重危害’和‘X级分类’?”

    “不好意思,”江扶月冷冷抬眼,掷地有声,“这口黑锅特效药不背,我也不背!”

    台下开始出现小范围骚动,交头接耳的声音也比之前大。

    “怎么回事?”

    “滨崎川岛不是说他的数据没问题吗?”

    “现在两人各执一词,但你们别忘了滨崎川岛这片论文是发在The Lancet上的。”

    “发在The Lancet上怎么了?The Lancet就一定是对的吗?”

    “可能我们都小看了江扶月……”

    “也过分信任了滨崎川岛。”

    “……”

    台上——

    “不可能!”滨崎川岛激动地站起来,几近失态,“你绝对不可能拿到这么多临床试验数据!”

    他作为一名医生,经过多年积累与留存,也才掌握了不到800份临床试验数据而已,江扶月一个大学都没毕业的年轻人,甚至不曾从事过医生的工作,怎么可能有千人级的大样本?

    “你才是数据造假!你根本不可能有这些东西!”

    同样的疑问也浮现在台下紧张端坐的付正新和钱又文心头。

    这么短的时间,江扶月从哪里找来的数据?

    付正新皱眉:“你给的?”

    钱又文瞪大眼:“怎么可能?!”

    自从上次他避而不见、耍赖失信之后,徐开青和江扶月就再也没找过他。

    双方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钱又文还没贱到那种程度,上赶着给对方送人情。

    不仅如此,他还彻底站到付正新的阵营,公开发表文章,讨伐江扶。

    如果早知道会是今天这种局面,就算要他热脸去贴冷屁股,任打任骂求江扶月原谅,他也毫不犹豫!

    钱又文真的后悔了。

    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这次学术论战江扶月一定会赢的……

    付正新没发现他的情绪变化,还在思考:“既然你没给,那她这些数据哪来的?”

    “你问我?我问谁?!”钱又文很不耐烦。

    他想,如果不是付正新煽动怂恿,他又怎么会得罪徐开青和江扶月?

    对,都怪他!

    他才是罪魁祸首!

    ……

    此时台上,滨崎川岛正步步紧逼:“如果你无法交代清楚数据的来源,那么我有理由怀疑,这些都是你编造出来的!”

    “数据来源吗?”江扶月勾唇,划拉出下一页,“看清楚,数据来自医药公司汗青生物的数据库!”

    汗青生物每年卖出去的药以百万吨计算,而这些药在经医生的手后,最终都会落到需要它们的患者手上,其实这个过程天然地就已经精准筛选出符合条件的个体样本了。

    比起单个医生收治病人所能采集到的样本量,大了何止千倍万倍?

    “这还只是1000人样本而已,我还有10000人的,100000人的,滨崎先生还要看吗?”

    “你——”滨崎川岛身形微晃,“你怎么可能拿到医药公司的内部数据?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尤其,汗青生物还是跨国医药集团!

    她算老几?

    江扶月勾唇,可笑意却不入眼底:“因为我有汗青生物的股份啊。”虽然是代持。

    轻描淡写的语气,就像在说自己有一根口红那么随便。

    滨崎川岛脸色遽然一白。

    台下亦是一片哗然——

    “难怪她能拿到这么多临床试验数据……竟然是汗青生物?!”

    “噢!我的天!这个江扶月究竟什么来头?”

    “听说她研制的A+苗是交给汗青在生产并出口。”

    所以……

    滨崎川岛这是遇上克星了啊!

    之前还指责江扶月的那些人此刻全都闭口不言,安静如鸡。

    道格尔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可面对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实验数据,最终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因为,明眼人都知道,滨崎川岛输了。

    输得彻彻底底!明明白白!

    而他先前斩钉截铁否认造假,甚至还拿人格和尊严发誓的行为显得那么滑稽和讽刺。

    原来,真的有人可以说谎不眨眼。

    同一时间,三大直播平台,也纷纷燃爆。

    弹幕像不要钱一样掉落,厚厚地盖住了直播画面。

    【滨崎小日……就问你脸疼不疼!】

    【居然是学术造假,我震惊了!R国科学家的路子这么野吗?】

    【科研之耻,学术之殇——滨崎川岛!】

    【说真的,月姐问他有没有造假的时候,他说没有,表情太自然,看不出一丝丝儿的心虚,恐怕他连自己都骗过去了,这样的人好恐怖】

    【是的,同理,如果有一天他杀了人,但他内心潜意识产生的暗示是——我没杀,那他就真的不认为自己是凶手,永远也不会遭到良心谴责。这样的人通常没有敬畏,骨子里也是绝对的冷血!】

    【楼上说得我毛骨悚然,太可怕了】

    【说实话,他的长相就让人很不舒服】

    【我觉得月姐当着所有人的面又问了滨崎川岛一遍是否造假,这个举动像是故意的诶(超小声)】

    【也可能是想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可惜他没抓住,非要脸掉地上了才知道脏】

    【滨崎川岛——让我们记住这个名字,把他钉在学术界的耻辱柱上】

    【大家都在讨论滨崎川岛,只有我注意到汗青生物吗?】

    【汗青生物怎么了?】

    【同问!】

    【天哪!你们居然不知道?那是谢教授的公司啊!】

    【我去——所以谢教授把股份给月姐了?还让她随便用自家数据库里的数据?】

    【我谈恋爱,男朋友送可乐,送炸鸡,送薯片;月神谈恋爱,谢教授送股份,送数据,奉上全部身家】

    【别说了,我已经一脚把我老公踹下了沙发,他一边揉着屁股,一边骂我是歪婆娘】

    【呜呜……国家欠我一个男朋友!】

    【这是什么霸总玛丽苏剧情?谢教授:女人,命都给你!】

    【嗷嗷!CP粉又嗑到糖了!】

    【讲真,这一对不结婚真的很难收场】

    【等着,我马上去搬民政局】

    【……】

    眼看滨崎川岛大势已去,胜负既定,可江扶月并没有立即结束这场论战。

    在接下来的两小时里,她从头到尾将自己复制实验的经过展示给众人。

    包括最初的思路,以及后期的数据采集和交叉分析。

    最后,她对着在座同行,对着所有媒体镜头,大声向全世界宣告——

    “申克沃特效药对孕妇和胎儿并无危害,不仅不应该划入X级,也不应该划入C级!”

    “退一万步讲,假设特效药真的会对孕妇和胎儿造成伤害,难道感染申克沃病毒的怀孕患者就不用它了吗?”

    “不是的,母亲固然伟大,但她不应该被母亲这个身份绑架。在作为一名母亲之前,她首先是她自己。”

    “只有她活着,孩子才可能幸存下来。”

    “感谢大家的到来,见证我与滨崎教授的这场学术争论,还申克沃特效药一个清白!”

    说完,江扶月深鞠一躬。

    五秒死寂后——

    现场爆发雷鸣般的掌声。

    众人纷纷起立。

    而滨崎川岛只能僵坐在台上,迟愣地望着眼前一切,双目空洞,表情麻木。

    最后是滨崎千叶和滨崎直原上台将他架走的。

    滨崎千叶面无表情地与江扶月擦身而过,眼中盛满狠戾:“滨崎家族不会就这么算了,你等着……”

    “随时奉陪。”

    滨崎直原不敢说话,等亲哥带着父亲先走一步,他在落在后面,小声地朝江扶月说了句:“抱歉。”

    一场学术争论就此落幕,比起爱因斯坦与玻尔关于量子力学持续几十年的大论战,江扶月和滨崎川岛这一场,单调得有点不够看。

    没有势均力敌的争锋相对,只有江扶月单方面的吊打。

    至此,滨崎川岛因为学术造假,在学术界名声扫地。

    据说当天下午就灰溜溜地离开华夏,回R国去了。

    然而,当天论战结束后,江扶月其实并未第一时间下去,她站在台上干了一件大事——

    她拿着话筒,向在场所有人郑重地介绍了无尽楼。

    “……这是一栋交叉学科实验楼,总共22层,除开第一层是如今我们所处的会场大厅之外,从第二层开始往上,每一层都修建了大小不一的功能性实验室,以及日常起居空间……即日起,无尽楼将向全球各个领域各个学科的科学家、研究人员们敞开大门,只要你有能力,有成绩,专注学术,立志科研,明大将帮助你们成立个人实验室,入驻无尽楼!我们会提供充足的研究经费、实验器材……”

    “楼层有限,竞争上岗,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报名!”

    ……

    彼得:“嘿嘿……”

    徐开青:“你笑什么?”奸诈兮兮的。

    彼得:“Cho……呃!月月说,我会是第一个入驻无尽楼的科学家,她给我留了一层,整整一层诶!”

    徐开青:“!”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与两人一起等在后台的谢定渊:“……”我也不知道。

    所以,媳妇儿给我留了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